毕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二货  •  |  体验 | 共 2,391 阅读 | 共15447字 | 0 评论 | 分享

毕业转眼就在眼前,是伤感,还是一种另外的怎样的体验?

虞潇鱼

昨晚出去KTV,凌晨两点半的马路上,一群学长学姐在相互道别。
一个学姐哭着笑着颤抖着拥抱了每一个人,我在想其中应该有一个是她真正想抱却一直没有理由没有机会的吧,我甚至还在想她在拥抱那个学长的时候有没有在他耳边说点什么。
在这之后他们6个人拦了三辆车,其中4个人上车分别驶向了3个方向,很快就消失在夜幕里看不见了,剩下的两个身影在马路边显得格外的孤单与渺小。
我坐在街边用了一根烟的时间在想明年我毕业的时候怎样才能跳过告别这个环节。当我把烟摁灭在脚边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想到的是大家通宵喝酒聊天,可以笑着可以哭着。等到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各自睡去,第二天早上谁先醒来谁就先走,不要叫醒其他人。
今天,我把我的想法得意的告诉给去年毕业的10级的学长,学长给我发过来这么一段话:毕业前的那晚,我们6个在宿舍喝了30+瓶酒,第二天走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打招呼,谁先醒了谁就悄悄走,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听他们一个个离开,最后打扫了卫生,锁了门,下楼梯的时候突然就想哭,我想,会不会他们和我一样,都在装睡。
我想起去年刚搬来这个宿舍的时候,发现床板上有人用记号笔画了一张请假条,请假原因是毕业,离校时间是6.20,返校时间是永不。
其实老师唯一没骗我们的一句话就是:四年的时间很短。

孔鲤

“要毕业啦”,我跟每个人说都用“啦”,要用轻快的语气,活泼的语调,要开开心心的。

我用很多语气词说,要毕业啦,快毕业了呢,马上就毕业了噢。

刚看完一部青春电影从电影院走出来,天气真好,有风有太阳,慢慢走回学校,一路看着走过的校友,也分不清是大几的,可是看着都好亲切。

四年前第一次看到校门,我就想,情绪不要太投入,不然离开会难过的。

但走在路上想到马上就不是这个学校的了,心里还是会有些奇怪。

什么样的奇怪呢?

因为四年了吧。

慢慢走、慢慢走,可能我不会这么奇怪,就像我大二、大三暑假看到每年毕业季,也没有感觉。

但真正的毕业是一种仪式,四年时间,本来没了就是没了。

可是这时有个东西跳出来,正大光明地宣示,你人生中有四年时间已经跑走了。

原来都过了四年了啊。

“这不是很好吗,像现在这样……在茫茫人海中偶然相见……是的,我们还会相见。 ”

《东爱》的台词,是爱情,也是乱七八糟所有的情绪。

数三声,转过身,说再见,大步走。

毕业啦,我要毕业啦。

1

高峻

刚刚毕业。
毕业答辩来的很快,去的更快 。
很多同学这一辈子应该都很难见到了。
喜欢的女生或许也没有机会见到了。
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把宿舍里面的一些宝贝全部拿到宿舍门外免费送人了。
我记得领走那些东西的是一群新疆姑娘。她们热情而奔放。
她们拿走了我们用来超神或者超鬼的键盘。
她们拿走了我们让我们经常吵架的路由器。
她们拿走了宿舍某个兄弟用来装x的《狂人日记》。
她们拿走了某个逗比没有拆开过的大红袍。
嗯。就连我的桌布也送给了她们。
那群新疆姑娘就跟刚入学时候的我们一样,看似着坚强,愿她们不会迷茫。
七天答辩。
从回到学校见到朋友就知道大学只剩下7天了。
我们每天晚上都熬夜打牌,偶尔撸串k歌。
毕业论文什么的根本就没去多想。
过得真快。
再也见不到学校的大白腿。
再也不能像猪一样等着室友带饭。
再也不能跟那群狗互相黑。
再也不能在同一个球场对抗。
走就走吧。
离开的时候宿管阿姨查我的背包。
我跟她说了再见,她说小伙子要加油。
我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因为我已经迈出了宿舍大门。
那条走过的路还是一样,路上的姑娘依然奔放。
学弟三五成群互相吹x,学妹亭亭玉立好想对她诉衷肠。
莫回头!

还有毕业之后我给一个室友的留言-。-

不在了你要记得买眼,别忘记戴芳在(带饭的意思),不要轻易买菠萝,两人吃饭要记得问一起多少钱,少吃花甲,多喝水,早睡早起,不要放弃你的梦想,喝醉了千万不要进门,撞到头了不能笑着说对不起,新手村的lecton和luluji都是我,少抽烟,拿了JQK也不要骄傲,啊对了,还要帮我好好爱她啊,离开了我,就不要留着那些习惯了,啊 ,你说什么,不要喝别人的打水,啊还有,不要帮别人在身上找钱,啊就这样。

里面有很多故事。

希望毕业之后下次相遇喝酒干杯能依旧将杯子争着举高。

ho Ec

贴一个自己昨天答过的答案:

大四要离校的最后一天晚上。

我半夜回家的火车。

宿舍最好的铁哥们儿,一共5个,买了三斤鸭脖,和10多罐啤酒,一起在宿舍楼顶吹风聊天,算是最后陪陪我。

5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知道是谁把话题扯到了女生上。

班长阿滔:“哎,权子(我的名字),你女朋友手机号多少?”

我:“你想干嘛?”

“你别管,赶紧把你女朋友手机号告诉我,别啰嗦!”

“不给!”

然后我们两个人开始了长达30秒的抢手机大战,最后我手机被班长抢了去,他找到了我女朋友的电话。

之后他用自己的手机给我女朋友发了条短信:

“权子说你长得胖。”

我嚎叫着冲向他,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已经把短信发出去了。

接下来,剩下的哥仨又陆续在班长的怂恿下发了其它的短信:

“权子说你个子矮”

权子说你皮肤黑

权子说你笑的时候不好看

我只能无语地看着他们四个人奸笑,心想这回女朋友一定要往死里打我了。

正想着,班长又发了一条短信,其他的三个人也收敛了笑容,默默地跟着发了出去:

“但这SB仍然爱着你”

“但这SB仍然爱着你”

“但这SB仍然爱着你”

“但这SB仍然爱着你”

那一刻,我心里特别难受。也许有即将和女友分别时的不舍,抑或有对这几个好兄弟的留恋。总之,当时我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我毕业了,我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毕业已经N年了,但那天晚上在宿舍楼顶的事情,我仍然记得清清楚楚。曾经的兄弟之后都有了各自的故事,我们互相的联系越来越少,但我心里永远都会祝福他们。

道一声珍重

万不解

猝不及防。

还没好好的感受,大家已经各奔东西。许多人,这辈子也许不会见面。

图书馆的那个女孩,现在在哪里。操场夜跑的哥们,如今工作是否顺利。

那是第一次凌晨去走遍整个学校,因为知道再看一眼就要离开。最后一次离开大学,离开那熟悉陌生的城市以及那车站,我想若无意外很难在来一次。

大学毕业,没有想象中的矫情,还有很多遗憾,很多轻松。最深的感触就是猝不及防,四年真的很短。大一口中的四年后并不遥远,现在口中的四年前触不可及。

开始工作了,小伙伴们各自珍重,前程似锦。

大脑门儿凸

四年中永远都是最后一个离校
数不清多少次
看着她们离开 一个人面对空寝室
但 这次不一样
读了十几年书 毕过那么多次业
也没抵住这一次的感伤

因为此前 我们都知道 还会有后续
那些离别那些分离 只是个分号
还会有新的篇章
然而这次 却真的要画下句号
再见,学生时代。

天南地北 不知何时再相见
猴年马月 再见却不再是年少

我们都不知道
要过多少年
我们才能放下社会人的心态
重新毫无顾忌的互黑互助
只是 我们都知道 那要很久很久

我说:都说最后一个走的会哭的最厉害
等你们都走了 我一个人偷偷哭

然后
真的没忍住
一个人坐在空落落的寝室里
泪崩。

丁小花

应届毕业生前来怒答此题。

6月18号毕业离校的。离开学校的那一天中午心里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在身体里面流窜,直到回到了工作的城市,当晚在两根烟的帮助下,想明白了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要问毕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想这种体验应该和我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大的差别。这种感受和体验就是,恐惧。

作为一个非重点二本的不考研、不考公、不考编,只是找份工作的学生来说,我的体验就是两个字,恐惧。这种恐惧是对十几年学生身份丢失的恐惧,也是对未来的恐惧。

身边的同学大都是四年浑浑噩噩度过的,我也是如此。在毕业前夕,有着落和没着落的人在聚餐时表现出的状态真的是截然不同。我也问过许多和我一样什么都考的同学是怎么打算的,得到的回答基本都是先找份工作做着,他们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东西,我想和我也没什么不同,恐惧。找到工作的,不断怀疑这份和自己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工作是否适合自己;没找到工作的,面对各种各样的工作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这种恐惧我不知道诸位是否体验过。其实在实习的半年里,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上班了,毕业了也就毕业了应该不会对我造成多大的心理触动。但是当你将学校的事情一一处理完毕,毕业论文搞定,水卡饭卡学生证交还给学校,学校将毕业证,学位证这两张纸交到你手里的时候,那种恐惧感突然就出现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从七八岁起伴随着你的身份突然就被两张纸夺走了。在宿舍里和同学调笑逗乐了无数次的买房,结婚,很现实的就这么摆在你面前了。虽然我已经多次考虑到这两件事情,但是从来没有哪一次能像毕业时候的这一次这样让人恐惧。

初高中毕业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学生的身份不会丢失,前面还有更有意思的人等着你去认识。大学毕业,学生的身份就此丢失,从此你就是一个社会人。社会舆论告诉你,你要去工作了,买房了,结婚了,生小孩了,给父母养老送终了。可能以前和你密切相关的东西,从此开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说的好听点,这是对身份丢失的恐惧,对未来的迷茫。难听一点就是,你丫一个废柴,大学打了四年游戏,啥都不会,现在傻眼了吧!虽然都会知道自己终将会习得养家糊口的技能,稳定下来,但眼下的感觉,除了迷茫就是恐惧吧!

知乎上大牛横行,到处都是对自己规划的很好的人。可能也就只有我这样的废柴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以上。

蕾梅黛森

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今天朋友圈被刷屏了,我亲爱的同学们,都在感怀毕业季,因为去年的今天,是我们毕业的日子。

去年的今天,天津很热,

我们早早起来,七点钟的空气异常清新,大三的整个楼层都躁动的像惊蛰过后的虫洞一样, 洗漱间里一片狼藉,这将是我们在宿舍的最后一天, 电扇依旧在转,门依旧吱嘎吱嘎,凉风灌过悠长的走廊,

开毕业典礼的礼堂里黑压压的一片黑色文化衫,年轻的校长照例祝我们:前程锦绣,他说了很多煽情的话,只记得他最后有些哽咽,我坐在椅子上像左看,一溜姑娘的白腿,有的女孩在微微地啜泣着,

毕业仪式总是煽情,可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学校里唱国歌,行注目礼,
然后离别的歌曲响起来的时候,同学们起身,互道珍重与再见,
一切都像突如其来,三年的时光,就仿佛落日的余晖,很快就消散了,

毕业典礼结束后,我们去取毕业证,从教学楼穿梭到图书馆再到自习楼再到寝室,闷热的天气,待了三年,大天津最后一天也还是灰扑扑的,不给个好脸,

办好一切手续之后,同学们开始打包行李,赶火车回家,或者搬到自己新找的出租屋里,我们楼上楼下的搬行李,楼道里一片狼藉,宿舍门口堆满了出租车,

这一切都非常寻常,甚至并没有特别的悲伤,因为离别之时并不是最悲伤的时刻,好像离别之后的回忆才最灼人,因为回忆里,你会发现,有些时光真的是再也回不去了,也正因为回不去,所以格外值得怀念,

我是寝室里最后一个走的,
我先把行李放在同学的住处,36度的大夏天,我们把几百斤的行李从5楼搬下来,又搬到6楼去,

当我们终于歇下来,躺在床上吹着空调的时候,她突然低低说:大学就这么过去了,
我说:嗯,就像一段旅程,总有结束的时候,

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学校里已经人去楼空,我把寝室里打扫了一遍,把贴在墙上的褪了色的海报撕了下来,就剩我自己在空荡荡的寝室里穿梭的感觉真的是挺悲凉的,

下午五点,我拿着行李箱,退宿舍,
走在校园里,空气依旧闷热,合欢树的叶子绿油油的,教学楼在傍晚的阳光的照射下洒下一片阴影,绿色的草坪上水管喷射着水花,红色的砖楼前还是一片茂盛的月季花田,墙壁上的涂鸦也依旧鲜艳,三五成群的狗在草坪里打盹,一切如旧,可是一切又都是那么陌生, 我突然感到恐惧和不自在,奇怪的心情让我很不舒服,

明明一切仿佛昨日,可我却也知道这一切都不再属于我,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今天我离开你,以后面对你就只有感怀了。

毕业以来,我没有特别想念你,不过,想起你来的心情却还是很软。

林格格

宿舍楼下突然多了几个快递点,天天都有人搬着大包小包到楼下寄快递。

跳蚤市场如雨后春笋,我练摊那天看到一个女生还摆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缘分到了,师姐也卖。”

答辩结束以后就有人先离开并且不会再回来,一个舍友走得匆忙,另一个舍友出去有事没能送,回来以后自己闷声坐床上,半天才说了一句“没能送她,心里难受。”不知道下次再见会是什么时候。

毕业聚餐,老师还没张嘴说几句话,有的同学的眼泪就已经滚下来了。老师的一句话印象特深,她说“如果你们过得好,可以不用跟我们说;如果你们过得不好,受了委屈,心里不痛快,欢迎你们随时打电话给我们或者回来找我们。”听完泪奔,止不住的泪奔。

前两天刚毕业旅行回来,旅行的时候想买一些东西带给舍友,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因为宿舍基本空了,带回去也没人分了……以前那些大家聚在一起分吃的分小玩意儿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无论你想或不想,有的人真的会此生不复相见。

陈果

21号在公司请了假,22号到24号,一共三天。

请假的时候老板很爽快的签了,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他说,安心毕业,准时回来。

安心毕业,准时回来。听到这句嘱咐心里有些怪异,当时没有在意。

22号照毕业照,15届学生很多,大概七八千人。在学校广场排队,排了很久才到我们班。大家气氛很活跃,都在聊最近忙些什么,在哪上班,工作怎么样。辅导员神出鬼没,想最后聊聊都没机会。排队等候的时候碰见了某个不想碰见的熟人,发现没有了以往的尴尬。

下午五点开班会,教室里坐满了人,很多面孔熟悉却叫不出名字。走进教室的时候,他们在向我打招呼,我笑笑点头,心里挺内疚的。教室很小,四五十个人坐在一起稍微拥挤,彼此间几乎没有间隙,但各人心里间隙已经渐渐拉开。陌生的变得熟悉,熟悉的假装亲密,原本亲密的都只是互相笑笑,沉默着不说话。

辅导员发了一份离校手续单,离校流程清晰明了。拿在手里好像一张告示,宣布我们的第一段人生告一段落,剩下的日子,彳亍也好,颠沛也罢,且行且珍惜。

晚上聚餐,学校周围的火锅店餐馆几乎爆满,KTV酒吧夜场人满为患,听到许多同学在商量去二环建设路happy去了。我们几个互相看看,幸好有准备。

寝室住七个人,老二老五大二的时候就退学了,新加入了满族贵胄“贝勒爷”,和LOL坑货“伍大师”,一共九个人。昨晚老二没在,贝勒爷也忙,就剩我们七个,在火锅店里。

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两天聚好,开心点,以后聚会就很难再凑齐了。

我们点点头,喝着酒,有点酸涩。

晚上KTV预约了包间,只是个小包,去的时候挤在里面,再也没有以前半夜偷出去嗨的气氛。《讲不出再见》《十年》《热血燃烧》《友情岁月》……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歌,比之以往多了些莫名的味道。

今天23号,早上很早就醒来,学校原计划早上七点的毕业典礼因为下雨暂时延后。在床上瞪着眼睛等到八点半,才看到辅导员的消息,说可以过去了。出门的时候毛毛雨还在飘,想起一句诗,无边丝雨细如愁。

广场里堆满了人,围在周边的三栋大楼楼底都是躲雨的同学,有的在拍照,几个人搂的紧紧的,似乎这样就可以看起来更亲密一些。也有一些“前情侣”,小心翼翼的看着镜头,眼睛里却没有了光。

这几天,很多人都变得感性,多愁善感。不知是将过去积压的烦恼一股脑抛出,还是要将未来不该存在的东西全部预支。

下午各忙各的事儿,回到家里忽然间手足无措,这就完了吗?

毕业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我们都知道,有些人可能这一次离别,就真的不再见面了。于是,我们拿起酒杯,用尽力气喊出最后对彼此的祝福,“前程似锦”!

至于其他的,

有个人儿在心上,相随两三年,扬帆各起航。怎样?

忽然明白了老板的那句话,“安心毕业,准时回来。”

学校已经是过去式了,再也回不去了。

琉璃

2015年6月17日,我领到了学位证和毕业证,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三天以后,再看了一遍海布里的国王时代,写下此文告别桂子山。

桂子山就像一座博物馆,陈列着我们所有的纪念;桂子山也像一本历史书,每当翻开新的一页,旧的一页就会在悠长的岁月中珍藏。2011年9月4日,也曾是众多新篇章中的一页,在天南海北散布的我们聚首华师。
来到江汉关,这里的大钟时刻在提醒着我们,已经进入大学时间。鄱阳街、万松园和红旗渠路已是昨日的美好回忆。而从喧闹的江汉路登上地铁,半个小时就能抵达广埠屯,在这里四年的学习生活已经让我们打上桂子山深深的烙印。桂香园的生煎包,学子的热干面,东二的小炒以及那个可爱的阿姨;图书馆3楼的军事书架,8号楼课桌上的铅笔小抄,北区的华师大驾校以及“满口假牙”的秦教练;西区篮球场的嘶吼,风雨篮球场的夜战,东区篮球场的挥汗如雨以及高职被虐的惨痛经历;南门外的川胖子,广埠屯的乐无限,陈家湾的麻辣烫、炸鸡排、便利店、鸭腿饭、大茶杯,还有那些熟悉的老板……
还是回到广埠屯吧,通往桂子山的快车一趟一趟的运行着,这里面总会送走过客,迎来新生。15年6月即将送去的正是这批莘莘学子,余祖坤老师的讲话振聋发聩,台下的我激动万分,我看见了浩哥,他曾被我们送去,今天又回来送别我们。这里诞生过桂子山的传奇,又会有新的传奇将他们超越。都是在这片梧桐与樟树下,那里面有太多的思念太多的故事,融汇在这座112年的文化圣殿,融化在离别的最后回首。1903至2015,这是我们所有学子赠予桂子山的最后致意。
从西一到元五,从桂子山到元宝山。我们走过洒满梧桐树荫的小路,我们的欢笑声在桂子山上飘荡。在元宝山的日子不算太长,因为人总要年华老去,因为人总要面对离别,离别也总会在无限的期许承诺中突然到来。2015年6月17日,是我们还能齐聚在桂子山的最后一晚,纵然培哥已经身在远方,守卫着祖国的南大门。没有通宵,没有嬉笑怒骂,捧起学位证书的那一刻,我们已经无形中踏上那辆远去的列车。
2011到2015,我们告别了亨利,告别了贝克汉姆,告别了艾弗森,告别了麦格雷迪,告别了浩哥,告别了学长。我们曾经作为观众感受着离别的惆怅,如今我们也要成为告别的主角。离别,只有亲身经历的离别才能在蓦然回首时潸然泪下,只有纵情恣意的离别才能在意外重逢时相顾无言。酋长球场的长久掌声,瓦科维亚的深情一吻,音乐厅里的山呼海啸,桂中路上的悲情狂欢。
当我再回到这里不过两日,这里永远是你们家的声音还依稀回响。而从元宝山到西区37栋,走路也不过短短15分钟。但当学校已变成母校,当我已不再能以学生的身份漫步畅游。留下了什么?带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广播台里的歌声悦耳动听,在那四年的学子时光的黄金岁月里,这曾是我最熟悉的,如今已是最陌生的。现在的我就站在这里,复杂的目光望过去,都是我们曾经的影子。大一的青涩,大二的混沌,大三的潇洒,大四的悄然离开。
当毕业晚会的礼花升起的时刻,那个属于我们的桂子山青葱岁月不会随年华逝去,而只会在年华的飘零中被常常记起。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岁月你别催,走远的仍要追。

Pooky

五分钟前,我在宿舍楼下送别了最后一个室友。
宿舍里四张桌子和四张床,只剩下我一个人还放着自己的东西,就像四年前我怀揣着期待和好奇走进这个小房间时一样,不同的是那个时候大家是在摆放物品准备开始,现在是收起物品准备结束。
早早在这个学期的开头,“毕业”这个词就总是随我左右,而我也能轻松带笑的告诉别人,我是个毕业生。
昨天的毕业典礼,我坐在报告厅看完了开幕视频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内心的沉重,不是因为自己要远走,也不是因为自己对未来的茫然,只是终于发现,这一刻开始,要真正的面对离开、告别、再见等等这些字眼和心情。“毕业”不再是一个仅仅说出来的词语,时间已经让我们开始为毕业行动。
我是留在学校的最后一批人,我们这些留在最后离开的人经历了数次在车站挥手告别,隔着车窗长久的凝视。

毕业终于来临了。
这些与你挥手告别的,可能不是你最好的那一个朋友,也不是与你同吃同住四年的室友,而你却能读懂在他们在上车前回头的不舍,也许这是你们最懂得彼此的一刻。
毕业的聚餐上,你一如既往的开着玩笑,互相吐槽对方的黑历史,豪放且无所顾忌的喝掉了一杯又一杯的酒,但是在空下来的瞬间,你有没有红了眼有没有抿紧了嘴唇忍住心里的眼泪。
你嫌弃过自己的学校吗?觉得它不大不气派,宿舍一度没有热水没有空调。
你讨厌过自己的老师吗?上课没意思听不懂,还总是安排一些你不愿意做的工作占用你的时间。
你吐槽过自己的同学吗?总有些人说你不爱听的话做你讨厌的事,你不愿争吵而选择默默忍受或者直来直去大吵一架。
可是,那又怎样。
最后一次走出校门的时候,你还是会转头回望一眼,你还是在坐在公交车座位的时候抹眼泪了,就算你知道在这个时代联络和见面已经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但你还是舍不得离开他们。
那些还来不及说再见的,会再见吧。

我在数天前听到其他的同学告诉我谁谁谁走的时候谁谁谁哭成了狗,当时我还笑着回了一句:不至于吧。
事实却是,我现在一个人坐在堆得乱七八糟的宿舍,听着悲伤的歌,对着电脑敲着这个问题的同时,哭成了狗。
庆幸的是,至少没人看到我现在这副丢脸的样子。
以前在毕业季的时候,路过学校图书馆门口的广场,看着学长学姐毕业合影,尚以为还遥远。
一晃眼,我已经打包好了自己的行李对着空荡的宿舍叹了口气。
我不喜欢被拍照,但这段时间我也主动的加入到了很多镜头里,手机里的合影不论被拍者觉得自己是脸大了、腿短了还是姿势太low逼了,我一张都没删。

前段时间看到了另一个问题“离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没有回答,现在终于碰到了这个问题,这是我的一个长篇。
毕业是一种离开,一种特殊的离开。
离开的是学校这一小块土地,是身边一帮总是喊着“约约约”、“出去high”的朋友,是一座或许不是你的家乡你却烂熟于心的城市,是你第一次独自生活的地方。
毕业,是对一段人生的告别。

厚德博学,经世济民。这是我们的湖北经济学院。
今生金试。湖北经济学院金融学院金试Q1141班的大家,我们不说再见。

暂且说到这里,周围还有很多装满行李的包裹等我封装。

最后留下现在正在听的催泪的歌词:

你還記得嗎 你還記得嗎 而我也不想再多說那美麗的瘋狂
你還記得嗎 你還記得嗎 其實我也有些害怕知道你的近況

怎麼這世界好像越來越陌生了 我知道我不該停下腳步 對你記得我承諾過

又過了多少不起眼的日子 又吃了多少食之無味的晚餐
而寂寞的冬天仍下著雨 夜晚的城市也依舊孤單
也不是非要懷念什麼吧 只是遺失的歲月有一些感傷

那些還來不及說再見的 會再見吧

原諒我不明白你的悲傷 我知道感傷這樣就夠了 還需要一些面對明天的力量

那些還來不及說再見的 會再見吧

牧游

去年的今天,我毕业了。
也是我22岁的生日。

毕业前一天晚上,我们拿桌子堵了楼道,躺在走廊里,靠在墙上,一边碰着苦涩的啤酒,一边叫嚣着。
除了四年前初识的班会,这是第二次,每个人轮流谈着自己的梦想。以及,第二次谈论当年的梦想。
很多人都说就想以后很有钱。大家打趣道:苟富贵,勿相忘!心里却一阵苦笑:拼了整个大学,却发现到头来是赶上了21世纪的号召,做着21世纪后半叶的梦。
凌晨三点的时候,渐渐地散了,偶尔听到对面楼里传来的吼声,还有女生楼前的喊楼声。我们跑到班里女生楼下,叼着烟,将所有的女生”喜欢“了一遍,然后第一次听到了”表白“。回来的路上,有人坐路边哭,有人互相搀扶着说要一起去南湖尿一泡留个纪念,有人喊着”博园有人在裸奔“...

早晨7点钟,听到箱子拖动,我们三个都醒了,静静地看着收拾行李的室友,默不作声。像是一个宁静的周末早晨,他像往常一样收拾洗漱,准备去见女友,而我们断了震耳的鼾声,翻了个身。

到下午四点,宿舍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离家近的好处就是这样,每次回家都是最后一个走,但却是第一个到家。
一声不吭收拾着东西,太多的杂物。一个人待在偌大的寝室里,总觉得有点儿冷清,要不来点儿音乐吧,手机里翻了好久,点了首《老男孩》,躺在留下的一把电脑椅里,望着窗外。盛夏闷热的空气,和稀了轰隆隆的滚轮声。

到校车站的时候,唯一留校的室友来送我。我记得我送他们一个一个坐上校车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以后回武汉,记得给我电话,我来接你”,一年以后的今天当我再次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是很庆幸我当时说了这句话。结果这煞笔竟然对我说:“以后记着多回来看看,床给你留着”,还给我投了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我说,不愧是一个寝室出来的。说着,跳上校车后座,校车启动喷出的尾气熏了我一脸,呛得我想哭。

白小包

当你发现,你在这个学校的“日常”,渐渐变成“这是我最后一次xx”的时候,你会是一种怎样的心境?

那天送最爱回寝室,在北门坐小车的时候,我说,算了吧,不坐小车了,我送你回寝吧,她说,不用了吧。我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送你回寝了。的确,那天是我最后一次走到经C的楼下,最后一次看见她的背影消失在旋转门后,最后一次路过经C的小树林,最后一次走“经C——小树林——新食堂——运动场——“CBD”——文八”的路线。——但这一切,不就是我曾经整个大学生活的日常么?

昨天和室友去万达看电影,三楼前往万达影城的转角处的奶茶店换了名字,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换了一家店。以前我和她每次去万达看电影的时候,总是会在那里买一杯超大杯的饮料,有时是奶茶,当然,最多的应该是柠檬味的饮料。她走了 ,那家奶茶店也没了,也不知道没了多久。她才走了三天。和室友回来的时候,打车直接到小北门,那次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走小北门了吧,最后一次走“吉大南校——红旗街万达”这条路线了吧。——但这一切,不就是曾经我整个大学生活的日常么?

今天给朋友拍毕业照,去了运动场,去了五月花,去了东门,去三教,去了图书馆。每离开一个地方,我都意识到,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吧。最后一次以吉大学生的身份去运动场,去五月花,去东门,去三教,去图书馆。——但这一切,不就是曾经我整个大学的日常么?

突然就好想感谢自己在大四的时候,还有一次重修的经历,它让我在大四还能静下心来在教室上自习。五月最后的那个星期,让我最后一次在经信上了一周的自习,最后又和经信亲密接触了一下——虽然曾经我一再后悔,为什么到了大四还有一科,以至于对于能否拿到毕业证都还担惊受怕。

昨晚和室友,还有翀哥,还有亚杰的对象,一起吃烧烤,说了好多话。回来时,路过男孩女孩超市,也算是最后一次在那里买东西吧。其实我在那里买的次数也不多。回寝时,由于学校里在修新的体育馆,而所有的工程车都从文八门前的路,所有路面沙尘太多,我们只能绕道回寝。路过了阴晷,走了一条,我大学四年都没走过的路。最后一次和室友和同学走“北门——文八”这条线路了吧。——但这,不就是曾经我整个大学的日常么?

那天送她去火车站以后,我和室友回来,路过北门的鲜果时间,我请室友喝奶茶的时候,才发现会员卡在她那里,才意识到,以前都是我和她来买,以后再也没机会了。离开奶茶店的时候,看了一眼小道两边的小店,曾经和她无数次穿梭在这里,去川锦汇,去小北的小饭店,去山西面馆,去鲜果时间...最后一次和她过来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都没有好好的感受。

刚刚同学说要去面包房,问需不需要给我带点什么吃的。我说不用,明天我最后一次去那里了,突然我就开玩笑说,你说,明天我过去买,我说我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买东西,人家会不会不要我钱啊。——每晚从东荣大厦的辩论队回寝,都会过来买点吃的,大学四年几乎天天都去的面包店,明天,也就是最后一次了。

刚刚和室友一起去澡堂,我说,其实吧,我也不是非得去,但我觉得,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吉大澡堂洗澡了吧,得去感受一下。室友说,你说这话时怎么有浓浓的港台腔。洗完澡,穿衣服的时候,我突然对室友说,要不,明天我去北京送完对象后,我再回学校吧。回家,以后总还有机会,但吉大,离开了,就真的离开了。后来一想,就算回来,待两天,又要走,又要经历一次离别,何必呢。想一想,眼眶一红,走出了浴池。

又要经历一次离别。又何尝没有如此呢。那天和室友一起,送她离开长春回家。到了火车站,迟迟不愿检票,但时间不会等我啊,时间不会在乎我有多爱我的女友啊,广播最终还是把她推进了候车厅。和检票员求情,我能否进去送她,得到允许后,提着行李,陪她去排队上车。看着她走下台阶,消失在视野里的时候,我咬咬牙硬是忍住了泪。但比这更残忍的离别,后天上午才会上演啊。“机场是见证眼泪最多的地方”。又要经历一次离别。

昨晚和室友们最后一次联机打游戏。只是单纯的想最后再感受一下。

刚刚本来说寝室在最后一次围在电脑前看电影的。最后一想,算了吧,最后一次观影,就留给昨天的万达3D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是在吉大的最后一晚,在文八的最后一晚,在425的最后一晚,最后一次感受23:30分寝室断电,最后一次躺在寝室的床上,最后一次迎接学校的朝阳,最后一次晚上在洗漱间洗漱,最后一次蹲学校的厕所。

但这一切,不就是我曾经整个大学生活的日常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天是在学校的最后一晚了,明晚会是怎样的心境。”

我不知道今晚的心境是怎样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4年6月23日,在吉大的最后一晚。

党党

本科毕业一年了,看到这个问题还是颇有感触,过来絮叨下我们的故事。

如今25个人天各一方,分布在各个大洲。由于专业的原因,有近一半的童鞋在大非洲打拼,每天早晨醒来,朋友圈里经常被他们孤身异地引发的种种感悟刷屏。我本科寝室的妹纸们,一个在澳洲,一个在新疆,一个端午前刚刚奔赴非洲,而我驻守在京城的老地方,这个秋天也要前往法国。
这一桌子局是很难再凑齐了。

要毕业了耶!!!!!!!!!!!
要毕业了呢!
要毕业了呢?
要毕业了……
毕……
业……
了……

毕旅
去年此时,班级毕业旅行选择的地点是秦皇岛。
19个人。
三天两夜。
无非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在海边租了一套民居房,距沙滩五分钟的路程,露天烧烤,一票人身着学士服招摇过市来到海边拍照,半夜十二点在沙滩上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手牵手唱校歌,一起淋雨,回民居之后洗澡吃西瓜,最后玩狼人一直厮杀到凌晨三点才依依不舍分别睡去。
开心的不得了,整个人都是亢奋的,都快忘了这次是所谓的“毕业”旅行。
觉得这是四年班级聚会中最快乐的三天。之后每次坐火车回家路过秦皇岛站的时候,都会想起他们。

聚餐
后来终于到了那一天。
上午毕业典礼,下午学位授予仪式,然后是最后的晚餐。顶着烈日像赶场一样跑来跑去,好多手续要办理,好烦躁,没心情多想。
最后一餐是大酒大肉,半小时搞定,便开启了传统的觥筹交错环节。

这个模式蛮有意思,一对一。然后干了这碗酒。平日油嘴滑舌的北京爷们儿喝到躺在地上,大哭骂自己怎么这么世故这么假惺惺这么不真诚,分手两年的木讷男抱着椅子背喊着前女友的名字嚎啕大哭了好几气儿,柔情似水的双鱼班长不分男女挨个表白挨个拥抱,刚分手不久的班对儿坐在角落表情淡漠地不知说些什么,之前交情不怎么深的号称江南风味的大帅比举着酒杯开始赞扬我的种种,我微笑回敬道,你知道吗,其实呢你才是我心里咱们班最帅的男生,我一直都不好意思跟你说。恩,真的是这样!

可是。
可是。
可是我最欣赏的,还是我的ex。
想当年分手也是年少无知加迫不得已。一转眼就要毕业了。时间真快,恐怕是很难再见了。
ex手指拨弄着杯子,不看我:“后来我一直都没找到心动的感觉。可能这辈子,心门都不会再对谁打开了吧。”
我TMD居然有心疼的感觉。
我当时很想回应说,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呢。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不会的。再等等。”
今晚过后,你一路向南,我一路往北,就此别过。

其实到这时我一直都没哭。
眼睛干干的,看着其他人眼泪不断甚至情绪崩溃的样子,我有些自责。可能是因为我还留校读研,暂时不会告别学生生涯罢。

看到同寝的新疆妹子小胖一个人坐着发愣,我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凑过去告诉她一个秘密。
其实不久前,我梦到。。她出事故。。。离开了。。。。
梦境里特别真实,我跑到医院,哭得肝肠寸断,嘴里念叨她的名字,最后把自己惊醒。
睁眼的一刹那还以为是真的,然后在一片黑暗和寂静中轰然听到对床拖拉机一样的呼噜声。(是的,萌妹也打呼噜!!!而且经常半夜把我吵醒!!!)
说真的,那一刻,我从来没觉得呼噜声是那么的悦耳动听。眼泪一下子就又流下来了。
过了好久才平复下来,不知过了多久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精神还是恍惚的。
之后一直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她,怕人家有什么忌讳,可能是我潜意识里真的很在乎她,潜意识里知道要失去她了,小胖毕业要回新疆,回到她本来就属于的圈子,纵使我们一起曾经经历过再多,最终也要回归各自的生活啊。怎么这么无奈。

于是这天,借着酒劲,我把梦境一吐为快。终于眼泪就刷地流出来了。

小胖微醉,我的感情经历她都知道,她忍不住哭了,说希望我幸福,拉着我的手把我拽到ex面前,看着我俩。她眼圈红红的求我俩复合,求我们再在一起,说了好多让我几乎心动的话。我和ex都沉默了,只有她一个人在不停地说,最后只能用干了一碗又一碗酒来收场。

K歌
拼酒后怎能少了KTV。去温莎的出租车上,身边的湖南软妹早已喝大,她迷迷糊糊捂着手指抱怨,党党党党,我的手指好痛喔……真的好痛喔……然后。。。。靠在我肩膀上。。。。睡。。着。。了。。。这是我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居然还精神得很,不知自己酒量竟然这么棒。

大厅里一片欢腾,都是毕业党们的盛宴,鸟兽状一波波,青春正尚好的模样。
班里一个典型的白羊男吃饭时就喝大了,在K歌包厢里开始耍酒疯,要了两箱百威,到处找人拼酒。连女孩子也不放过。空气里到处都是麦芽泡沫气味。最后他完全变成癫狂状态,手持双麦表情狰狞嘶吼着,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怒吼《死了都要爱》,吓死爹了,音准早就飞到西天,我们乐不可支,都不敢打断他。。。

后来大家在一起唱了好多的歌儿,这晚记录年华的大合唱和串烧大概这辈子都忘不掉,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
亲爱的们,我还是不想和你们分手。

五月天,周杰伦,青春的气息浓郁至极,每次看《干杯》的mv都让我泪水涟涟,阿信都年过四十,怎么还是副少年的模样。
妆花了,眼酸了,胳膊上被洒了啤酒,鞋子也不知被踩了多少脚,黏黏腻腻,满地都是白羊哥洒的啤酒,鞋底一踩就被粘住。干脆脱了鞋,和非非一起蹦到沙发上,北京妞儿一身白裙,早就哭成个泪人儿,她十多天之后就要跟着男票一起去澳大利亚了。非非抱着我哽咽道,嗯哼,干脆我把嗅儿(她男票)踹了吧,你们都在北京,我要他还有什么用!我说好啊!姐养你!

故事的后续就是,我没醉,异常清醒,下半夜了,大家一个接着一个或醉酒或疲惫趴下了,只有我跟另外两只还在自嗨,流行到民谣,英文到粤语,摇滚到爵士,玩儿的不亦乐乎。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刷夜。清晨六点准时离开,喝断片儿的白羊哥睡了好久,一动不动,怎么也叫不醒,吓得我瓜子都掉了,以为他酒精中毒了。。。。后来被架回宿舍,晚上才醒过来:“咦?我怎么在床上?!”据说发生的一切都不记得了2333333333333333333

END
到学校七点了,空气腻人,一伙人就此告别。
大家玩得好累,该说的话,该掉的泪,该干的酒,该唱的歌,在过去的二十四个小时里,都一一兑现。

我的行李早就收拾好,洗了澡,在空荡荡的宿舍静等时间快到,好直奔北京站,离开这里。
我讨厌最后一个走。
心里空虚得很,知道留不住。
陪我嘻嘻哈哈看我发疯卖乖的,都要离开。
可我也是啊。

只是身边换了一批人而已。
一瞬间觉得,我的青春要谢幕了。

~~~~~~~~~~~~~~~~~~~~~~~~~~~~~~~~~~~~~~~~~~~~~~~~~~~~~~~~~~~~~~~~~~~

然而一回到家就开始欢度暑假的我,发现生活并没什么不同。
班级群里最开始还很活跃,之后便淡了下来。

九月份我回到熟悉的校园,有几次去上课路上看见些似曾相识的背影,恍然觉得陪我走过四年青春的他们还在这里。不禁一阵唏嘘。

这一年校园里多了好些花花草草,小碧池愈发妖艳,晚上会亮起橘色的温暖夜灯,有时也会上演水边音乐会。我驻守原地,陆陆续续接待了回校叙旧的朋友们,我们都在变。

我们变了,我们没变。

高佳

对于毕业的感觉,我是后知后觉的,因为专业的原因,我们的毕业季不在火辣的六月,而是寒冷的一月。
海上专业的同学在大四的第一个学期都在准备着海事局的适任证书考试,考试通过就毕业离校。这个考试关系着是否能有工作,是否能如期毕业,因为船公司在与你签订协议的时候都会加上一条,如果不能按时拿到适任证书,将会与你解除协议;学校也有相关规定,在规定的时间内不能通过考试,不予颁发毕业证。
所以,大四第一学期我们都在全力以赴准备这个叫做“大证”的考试,中间还穿插着找工作这个环节,每天都由辅导员组织大家集体上自习学习,每周或者间隔每月都会有模拟考试。毫无疑问这是所有同学学习最用功的几个月,即便平时经常逃课的同学也会按时坐在教室里用功刷题。
每年学院或者学校都会组织航海类毕业晚会,我那年是第一次学校组织晚会,记得那次很多节目都是学校团委安排准备的,少有的几个节目是海上专业的同学准备的,与以往学院组织的毕业晚会相比,少了很多气氛,晚会结束后大家有点失望,但是也没怎么讨论,继续会自习室刷题去了。
后来开始拍毕业照,各个班级自己组织拍照,当时大家心思也都在考试上面,班长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件学士服,我们穿着海员服和学士服各拍了一张集体照,大连的冬天太冷了,清晰记得那天风很大,大家也就没怎么再拍合影,赶快送还了衣服回自习室学习去了。
考试日期临近,陆上专业的同学都开始放假回家,我们依然在准备考试,不同的是已经不用辅导员督促了,也不再组织统一自习,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宿舍几个兄弟在励志楼自习,那么大的一幢楼,那么大的教室,从刚开始还有复习期末考试的同学,一直到后来整幢楼也只有我们几个在自习,最后封楼了,我们又回到集体自习的教室去学习。紧张的三天大证考试很快过去,来不及伤离别,我们就断断续续离开了,因为已经快过年了,车票也早就买好,好像一点毕业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我要继续读研,直到第二学期回来,我才意识到,我的室友,我的同学这学期都不再回到学校来了,他们将前往各个国家,各个港口,在大洋上漂泊,在其中一些航线上工作的同学,半年多或者一年才回国一次,我们之间也许再见很难。间或有同一级陆上专业的同学向我打听某个海上专业的同学这学期怎么没来,我就告诉他们,我的兄弟们已经毕业了,他们是在冬天毕业的,那个时候,你们都不在,他们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将要毕业了,因为他们不是在毕业季毕业,没有那么多聚会,没有那么多合影,没有毕业典礼,来不及反应,来不及道别。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20728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