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的年轻人不做爱了?

二货  •  |  社会 | 共 1,473 阅读 | 共5419字 | 0 评论 | 分享

Japanese man and woman lean away from each other

45%的16-24岁的日本女性“不感兴趣或鄙视性接触”。超过四分之一的男性有同样的感觉。

艾青山是一名两性关系辅导员,在她位于东京后街狭窄的三层小楼的家里工作。她的名字在日语里的意思是“爱”,也有纪念意义来源于她早年作为一名专业女性施虐狂的经历。大约15年前,她是女王爱或者爱女王,做过所有“平常的事情”例如把人绑起来然后往他们的乳头上滴蜡。如今,她说她的工作是更具有挑战性的。52岁的青山正尝试治疗被日本媒体称为sekkusu shinai shokogun的症状或者叫“独身综合症”。

日本40岁以下的人表现出对传统关系失去兴趣。数百万人甚至不约会,越来越多的人对鱼水之欢毫无兴趣。对于他们的政府来说,“独身综合症”是整个国家迫在眉睫的灾难的一部分。日本已经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现在有1.26亿人口,人口数在过去的十年中不断减少,预计到2060年还会减少三分之一。青山认为这个国家正在经历一次“亲密关系的下滑”,有一部分是政府的过错。

青山的屋外挂了一个“诊所”的标志。我们见面时,她穿着瑜伽裤和动物毛绒拖鞋,抱着一只哈巴狗,她介绍说这是玛丽莲·梦露。在诊所宣传册里,她自信满满地展示她在1990年代去过朝鲜,在对一名朝鲜军方高级将领施虐时挤压他的的睾丸。宣传册里并没有介绍她是否是为了这个特殊目的被邀请而去,但是关于她的客户信息是非常明确的,她不做评判。

进屋后,她带我上楼来到她的“休闲室”,一间没有家具的卧室,只有一床被褥。“这里很安静”她说。对青山大部分客户来说,她的首要任务就是鼓励他们停止为自己身体的存在而道歉。

单身人数已经创下历史新高。2011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在18-34岁的人群中,高达61%的未婚男性和49%的未婚女性没有任何一种亲密关系,该数据比五年前上升接近10%。另外一项研究发现30岁以下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一从不约会(没有同性关系的数据)。日本作为一个基本上没有宗教德育的国家,虽然长久以来实际上是性爱分离的,但在性的方面也并没有得到更好的发展。在今年早些时候由日本生育计划委员会(JFPA)的调查表明,在16-24岁的女性中有45%“不感兴趣或者厌恶性接触”。超过四分之一的男性有同样的感觉。

Sex counsellor Ai Aoyama with a client and her dog

【两性顾问艾青山和她的顾客以及她的宠物玛丽莲梦露。】

她说,许多来找她的人都深感困惑。“有些人想找伴侣,有些人喜欢单身,但很少涉及到正常的爱情和婚姻。”然而,对于传统日本家庭模式(男主外女主内)的压力依然存在。“人们不知道该向哪里发展。他们来找我因为他们期待一些不同的东西,他们自身出了问题。”

官方发出警告于事无补。2012年在日本出生的婴儿数量比以往任何一年都低。(也是在这一年老龄化人口数量激增,第一次出现成人卫生裤销量超过婴儿纸尿裤。)日本生育计划委员会(JFPA)的领导人北村邦夫指出日本的人口危机非常严重,日本最终可能面临人口灭绝。

40岁以下的日本人不愿意像战后的那几代人一样承担起抚育后代的责任。经过20多年的经济停滞,该国目前正处于重大的社会转型期。在共同抵御了2011年地震引起核泄漏、海啸以及放射性物质泄漏带来的心灵创伤之后,已经没有回头路。青山说:“包括男人和女人都对我说他们看到不到爱的意义,他们不相信爱可以引导他们去哪里。”发展一段关系变得异常艰难。

婚姻已经成为一个雷区而不具有任何吸引力。因为终身就业保障减弱,日本男性减少付出变得不再那么以事业为导向。日本女性则变得更加独立和雄心勃勃。然而,在家庭和工作场所中保守的态度依然存在。日本对于财团法人的惩罚使得女性同时兼顾事业和家庭变得几乎不可能。除非父母双方都工作否则养不起孩子。因为顽固的保守势力反对,同居或未婚生育仍然是少见的。

青山说,两性,尤其是在日本的巨型城市,是“飘忽不定转瞬即逝”的。由于缺乏长期的共同目标,许多人将目光转向所谓的“拉面式性爱”-舒服或即刻的满足感。在非正式性爱里,这些形式包括短期幽会、网络色情、虚拟现实“女朋友”以及动漫卡通。)或者他们完全退出,用都市消遣的方式来替代爱和性。

在青山的客户里,有些少数人采取社会退缩方式到一个病态极端。他们回归‘宅’的状态(因为天气不好关在屋内或隐士)是为了重返外面的世界迈出了第一步。有些已经30岁的宅男和长期隐居的人都还与父母同住,没有打算搬出去。(据估计在日本,一千三百万未婚人士现在还是和父母住在一起,其中大约三百万已经超过35岁。)“有些人不能与异性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如果我触碰他们,他们会感到畏惧。”大部分是男性,但是越来越多的女性也有同样的情况。

Young women shopping in Tokyo

【艾桑田(左,23岁)和浅田绘里(22岁)在东京购物。】

青山援引了一个案例,一个30岁的处男始终提不起性欲,除非他在一个类似于电力别动队的节目里看到女机器人。“我使用一些疗法,例如瑜伽和催眠,这些方法使他放松,并帮助他理解正常人体工作的方式。”有时候,客户支付一些额外的费用,青山会裸体与男性客户见面-“绝不性交”-只是教导他们熟悉女性的身体。她热切盼望国家人口繁荣,她把自己这些工作角色看作是江户时代的妓女或者花魁,以一种方式启发武士的儿子享受情欲快乐。

在现代生活中厌恶婚姻和亲密关系不是日本独有的情况。也不是数字技术的当务之急。但是由于政府短视,日本官方并未掌握恐惧生育的年轻人的状况,年轻人决定保持单身经常感觉很棒。这对男性和女性都是现实,对女性来说更是这样。“婚姻是女性的坟墓。”对于当今的日本女性,婚姻这座坟墓是她们来之不易的职业生涯。

周六清晨,在东京惠比寿区一个咖啡店,我遇到了富田绘(32岁)。她持有双学位,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在一家法资银行的人力资源部工作。她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对浪漫邂逅毫无兴趣。“男朋友三年前向我求过婚,我拒绝了他因为我意识到自己更在乎工作而不是婚姻。从此之后,我对约会毫无兴趣。每次谈到未来计划的时候都好尴尬。”

富田说在日本只要一结婚,职业女性就没有升职机会了。“老板知道你会怀孕。”她补充道:“女人一旦有了孩子,本来灵活的时间变得难以管理。”这时候你必须辞职,最终成为一个没有独立收入的家庭主妇。这对于我这样的职业女性来说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大约70%的日本女性在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就辞职了。世界经济论坛一直把日本列为世界上职场性别不平等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社会风气也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已婚职业妇女有时候被妖魔化为鬼嫁或“魔鬼妻子”。几年前,一部芭蕾舞剧比才的《卡门》,卡门是一个职业女性为了出人头地偷走了公司的机密,陷害出身卑微的情人何塞,她的结局很糟糕。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最近宣布了一条期待已久的计划,通过改善工作条件和托儿计划来帮助女性就业。但是富田说情况会“显著改善”迫使她同时兼顾职业女性和妈妈的角色。“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经常和闺蜜们(她们的工作和我类似)出去逛街,到法国和意大利餐厅聚会。我喜欢买时尚的衣服,然后去度假。我很享受独立无负担的生活。”

富田有时候会和在酒吧认识的异性发生一夜情。但是她说性不是首要的。“我也经常被公司里的已婚男性邀请出去开房。因为我是单身他们认为我很饥渴。”她愁眉苦脸地耸耸肩。

Mendokusai简单翻译成“太麻烦”或“我不想被打扰”。当男女双方谈到令他们恐惧的关系的时候经常使用这个词。浪漫的承诺似乎意味着负担和苦闷,原因是日本高居不下的房价、配偶和家人不确定性预期。人们固有的观念相信婚姻的目的就是为了养育后代。日本人口与社会保障研究所的报告显示,高达90%的年轻女性认为与可预见的婚姻生活相比较,保持单身是一种更明智的选择。

Eri Tomita, 32, office worker in Tokyo

【我经常被公司里的已婚男性邀请出去开房因为我是单身。但是我不想被这些事情困扰。富田绘里(32岁)】

压力带来的挫败感也同样影响着男性。日本40岁以下的男性中,有一大部分采取一种消极的方式来抵抗日本传统的阳刚之气,悟岸野(31岁)也是其中的一员。面对经济衰退和不稳定的待遇,有些人(包括岸野)觉得养家糊口的人承担着巨大的压力,这对于妻子和家庭来说都是不现实的。他们拒绝兼顾事业成功和爱情圆满。

当我问他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呢?悟岸野说:“这太麻烦了。我没有很多的钱去赴约也不想给对方一个错误的信息误导她我们可能会结婚。”日本媒体对每一种社会扭曲的现象都有一个称呼,悟岸野的这种情况被称为“食草动物”或Soshoku danshi(字面意思就是“食草男”)。岸野说他不介意这些标签,因为这已经司空见惯了。他将其定义为“一个不重视男女关系和性关系的异性恋男人”。

这种日本漫画的现象几年前在电视里出现。《粉红系男孩》的主角是一个高大的武术冠军、冷酷的硬汉。私底下,他喜欢烘焙、搜集“粉红色闪闪发光的东西bling-bling”、以及为他的毛绒玩具织毛衣。对于日本的前辈们来说,这种节目引起了强大的共鸣。

Satoru Kishino, 31

【我觉得女性很有吸引力,但是我已经习惯没有性爱的生活。感情纠葛太复杂。悟岸野(31岁)】

岸野是一名设计师和经理,任职于一家时尚饰品公司。但是他喜欢烹饪和骑自行车,以及柏拉图式的友谊。他说:“我身边有些女性朋友非常有魅力,但是我已经学会如何远离性。情感纠葛太复杂,我不愿意深陷其中。”

浪漫和冷漠交织着,像富田一样,岸野说他享受现在单身积极的生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上班族群里产生这种隔离的婚姻角色,妻子在家,丈夫每天在外打拼20小时,也创造了个人生活的理想环境。日本大城市与便利性融为一体,从站立面馆到胶囊旅馆,再到无处不在的便利店(包括货架上单独包装的元宵和一次性内衣)。这些东西从本质上融入上班族的生活中。现在还有女性专用咖啡厅、酒店里有女性专属楼层以及奇数公寓楼。日本城市犯罪率极低。

一些专家认为逃避婚姻不仅仅是拒绝传统的行为模式和性别角色。这可能是一个长期的状态。山口智美(生于日本)是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人类学助理教授,她说:“保持单身始终是个人失败,但是更多人发现他们喜欢这样的状态。”她相信单身已经成为一种选择,这是新的现实。

日本是否给我们提供了未来社会的惊鸿一瞥?许多变化也正发生在其他发达国家,乃至亚洲的城市、欧洲和美国。人们晚婚或者不结婚,生育率都在下降,单成员家庭呈上升趋势。在经济萧条最严重的国家,年轻人仍然待在家里。但是人口学家尼古拉斯·埃伯施塔特认为在日本一系列独特因素正在加速这一趋势。这些因素包括缺乏权威宗教机构鼓励婚姻和家庭,国家之前地震频发带来的无助感,以及生活和抚养孩子的成本都很高。

埃伯施塔特去年写道:“不知不觉日本正在演变成一种社会,这种社会的轮廓和运行方式只在小说中出现过。”他说,老年人数量庞大和年轻人不断减少,日本有可能成为一个“先驱者”,因为这里存在大量从未结婚的人。

在日本20岁左右差不多是个观望的年龄段。绝大多数仍然太年轻,还没有具体的未来计划,但是对他们的目标预期已经有了。根据政府人口研究所的数据,女性在她们20出头的时候有四分之一的机会不结婚。不生孩子的人会更多,达到40%。

她们似乎并不担心。我在涩谷购物区遇见了依米桑田(23岁)和她的朋友绘浅田(22岁)。她们选择了一家靠近火车站的咖啡店,这家店淹没在弹珠游戏厅和成人影碟店的小巷子里,楼上是一家艺术画廊。桑田是时装专业毕业生,和一个比她大13岁的男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她说:“我们每周去夜店见一次面,我没有时间交正式的男朋友。我正在努力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浅田的专业是经济学,对爱情没有兴趣。她说:“我三年前就已经不再约会了,我不想男朋友也不需要性爱。我甚至连牵手都不需要。”

浅田坚持什么事情都不要发生,把自己从身体接触中抽离出来。她说她只是不希望有一段正式的关系,偶尔的性爱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女生不可能甩掉流言蜚语。虽然日本是一个性开放的国家,当今社会对25岁以下女性印象是可爱和纯洁。可是双重标准比比皆是。

在日本计划生育协会2013年对青少年性行为的研究报告里,男性数据大大多于女性。我采访协会的领导北村邦夫,为什么性欲往往来自于男人而女性并没有经历同级别的渴望。

服务生端上来一杯凉茶,这家咖啡店的男服务生穿着紧身牛仔裤,还有精心修饰过的乱发。喝完凉茶之后,浅田和桑田说她们平时经常分享对服饰、音乐和购物的激情,有繁忙的社交生活。但是,智能手机在手,她们也承认她们花费很多时间通过社交网络与朋友交流,这比见面的机会要多。浅田补充说过去两年她痴迷于一个虚拟游戏,她在里面扮演的角色是一家糖果店的经理。

日裔美国作家Kelts写关于日本年轻人的文章,里面说到未来日本年轻人的婚恋关系将会以现代高科技为导向,这是必然的。“日本已经开发出令人难以置信复杂的虚拟世界和在线通信系统。这里的智能手机软件是世界上最有想象力的。”Kelts说要逃避到私人空间,虚拟世界在日本就和现实生活一样,是个拥挤的国家,物理空间极其有限。他认为世界上其他地方情况也差不多。

回到本文开始,虐恋女王艾青山决定教导她的客户懂得身心投入亲密关系的价值。她接受新技术塑造未来的概念,但是她说必须确保社会不会被新技术所取代。她说:“人们互相之间没有身体接触是不健康的。与另一个人发生性关系是一个人的需求,这种需求会分泌感觉良好的荷尔蒙和帮助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过得更好。”

青山说她每天看到人们渴望人性的温暖,即使他们厌恶婚姻和长期情侣关系带来的麻烦。她指责政府使单身人群处境不佳,然而他们也掀起了出生率下降的恐惧。人们感到恐惧并没有任何帮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