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接诊医生是怎样一种体验?

二货  •  |  体验 | 共 867 阅读 | 共12866字 | 0 评论 | 分享

医生之间会不会撕逼呢?好期待。

1

杏林小草

接诊同行是常有的事情,毕竟都在一个单位里。不过,有一位同行患者却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准确地讲,这位同行是老前辈、老领导,他见证了我们学校从岭南大学医学院变成华南医学院、广州医学院、中山医学院、中山医科大学的发展历程,也是我们国家某个学科的奠基人。

当时我在心内科轮转,他心衰入院调理那天正好全科只有我管的一张病床是空的,还是双人间,于是,这个重任只能由我扛。
在中山医,接待达官贵人是常有的事情,不过,这位老前辈跟别的VIP不同,因为他是业界奠基人,他的弟子多半是业界翘楚,于是,作为主管医生你得把各种病史、检查资料背得滚瓜烂熟,因为冷不丁就会有某个领域的业界翘楚来询问ta恩师的情况。
咦?为什么人家不问主管教授呢?因为业内的人都清楚,在大医院的分工中,一线主管医生要比教授更清楚患者的具体情况。

跟这样的VIP患者交流有没有压力?
当然有!老中山医人的基本功非常扎实,你向他汇报今天的检查结果时,他会从解剖、组织学、生理生化一直问到病理、病生、药理。我感到庆幸的是当年学基础课时还算认真,所以,称不上对答如流,但起码做到了有问必答。回答正确之后老先生就会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批准你给他查体。

嗯,这位老前辈很有个性的,回答不满意他不准你碰他,要求回去看书,看完再来。
在众多基础课中,解剖学是我的短板(到现在都是),他还真有一次问到了冠脉的支配,我答不全(阴沟里翻船有木有啊哭~)。看得出老前辈很失望,我赶紧辩解----我的逻辑思维比较好,而解剖学的知识体系逻辑性不是很强,以记忆为主。幸好老先生以前考的多数是功能学科(生理、病理生理、诊断学),所以,我的辩解他接受了,于是,我有幸听了一堂最生动形象的解剖课。

老前辈虽然是我师公辈的人物(主管教授都是他的学生呢),但从未干涉过医疗决策,对医疗组是绝对信任。
他的疾病很多(老人家嘛,没办法),治疗A病的方案可能对B病不利。所以,大会诊是常有的事情。由于治疗上的矛盾是客观存在的,会诊的意见也是模棱两可(别以为医生给出模棱两可的意见是推卸责任,很多时候其实是客观现实的反映),最后还是由医疗组来决定。这时候你就看得出信任的重要性了----拍板决策可以果断,抓得住战机。
当然,医疗上的风险不会因为你信任就不出现,但是,老先生全盘照收,没有因为副作用就有意见。从这一点上看,他是真信任,而不是嘴上说说的。

后来我轮心内科的时间结束了,交班给同事,他当时的情况挺稳定的,主管教授都觉得差不多都可以出院了。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交班没一周,他的病情急转直下。

追悼会那天我值班,下夜班的时候接到校办电话,说家属清点遗物时翻到日记里有大段表扬我的记录,特地跟领导说了这事。

从此,我在任何一个科轮科,那个科的重点病人大部分是交给我主管......
从此,他的学生中的大部分我都能说上话......
从此,我的从医之路就改变了......

匿名用户

这个必须匿名
因为自己当医生不开心心情低落可能得了抑郁症,遂经一师姐介绍去专科医院就诊,接诊医生是N年前的校友。
首先不用在繁忙的门诊时段去就诊了,直接打过招呼找到科室,教授很和蔼,耐心听了半个多小时伴着抽泣的倾诉,还帮忙拿纸巾,后来想想不好意思,把人家半盒抽纸都用光了。
逻辑还是清楚的,自己按照写病历的顺序倒叙了主要病情,以及病情的演变过程,并且坦白自己有自杀倾向,因为对她有百分百的信任,所以可以让她触及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接着她会提供几种诊疗建议,先说优缺点,再根据我的具体情况选择,我选择吃药以后告诉我服用药物后可能的不良反应。
吃了很久药物,其中出现一些不良反应,我跟她微信联系,按时复诊,在外地就视频交流,都克服了,因为自己当医生懂得取舍,知道保命要紧,同时也非常信任她,明白药物要至少一个月才起效而没有任何犹豫或者怨言。比如镇静安眠药会让人每天嗜睡,疲倦无力,答主感觉那段时间基本是睡了吃吃了睡,教授说很多人就是这一阶段无法坚持而放弃的,非常可惜。
会介绍一些专业书籍,这样方便自己固定一些想法,也方便家人了解这个疾病。(后来才关注文献发现医生这个生活不规律,高压力的职业本来就是精神疾病的危险因素。从医学生开始,得抑郁症的比例就开始比同年龄性别的其他专业学生高很多了。可惜大部分人都还抱着讳疾忌医的心理不去治疗。我校每年非正常死亡的总有那么一两个,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原因,无非考试害怕挂科之类而已,可是学校和医院根本缺乏心理支持,学校基本就管注册盖个章,医院嘛,不剥削够你的劳动力不算完,有一点异议,好一点的会说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差一点儿的直接说爱干干不干滚,大把人还要考我院呢。)以前跟牛似的拼命干,现在只想呵呵哒。
疗效很好,基本恢复80%工作能力,现在回头想想那时的想法觉得很可怕。
会送她蛋糕啊鲜花啊,因为自己当医生收到吃的跟花都会很开心,所以鼓励她,希望她继续坚持,精神科不易做。
现在经常用调侃的语气跟她发微信,有天写道:“谢谢X教授又为祖国挽救了一个劳动力”,她回复“而且还是个栋梁”
感动到cry
没有比这更和谐的医患关系了

邓臻

只要去看医生,不管原来的职业是啥,就都在病人的位置。如果非要有啥区别,大概就是这位病人比较“权威”吧。
分享个我们老师黄哥上课给我们讲的自己的故事。

黄哥毕业后工作三年,有段时间感觉自己不太好,半夜睡不着觉,后背疼,吹吹风半边的脸就木了,还迎风流泪。科室里的同行帮他看过,谁都说不准他得啥病,但是他那年才28岁,年轻力壮,倒也没太当回事。直到有一天他接待了一个跟他同龄却已经脑溢血的小伙,一下子害怕了。
黄哥原来半夜失眠,只是觉得饿,眼睛干,但现在胸口发闷,姿势不对胸骨角还疼,肾区也有种隐隐约约飘飘渺渺的痛感,总之五脏六腑都不得劲。
于是黄哥就暗搓搓的在自己的单位做了核磁共振。
帮他看片的还是他当学生的时候教放射图像的李老师,一副主任医师。李老师把片子拿出来后看了半天,说:“小黄啊,你哪难受?”
黄哥细细的把自己的症状说了一遍又一遍,李老师对着片子看了一眼又一眼,最后叹了口气说:“小黄啊,要不你去XXX医院再做一次,他们医院新进了一台1.5的,比咱们这1.0的好,然后你找他们的主任医师,姓包,让他给你看看,嗷。”
黄哥下午就去了XXX医院,排了两个小时的队,被绑在精度高达1.5的机器上,伴随着“dingdingdingdingduangduangduangduang”的声音做完了检查。
给他看片子的还不是包大夫,是另外一个值班的医生,那位医生看完后,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明天中午12点包主任才来,让他给你看吧。”
黄哥当时已经被吓懵逼了,抱着自己的片子,一路迷迷瞪瞪走回了家,走了三个小时,回到家都12点了,黄哥连衣服都没脱,躺在地上就开始思考人生,凌晨才睡着。
第二天黄哥请了假,12点拎着自己的片子去了XXX医院,包大夫正好在,还带着一大帮学生见习,他哆哆嗦嗦的把片子递上去,包大夫带上眼镜看了半天,突然跟旁边的一个学生说:“你快去把人都叫过来,来看这张片子!”
黄哥当场就裂了。完了,这还不是小病啊!这是能做示范的大病啊!
待学生都围过来了,黄哥被挤到外面,就听到包主任中气十足的在里面说:“同学们,都看好了啊,看仔细了!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个图像!”
黄哥闭上了眼睛。
包主任继续说道:“这是我近5年来见过的最正常的图像!”

李艾烨

小时候长期混迹妈妈工作的医院,认识了一位退休反聘的奶奶。她平时总是笑呵呵的,但据说很牛,是四五十年代的大学生。记得当时的科室主任年龄也挺大了,很高大冷峻,但见了她一定毕恭毕敬,有时还要拿着片子去请教老人家。

影像学这事,本来就是7分科学3分直觉,再加上当时技术条件有限,经验真的很重要,所以奶奶是当时医院一宝。

后来她查出了癌症。

一般她这样的年纪和病情,大夫都不会和本人讲,但她是瞒不住的,基本上去做了那些检查项目,老人家就猜出八九了。

看病的大夫当然也认识她,心里肯定忐忑,制定方案时都是商量的语气。

老人不看片子,不提意见,实在被问到,她只笑了笑,说,你是大夫,你定。

信任和尊重你的同事,信任和尊重医护人员,到了现在,才知道这有多可贵。

跑个题。
后来我又见了一次奶奶,她术后恢复得还可以,但仍是复发了。80多岁的老人,满头白发,走路颤颤巍巍。可她抱怨的是不能回医院给病人看病了,还拉着完全不懂医的我说了许久之前一个有争议的病例。

后来我看到大医精诚就想到她。

凌家公子

我前一阵子生病,跑到同事那里看,然后他问我什么不好,我就说我近一周来无明显诱因下出现发热,体温最高多少度,持续多少时间,无咳嗽咳痰,无什么什么,既往无抽烟史,没有疫区接触

我当时按照问诊流程巴啦啦得说了一大堆,然后说帮开点血常规还有这个还有那个。。。。

说完后同事默默给我病例卡,然后才对我说了第二句话,去付钱吧。

匿名用户

年终团拜,敬酒!拼酒!喝得一塌糊涂!
一内科小年轻,直接喝得走不动道!
但一帮人要去K歌!总不能扔下他不管啊!
于是,他被俩同事夹着弄出饭店!
走到KTV门口,忽然看见有人在哭!哭得很伤心!
仔细一瞅,居然是我们医院一护士!
突然,小年轻甩开架着的俩人,凑到妹子身边!!!
都以为他要关心人家,结果!结果!!
他不知抽什么风了,也跟着嚎啕大哭!!!
俩人挤在一起哭!!!
哭的撕心裂肺!!!!!!
哭得肝肠寸断!!!!!!!
可谁知道各自在哭啥呀!!!!!!
就剩下旁边站俩人在风中凌乱!!!满脸黑线!!!
不行不行太丢脸了赶紧把他恁走吧!
可是,可是!
这尼玛愣是俩人都拖不动!!!
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都还是拉不动!!!
这尼玛抱着妹子不放手啊!!!
只有召唤其他人,又拉又推,总算弄进KTV了!!!

弄进KTV咋办啊,就扔沙发一角吧!
大家接着嗨,接着嗨啊!
嗨到凌晨,大家都没劲儿了,终于说要走了!
这尼玛还没醒!
不仅如此,这货睡得比死猪还沉啊!
架又架不起来,抬又太沉了,身体太软了难以搭把手,咋办!
想想看,管他三七二十一,拖着他腿走吧!
一行人就倒着把他拖了出来!
没错,是倒着把他拖出来的啊!!!
本来这已经够了,哪知道啊!
这尼玛不知道神马神经搭错了,拉着楼梯扶手就是不放手!!!
你搞毛线啊!放手啊!!!
人家就是不放!死命抱着扶手就是不放!!!
拉人的火大了!你这撒酒疯啥意思啊!!!
于是拉人的死命一拽,得了,这下好了。
所有人一下子都愣住了……
直接把人家裤子扒下来了!
把人家裤子扒下来了!
人家裤子扒下来了!
裤子扒下来了!
扒下来了!
!!!!!!!!
这尼玛,这脸丢的,这以后都没法在这一带混了……
……
但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这尼玛还赖在楼梯边要死要活的!
咋办!!!!!
咋办!!!!!!!
咋办!!!!!!!!!
算了,懒得管这货了,打电话叫自家急诊科来收尸吧。
终于,在急诊科一帮援军和担架的作用下,终于把这货拖回医院了!

急诊科才不管这烂摊子呢,你们谁家的熊孩子找谁妈切!
于是,这家伙就送到了大内科观察室!
当班的医生是神内的,谨慎的不得了!
一看呼之不应,就很紧张很紧张!
马上建通道!推大剂量速尿!挂糖盐水补液!
这处理是没问题,但是,但是!
值班医生忽略了一个问题——
这下面还没接尿壶啊!!!!!!
等想起这茬,掀开被子一看——
已经晚了!
内裤床单都湿了!
而且还在冒!
而且还在冒!!!
而且还在冒!!!!!
MD你们就不想想办法啊!!!!!!

好了,现在的问题变成了——
谁来给他接尿壶?!
谁来把他内裤扒了然后把“哔——”塞到尿壶口?!!!
要知道——
今天值班的医生护士都是女同志啊!!!!!
面对的是自己的同事啊!!!!!
怎么下的去手啊!!!!!!!!!
想想也真是“哔——”了个“哔——”了啊!!!!!!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
当班医护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们才不干呢!
有请资深男护工路人甲!
你好路人甲!谢谢路人甲!路人甲再见!
这一晚总算折腾过去了。

但是,但是!
事情还没结束!
这尼玛害得全科室跟着丢脸,难道就这么便宜他了?!!!
不!!!
全体同仁已经商量好,一个邪(dou)恶(bi)的复(zheng)仇(gu)计划已经蓄势待发!

第二天,那家伙终于醒了!
全体同仁的“关怀”已经就位!
大家七嘴八舌地八卦,大意是这样的: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是MM护士当班哟!
尿壶是她帮你接上去的哟!
本来啊,是没人愿意干这活儿哒……
都是女生,好害羞的哟!
但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尿床吧!
于是,最后,MM同学就上了哦!
把你湿漉漉的裤子挎开了哦!
把尿壶给你安好的哦!
人家很不好意思的哟!
哦,对了,
听说你对人家有意思啊……
你小子搞得可以嘛!
恭喜你哈!
赶紧去表白吧!
……
哦对了,你大晚上搂着别的妹子一起哭的事情我们一定会替你保密的!
后来,那小年轻每次看见那位护士MM,都害羞得低头不敢直视哈,
至于表白,那就更是呵呵呵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壮哉我大FFF团)
-over-

写在最后:我觉得我答偏题了。在较为严肃的问题下抖机灵,插科打诨,拉低了本来应该认真探讨的氛围。以前我是略反感抖机灵的,尤其是答不对题,没有帮助的抖机灵。万万没想到,我却这么干了,变成了我之前嫌弃的人。即使是认真作答,方向错了也没有意义。大家笑一笑得了,当吃爆米花,过后什么作用也没有。
这算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答题吧。以后不这么干了。

我靠!!!!!!
取消匿名之后就不能再匿名了!!!!!
我为什么要手贱!!!!!
啊!!!!!
玩儿脱了!
千万别问我是谁!!!

Joying Wong

讲一个心酸的经历,有次去ICU,找好友,好友指了指一床,一位神志不清的老爷爷,90岁,说,这是医院感染科鼻祖,当年回国创立了这个科,现重症肺炎,没钱看病,那个年龄段的教授貌似退休金不多,就一儿子,下岗工人退休也没钱,现每天高档抗生素1k左右,还有其他治疗,医院考虑到他的鼻祖地位还是要求积极治疗,但也不提供money,主任只能压着医药代表捐了些药.不知道后续怎样,当时听了很受打击,这样一位为他人的健康操劳了一辈子的教授最后落的自己没钱看病.

匿名用户

有天我上班的时候他们叫我,说本院的一个主任过来想种牙,我就天真的接了。

准备跟他沟通时,他说,我是本院的!我是本部(医院有几个院区)某科的主任ZXX(他自报家门,我不方便说),你不能欺负我,我不找你,我找你们导师!

好吧,我是能欺负你的破学生,我给你找不欺负你的我导师……

碰面之后,Z主任开始交代现病史——
我以前这两颗牙在省会口腔医院做的根管、戴的牙套!可好了!前两天带着藏獒去爬山,结果不小心被它拽倒、把门牙磕掉了一个!去找那个给我治牙的大夫,让我种牙。我想飞去华西种来着,后来听说你这里也不错,就过来找你了,那儿太远了!你可得好好给我弄,我不差钱,所有东西都要最贵的最好的!”

于是,我导师跟我就“好”,按Z要求,最贵的最好的做完手术(做手术时那个“十万个为什么”各种质疑按过不提)、戴上临时义齿,他很满意,就开医嘱让他交钱。结果他又上来问我——“小李,怎么这么贵?!!”

我无语凝噎……开医嘱时是“你”跟我说“不用给我优惠,照常开”啊,大爷!!!

然后他还跟我讨价还价。我请导师出马,导师觉得都是同事,让了一步……

Z主任交完费跟我抱怨,都是同事,你们怎么不给我多些优惠!!

主任走了后,大家问我,他谁、都是同事怎么这么事儿……

半年后Z主任过来取模(还教我同门怎样戴手套来着Σ( ° △ °|||)︴),要做贵金属的。复查拍牙片(半年来他从来不复诊,郑重告诫这是错误的)时发现,他左上门牙(种的右上)根管充填似有透射影像,就问他感受,想检查下。

然而,Z主任表示我要找个懂得给我看,不相信你们种牙的!于是苦逼的我领着去口内S主任那里。S主任正在埋头通根管(我还记得!),我把情况一说,他说“你等会儿——”

还没说完呢,Z主任越我而出——“我是本部的ZXX,知道不?昂,我是某科主任,你是谁、来来来,我看看(此处上前一步扯着S主任胸牌看),昂,S主任,你好,你应该听过我!我这个牙几年前在省会口腔医院看的,半年前磕了一下,你给我看看现在有没有事儿。”

我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可以想象当时我S主任的脸色……

S主任含恨带怨的瞅了我一眼——你给我领来的蛇精病同事!我好愧疚……赶紧把牙片调出来,S主任看了看,问了问,下结论“最好重做”。

Z主任满意的走了……我跟S主任表示了歉意之后就回去开医嘱,让Z主任交费(一如既往要求大幅度优惠,一如既往我导师让步),告知大概需要三个周后, 电话通知过来戴牙 。

我们三个周后没有收到牙,打电话问本部技工室,那边跟我们说——Z主任拿走了,说你们让干的!

然而我们根本就没有,也不可能会让这么干! 因为那个贵金属牙冠还有基台费用还没交,准备戴牙时收的!

打电话联系Z主任,不接电话;我老师联系也不接。

再打电话给技工室,找来做牙的技工老师详细问了问,原来他们是认识的(虽然不熟),完全没有防备一个主任能干出这种事儿……

打电话问本部同行,他们说Z主任找了Y教授戴牙,还说是我们让他这么干的……Y教授什么也没好意思问,也没有一丝防备,就给他安上了。

窝们真真的无语了……

直到我毕业,Z主任电话也没打通,牙冠和基台钱也没要回来。我们老头儿说院里开会也从来没有机会问。老头儿想跟院长反应,也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写到这里想起来,准备下次去看他老人家时问问……

香薰小猪猫

本人妇产科医生,前几年在酒店喝多了,去厕所拉便便,坐马桶上拉了一通又突然想吐,赶快擦屁股起来裤子还没来得及穿就抱着马桶吐,然后就光着pp坐在地上,抱着马桶不放,别人来拉我也不起来,大声宣布我不行了,要叫120。120来了我说我起不来了必须要担架抬,上了车我又大叫我要打留置针,我要打纳洛酮,我不想死!到了急诊接诊医生问我要不要洗个胃,据说我思考了片刻,说不洗,都吐干净了…
生娃的时候,到了预产期8月29日还没动静,把我急得不行,当天下了班用一张没主的卡给自己开了两瓶蓖麻油,用了20毫升炒鸡蛋吃,后半夜就发作了,早上到上班点就住院去了,自己开的住院条,开医嘱写病历签字全自助,搞完了让同事给签个名,还不敢跟任何人说自己是吃了蓖麻油炒鸡蛋临产的…

胡远东

实习的时候管过一位本科室退休老教授的床,这位七十多岁的奶奶是包括科主任在内所有教授的老师……她爱人也是本院另一个科室德高望重的老教授……

基本上每天科室的大Boss都要过来请一回安的节奏……平时表情严肃的各位教授在奶奶面前都变成了小学生,恨不得脸上能笑出朵花来——然后出了病房马上换回教授脸:“皮紧点给我看好了啊!今天的病程记录拿来我看看!”我发誓那是我有史以来写得最认真的病历。

奶奶总是笑眯眯的,怎么问都不烦,每次我问诊漏了什么都会提醒我补上,还手把手指导我做触诊……

近十年前的事了,想起来还是很感动。奶奶要是还在的话,衷心祝您老身体健康啊!

好啦好啦怕了你们啦,我解匿还不行么。

大梦一场的李帅帅

护士一枚。
去年腹泻不止找消化内科美美哒值班医生师姐。
“师姐,我有点拉肚子,水样腹泻,拉了一天了。”
师姐答“你这么胖,多拉几次没啥事儿,就你这体重再拉两天也不会有事儿的。”
“师姐,我尊的是hold不住了,先给个药止泻吧?”
“原则上是不止泻的,拉拉就好了,你这么胖,拉拉减肥。”
“我用补液吗?口服还是静滴呢?”
“回去多喝热水就行了!”
然后我被敷衍的轰出来了。
我要的是治疗啊,师姐,你怎么就这么冷淡呢?和那些直男癌一样让我多喝热水呢!!!

更一发

我最近有点便秘,好几天拉不出来了,我走向消化内科门诊,心里祈祷着“哼ヽ(≧Д≦)ノ,这次不去病房了,肯定不会遇到师姐了。”,敲门进去抬头一看,我虎躯一震啊
师姐微微一笑,来了啊?(不知为何我脑中浮现了容嬷嬷。)

嗯(´-ω-`),师姐你咋出门诊了呢?

喔,你田老师今天有事儿我帮她盯一天。别废话哪儿又不舒服了?

我最近有点便秘,好几天没有拉粑粑了想找田老师开点益生菌啊乳果糖之类的,既然田老师不在,师姐我知道你的处理意见就是多喝热水,我回去多喝热水了啊 !

卖什么萌啊!我说让你喝热水了吗?

没,没有,我愿听师姐高见!

胖师弟啊,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胖吗?都是屎憋的,哪儿用吃药啊,你不是爱吃吗?咱医院附近不是有许多小馆子吗?挑一家看上去最脏兮兮的点一份盖浇饭然后吃了它,要是不见效师姐我请你吃西餐。

好,一言为定!

转身出了诊室,奔医院附近小馆子,找了一个油腻腻的看起来就很脏的店点了一份鱼香肉丝盖饭,吃完不出五分钟直奔厕所,之后放屁都不敢使劲生怕崩了内裤。师姐啊,我估摸着下午我又得去诊室问你止泻的问题了,算了,我还是先多喝热水吧。

李凯

听来的
刚上研一的时候,学前教育我们医务处处长给我们上课,说几年前第四军医大学某个老教授生病,自己学生开的刀,最后开死了。据说当年惊动总后了都…处长看着我们,悠悠的说:你们这群家伙给我好好学,我们这帮老家伙以后命就攥在你们手里了…我们互相看看同学,表示也很无奈啊…

自己的
前一阵眼睛肿了,发炎,去眼科看病,拿着医保卡,主任看了我说新来的,我说嗯,他说没什么好治的,给你开盒抗炎的自己回去吃。就完事了其实医生之间的确看病问病很方便,挺相信对方的,不会问东问西。

梁航

先讲自己是医生角色给另一个医生角色诊治动刀子,首先地看双方是否学历 地位 医疗水平对等 经验告诉我对等的时候 整个医患过程很流畅 默契到没朋友 你也会很开心这个过程;不对等的医生患者角色 有时候你会有别扭和不痛快 原因是医疗过程中出现的某些症状抑或提示 由于你们知识经验的不对等会出现意见相左或者偏差 这个时候他会干涉你的治疗方案 但是出于对同行的尊重 你需要不停的去摆自己的逻辑和论据 来让他同意或者信服 众所周知 临床肿瘤外科很忙 术后病人管理很繁琐 术后十天内出现的意外也会不少 比如最简单的体温高 他背后寓意的很多 几个回合下来 你会烦实在忍不住会语气差 然后指出来你现在是病人 不要太操心了 不然也会影响恢复 诸如此类 医生大多都是敏感的人 他会明白这个意思 但双方内心还是多有不舒服的。
再讲自己工作中是医生 充当患者家属的角色,2011年妈妈病重 住进ICU半昏迷 身上插着各种管子 我进去她也许能听到我声音 察觉她眼珠子开始转的很快 但是无意识 当时我背过身去一阵大哭(不出声,眼泪已经把口罩湿了),中间各种签字 病重的 病危的 但最后都好了 ,在这个角色中 我是抛开自己工作中是医生的角色的 也就是说 我是纯粹的患者家属角色 我不会告诉妈妈的主治医生我是某某肿瘤医院的某某外科医师,就是默默配合她的上级医师完成治疗 不去过多干涉 当然,在我发现有比当前治疗方案更好的时候我会趁着没人去单独找她的上级医师 去聊这个 并把自己的观点讲出来 临了再附一句:您看这样合适不合适 我也不太懂,多半时候会被采纳,简单答这些,谢谢。

忘川

谢邀...
我母鸡啊,我上次喝大了,事后据说我干完第四杯白酒,嗷一口吐了一桌子,然后就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一帮同事给我灌葡萄糖,一边灌我一边吐,最后只好找主任弄了个车。
主任很生气啊,尼玛你们小王八蛋喝酒不叫老大,擦屁股找老大,你们眼里有没有老大。
六个人给我抬上车。
老大说不能往自己做医院送,最后给我拉红桥医院输液。
然后我休息了一天没上班。
至于给我接诊的红桥医院急诊科值班医生怎么想的,我真的母鸡啊。
整个过程被我带教的小姑娘目睹全程...好丢脸
同事们都和我说,我当时吐了自己一身他们都嫌弃我,只有小姑娘拿个毛巾给我擦脸擦衣服...╭(°A°`)╮
问我是什么体验?我就是觉得好丢人啊...o(︶︿︶)o唉
妈蛋以后再也不这么喝酒了(ಥ_ಥ)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A Cybertron

题主啊:

你必须加上同一个科的,不然意义不大;牙科医生生孩子,骨科医生拔牙齿,这跟百姓看医生没任何区别。

我爸医院耳鼻喉科国内算先进的,常有市级领导来割鼻中隔弯曲什么的;据说手术后,氧气通量大增,领导们睡眠质量好了,精力旺盛,智慧都有增长,说是升官手术。有两位主刀医生,微创开刀水平不要太高哦,多大的官来了,也是闲庭信步,手到病除。领导们术后高兴,都自觉自愿请他们吃饭聊天,帮忙办事。有年,他们一神经,决定互相也把对方有一点点弯曲的鼻中隔也割掉算了。

结果,其中一个割得比较顺利,另一个割出了问题;不知道是那位仁兄的鼻腔血管有些异常,还是对方主刀大夫稍许紧张,爆血管了,鼻腔手术最怕这个事情,一个慌了神了,一个麻醉醒了,后来进了ICU;当然,命不会丢的,但是名气丢了,搞到鸟兽散;一个举家移民,一个北上了。好好的一个科室,又恢复平静了。

养好神

作为一个医生的儿子,我来跑个题。
上大学前从来没一个人去医院。
前段时间在省外实习,下面长着两颗智齿,给父亲大人打电话汇报了下说如果没疼就没关系。然后当时不吃东西的话完全没感觉的。有一天晚上吃了点宿舍吃了点辣辣的小东西喝了点啤酒,第二天早上四点就疼死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实在熬不住了早上六点就起来打个的去了主城区的一个区府人民医院(不大,反正不是三甲),去挂号,告诉我没号了。牙疼的不行,再给爸爸打电话一直没接(后来知道他在做手术),然后走出医院一个人就像个傻逼一样哭的好伤心,在外一个人三年吃的苦都在这次爆发,也是第一次因为孤独而哭。

现在重点来了,前天实习单位放高温假回家,昨天早上爹叫我去医院给他拿东西10点钟到医院,然后老爸刚好没事带我去牙科逛了圈碰到牙科主任看了下说是横生必须要拔先去照片,然后我爹带我去照了个全景(我自己看了都觉得好怕,牙齿完全横着长的)然后就准备叫我去拔牙,我楞了下就怂了,不敢去又没理由就说我饿了。。父亲大人叫我出去吃个饭再来,我就只有屁颠屁颠的去滚去吃饭,吃完了买了瓶矿泉水随便簌了下口就开始拔牙,(拔牙的时候主任开玩笑的跟我爹说,好不容易有个清闲的周一,还说好好休息下,你娃娃突然弄个这牙齿摆在我面前,真是能掐会算→_→)拔完就回爸爸办公室开始输液了。以上不超过一个半小时!)

以前父亲叫我学医死活不肯觉得太苦。
拔完牙就准备劝最后一个还在上高中的弟弟报个医学院挺不错的~

张之乎

其实医生普遍很讨厌病人事儿多不配合检查对开的药一大堆意见啥的
但是我去看病基本上都是这种套路(在医生不知道我是医生的情况下)——
我:“医生我两年前开始blabla 期间吃了XX药 做了XX检查 后来好过一阵子 一个月前又开始blablablabla ”
医生:“哦你这做过XX检查没”
我:“没”
医生:“要去做这个检查”说着要给我开检查
我:“不用了吧 我这病就是XX 不用做了吧”
医生:“……”
我:“你就给我开个药就行了”
医生于是开药
我:“不用开这个药了吧 我觉得没啥用”
医生:“……” 眼看医生开完药
我:“有没有外用的?我觉得再有个外用的会好一点”
医生:“有 ” 又继续开
我:“谢谢医生”

我就是那种医生不喜欢的事儿多的病人。。=_=

匿名用户

早十几年前我爸生病的时候给他开刀的是我爸的牌友伯伯……话说他们几个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经常通宵打牌!夜不归宿!最近有一天他们通宵打牌结束了以后一起祥和地去医院食堂吃早饭,其中一个牌友说吃完面条后觉得哪哪不舒服,另外几个还开玩笑说会不会是什么什么毛病啊?结果一检查,还真是他们开玩笑说中的那种病,早期。立马动手术,效果不错,我爸他们几个牌友还经常溜去病房看那个伯伯,热烈期盼着他早日康复继续打牌…

匿名用户

接诊过两个医生,都是中医院院长。
1.第一个当时肺部感染肺水肿。病情挺严重的,跟老爷子沟通挺流畅,他也挺有礼貌。然后有一天护士把我拉到旁边说这个老爷子脾气很坏,经常骂她们,我当时挺疑惑的,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护士这种态度。不过后来他病情还没好就转走了。原因是住院费用太高,消费不起。。。。他可是院长。。。
2.第二个,属于家产万贯。有名也很有钱,得的是糖尿病,有视网膜病变。基本等于瞎子了。非常的不遵医嘱,血压高了拿起药就吃,结果就吃成低血压了,还有各种奇葩事,曾对我说,只要我治好他的眼睛,就给我一亿。我可真想要这一亿,可惜他眼睛确实治不好了。最后他死在我手里。

Kerouac

在妇科的时候,其他科的一个老师去人流(她为啥不去其他医院呢?自己医院都是熟人。。。)。那个老师有点不好意思,想让我走,结果被彪悍的妇科手术老师训斥一顿:你也是医生,也是这么学过来的,看看怎么了?!然后那个老师就被冷眼旁观很久的麻醉师利索地放倒了。我带着口罩和帽子,她认不出我,但是我记得她。不过也没啥。

匿名用户

本人妇产科医生,前不久接待过本院一对医生夫妇过来生小孩的,女的是内科医生,男的是呼吸科主任,我当初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还在他的科室轮转过。她是第二胎,疤痕子宫,那天刚好我值班,她在家里面羊水破了,来了就直接剖腹产了,跟那个主任谈话的时候我都有些紧张,我问:"手术风险要再讲一下吗?"他说:"没关系,不用讲了。"说着就直接把病例拿过去字全部签掉了,接下去就是通知手术室接病人。因为是半夜,只有她一个人在开刀,手术室特别允许那个主任进入手术室去陪她夫人,手术过程很顺利,他们原本有个儿子,第二胎正好是个女儿,很圆满。

李叉叉

我爸学医的,我也学医。某个暑假回老家发烧了,老家是个小县城, 医疗系统的人都差不多认识。我爸硬是带着我这个十八岁的少女走进了家隔壁的妇幼保健院。挂完号,三块钱,我爸径直走上门诊二楼,随便推开一个门,说“哎呦是你呀,这我女儿,暑假回来了。呵呵呵呵好久没见过你了,最近咋样呀?哦我女儿发烧了你给开几瓶吊针挂挂,就开那个头孢什么什么跟什么什么(当年学渣根本没记住)”。医生也是提笔就刷刷写了一堆,期间还跟我爸聊“哎呀我们这输液都是给婴儿用没那么大剂量的盐水我给多开几瓶呗你刚才挂号了吗等一下我带你去退了吧都那么熟还挂什么号呀你女儿暑假回来要不要来我们这实习一下呀。。。” 然后我又被带下楼去输液大厅等着输液,医生抓住一个护士姐姐说“来配点药给输上别忘了做皮试啊”然后又跟我爸说“走去把挂号费退了”我爸走之前跟我说“你多跟这个姐姐学学怎么做皮试你以后也要学的。”然后做完皮试输上液,我就在小朋友和孕妇的周围坐了一下午。。。。。就酱。

匿名用户

医学生,医技专业
去年女朋友腿上金葡感染长了个疖子,特别大,疼的睡不着觉,没办法半夜九点多去附属医院挂外科急诊想切开引流,一进门一个年轻女大夫,因为我描述病情的时候暴露了,大夫说,你也学医啊?咱学校啊?我点头
大夫:你这个还没有软化暂时还不能切
我:那怎么办呢这也太难受了
大夫:这点东西不会吗?回去自己找个药膏抹抹,过两天软化了再看看自己切了,这个会吧?
我:⋯⋯

后来在医院实习了一整年,再去医院看病,见着穿白大褂的都脱口就喊老师,立马就暴露了

总之就是自己省事医生也省事,主诉和病史讲的特别清楚

啊呸

在我以前实习的XXX医院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

有天夜里,有路人在XXX医院两条街以外的某个路边发现了一个中年醉汉,横躺在某棵树下,活动能力基本没有,言语不清。

当时有不少路人驻足围观,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怎么办。

有几个好心路人站了出来,把醉汉扶起,朝着医院的方向挪动。

醉汉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本能式地问了句:

“你们要带我去哪…”

好心路人回答:

“XXX医院…”

醉汉一听XXX三个字顿时来了精神,虎躯一震,摆脱了两位好心路人,脑袋和胳膊摆得像拨浪鼓。

“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不去…我…回家…”

任路人如何劝说,醉汉始终只有一句“不去不去不去…我…回家…”

万般无奈之下,好心的路人们只好看着醉汉踉踉跄跄地自行离去…

几天后有人到XXX医院看病,在医院门诊的宣传栏里看到了醉汉的头像,下面写着:XXX,XX科专家,主任医师,教授,擅长…………

那位醉汉如果当晚真的被好心路人送到医院…
估计他第二天就能登上院报头条……

匿名用户

曾经听法医学老师说过一事,某医学院一老教授出车祸伤到颈动脉,他立刻到学院附属的医院去找医生抢救,没挂号直接找医生亮明身份要求给他缝针,可医生毕竟太年轻,根本就没相信眼前这老头的身份,然后这老教授在等待过程中死了。
额,这故事是老师听来的,我只是转述,也许最初是编的,那就随便看看吧。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383140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