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少妇晚上独守空房时数/拣红豆排遣的由来是?

二货  •  |  吐槽 | 共 1,364 阅读 | 共3359字 | 0 评论 | 分享

以前常在古装剧看到:由于各种原因,丈夫不归,少妇夜晚寂寞难耐(是否因寂寞难耐尚待考究),辗转难眠,便数/拣红豆至天亮。这是真的有发生吗?有没有出处记载?

1

豆子

如果是捡,那是寡妇。
寡妇很寂寞。

明嘉靖年,广州女子李俞氏守寡,村里有人却造谣说她跟人有一腿,家族长辈兴师问罪,李俞氏百口莫辩,出示断指给众人看,众人才晓得,她早就把自己的十根手指全弄断了,不仅没偷汉子,自己来都不行。她是怎么过来的?难过。她要以断指之痛,排解孤苦之难,于是大家纷纷表扬了她的节烈。

清乾隆年出版的《谐铎》里,记载了秀才赵蓉江和一个寡妇的故事。那时赵蓉江给人当私塾老师,在一家寡妇家里给寡妇那个七岁的孩子当家教。一夜,赵蓉江正读书,听见有人敲门,却是那二十来岁的寡妇。问她有事么,但“含笑不言”,再问,她就说,今夜好风月,想做。赵蓉江请她快出去,她也不走,推出去,又回来。吓得赵蓉江赶紧关门,把寡妇的两根手指夹住了,大声呼痛,赵蓉江微微开了一点,寡妇迅速逃走。
回到屋里,寡妇觉得自己这是丑行,惭愧之极,遂拿刀砍断了那两根手指。血流了一地,晕厥复苏,她把手指藏了起来。
后赵蓉江身居显要,当了高官,而寡妇的儿子也进京当了官。儿子为母亲申请贞节牌坊,却不料屡屡遭拒。儿子回家告诉了母亲,他母亲笑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于是拿出了一个檀木盒子,封口,让孩子把盒子交给赵蓉江。儿子回京,赵蓉江见到两指骈卧其中,灰土上犹隐然有血斑也。
大悟。
即日请旌。

荆溪某氏,十七岁丈夫去世,活了八十多岁,守寡六十多年,临终前召集子孙媳妇。
她讲:

吾有一言,尔等敬听。

众曰:

诺。

氏曰:

你们当我家的媳妇,要都能和丈夫白头偕老,自然是幸福。可如果不幸青年寡居,我劝你们尽早改嫁,告诉长辈你的想法,改嫁也并不是多么难的事。(尔等作我家妇,尽得偕老百年,固属家门之福。倘不幸青年居寡,自量可守则守之,否则上告尊长,竟行改醮,亦是大方便事。)

众媳妇都愣了,哪有劝人丈夫死了改嫁的呀,均认为老太太老糊涂了,临终脑子不清醒才这么说的。
但老太太笑了,她继续说:

你们以为我是开玩笑吗?守寡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难也!我是过来人,我同你们说说我的故事。我十八岁丈夫去世,从此就开始一个人生活了。我生于名门,住在深宅,因此不敢有什么其他非分之想。然晨风夜雨,冷壁孤灯,颇难禁受。老人家有个表外甥,从姑苏城来走亲戚,下榻在外馆,我在屏后瞧见他,真是很帅,不觉心动。我趁着老爷子和老太太睡着的时候,想偷偷摸过去,刚举着灯台出门,就又自惭了,回屋去,又真的很难受很难受,于是又出门去。最终还是觉得这件事可耻,长叹而回。如此者再三,终于决定豁出去了,走到灶外忽然听见有奴婢窃窃私语,吓得我赶紧回房了。我睡着,梦见和他在灯下读书,相互依偎。然后我们牵着手共赴云雨,刚掀开帷帐,就看见一个人蓬首血面,拍着枕头大哭,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我的先夫。我吓得大叫一声,就醒了。

朋友,之前有人问爱情和性对一个四十岁的女人重要么?这显然是孩子小不懂事导致问出这种问题,但如果看了这些血淋淋的记载,还质疑出“难道就不能忍一忍吗”这种话的人,要么是太年轻,如果并不年轻,那一定是坏到骨子里去了。

古代的寡妇,为了排解无聊和寂寞,许多都会做女红做到累晕,第二天继续做,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这也只是消磨人生的一种方式。
其他的方式,还有空守院落,倾听虫鸣。
当然,还有捡豆子。

传说中捡豆子的故事是这样的:

村里有个寡妇,远近闻名,因为她是当地贞洁的典范 和丈夫成亲没几年男人一命呜呼 也没留下孩子,之后她不改嫁,就这么一路守寡三十年,最后以其贞节成为了当地的名人,并上奏朝廷,由朝廷赐建了牌坊寡妇后来病重,她的小姨子去看她。病榻前说起来:你这么多年守寡不易,还好为本地争光,也算留名后世。
寡妇苦笑,指了指放在床头的一个小罐子,示意小姨子拿过来。小姨子掂在手里,虽不大,但是很沉,打开就着光一看,里面是黑乎乎的豆子,又干又瘪,看起来有年头。
寡妇说:我这些年就是靠这罐豆子熬过来的。
看着小姨子困惑的表情,寡妇说,我好多晚上差点都熬不过去了,这些时候,我就打开罐子,把豆子往地上一撒,然后就着灯光,把地上一个个豆子都全部捡起来,最后豆子全部捡完了,也累得不行了,就这么上床睡觉了。
小姨子恍然,寡妇就是用这罐豆子换到了那朝廷恩赐的牌坊。

顺着这条线索,还是可以找到蛛丝马迹。
故事框架,极有可能源自清·青城子的《志异续编》:

一节母,年少矢志守节。每夜就寝,关户后,即闻撒钱于地声,明晨启户,地上并无一钱,后享上寿。疾大渐,枕畔出百钱,光明如镜,以示子妇曰:此助我守节物也!我自失所天,孑身独宿,辗转不寐。因思鲁敬姜劳则善,逸则淫一语,每于人静后,即熄灯火,以百钱散抛地上,一一俯身捡拾,一钱不得,终不就枕,及捡齐后,神倦力乏,始就寝,则晏然矣。历今六十余年,无愧于心,故为尔等言之。

这位寡妇也守了六十多年的寡,每天茕茕孑立,辗转难眠,于是熄了灯将铜钱撒到地上,抹黑捡起,少一文都不能睡,等全部捡完,就累得难受,这样躺下一下就能睡着了。

如果是数,那就是少妇。

清·朱彝尊《暗香·咏红豆》:

惆怅檀郎终远,待寄与、 相思犹阻。
烛影下,开玉盒,背人偷数

国学大师王国维也写过一首《红豆词》:

匀圆万颗争相似,暗数千回不厌痴
留取他年银烛下,拈来细与话相思。

数红豆这种事太常见了,所以诗人会把这种事写进诗里。情郎暂且离开了,于是少女数红豆寄托相思,这可比寡妇捡铜钱幸福多了。

题主可能是混淆了寡妇捡豆子(铜钱)和少妇数红豆这两个故事,从而萌生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少妇(寡妇)情郎离开(独守空房) 时 数红豆(捡豆子) 排遣的由来是?

综上。
少女数红豆,寄托相思。
寡妇捡铜钱,消磨此生。
还是很不一样的。

Andrew Yuri

高票已经说的很好了。

我补充一句,古代女人的这些所谓消遣,其实就好比小猫玩一个线团打发时间,或者小狗啃一块骨头聊以度日。

多数情况下,古代妇女根本就没有独立完整的人格,封建礼教早已把她们变成了男人豢养的宠物。

人类现在培养了折耳猫,培养了沙皮狗,看着萌萌的好可爱啊,可是它们也患有遗传病的风险和遭受窒息的痛苦(这个例子举的可能不太对,反正各位看官大概明白我想表达啥意思就行),而我们呢?

咱们是压根不在乎的。

管它呢,死了扔了,再去买来养就是了,遇到个特别好看的,可能偶尔会怀念一下。

小脚、束胸、贞节牌坊……异曲同工罢了。

我们现代人,特别是小清新妹子们,绝对不能用现代社会的思维去了解古人,更不要读了几首小诗就开始意淫。

否则就会变成安意如。

左岸花不开

传说,战国时期宋国国君宋康王的文书韩凭妻子何氏,美丽娴淑,颇有文才被骄纵好色的康王霸占,其夫亦被囚禁。何氏密书韩凭:“其雨淫淫,河大水深,日出当心。”被康王截获。韩凭无妻信息,绝望自杀身亡。何氏知道后,便暗中腐蚀衣服。有一次,她随康王登上高台赏景乘机下跳,侍从连忙来拉,衣腐脱落,何氏还是坠台而死。她的衣带上留有遗书:“王利其生,妾利其列。愿以尸骨,赐凭合葬。”为此,康王非常恼怒,下令把他们两人分葬大路两旁,不许挨在一起。后来,韩凭的妻子的坟上长出一株高大的红豆树,韩凭坟上生出一株相思藤,藤缠树,树护藤,生死不分离。
红豆是寄托相思的一件物品。

王大白

看了高票回答,其实...寡妇捡豆子也不好吧。

我记得看过一篇小说,当然不是什么正经小说,晋江甜文这种,说文中的这个皇帝为了让皇后吃醋,于是他就夜夜召一妃嫔侍寝,但不干正事儿,每次都往殿里撒下一地的珍珠让这个妃子通宵捡,于是皇帝每晚睡得香香的隔天容光焕发精神抖擞,而这个妃子每回侍寝完回宫的时候都腰酸背痛。

呃,所以你看,挺好一寡妇独守空房捡一晚上豆子,第二天起来院里干活呢,遇上个碎嘴的邻居。
哎呀,你这腰是咋滴啦,昨儿个见你还好好的,咋一个晚上就累的直不起来啦。
哦,我昨儿睡不着,捡豆子呢。
哎哟,是吗,那您可得注意身体啊。
邻居回屋一关上门,我呸,什么玩意儿。
她丈夫就问,你这又是咋滴啦。
还不是隔壁那屋,今儿个我院里活都干完了她才起,你是没瞧见,她内腰啊,直都直不起来,扫个院儿能要了她命,还唬我说捡豆子,捡豆子这腰能酸成这样?我看她准是偷汉子了,呸!真恶心!

........脑洞略大,勿怪。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355197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