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在相声界是什么地位?

二货  •  |  人物 | 共 4,513 阅读 | 共8168字 | 0 评论 | 分享

好吧,你是钢丝吗?

1

立党

既然提到了郭德纲在相声界的地位,那咱们就来细数一下:

全国首屈一指的当红相声演员;
全国最大的相声演出团体——德云社的创始人和班主;
全国最大的演出穴头,掌控着五六只演出团队;
全国相声演员中的首富,资产包括整个德云社公司,饭馆,服装公司,演出茶馆等;
其他著名一线青年相声演员的授业恩师,包括何云伟,曹云金,岳云鹏,李鹤彪等;
著名已故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先生的得意弟子,也曾经从艺于天津老艺人杨志刚等人;
历史上首位全球巡回商演的相声演员,并获得澳大利亚绿卡;
全国会相声数量最多的相声演员。

总之无论背后有多少非议,郭德纲注定是相声史上里程碑式人物,相声史上会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

好多人说我是黑,还有好多人说我捧郭德纲捧过头了。不说了,这个答案我只修改了一些表述不清的遣词。阐述一下出国巡演这一条,我认为郭德纲是第一位在国外商演的相声演员这件事应该没有争议,然而我还是有所保留地用了“巡演”一词。因为很多相声演员出国表演真的只是借个场合给华人华侨以及少部分对中国文化有兴趣的外国友人演出几段,甚至就是孔子学院之类的。中国相声界第一位在海外打广告租场地开专场卖出一百多刀一张票的相声演员,是郭君德纲无疑。

王逍瑕

谢邀。
郭德纲在相声界进行了一场近似于明治维新的运动,虽然他自己当初并没有想这么做。
好吧,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德云维新”。
“德云维新”:是由郭德纲、于谦等原主流相声演员(具有资产阶级色彩的封建藩地诸侯、武士),在娱乐圈流行文化入侵(黑船事件)以及把握政治权力的同行的压迫下(幕府通知),发起的一场全盘娱乐化、流行化的改革运动。
积极影响:
1.“德云维新”把相声演出拉回市场经济竞争的潮流,使得郭、于的业务水平在市场的打磨下日益成熟,并证明了相声不靠国家补助,在市场中自负盈亏的情况下,依然能经受住各种考验,展现出了极大的生命力。(经济)
2.“德云维新”从娱乐圈中为相声奇迹般地掠夺了一大批观众,并用自封正宗的方式同化了一批忠实粉丝,使得相声成为了一门与唱歌、影视等流行文化平起平坐的艺术。(文化)
3.一改以往艺术为政治服务的畸形状态,使相声不再成为官方的宣传工具与傀儡。(政治)
消极影响:
1.郭德纲在“德云维新”运动中,多次采用了全面贬低同行、全面神化自己的语言与方式,这使得郭德纲的脑残粉们将其尊为天下第一(日本 相聲の天皇),从而在脑残的脑残粉倒逼之下,不得不断绝了与其他大多数同行互通有无的合作机会。相声界内耗严重,自然难以一致对外。这一点上,纲丝们“功不可没”。(个人崇拜)
2.在何云伟、曹云金等人退出前,郭德纲的德云社看似和谐,实则等级森严。德云社运行着古老的家族式管理模式,对学徒采取“三年学徒,两年效力”的封建管理制度,管理、财政大权过于集中。“德云维新”后,许多得力干将生活水平并未随着名声的提高而改善,这种落差严重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而郭德纲的个人专制又否定了他们改善的希望。(封建残存、专制主义)
3.在“德云维新”后期,王自健的第二班、高、尤的嘻哈、前德云社演员组成的星夜和听云轩以及大逗相声等北京相声团体日渐壮大,而在天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相声演员们,也凭借其深厚的相声积淀,维持着看似复苏的局面。更重要的是,此时所谓的“主流”们,也开始自我反省与改良,并凭借其财力、物力以及权力,对市场中涌现的人才进行收编(苗、王),一批有活力、有思想的年轻演员,正式借此登上了历史舞台。
相比之下,这个时期的德云社,其进步幅度以及创作成果,可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屁用没有。德云社除了郭、于、高、孙等一小部分人外,只有一大帮不知所谓却整日自以为是的学徒,真可谓是人才凋零、资源匮乏。而面对这种没人没作品情况,郭班主不仅没有痛定思痛、转变态度,反而将破罐子破摔之风愈演愈烈,其作品由碎片化发展到了齑粉化,疯狂地采取网络段子于谦化的手段,并在面对内容抄袭的质疑时没有把握住维护良好形象,为自己洗地的机会,反而是采取破口大骂的方式,再次向世人展示了自己浑浊闷愣的一面。(军国主义)
对艺术创作态度的不认真,以及执拗不听劝的脾气,使得他失去了一大批老粉丝的心。
综上所述,在十年前,“德云维新”初期,郭德纲可以说是一个领跑者,引领着相声与流行文化竞争,并取得了辉煌战果,这一点现在许多同行都没有做到,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要去做。这一点,无论如何也是要肯定郭班主的功劳的。
但十年后,“德云维新”后期,由于同行的大踏步追赶,也由于“德云维新”的局限性和不彻底性,以及郭班主在功劳簿上吃老本的行为,使得的德云社举步维艰,甚至到了固步自封的程度。当年开疆裂土的猛将,现在成了仅仅能自保的看门卒,真真令人惋惜,令人唏嘘。
…………………我编不下去了…………………
“德云维新”什么的就是个比喻工具,
你们看看就得了,别跟我较真……
或许会根据点赞数量不定时更新。

感谢观看。

张羸

点赞不过瘾,实名支持一下@立党的答案,同时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我对郭君德纲是路转粉,粉转黑,最后黑转路的。但即使在我黑郭最严重的时候,我也认为郭是当今相声界不能抹去的一笔。因为毕竟是人家把观众带回了剧场,带回了茶馆,带进了相声这种娱乐形式的大门。
我在很多答案里明着暗着骂郭,不是我想黑他,因为他真不白。顺嘴骂句街就能想起他办的德行事儿来…
不管是火了相声,还是毁了相声,郭君德纲已经与这门儿玩意儿密不可分了。
不过话说回来,该骂街骂街,该串闲话串闲话,都不影响。

夏花

作为07年之前的主力纲丝与10年之后的主力纲黑来说,对郭德纲的感情真是比较复杂。

《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有些纲黑的同志们主张全盘否定这个节目。(姑且不论是否能被称为『相声』或者『段子』。)我个人的意见是不同意的。这段相声的确尖蕊的指出了当时或者之后相声行业中的一些守旧、落后的怪现象。而且其中某些言论虽然过激,但个别词句真有可取之处。

『相声不是低谷,有人爱听,但是话又说回来,不一定把相声搁的什么地方都合适。』

『八十年代的时候,相声得到了复苏,大批的演员,纷纷又走向了舞台,但这会儿也有大批的相声演员以外的人士,以种种借口混到我们这个圈儿中来了,当时相声啊,净走穴,缺人,怎么办呢,没学过的,现疃儿,说两句就敢上,当时这批人呢,现如今也成为中流砥柱。』

『中国相声界百分之九十五的相声演员,在二十五岁之前都是从事别的工作的,没有学过相声,我们曾经统计过,我们有一单子,但是因为伤人太重不能念,我们算了算啊,我们算了算,厨子居多,饮食业的多,厨子,面案儿的,炒菜的,清真馆儿的,这最多。』

『另外来说,很多演员很多笑星,没等学会他就红了,你知道么?你扭头儿让他再学,他下不了这心了,已经是艺术家了。』

『中国的演出市场很好混,会一段儿会两段儿,走遍天下,为什么呢,比如说我到山西,榆次,我到一个地儿演啊,演一段儿,五分钟,拿了三万块钱,今生今世我可以再不到这里来,中国地方大了,到死都赚不过来,慢慢骗去吧这。』

『由打清末到现在一百多年,这么多老先生,把中国语言里边能够构成包袱笑料的技巧都提炼出来摆在这儿了,你无论说什么笑话儿,这里边能给你找出来,你用的是这个方法,你用的是这个方法。有现成的你不用,你非把他抛开了,……好比说厨师炒菜,你可以发明新的菜,但最起码你要知道什么叫炒勺哪个叫漏勺。你拿个痰桶炒菜说是革新,那他娘的谁敢吃啊?!』

可以说,早期的郭德纲是相声改革派的先锋人物,他在当时的『德云社-北京相声大会』里的一些作品,可以说是掀起了一场相声的『思想解放运动』,甚至有一种『他公开了相声的源代码』的错觉。也是自他而始,广大相声爱好者放下了对相声的过分『敬畏』,大胆的走上舞台,按照自己的审美对相声进行模仿、改造、更新。相声在市场中开始遍地开花。当然,作为这次『相声大革命』的肇始者(注意,不是『相声回归茶馆』。),郭德纲开始被捧上神坛,在舆论界取代旧有势力占据了主流地位。(再请注意,他变成了主流。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

当教主坐稳了强势地位,马上就换了一副面孔。忙于走穴,忙于商演,忙于主持各台综艺节目,忙于其他业务,开饭馆,开裁缝铺,开酒庄,卖面膜,卖小熊……节目表演上更是乏力,东拼西凑,粗制滥造,甚至被指抄袭。从『思想解放』到『破罐破摔』,霎那间急转直下。为了维护自己的强势地位,不惜用『打棍子』『扣帽子』等手段攻击同行,到最后发展到攻击仗义执言的内行观众。排挤『功臣』、『能臣』,任人唯亲,把人才济济的『德云社-北京相声大会』生生改造成了家天下的『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盲目扩张的结果就是人员业务水平参差不齐,导致各种的低水平重复。如果只看这些被《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piapia打脸的事情,根本想不到他在之前几年还如此的崇尚革新。

从时间轴的角度来纵观全局,我们发现这真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相声大革命』。《论相声五十年现状》炮轰保守派,『遍地开花』的群众路线,『领袖语录倒背如流』『拿起笔杆做刀枪』的激进纲丝,通过这些在历史上似曾相识的『阳谋』,教主把持住了强势话语权,然后翻手作威、覆手作福。正所谓『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从『革命党』变成『当权派』之后,在利益的驱使下,郭德纲从『极左』迅速蜕变为『极右』,成为比原来所谓『主流相声演员』还保守的一股势力。

由此观之,极左和极右真的是相通的,郭德纲是一个典型的『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分子。由此,轰轰烈烈的『相声大革命』既是胜利的,也是失败的,其胜利果实已被窃取。郭德纲,这个相声界的一代枭雄,真真堪比当年北洋袁慰廷。而《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则成为了相声界罕见的『打脸名段』,其中诸多名言警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将对行内一部分从业者的面颊进行持续猛击,包括郭德纲自己。

『甫志高,背叛革命净作恶,执行枪决罪应得。今天我代表人民代表党,立刻处决时间不能拖。』————《劫刑车》 李润杰

感谢观看。

邓小猫

首先分清“相声界”和“相声历史上”的区别。

相声界的地位,只有相声界的人有资格评价,会牵扯很多东西,影响因素比较多,不只是技术层面,为人处事都得衡量。你能耐再大,同行不认可,你也高不到哪儿去;能耐有限,但是同行都认为你德高望重,地位也就低不了。

举例子?我可举不出来。

所以说相声界的地位,不敢妄言。

相声历史上的地位,这个咱听众们爱好者们,就有资格评论了。考虑因素包括技术水平、成就高低、为相声贡献多寡、给相声造成的影响等等,大部分因素,听众们都有资格评论。但是这个评论应该在郭德纲百年之后再盖棺定论。

我认为,虽然立党老师调侃多一些,但是实话还是有,要是相声百十年后还没绝,回顾相声短暂的历史,无论如何绕不开郭德纲。

绝对是必须记一笔的人。

不敢排名,但是如果以郭德纲为“必须记一笔”的下限,那么上面的人,不会超过……十五个。

嗯,这个数应该两不得罪了。

齐祖武

只评价郭德纲的单口相声的话,胭脂、善恶图、丑娘娘、张广泰回家等一批作品几乎是在郭德纲的努力下重新回到剧场的,并在整理前辈作品的同时,发掘了类似于白崇巍坠楼、枪毙任老道等一批民国作品,并且将这一批作品传授给了曹云金等徒弟,更具有积极意义的是,郭德纲对这一批作品整理发掘并不同于建国初期的简单采集记录,而是通过排练和演出使这一批节目真正的复活在舞台上,因此就像郭德纲说的“我们现在是在替中国曲协做这项工作,虽然人家不老领情的”。从这方面来讲,郭德纲还是对曲艺艺术有极大地积极贡献的。

张度妍

说两句吧,一开始也爱听,后来不喜欢了,包袱除了屎尿屁男女关系好像没别的了。刚出来的时候觉得说的不错,后来发现相声只是他的敲门砖,各种走穴,做节目,新相声却少了很多。哦对了,还少一点…利用公众对于所谓体制的情绪,给他所谓的主流扣帽子…总结下,功夫有,内容一般,在台上说台下的情绪太多。

怒而飞

郭在相声界一定名留青史。
是他让很多不听相声的开始听相声,是他硬趟出一条市场化的路,不客气的说,没有郭,相声只能存活于天津某几个园子里。所以我始终感念他这一点,哪怕如今他现在这个德性,我也对他充满敬意,我也感谢他。
只有把市场做大才能养活更多的相声演员,只有这行能赚着钱了,这才是个健康的行业,至于水平,从行业历史角度上看,侯宝林也不是他那一代人里能耐最大、最好的。
我心中的郭永远是那个05年前后的郭,是那个说《西征梦》的郭,之后的郭我哪怕听,也不当真。

小路过马路

打一个或许不恰当的比方:类似于张三丰在武林中的地位。

答主女,相声爱好者,从90年代中期开始听相声,几乎每天,至今未间断。作为个人,我对郭师傅喜爱并存感激之情。下述原因:

上世纪90年代,在我听到的电台相声中,传统相声的库存基本是固定的,翻来覆去听到的都是老先生们的录音,当然,确实经典。而所谓“新相声”给我一种不能完全尽兴的感觉,虽然其中不乏优秀作品,但总体感觉,当时的相声演员们在集体寻找一个从传统中走出来的道路,磕磕绊绊,效果不甚理想。

从2000年以后开始关注茶馆相声(天津为主),当时的天津茶馆有一批坚持不懈的老先生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坚守,但不必说全中国,就连天津城里了解茶馆相声的人也并不很多。此时,郭师傅也开始来天津在茶馆演出,而我当时还完全没听说过这个人。

从90年代中期开始直至郭师傅走红之前,相声这门艺术一直在走下坡路,作为一个观众,我感到忧伤。当时我和同学们说我喜欢相声,得到的回应是不可思议的眼光(这还是在哏儿都,全国的氛围可想而知)。相声演员于丹老师说过,当时国乐相声社招新的时候,几个女生认为他脑子有问题,惊慌失措地跑开了。我相信,相当一部分相声爱好者经历过这种尴尬。至今我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在这个低谷时期郭师傅恰到好处的蹿红,今天中国相声界的现状会是什么样子。

郭师傅和他的德云社带动了小剧场相声的新发展,从此使得相声的库存翻了几番,有了越来越多的听众。更重要的是,从此相声有了变化,时尚化了,演员年轻化了,听众们也年轻化了,这是相声前进发展的征兆。相声普及,其实这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郭师傅做到了,所以作为听众我永远感激他。

为什么说郭师傅在相声界的地位类似于张三丰在武林中的地位呢?

都是成长于行业式微的时代,都是杂学旁收,都是自成一路,都是几百年出一个的人才,都为行业的普及做出了巨大贡献,都在行业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不同的是郭师傅性情钢明不吝,不像张真人出世超脱。

对喜爱郭氏相声的人来说,郭师傅为听众带来了太多的好,大家喜欢他的相声,包容他的小脾气和牢骚。他不是神坛上的大师,老听众拿他当个聪明孩子,年轻听众尊他一声郭师傅。

以上都是一个喜爱相声的普通听众的观点,而评价一个相声演员最重要的依据应该来自于听众。

刘金明

解放后,相声发展有三个坎。
刚解放,是侯宝林大师带着走过来了;
十年浩劫,是马季大师带着走过来了;
新世纪之处,是郭德纲带着走过来了;
当时代的巨轮滚滚而过,今后我们回望相声发展历史,我们应该感谢这三位伟人。

过江人

其实他在同代相声演员里,水平算很不错的了,早先那些,不论传统的还是新段子,都很好,只不过后来,被名利迷了眼。之前他在台上批评别的相声演员的话,如今全应在他身上了,甚至还要不堪。这就是非著名和著名的区别。不过他带起了相声的又一次繁荣,这是不能否认的,虽然现在相声总体水平依然不行,但起码看上去很美。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越来越觉得这种繁荣的水分很大,他的火爆,并没有培养出一批正常的相声观众,而是一批吃快餐的追星族,很难相信这种局面能维持多久。要说地位,在相声史上必然要有他一笔,但离大师还早着呢,类似于某某某在某某革命打响第一枪这么一个地位。

匿名用户

好多老郭的粉转黑,你们都希望自己能看到几年前的老郭,精力充沛作品又好。
在现实情况中,这是不现实的, 忙于走穴,忙于商演,忙于主持各台综艺节目,忙于其他业务,开饭馆,开裁缝铺,开酒庄,卖面膜,卖小熊……有谁想过具体原因吗?
又有谁了解老郭的苦衷呢?当初老郭在安徽卫视做节目时的心酸又有谁知道呢?
知乎的相声问答,就像来到了相声吧一样,大都站着说话不腰疼。
还说什么铁杆钢丝,你先把欠的票钱补上再说吧!
你们那些票友,在我眼里连票友都不算的玩意,还趾高气扬的点评,你有什么资格。

陈佳

大概2008年左右开始听郭德纲的,当年我20岁,听了段子笑笑得了,追求男偶像的年纪怎么会去喜欢郭德纲。
2012年去北京,住在王府井附近的青年旅社,借了自行车沿着三环去北展,好不容易买了黄牛票挤进郭德纲专场。看完之后彻底转粉,不过这个粉丝仅限于他的微博多关注,他的app多刷新等新段子,他的节目优先去看一下哈,他的所有新闻无论正面还是负面都不予置评,看见网上骂郭德纲的我也不会去质疑,他的相声能让我继续听下去就行啦。
深深记得,当时在北展门口买票我身上就600,黄牛拿了张工作票给我,说是680价位的那一排(他没骗我),我说好贵。黄牛说,不是我买贵,是郭德纲他在你心中值多少钱,你就给我多少钱,你觉得郭德纲值多少钱?
同理。郭德纲在相声界里的地位就目前看来肯定不算大师,但这到底地位如何需要时间来证明,这货才40出头呢,但是他在我们这代人习惯听相声的85后、90后人中,地位貌似已经牢牢的了,很值钱。

Rothschild二代目

某些答案别装了, 郭德纲论技术论历史影响力, 就是相声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宗师地位,而且一己之力挽救了一个行业把相声影响力又大大提高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十年前谁会想到一个说相声的能在春晚以外的各种场合跟港澳台各界大碗谈笑风生?赵本山也做不到这一点,传统行业任何笑星都做不到这一点,

至于相声门派间窝里斗纠葛,其他老一辈的吃相更难看的多,那点破事瓜葛谁不清楚?再往上就是三教九流,至少德云社出逃的弟子各个也能独当一面,。我知道某些人想拿少马爷这类人砸,可惜郭德纲出名十年过去了,今天,他们跟郭德纲真的远远不是一个量级上的,快餐相声?快了十年?八百年不改的段子,你真能次次笑出声?---相声已死,就是05年以前的主流观点。

郭德纲现在依旧年轻,他的声望会随着时间越来越高,再过十年二十年,郭德纲在相声界的地位就是武当的张三丰, 想当年少室山上,谁会觉得一个不起眼的少林弟子能超越当世的五绝?几十年后, 你们用来压郭德纲的那些"传统相声演员",会一个不剩消失在人们记忆中。

林宏烨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希望大家能够体会。
在中国游戏界被日美欧碾压的时候,国产的“免费”网游杀出了一条血路。对于一路玩过来的老玩家来说,这些网游简直玷污了游戏。然而他们却真真实实的满足了一大群人, 也给游戏界带来了必须的收入和关注。
如何评价这些网游、页游、手游? 不能简单一个好坏就论定了。
郭的相声,差不多有这种感觉。
不是特别好, 也不能说完全听不了, 但确确实实的让不少人听乐了, 并且为之掏了腰包了。

比格斯莫克

郭德纲的野心就是当北京的赵本山。但是其智商情商,心机手腕实在属于上不得台面。尤其是为人过于小肚鸡肠,对金钱名利的自私贪婪占有欲连其师兄弟和徒弟都难以忍受纷纷离他而去。现在德云社剩下的基本都是下三路的人喽。当然啦,郭德纲毕竟有着一手传统手艺活在中国名利场混碗饭吃任然可以,但也只能向苟延残喘的方向发展了。

硬霸

说几句题外话,很多人说没郭德纲相声就死了,郭德纲救活了相声,个人认为这话是完全错误的。没郭德纲,相声还是有人说,还是有人喜欢,只不过没现在这么多而已。而且因为郭德纲喜欢上相声的观众,究竟是喜欢相声还是喜欢郭德纲这个人,个人认为后者多一点。你喜欢一个主持人,或者喜欢一个演员,你会因此而喜欢主持,喜欢演戏吗?说白了,郭德纲就是一个从业者,初期因为业务水平不错获得了一些关注,后期因为包装水平不错获得了更多的关注,跟电影明星,歌星是一个套路,只不过郭德纲恰好是个相声演员,说他救了相声,确实不妥。至于地位吗,我觉得还轮不到我们这些普通爱好者排,应该让相声界的人或者资深爱好者(只听郭德纲的资深钢丝不算)排。当然了,郭德纲已经成功地把“相声界”这个概念污名化了。不过据我所知,除了真正的“相声界”的人,郭德纲在“校园相声界”名声也不怎么样,我们这些学生跟他可没什么利益冲突,也不“盼着他死”(笑)。
前段时间苗阜来我们这一个园子里玩,还在台上暗着骂了几句。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173533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