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实验结果折磨小动物么?

二货  •  |  吐槽 | 共 1,468 阅读 | 共6393字 | 0 评论 | 分享

小兔子,白又白,两只耳朵拎起来,割完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 小兔子,白又白,进针毁脑挂起来,肚皮上面贴盐酸,骚骚爬爬真可爱。 小兔子,白又白,一只笼子关起来,吊完尾巴做电击,忧伤抑郁真可爱。 小兔子,白又白,左胸右胸捏起来,剖完胸腔剖腹腔,鲜血淋漓真可爱。 小兔子,白又白,注射麻醉绑起来,割完盲肠缝起来,目光呆滞真可爱。 小兔子,白又白,挖掉眼睛提起来,割掉膀胱割小脑,垂死挣扎真可爱。 小兔子,白又白,空气打进肱静脉,打完左边打右边,两眼突出真可爱。 好吧。。 我问过我老婆,她是护士。她说其他不知道但是注射空气,割动脉静脉什么的和解剖是她亲手做过的。 我问她注射空气真的会剧烈挣扎么,她说是的。。。 我问她 空气栓塞那么常识的问题 讲讲不就得了 一定要折磨致死一只小兔子来做试验么? 我不是圣母,我只是觉得比较难的医学问题 牺牲小动物来做医学实验无法避免。 但是连我一个跟医学不沾边的人都知道的常识 真的需要牺牲一条生命么。。 况且。。远远不是一条生命。。 我妹子用特别不屑的预期和表情回应我说。如果没看过剧烈挣扎的小兔子,就有可能在给病人打针时候 看见活人剧烈挣扎在你面前。 说的仿佛是很有道理。。但是。。。我心里总是转不过来。。

补充:感谢各位的回答,但我想补充一点就是说我并不是偏执的动物保护者或者圣母心泛滥。
我非常认同动物是要的必要性,我只是觉得,像空气栓塞这种讲讲就可以理解甚至可以归为常识的知识,真的需要做一个这样的实验才能说的明白么。能不能让被用作实验对象的小动物死的更有价值一些,而不是用来普及常识?我是这个意思…

微黏王子

本科时做机能学实验,我们组分到这个小家伙。

1

当时它被吓得不轻,缩在角落不敢动。

其它组的豚鼠有的挺凶的,会咬人,这货不会,可乖了,放手心上都不敢动。

实验计划是腹腔注射氰化物,观察死亡后肝脏颜色的变化。

下手前,这货对我施展萌化攻击,狠心指数跌得比这几天的股票还猛...

“不就是观察嘛,我看别人的就行了,干嘛一定要杀它啊!”

于是给它打了生理盐水,忽悠老师说试验药物失效,这货死不了。

后来老师让我自己把这只老鼠丢回笼子里,让工人处理。

嘿嘿...

然后我就把它带回宿舍了。

邓邓邓灯!

1

实在是太太太太太乖了!!!太太太太太萌了!!!

让它待哪就待哪,绝对不乱跑,还很平易近人,各种合影无压力!

比如和它亲戚的合影。

1

比如和它家保安合影。

1

临时给它搭了个窝。

1

几天后,它不行了。

可能是吃太多,也可能是吃太杂。

总之它死之前这段时间很痛苦。

我想把它救过来。
我了解它的临床表现,症状体征。
我会视触叩听,鉴别并做出诊断。
我知道疾病发生的病理生理过程。
但是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去解决这个问题--除了知道它的肝脏打了氰化物会变红。

它太痛苦了,我想帮它一把,送走它。
然而我又发现,我也不会豚鼠的标准处死办法--即让最大程度减少动物痛苦的处死办法...

它大约是这么熬了一天才死的。

上临床后,又遇到了更多的事情。

父亲急性心梗入院,女儿犹豫不决要不要做溶栓治疗(可能诱发脑出血死亡)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
女儿股骨骨肉瘤,母亲犹豫不决要不要截肢,然后肿瘤先走一步,转移到肺了...

慢慢地,面对生死,我们更习惯于说“到钟了”。

生老病死,其实和吃喝拉撒没有太大不同。

闹钟响了,到钟了,该起床了。
涂完答题卡,到钟了,该交卷了。
早会快要开始了,到钟了,要迟到了。
花车准备好了,到钟了,要去新娘家了。
汉堡包买好了,到钟了,要去接孩子放学了。
...
...
最后某一天,到钟了,该歇歇了...

回头看看,那只豚鼠,应该和那批豚鼠一样,在那一天就到钟了。

如果它们可以一起走,不仅不那么痛苦,还可以有个伴。

它们的死,换来的是一群年轻医生技能板块的完整。

那只当时没死的,也教会我,只有同情心的医生比屠夫还不如。

总之,任何一只实验动物的死,都不是题主你想得那么没有价值的。

1

以上。

张懿城

1

“多亏了动物实验 他们还能多抗议23.5年。” 动物实验把人类的预期寿命提高了23.5年。虽然这很自私,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人类把自己的生存建立在其他动物的死亡上,是很正常的。 野兽为了延长自己寿命会猎杀其他动物。我们也一样,只是猎杀目的多了一条不同而已。多了这一条是因为我们有着全部物种最顶尖的大脑,因此我们延长寿命可以不只靠爪牙靠武器来和其他和我们在同一个大小级别的物种斗争,更可以靠研究医学和我们看不见的敌人——各种致病因子斗争。物种设法生存没有错。 然而,人类为了一些享受方面的东西,如象牙,皮草,去残忍剥夺其他物种的生命,那就真的不对了。因为这边是你的快乐,那边是人家的血淋淋的命。

Phalloidin

无论你承不承认,动物的利益在人类利益面前都不值一提,我是说事实上,不是名义上,名义上大可以把话说得漂亮。

说实验动物太残酷,我们说点温情的:

相当部分的宠物狗为了迎合人类的审美都有基因缺陷,这些基因缺陷导致的疾病会折磨它们终生。而宠物狗的培育过程更是一条漫长而血腥的道路。这是为了人类的审美。

供应肥鹅肝的鹅,供应北京烤鸭的填鸭,工业化饲养的白羽鸡,你可以去了解一下这些动物的生存状态,实验动物比起它们已经算是安乐死了好吗?这是为了人类的口感和节约成本。

那些不怎么珍贵的皮毛动物,它们提供皮草的方式你可以去了解一下,唯一的标准是完整。这也是为了人类的审美。

那么问题来了,你的女朋友牵着血统悠久纯正的宠物犬,背着LV的真皮包,吃着正宗法式鹅肝的时候,你会觉得不舒服吗?

然后为了人类健康杀几只兔子,你为什么就觉得不舒服了呢?

君子远庖厨。在你没有足够理性看待这些事情之前,闭上眼睛就行了。

周亦琛

谢邀。

就拿注射空气致死来说。

我做实验时候,永远不是注射空气致死开始,而是要注射麻醉剂,气管手术,其他实验,最后处死。相对来说,注射空气处死是处死兔子中最快速有效的方法,当然,我们还学会了压迫胸腔处死,堵塞气管处死等等处死方法。

处死不是折磨动物,其他实验才是。
处死不是折磨动物,其他实验才是。
处死不是折磨动物,其他实验才是。

说完三遍了。

实验室守则要求我们做完实验后保证每一个动物都是死亡状态下,再去收拾实验桌。确保动物死亡,我认为是在最底层,给帮助过我们的动物(虽然没有取得它们同意),最后一点点的自以为是的尊重。

一开始我也不忍,做去大脑僵直手术时,全班几乎所有的人都无法立即去做。我甚至听过兔子的叫声,至今不忍去描述。之前的蟾蜍处死,鸽子处死之类的,毫无可比性。

对不起,兔子们,我没能把从你们身上学到的知识用在更大的用途。这是我实验做到现在最大的愧疚。

我女朋友是四川人,可惜我是吃不到那里的兔子了。嗯,就是因为不想。

李小仓

一个问题,假设让题主你一个从没做过实验的人去给个活蹦乱跳的兔子做个空气栓塞,我给你比划下做个示范,你能心不慌手不抖干净利落的做好吗?

我觉着你可以让你妹子给你找只兔子试试,感受一下这些是不是说说听明白就够了。扎兔子姑且不用担责任,很简单的扎兔子耳缘静脉注射点生理盐水,当时一个班里一半同学扎鼓了至少一个血管。同理及人,打吊瓶那个针你给病人扎下,扎鼓了你看病人或者家属不得揍你一顿,犯的起这个错吗?所以还得委屈委屈这些娇生惯养(了解饲养环境你就知道真的是娇生惯养)的小动物了。

要知道,在经历一次次你认为说说就行不用动手的实验以前,万千医学生,甚至包括第一次参加实验的你的妹子,他们和你一样,是有怜悯心的,甚至哆哆嗦嗦地处理这些小动物的,而这种哆哆嗦嗦,是治疗和科研都绝不能允许的。

而现在我很自豪可以干净利落的为小鼠脱颈处死,为什么自豪,当我已经不可避免地为了一些人类的健康罪恶的牺牲一些无辜小动物的生命时,只因为我的手法干脆利落,他们可以在离开时少受一点痛苦。

愿所有为人类医学事业牺牲的动物们安息!

余正直

虽然已经有了很多优秀的回答,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说自己的一些经历和看法。 。

虽然注射空气等等实验,这个道理看起来是很简单,但是操作起来,还是有一些难度的,不去做做还真不一定会。我举两个我自己的例子给你。

有一只兔子,用它做药理实验。耳缘静脉注射,先有机磷,观察中毒反应后再注射解磷定解毒。听起来简单不,打两针就好了,而且有机磷中毒的现象书上也有。
但是我这个实验很失败,静脉注射没有想的那么轻松。用力就穿出血管变成肌肉注射,不用力又扎不进,变成皮下注射。这只兔子等我注射完有机磷后,两个耳朵已经无处扎针了,静脉上都是洞 。解磷定打不进去,总会从耳根的洞漏出来。我只能看着它抽搐,吐白沫,有些手足无措。我拗它脖子,想帮它早死早超生,却下不来重手。最后还是喊来老师,给它皮下注射解磷定才搞定。这只兔子过了几个小时,又拿来做活体解剖。先注射乙醚,但是麻不倒,打了好几针。。最后我机智地用70%酒精灌胃,醉翻它,再绑好解剖。把肚子上的皮扒开,它没有动,但是剪开腹膜时,兔子开始剧烈挣扎,把肠子都挣出来。老师在旁边就拿着镊子夹着肠子跟我们介绍,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后来我划开胸腔它才算死了,不过心脏还在缓慢跳动。窦氏心跳是这之后才记得的。

还有几笼小鼠,有个三四十只吧,实验结束了还没用到,老师就说全部处死吧,留着不好养,容易传染病。我在当时练就了三秒处死一只老鼠的技术。一秒抓尾巴,一秒抓耳后顶瓜皮固定身体,最后一秒摸到颈椎,用力一错,小鼠抽搐两下就死了。我第一次处死老鼠至少花了一分钟,人怂啊,不敢动,手套还被抓破。处死老鼠,书上说的也很简单,不去操作一下,谁知道有多少状况。

也许在你看来残忍,不需要的东西,在我们这专业就是必须掌握,不容出错的基础。而这种东西,真的需要通过实际操作来学会。

我处死过很多动物,有的受尽折磨,有的毫无意义。 偶尔也会想这些动物死的值不值得,毕竟我毕业后也不一定会干这行。不过老师说,这些动物从小住在无菌的空调房,吃上好的饲料,生活比有些人还好。虽然它们的代价是,注定要拿去做实验。。一只小鼠十块,一只兔子一百,就像在菜场买卖的肉一样。

不过要问到这些动物死的能不能更有价值,我到大三才顿悟。它们不只有科研价值,还有食用价值!比如有一只兔子,取完血做实验,当场就杀了收拾干净,拿回寝室吃火锅了。大一大二不懂啊,我把它们埋到学院楼后面的荒地里。有次路过,发现坟地被挖开,估计是被学院野猫挖去吃了。现在想想后悔哇。还有老鼠,无菌条件养大的老鼠绝对干净,挖眼取血,完了再挖个胰啊脾的,手套一包扔了,浪费!肉拿回去吃了多好,还埋了喂猫,浪费!

从进化角度想,对于死亡,多愁善感或许是个好现象。看到一具动物尸体,觉得可怜,也不愿和它一样,就开始想它的死亡原因,或许能避免成为另一具尸体,也算是趋利避害的行为了,就遗传了下来。

不过我可能像食腐动物不怕尸体一样,因为不相信自己及同类会有相同的死法,所以在做动物实验的时候,完全没有对生命逝去的伤感,和杀生的。。负罪感。

所谓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须侍奉。死于实验,是它们不可避免的,若说价值,全看人心。若信它们有,那就是为科学献身。若觉得没有,那就是烂肉一块。

刘昌赫

别的先不说,我们最早一次处死一直兔子是为了组胚课,观察线粒体,空气注射不是为了验证它能打死兔子,而是作为一种处死方式出现。大一的我们并不具有很好的手法,有些人没有完全处死兔子,只是奄奄一息的时候或者就给取肝了。有的兔子没死,挣扎厉害,被一个猛男给摁死了……(之后好几天这个男生做噩梦)。
啊,还有一些别的,比如割静脉动脉什么的,更多是为了切身体会机体各项变化,以及熟悉各种基本手术技法。我们专业练的还不算多。据说有一个学长在某边远地区工作,当地一个孩子也不是什么卡着不能呼吸了,他就用从兔子身上学的技术,把那孩子救活了。

后来,习惯了就好了,我们可以和活着的小动物合影转身就弄死他们,说句三观不正的,就算是杀人,一两次之后也就没啥不适应了吧。

还有,要说一下,这些小动物的生命没什么价值,“要不是为了实验,它们都不会被生出来。”每次我们不小心把兔子弄死了,做不了了,老师都很痛惜——毕竟养兔子也是花钱的。

最后,发一篇自己改的歌词

天上的父
首先,我必须求求你原谅我的罪
我的这双手,沾满了许多动物的血
我认清了一个事实
我是个医学生 必须完成学习任务
保守未来我的临床
有个完美的演出...Amen!

你看得到我 嗅得到我 感觉得到我
就坐在实验台边听老师诉说
你不会知道遇到的事情有多糟糕,怎会有烦恼
那漫长的一百分钟
会痛不欲生,却不会死掉
我坐着不动,拿起剪刀,手一直哆嗦
谁让你倒霉长得很壮也不会退缩
对我来说,实验要更好的设计
我需要冷静,思考,不断地努力

这不是华丽的喜剧
这是你凄悲的结局
忍受渐渐困难的呼吸
也许我还需要学习
为何你死得太快,早早离去

这是你迟早要面对的难题
你不知道我为你一直在预习
你困在瓶中才想起要逃脱
顾不上我的眼睛观察你挣扎的无力

这四壁洁白的实验室
喜不喜欢我天使翅膀颜色的大衣
我热爱这套制服不为远离鲜血
只是可以心安理得地杀死你
天知道你前世所行的罪恶
今生遭到如此的惩责
当你死去在地狱还有多少磨砺
愿能赎却罪过,再有个美好的来世
我在等待,那一刻,认真行医
对于患者来说,这是不错的消息
只有我还记得,柳叶刀也曾划破你的身体
所以或许我该感谢
让我懂的冷静,思考,提升我自己

天上的父,求求你原谅我的罪……Amen!

苏宏

首先我想说,在我没有接触药理实验之前,我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这样很残忍,但是我想问,新药开发出来的时候,需要非临床试验,动物是能模拟的最好试验对象,也有动物模型,但是毕竟少且专一性过强,比如糖尿病的动物模型;目前很多科研人员也致力于开发一种能替代的模型,整体模型。有一门课程,叫网络药理学,意思就是药物作用的靶点看作网络传输点,你可以去了解一下。
没有动物们的牺牲,人类的健康也受到很大威胁,工作者们也很无奈。
在浙江省新药安全评价中心有块墓碑,是献给为人类做出贡献的动物。
也希望那些“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可以多一点理解,学生们加油努力,希望有朝一日我们不是踩着动物的尸体走完人生

匿名用户

其实简单说来
1.这些动物已经死的很有价值了,毕竟这是成为医生护士无法避免的,不客气的说,他们的价值就在于让医护人员积累经验,类似于初期刷小怪涨点技能熟练度,然后一点点这样升级直到面对你。虽实际上有不同,我觉得你还是觉得一个好歹上过手的人比完全只是理论上明白的人靠谱吧?
人权还是高于动物的我觉得,也没法避免,说句不好听的,他们是代替人类成为实验对象的,题主你肯定还是更关心身边的人大过看起来很可爱但是跟你并没有太大关系的兔子吧?
更何况,其实这些操作是要上手才知道掌握的
2.我觉得题主有点混乱,估计不是四川人吧?一般从小就吃兔子的人并没有那么敏感【比如我╮(╯_╰)╭】,现在题主情感上接受不了,理智上却又知道似乎是必要的吧,唉。。。要是题主你吃兔子的话就没那么麻烦了。
3.咳有点偏题,回来,我是想说,我们做实验不是为了了解空气栓塞←_←,那个是最后一步,其实反而是让兔子解脱。真要说“折磨”,不好意思,是在之前。这些动物也不是用来普及常识的。之前题主发的那段就包含了很多内容了,比如去大脑僵直啥的,这才是要对兔子做的重点,说起来这个还算个“开颅手术”,场面不太友好,虽然也不算很血腥,但为了题主我们略过就好。
4.实践出真知,有的东西真是要上手理论结合会比较好,实验不就是拿来证明的吗?不恰当的比喻,题主难道没有学化学的时候很想亲自动手验证这个现象的冲动?【这里有点避开题主重点,但是这种实验的目的和原因我觉得有一点相通的地方,】人家常说眼见为实,只是理论讲解,你觉得够?更何况是医学,那是最后要在你身上动刀子的事情啊?
5.其实有的时候也觉得感觉不好,但是还是承认是必须的,那就没办法了,毕竟比起动物,我更优先考虑以后面临的患者
6.大半夜答题我也是抽风,题主不要纠结这些了,然并卵的事情。有空多关心身边的人吧╮( ̄▽ ̄)╭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197688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