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事情让你对人的信仰和道德感到绝望?

二货  •  |  吐槽 | 共 1,310 阅读 | 共5739字 | 0 评论 | 分享

比如千人面带笑容围观遇害者,比如哄抢车上掉下来的鸡蛋。

余小明

以前做工程的时候,在一个很穷的地方。
在坝顶工作的一个普工没站稳,摔到河里溺死了。
事情发生后,我们立即通知了他的家人,并火速进行打捞工作。
我们冬天在水里打捞,却暮然发现他的父母就在岸上观看,面带笑容,给周围的人发烟。
我当时感觉非常非常疑惑,后来才听说:在这个贫穷的地方,一个人死了,得到的赔偿款反而是致富的好方法。死者刚死不久,其它村民就像死者的父母道喜。死者父母也是喜笑颜开(这个地方一个家庭平均有四五个子女)。
刹那间,整个世界观都崩塌了。
连至亲骨肉血脉相连都敌不过钱的诱惑,还有什么可以惦念的吗?
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他父母连看都没细看一眼,只是顾着和项目部谈判:儿子的一条命到底可以卖多少钱!!!

匿名用户

1

当我被门诊的病人辱骂半小时的时候;当我亲身2次被病人施以拳脚、警察出警来抹稀泥不了了之的时候;当我拒绝给正处于传染期的患者开复课证明被其父亲追着辱骂的时候—帝都,中心区域,大型三甲医院!别TM跟我扯其他的,都是爹生娘养的,不是你养大的,你没有权利辱骂殴打我!扯的那些什么社会责任的,有zf许可红头文件黑纸白字印着“医务人员有义务接受患者及其家属的侮辱和殴打并无权受到法律保护”的条文吗?放照片上来让我也看看??

古月衣

南京彭宇案,其实说起来,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王浩大法官的判决理由,不是你撞的,为何要把她送去医院?按常理判断,既然你把她送去医院,所以一定是你撞的。

在此之前,如果有人不扶老人,我绝对会谴责,再次之后,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敢保证我会不会遇到另一个王浩。

你送她去医院,所以一定是你撞的。

木鬼

12年第一次出国,飞机上基本都是中国人,飞到中间的时候空姐拿入境卡给我们填,一般写这种东西空姐不提供笔的,我记得那次是A380,太多人吵着说没笔,然后空姐就想办法找了几只,大家写完了往后一个个传,结果快传到我们这一排时候笔没了,莫名其妙就不见了了,后面的人很都着急,空姐也很无奈,只能站在哪里一直客气的问:哪位刚才用了笔请拿出来给后面的人用。在那里喊了很久也没人做声。 后来快下飞机的时候我看见前面有几个人(是几个不是一个,而且是一个地方结伴的那种)把笔从兜里掏出来往包里放。 现在自己坐飞机总是习惯在随身的包里面放一支笔,但是每次填入境卡我总能想起这事然后一阵恶心。 一支笔啊,至于么,您都坐的起飞机的人了。

山间禾

我对媒体挺失望的,不论国内外,新旧媒体。
在这个世代,媒体对人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双亲的耳提面命与老师的谆谆教导。
可他们这帮人中的大部分都没脑子,没是非,没判断,没操守。
什么刺激报什么,什么破底线报什么,各种伤风败俗,有伤风化。
一个杀人犯的作案经过前前后后事无巨细全部再现一遍,可是道德,良知,法律后果以及民众的看法一点没报,知道这叫什么吗?《犯罪教科书》啊,混蛋!
还美其名曰防微杜渐,言论自由,报道权利。放屁!
个人感觉,近年来社会的戾气越来越重与媒体报道不良信息有很大关系。
强烈要求加大对媒体所报道的内容的审查力度与手段。
同样也恳请各位网友,转裁消息的时候能长点心,你的手指一点,就可能教会别人害你的方法,存在感不是那么刷滴。
民众大多数时候是无知与盲目的,并且把思考外包出去了。他们所需要的引导远高于自由。
当你武功不高时,手握利器不见得是好事。

匿名用户

周三一早去社区医院给儿子打预防针,大家领号排队,我15号,14号叫了三遍,等了约不到2分钟,没有人,然后就过号,叫15号,我把单子给医生,医生打开看,问了几个问题,整个过程大约1分钟不到,这时过来位女士,叫阿姨有点年轻,叫大姐有点显老,很理智气壮的质问我:不是14号么,你几号啊,怎么你在办?我乐了,我指了指叫号电子牌,说,14号过号了,这女的不乐意了,就那种很盛气凌人的说:谁说过号了?这不才刚叫了么?我没跟她说话,就跟大夫说,先给她办吧;之后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在她问我第一句话的时候,听她的语气,我就知道跟她讲道理是肯定没用的了,对于这种小事情,我真的是懒得理论,用那句话说,哀莫大于心死,多次类似的经历让我已经认定了,在我们身边,有一部分人是没有信仰的,他们对于善良和道德无所畏惧,肆意践踏;因而对于他们,我甚至连跟他们吵架的欲望都没有;

之后跟儿子打完针,看到那个大姐在给孩子喂奶,然后之前还有点不悦的心情就平复了,按目测她的年龄和他老公目测的年龄来看,如果是第一胎,也挺不容易的了;都是在生活里挣扎的可怜人,我只是比他们多点自省和文明罢了。

匿名用户

我的亲舅舅在我姥爷重病住院的时候分文不出,也不去照顾。好几天露面一次让我姥爷先把遗嘱写了,我姥爷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一堵心进了ICU,整整两个月,他依旧分文不出。
我姥爷出院了在家疗养,舅舅煮面给姥爷吃姥爷嫌硬他就把碗摔了之后近一年不露面,再次露面依旧是要遗嘱,我姥爷家没什么钱,只有一套老房子,这些年来一直是我妈照顾姥姥姥爷的吃穿用度,姥爷也是糊涂人,把房子给了同在一个城市生活却一年见一次面的“好儿子”然后舅舅拿了遗嘱再次不见人影。
姥姥血栓瘫痪了,我妈医院姥姥家两头跑熬的双眼通红,随后姥爷去世,办丧事那天舅舅高兴的跟娶儿媳妇一样,谈笑风声,可怜我妈哭的脸都肿了。吃席的时候就属舅舅的笑声大,我妈在那笑声中哭的浑身发抖。我在桌子底下攥着拳头,我妈的朋友拽着我的胳膊不让我站起来。
之后我妈一个人照顾我瘫痪的姥姥又两年,我舅舅着急的希望他的亲妈快点死,没事干了就跟我妈讨论姥姥办丧事怎么办。我还有个姨,被姨夫抛弃离婚的时候受了刺激精神出了问题一直住在姥姥家,我舅舅说了,姥姥也死的话就把姨赶出去。爱去哪去哪。呵呵,意思就是扔给我家管,这些事持续好几年我妈忙的回不了家,我父母感情也出了问题,我爸性格温和,尊重我姥姥姥爷,我妈在舅舅那受了委屈拿我爸撒气渐渐的我爸也不满意了,说去找我舅舅算账,我妈死活拦着不让。
我的亲舅舅就是让我见识到什么叫白眼狼的人,嫌弃姥姥家穷,天天往岳父家跑,忙前忙后一副狗腿样俯首舔菊。恨不得自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为年轻时候我姥爷没帮他安排工作耿耿于怀三十多年,把自己的无能和失败推给我姥爷。
曾经我舅舅一家去姥姥家,我舅妈嫌我疯了的姨直呼她大名一直辱骂我姨,我姨发狂抓了舅妈一把,舅妈让她儿子打我姨。欺负到这个地步我姥姥姥爷也不管,怕儿子生气。呵呵。
现在我姥姥可能快不行了,我舅舅悠然的在家画画等他亲妈死,而我妈已经三天没回我们家,一直守着我姥姥。
刚才气的我直哆嗦,奈何我也只是个女孩,动手也是吃亏。我舅舅全家人办的事真的不断刷新我的下限。对不起写不下去了。

匿名用户

补充:
评论区有质疑我为什么将精神病人的例子举上来。可能或有不当,因为题目问得是人性和道德。

这是我原本的回答:其实是我绝望。这么说你理解嘛?精神病人在中国就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这样的人如何结婚生子,怎么负起责任,没有制度也没有人为的引导救助。这不让人绝望嘛。

后来我又自己仔细想了一下,这种绝望可能不是对于恶的绝望。而且我自己对悲剧的绝望。

案发现场的照片我都看过,所以是所有例子中印象最深的。既然例子写了,我就不删了。可能这种绝望于我而言比起辱骂诽谤来的要更有冲击力吧。

……………………………………………………
以下是原答案:

赞同第一名的答案。

其实接触法律业务的人,常常都能见到这人世间的丑恶嘴脸,但是对我而言从未有过绝望。

有人骗妻子离婚马上再娶的;
有妻子辛苦扶养双胞胎儿子,丈夫外遇家暴还发床照给妻子你;
有老母亲一死就争夺遗产的;
也有老爸还在,为了家产,逼老父亲和继母离婚的:
有精神病发作,砍死妻子和五个月女儿的;
有黑社会组织强奸未成年少女逼迫卖淫的;
太多了,太多了。

但是感到绝望嘛?
没有。
我见过更多的善。
也知道很多恶的背后,有很多很多的缘由。不忍深挖。

因为我知道,大千世界本身就是善恶复杂的,没有绝对的善也没绝对的恶,有的只是努力变得更好,或者堕落变得更坏。

匿名用户

绝望倒说不上,但是有一次我倒非常震惊。
说来给你们听听。

刚上大学时候参加支教项目认识了好多朋友,那时都才大一还很年轻气盛的,支教嘛,本身就有点理想主义色彩,因此不管是项目本身还是大家的背景都让我觉得单纯的遇见好多朋友好开心。

然后到现在应该也有四年了,一直有联系的一个女生回家当了公务员,前一段我休假就趁机跑到她家乡去找她玩,老友见面叙叙旧什么的。

然后这件事情的主人公出现了,她还约了另一个和我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的男生一起去,大概也是好久就说见面也没有时间的,都是一起支教认识的,只是项目结束了我和那男生再没联系过,好几年没见,这次就一起叙叙旧。

那男生也是公务员,所以很多话题都关于党政机关部门领导关系这些我也插不上嘴,只记得忽然聊到什么最近的新闻热点,然后那个男生忽然说,“现在的记者都太坏了,把人家曝光了人家都没有生意做了。”然后举了些例子,大意是说记者才不是为了揭露真相呢,都是为了钱,那些煤窑出事故他们一曝出来坑惨了煤老板,真缺德,还不是为了拿钱,拿了钱就不会曝了,都是勒索煤老板没成功才去曝光的。
最后又举了个例子,他爸爸一个科长朋友在外面包小三,跟小三吵架,小三跳了河,那科长去救小三结果被淹死了。单位知道后想按见义勇为算给个烈士头衔,结果被“无良”媒体曝光了泡了汤。结论是记者真缺德坏别人好事。

我顿时震惊了,不是因为质疑他说的记者无良是真是假,只是震惊于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对我们讲出來,言外之意给为了小三淹死的科长见义勇为才是理所当然,而想来理直气壮的理由可能是他所生活的环境里,这就是合理的逻辑,不用怀疑吧。

从那刻起我意识到我们一直不熟大概就是因为三观不同吧,从那以后再听到昔日只觉得单纯可爱傻傻的男生朋友劈腿了找小三了还和前任互相指责云云,倒也没那么惊讶了。

可是当初他们真的只是那么阳光那么单纯那么傻傻的喜欢过一个人很久很久的男孩子啊。

匿名用户

接触的阴暗面越多,就越对这个国家充满希望。

—————————————————在这里仅从国家安全这个角度论述观点。

2010年3月30日,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在一些媒体与个人看来,这是自由民主面对强权垄断的一次战败。但是媒体不会也不能提到谷歌公司与“棱镜计划”的关系。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多国派出救援队参与救援,某国救援队面对死难者所表现出来的人文情怀为大众所津津乐道,并被拿来与国内一些现象作对比。但是媒体不会也不能提到的是,地震第二天,就有11国救援队赶赴四川,他们去哪了呢?不是重灾区汶川,而是绵阳和德阳,原因就不细表了。

在成都锦城艺术宫旁的某大厦(如果你参加了今年11月14日宋冬野成都演唱会,并且订了附近的公寓式酒店房间,那么你很可能入住的就是这栋大厦),当初修建时受到了YGBM的阻挠,这被一些人看作成ZF干预市场。但是媒体不会也不能报道的是,这栋大厦正对省政府,而正对政府机关的民营大楼层数超过12层就得报批。这栋大楼有40层,老板是台湾人。

我们万千老百姓,是很可爱可敬的人啊。他们很有性格,敢爱敢恨,正直仗义有东方人的精明,他们唯一想要的也是一直在努力的就是让爱自己的人与自己所爱的人过上好日子。

可是如今屡屡爆出惹人注目,让人痛心的闹剧,丑闻。这个社会真的那么令人绝望么?

反正我知道的越多,就越充满希望。

匿名用户

本人大学生。有一次我问母亲,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社会要完蛋了?本来以为母亲会说一大通要我正三观的话,没想到她竟然面容镇静略带微笑地说,这个社会早就完蛋了。
母亲是卫生学校的老师,就是培养护士的中专老师。她是个做事非常努力的人,现在这个学科带头人的职称是我母亲完全凭借自己努力获得的。我的母亲在卫生学校工作了三十年,她有两位工龄相同但职称却更低的同事。2000年时,还曾任职一个holiday inn(一个外企宾馆)的医护室的主管。那时她和两千人一起应聘,被录用后瞒着学校两边工作了八年。我上中学时,母亲经常会回到家里和我父亲抱怨学校同事的懒散,学生的散漫,领导的不负责。同事会将执行人有多人或者本身分配不够明确的任务推给其他人,有时会落到母亲一人头上,母亲就会做出拒绝,导致得罪了同事。因为这些事母亲没少回家生气,但回到办公室总是会努力和同事和和气气的一起工作。学生的事,都能理解,就不说了。卫生学校换了两个校长,第一个校长借着增加设备的名义贪了不少钱,给中层干部发电脑封口,自己买了几辆车,还专门带年轻女老师出去考察。第二个校长不太了解,就是听说他进了个非常高级的设备,高级到学校的学生根本不会用到,而仅仅是为了迎接检查还有扩大生源用。
这个社会确实有那么一面看起来还行。但是,实际上,我们所身处的社会就像一个庞大但四处都是松动的齿轮和螺丝的机器,虽然能运转,但却处在一个好死不死的状态(百足之虫,虽死犹僵,评论说的真好)。没有人会对不是自己的事负责,没有人会对许多人在一起才能完成的事业负责,没有人会对就在自己周围的环境负责,更别说会有人对社会负责。

木夕文

六年前,我结婚第一年,在老家农村过年。

从小到大的除夕,我都是在村里“头人”敲鼓声中醒来的。

那一年没有。

除夕的晚上,鼓被偷了。

那是一面传了两三百年的鼓,鼓底镶了金子,是挺珍贵的文物。鼓声清脆悦耳,相隔好几里就能听见。

那一年的“头人”是几个年轻人。

所有人都觉得是几个年轻人做了内鬼。

即便不是那几个年轻做了内鬼,一面传了几百年鼓,他们知道丢了后,也丝毫不觉得可惜。他们擅长的不过是互相推卸和撇清责任。

后来,村里报案了。

六年过去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我对那一批农村年轻人都失望透顶。

匿名用户

高二分班,我的班主任一直和我不对头。原来高一成绩还不错,去了他的班之后成绩直线下降,他对学生基本不负责,各种乱也不管。实在受不了的我和他撕破了脸皮转了班,去了一个特别负责的班主任的班。成绩开始回升。高考考的还不错,本来我都忘了他了。。结果,区里评优秀班主任,为了评优他硬是把我归到了他的班!!!只教了我一个学期还把我搞得不想上学了哎哥!!!还有脸吗?!!当时级部主任和我高三班主任说的时候都张不开口。。打那以后才发现有的人下线还真是低,呵呵。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733308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