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喆:出轨男人的标准样板

二货  •  |  人物 | 共 1,192 阅读 | 共3118字 | 0 评论 | 分享

老虎伍兹曝出性丑闻的时候,外媒犀利评论:“他的缺陷是只会把拉链向下拉,而不会向上拉。”男人出轨,本质就是在不该拉开拉锁的时候,轻易拉开了,但如何能将拉锁以体面一点的方式再重新拉上去,则十分考验男人的修养和人品。

1

最近被爆婚内出轨的陶喆,正在活灵活现的演示着,一个不懂得如何体面拉上拉锁的出轨男人的标准样板。

他在出轨事前事后的种种表现都太典型了,太标准了,集出轨男人的各种特点于大成,简直都能为出轨男人做代言。

先说出轨。

前几天还有专家说离婚率上升是因为出轨的多了,而出轨之所以增加都是社交软件和社交平台惹的祸,很多人还不服气,陶喆便撞到枪口上了。短信是他们主要的联络工具,你来我往,甜甜蜜蜜,腻腻歪歪。杨子晴问一句:“你结婚后我们还算好朋友吗?”他立马便打蛇随棍上:“当然啦,做我小女朋友更好,哈哈。”

总有人好奇男人是怎么约到炮的,为何就能那样准确的和对方一拍即合,秘诀不过在于每句话都不忘点题——杨子晴说:“网上我会带个美女朋友过来给你认识。”陶喆马上说:“看得到但吃不到,哈哈。”反正就是一遍遍的去试,若是被识破了呢,就说玩笑,如果对方笑纳了呢,就美梦成真了。

因为之前有过恋爱关系,杨子晴对陶喆的态度并不厌烦,反而比较主动,也多次问过:“你是不是还爱我”、或者“我们还是不是男女朋友”,这又爆出了男人出轨中的另外一个典型特征,那就是轻浮的男人从来不会拒绝主动的女人。

杨子晴是陶喆不能娶的那种女人,无论是出身、职业、还是像网友说的“面相”,都较陶喆的太太江姵蓉为之逊色。这是很多男人秘而不宣的择偶准则,挑选老婆的时候条件更苛刻,更追求体面,渴望得到社会性的认同,但是情人的条件就宽泛的多,很多男人都是抱着“反正也不娶回家,有没有三从四德都无所谓”的念头选择的情人。

可不能娶,不代表不能在婚外继续发展关系。如果女人主动一点,半推半就、欲擒故纵,即便这个女人不是自己所真正喜欢的,有些男人也不会拒绝和她谈一场婚外情,更何况陶喆和杨子晴还是有感情基础的。

纵观很多婚外情的发展过程,男人的动物性比女人体现的更明显。不爱一个女人而却和他上床的男人比比皆是,男人的肉体远比他们的灵魂要软弱的多。

陶喆只对杨子晴的肉体感兴趣,短信中的那些“我还爱你”、“突然好想你哦”、“你还是我的小女朋友”等等,都是铺垫,唯一的目标只是为了上床——“你不喜欢跟老公爱爱吗?”出轨男人的调情是超长版的前戏,调动着高潮的最后来临。

正如情欲勃发的时候,男人的某些器官特别高涨,但受到惊吓,也极易萎缩。这种以性为纽带的婚外情,一般被曝光,他们也会迅速清醒起来,马上撇清关系,毫无担当。

陶喆就是这么做的,先是声明中致歉,承认自己婚内出轨,但依然强调:“虽然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单纯”,暗示被女方设局。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陶喆团队居然将两个人来往的微信截屏图片做成PPT,逐字逐句加以分析,试图证明杨子晴是如何如何主动,陶喆则完全是被动接受,而且两个人不是经常发生联系,而且短信经过有意删改,陶喆是被设计了,下套了。

陶喆还向杨子晴发出了律师函,指出杨子晴之前曝光的微信聊天截图“都是经过特意删减、编排过的聊天记录”,误导了公众及媒体,使其得出“陶喆先生婚后仍与杨子晴女士频繁联系并多次见面”这一错误结论,而令陶喆的公众形象及社会评价受到严重贬损。他们要追究杨子晴及风行公司等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这哪里是道歉,这简直是全面的反攻,进军号在吹响。“我是被诱惑的,我最爱的还是我老婆,狐狸精才应该被骂”,老套出轨男人逃避责任的戏码再次上演。他用“我们之间只发生过一次”为借口来为自己来脱,殊不知这种事,一次和好多次根本无分别。如果这是危机公关的手段的话,那么这种手段太拙劣,陶喆及其团队太愚蠢,但更大的可能是,陶喆真是这么认为的,他恨杨子晴让他下不来台,不把杨子晴拖下水一起死,他才不甘心呢。

这是叫人心寒的人品问题,也暴露出男人其实并不真的尊重情人的感情。在很多中国男人的观念中,都是自己可以荒唐,可以和别人的太太鬼混,但是太太必须要忠贞不二。这种双重标准让男人身处在矛盾之中,他们一方面和情人耳鬓厮磨,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另外一方面又暗藏厌恶。对于好上手,容易动摇的女人,就像本来值100块钱的东西别人却意外的10块钱就卖给了自己,高兴的同时,他们只会把她当作10块钱的东西去对待。必要的时候,当然是舍卒保帅了,因为在心里他们一直都没怎么看得起她们。

现在的陶喆并不承认自己爱杨子晴,“对于我的太太,我这一辈子只会爱这个女人。”但微信上截图清清楚楚写着呢——杨子晴对他说:“可惜你要结婚了。”他马上回:“是啊,可那是妈妈的旨意!但是我还是爱你的。”这又是出轨男人的另外一个特征:为了哄情人开心,他们都喜欢把自己的婚姻说成是无爱的、不自愿的、没意义的。

“我的婚姻不幸福”是男人出轨的必杀技,出现率很高,可信率却极低。为了取悦情人,让对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寡廉鲜耻之徒,男人当然要显示自己的不幸了。

真不幸福的要这么说,其实很幸福的也要这么说。反正但凡婚姻时间稍微长一些的,想找点老婆的罪状还是不难的。陶喆的婚姻时间太短,要找太太的缺点还不是很容易,所以只好祭出“那是妈妈的旨意”这样的法宝来为自己开脱。一个40多岁的男人,还会这么说,也真是醉了。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陶喆的婚姻不幸福,去年七夕那盛大的婚礼还记忆犹新。但即使幸福,男人依旧可能会出轨。

因为幸福美满的婚姻并不能够完全阻隔男人的出轨,当然几率会降低很多,但是对于个别的男人来说,婚姻只是一个载体,它并不能够完全承载下他对感情的多样需求。在一个女人之外,他还渴望拥有另外的感情。感情于他就像选冰淇淋,吃了最爱的草莓口味,可是还想试试巧克力的、菠萝的,没尝过,总是有着丰富的想象和渴望。

一个人自己如果不注意加强修养,没有抵御外界诱惑的能力,那么多好的老婆,多牢固的感情都无法掩盖一个人的贪心和多余的欲望。

在男女关系中,男人通常都比女人更天真。尤其是当男人觉得自己已经掌控了局面,一个女人爱慕他的名气与才华,甚至不惜不要名分的跟着他,总会让男人变得自大。正如陶喆说:“我觉得在认识的时候,我确实觉得她是个善良,很好的女生。”但他不明白,爱情可以让女人盲目,更可以让女人怨毒,它是一个极不稳定的变量。

女人的危险就在于如果她是一个视感情为唯一信仰的人,那么她的专注可以成就她的痴,也可以成就她的狠:你若毁了她的信仰,她就毁了你的根基——你的官位、你的脸面。那些能恪守游戏规则潇洒离去的女人,都不会是这样的痴女人。

杨子晴大概正是这样的心态。乖巧之后,她并不甘心毫无所获,反而会有种屈辱:“为什么我在这里承受这些痛苦,而你却可以若无其事的回去和老婆继续过好日子,我就是要让你们都和我一样。”这时候女人要求得到的,其实只是一个公道和破坏,并不是要真的重新赢回他。

只有在这时候,男人才会发现婚外情没有那么好玩。

这场闹剧,处处都充满了中国特色的背叛与欺骗,没有被发现的时候色胆包天,被逮到后矢口否认,再到后来的避重就轻,推卸责任,刻画出一个活灵活现的鸡贼出轨男人。文章都应该感谢陶喆,有陶喆垫底,连文章闭口不谈姚笛都显得有操守多了。

关于陶喆的谎言,杨子晴是否全盘相信,还是心知肚明的在做游戏,这不得而知。但让一个有才华的男人离开新婚的老婆而和自己厮混,这多半都极满足年轻姑娘的虚荣心。她并非无辜的受害者,她自有她的错误和软肋,不过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女人不到伤心处是使不出来的。

但愿从今以后,她能对自己和世界都多一点警觉,感情中没有白吃的午餐,已婚男人的诺言,如长街雪,太阳一出,全部都瓦解。

作者:晚睡姐姐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