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监狱囚犯数世界第一,这到底应该怪谁?

二货  •  |  社会 | 共 1,162 阅读 | 共1984字 | 0 评论 | 分享

美国这几年的犯罪率逐年降低,然而监禁率却越来越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1

上周,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为46名无暴力行为的吸毒以及贩毒者减刑。不久前,他还巡视了萨尔瓦多里诺联邦监狱,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访问联邦监狱的在任总统。这一系列举动无疑证明了他想要改善美国监禁率过高的决心。

美国只占世界总人口的5%,关押的囚犯却占世界的25%。从1980年至2008年,每年监禁囚犯数从50万飙升至230万,目前位列世界第一。同时,美国的监禁率位列世界第二,每10万人中就有698人身在监狱。美国这几年的犯罪率逐年降低,然而监禁率却越来越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1

许多监狱已经人满为患。图片来源:网络

首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要把一个人送进美国的监狱要经过几个步骤?第一关自然是执法机关,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警察、警探等,专门负责调查取证、逮捕犯人。

被逮捕后,被告人会有权利配备一个辩护律师。而代表当地或者联邦政府对被告进行上诉的(可以简单理解为代表政府的律师),就是我们俗称的检察官。检察官会对案子的证据进行整理,然后决定是进行刑事指控还是放弃上诉。

看多了TVB的小伙伴们可能对检察官没有什么概念,觉得高高在上的法官才是终极大BOSS。但在美国,这些地方检察官才是超级隐藏大BOSS。因为在罪名指控以及如何判刑方面,他们有着很大的决定权以及自由度。而法官基本上只负责控制大局,简单来说,就是说同意,或者不同意检察官的指控。

1

地方检察官才是隐藏超级大BOSS。图片来源:网络

前加拿大报业大亨康瑞德·布莱克(Conrad Black)曾因欺诈的指控而被判入狱三年,可人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出狱后对美国的司法机关进行了深入研究,并给予辛辣的抨击。

布莱克于2012年出版了回忆录《事关原则》,他在书中说,美国95%的检察官能够赢得官司,其中90%的检察官都没有亲自参与审讯。他同时提到在加拿大,定罪率为60%,而在英国,定罪率仅为50%。

难道美国的检察官如此这般的伶牙俐齿,这么容易就能说服法官和陪审团?其实并不然。布莱克表示,美国的定罪率这么高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辩诉交易(Plea bargain)的存在,也就是控方和辩方达成的认罪协商或者者讨价还价。

《纽约书评》曾刊登过美国一位地区法官杰德·拉克夫(Jed Rakoff)批判美国司法体制过度依赖辩诉交易的文章。

在文中,他这样写到,因为辩诉交易,“今天的美国刑事司法体制已经慢慢背离了美国国父们当年的期盼。检察官通常都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当我坐在陪审团中,我马上意识到陪审团对于检方来说只是一个橡皮图章,与当时设置它的初衷恰恰相反”。

1

当陪审团成为橡皮图章,人云亦云,这个世界还会好吗?图片来源:网络

近年来造成美国囚犯人数暴增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来源于检察官们的“过分严苛”。《经济学人》杂志近日表示,虽然犯罪率下降,但是在逮捕的人中,最后被送入监狱的人却越来越多。

同时,检察官判决的监禁时间比原来更长。据统计,杀人犯的监禁时间延长至少5年,性侵者延长3年,抢劫罪延长18个月,而入室抢窃也要延长至少8个月。

检察官们这么拼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华盛顿邮报》称,有人认为检察官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毕竟塑造一个铁面无私的包青天形象是很正常的一个公关手段。也有人认为,犯罪高潮使检察官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这可能会激起他们的政治野心。为了进一步升迁,他们会保持自己的铁腕作风,甚至“变本加厉”。

当一名检察官有了“你是有罪的”这样先入为主的概念时,就好比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镜,许多误判也因此产生。

近日,据美国《石板》杂志报道,美国现年55岁的弗吉尼亚州公民马克·韦纳( Mark Weiner)在坐了3年冤狱之后终于沉冤昭雪。三年前,一位女孩称马克绑架并企图在一处废弃的房屋性侵自己。整个过程女孩都用手机短信的形式发送给了自己的男友。然而,当时的两位警探都表示,女孩的手机讯号根本没在她所谓的废弃房屋出现过。她的证词也存在很明显的漏洞。

负责这起案件的检察官丹尼斯·伦斯福特(Denise Lunsford)却不以为然,他先是轻描淡写地否定了证词上的漏洞,之后又以因为是专家身份,所以不符合出庭规定的缘由拒绝了其中一位警探作为被告方的证人出庭的请求。陪审团甚至都没有机会知道有关手机讯号这个证词漏洞的存在。

马克·韦纳被判有罪,锒铛入狱。而这位检察官对于如此判决的理由竟然是:我和被害者聊过,我相信她。

如今,由于马克·韦纳律师的不断上诉以及公众的质疑声越来越多,真相也逐渐浮出水面。尽管他的罪名被洗清,但是过去的三年他所失去的,却是什么都弥补不了的。

1

三年冤狱谁来买单?过去三年他所失去的,什么都弥补不了。图片来源:网络

马克·韦纳能够重获自由并不能说明美国刑事司法体制的效力。应该说,这是司法系统为了避免再一次“出洋相”而作出的自救之举。尽管这是迟到的正义,但也是一种悲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