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穿的像个人物

二货  •  |  社会 | 共 383 阅读 | 共4591字 | 0 评论 | 分享

为什么中国的大人物都喜欢穿的松松垮垮?为什么西装革履的中国人多数是推销员?衣服怎么穿才能在气势上压倒洋人?

文 | 黄章晋

在中国大陆,接到注明“正装出席”的请柬,不会有人把“正装”理解为燕尾服之类的大礼服,即使马云,也才刚学会不再把毛衣下摆扎进裤腰带。知道怎么穿燕尾服的人,不是魔术师就是音乐指挥。

有人试图教VIP们西式穿着:2004年2月28日,几十位商界名流身着晚礼服,齐聚上海金茂大厦二楼宴会厅,3650支蜡烛、25位漂亮的女模特,这个“企业家品位与商业影响力”沙龙行将结束时,有人感慨“从这一刻起,中国企业家的品位都会比四个小时之前(沙龙举办之前)有所提升。”

主办方认为,“中国商人上流社会的记忆和贵族记忆中断了一百年”,所以要“寻找我们中断的贵族记忆”,但是,让大家扎堆穿燕尾服,从着装品味上追寻中断的传统,绝对弄反了方向。

正式场合的穿着文化,中国与西方几乎是反着来的。

在西方,越是重要人物,就越得约束自己,一举一动都得绷着,拔身姿、拔精神这种事,中国只有解放军擅长,西方更反人类的是,为了穿的好看,还得约束自己的身材。

在中国,西装、领带始终一丝不苟的,多半是推销员。越是重要人物才越不能在穿上让自己受罪,把不舒服留给别人,这才能像个人物。任性才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这才是中国中断的传统,它形成差不多正好一百年,而且居然被人接上了。

中式大礼服

接上中国传统的是唐装。

唐装其实并没有被遗忘,在设计师余莺女士想出唐装这个光辉的名字之前,唐装通常被人们称为寿衣,2001年APEC会议上,各国元首统一套着唐装亮相后,它一下成了非正式国服。

1

▍2001年APEC会议上各国元首统一唐装亮相

唐装可视为长袍马褂的遗腹子,虽然形略有别,但神同源,而后者在民国时代,长期是服装的最高规格,可认为是事实上的国服。

按通常说法,中山装才是民国时代非正式国服,而且还有象征三民主义、国之四维、五权宪法的广泛说法,不过于史无征。而且,无论蒋介石还是孙中山,中山装通常更多用于强调国民党的场合。

真正在全国推广了中山装的应当是蒋介石。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影响逐渐及于全国,它日后成了后来散布各地的国民党标准干部服,在礼服序列中并不具备最高位格。

位格最高的,其实是长袍马褂。孙中山则大半生都是标准西式装扮,晚年才与中山装结缘,孙中山对后世服饰影响,远非中山装这么简单。

1

▍身着西装的孙中山

1912年满清退位,全国掀起易装潮,脱掉松垮的袍褂,穿上紧窄西装,精神面目顿时由食草动物而食肉动物,但这股易服风潮带来了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

中国几乎不能生产西装所需呢料,不得不大量进口;而传统长袍马褂突然无人问津,绸缎店铺和裁缝店纷纷倒闭,洋装裁缝则生意爆棚。中华国货维持会不得不致电孙中山,希望礼服礼冠定为国货。

孙中山当然是坚定的西装派,虽然同意“常服听民自便”,并展望将来西装衣料必然会用国货,但坚持“礼服在所必更”,且“故乘此时机,欲尽去其旧染之污习”。

袁世凯接任大总统后颁布的《民国服制》,同样坚持服饰西化观。男式礼服分大礼服、常礼服,大礼服又分昼、夜两款,皆西式,而常礼服除西装外、褂袍也被承认,中西并存,作为一种过渡。

1

▍民国服制图

但如果此时为了有机会穿的像个人物,花重金定做一套西式大礼服,很可能再也没机会用上。

1917年后孙中山突然戒了西装,喜欢上了在原本被他认为应当革除的褂袍,只在政治意味象征浓厚的场合才穿中山装。孙中山不是一个人,因为率先穿上西装的先进分子们,这时纷纷改穿褂袍。

时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尾声,战争爆发不久,一个西方知识界传来的声音开始鼓舞中国的人心,大意是,世界大战证明西方文明完蛋了,甚至还要向东方文明取经。被西装绷得太紧的先进分子多少松一口气,一下发现还是自家宽松的褂袍最舒坦。

它甚至是一次席卷世界的风潮,几乎所有非西方国家那些崇尚西方的精英,都经历了一次西装转民族风的剧变。最激进的是甘地,他脱下西装后,干脆裸出一身排骨,化身为苦行僧。

只有两个国家例外,一个是日本,西服已经穿惯改不回去了,另一个是即将灭亡的奥斯曼帝国,凯末尔将用西装强行替代伊斯兰服饰的方式重塑土耳其。

1

▍凯末尔政府禁止宗教服饰(包括女性不得佩戴面纱),推动西装的普及

虽然长袍(清代称大褂)是满人服饰,而马褂与满清关系更为浓厚,但比起西装还是要亲切得多,更何况满清早已垮台,长袍马褂也没那么让人讨厌了。

对西装功利主义的热情一旦退却,礼仪上立即出现了大礼服的空缺,怎么填?只要在常礼服的褂袍外再套上马褂(民国早期马褂一度被淡出),它立即就升级为大礼服。

如果不理解马褂的功能,便不能理解李宗仁的怨愤。

1948年5月20日10点05分,蒋介石和李宗仁宣誓就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统、副总统,身穿蓝色长袍马褂的蒋介石宣读53个字的誓词时,一身军装的李宗仁立在左后方,两眼平视,双手下垂,作立正状,没有一句“台词”的李副总统看上去像跟班。

1

▍1948年5月20日蒋介石、李宗仁在就职典礼上

《李宗仁回忆录》认为这是蒋介石的阴谋:李曾问蒋就职时如何穿着,蒋称大礼服,李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蒋从来不穿大礼服,但还是做了一套大礼服,不久蒋又通知穿军装,结果成了长袍马褂的跟班。

参加观礼的民社党主席徐傅霖特意自嘲:“我在民国元年做有燕尾服一套,可惜现在穿上不合潮流了。”当天在场3500余观礼者服装五花八门,按西方礼仪身着燕尾服的除了150位外交使节,只有任司仪的洪兰友(国民大会秘书长)和吴鼎昌(国民政府文官长)。

唐装,其实就是当年的马褂。

文化的任性

作为大礼服,唐装的好处就是随意,随便那么一套,规格就上来了,完全无需像西式大礼服一样绷着;任意身材,它都装得进去,任意动作,它都不会变形,任意气质,它全灭,死人活人都适合。

1

▍北大教授孔庆东

如果你已被大众认为是个人物,甚至已经被大家叫做X爷,唐装就显得太正式,它还是会显得拘着,不舒坦,这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不自信。穿身燕尾服你就必须彬彬有礼,但穿了唐装你也太不好粗声大气。

所以,必须穿得更低调随意,质料柔和贴身的对襟中式装,若是深色,袖口必须露出一截白,脚蹬百纳布鞋。这是有文化的任性。

北方爷多,稍微大点的局,难免会遇到一堆认为自己应该任性的腕儿。令人气愤的是,《舌尖上的中国》系列播出后,不少餐馆跑堂的伙计居然也开始一身粗布对襟中式装,白袜黑布鞋。

1

▍中国化的“西装”

只有细节才能决定是爷还是伙计。

在北京这样有文化的地界,不被人误认为伙计,手腕上一定要有串珠子,木头、矿物都行,金子就俗了。这是中式对襟衫的好处,是个爷哪能不随身带一堆把件?穿燕尾服,手腕不能挂珠子,口袋不能揣东西,唐装好点儿,但也塞不了太多东西。

1

▍某文玩爱好者

光有珠子还不够。一口不整齐的黑黄牙齿是标配,牙齿上的包浆,烟、茶造就,旁人无法代劳,不像珠子,找个不爱洗澡的河南闲汉手盘半年就能像模像样。

出了山海关,木头和矿物珠子得改成金的,必须加长,所以只能挂脖子上。为了和珠子搭配,身上的衣料就绝对不能是看上去像粗布,必须丝绸,这样袖子才会经常滑到臂弯,不经意露出胳膊上纹着的爬行动物。

在长江以北,要能hold住这身装扮,光养肚子还不行,后脑必须要有槽子肉,它的妙处有二:不悦时,梗着脖子慢慢偏过头打量,不怒而自威;情到酣处时,槽子肉参与共振,直着嗓子嚷嚷时,才能像个爷一样豪迈。

南方人普遍对自己不够任性,爷少。穿着讲究中规中矩,尤其长三角,极致的便是上海老克辣,他们小心翼翼的精致,相当不符合中国国情,活该后继无人。

在南方,敢于脚踩布鞋一身中式对襟的,多半就是老师或大师了。师和爷不同,必须相貌清矍,一看就是餐风饮露修炼出来的,所以服装质料无所谓,但颜色必须淡雅,换上北方装束,那就真成了伙计。

保险起见,师的鼻子上一般都有一副眼镜,以黑框圆眼镜为宜。南方的师,必然是沉思状的,脸上挂着常年便秘的痛苦,即使偶尔一笑,也要让人看到背后的忧伤。牙齿必须整齐,至少不能有包浆。

1

▍国学大师文怀沙

商人穿上唐装就差不多等于宣告自己是儒商,或打算成为儒商,若是穿了对襟中式衫,脚蹬圆口布鞋,那肯定是已经悟出了道,起码是正在悟。

唐装、中式对襟装的最大妙处,是布扣子下深藏着“中国传统文化”六个字可能蕴含的一切正面意象。它之所以可以附加无穷多的文化想象,要诀便是休闲、随意和任性。

所以,未必一定非得唐装、对襟衫,只要能穿出这感觉来,境界反而更高,譬如不久前去世的中科院院士李小文,网上热议不是因为其专业——反正大家都看不懂,而是他随意的穿着:“外表不羁但是有着仙风道骨”、“维护了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本色、随性”……

1

▍中科院院士李小文

质料、颜色与长短

蒋介石的精气神非常适合穿西装,但他一辈子只在两个时段穿过西装:留日期间和1927年8月14日下野期间,唯一一次穿大西装,是1927年12月与宋美龄结婚。

1

▍1927年蒋介石下野后前往日本,期间西装革履地拜访了涩泽荣一

服装上,蒋介石是个复古主义者,喜欢长袍马褂,蒋介石能把它穿出大礼服的味道。两者在颜色讲究上完全一致,皆以深色最为隆重。长袍马褂被他穿到1975年,他或许是长袍马褂的最后守护人。

上井冈山前,毛泽东一直穿长袍,但终生不曾穿过马褂,对穷书生不但太贵而且派不上用场。毛参加1921年中共一大时,完全有能力置办一套。共产国际远东局会后给每个参会代表20银元路费,毛只把它用做饱览祖国大好河山增益见闻的川资。

相比蒋介石,中山装在毛身上才真正穿出了大人物的随性。蒋介石身板挺拔,中山装有明显的收腰,修身合体,而中共领导人的中山装宽松舒适,下摆肥大,有中式褂袍之感。

▍中共领导人的中山装

由于长袍马褂属于反动阶级的服装,所以中山装是新中国唯一的礼服,甚至是常服、便服,它自然会带来一个问题:如何让中山装之间有大礼服、常礼服、便服之别?

质料、颜色、长短可以让中山装分隔成明显的档次来。普通人穿的布料和首长们的呢毛料,可一眼分辨出档次来。

更重要的是颜色。与西式大礼服以黑色深色为贵相反,中山装的颜色位格是以浅色为贵,顶级首长的中山装,不外乎浅灰色系、青色系、浅蓝色系几种,同样是高级呢料中山装但位阶次一等的首长,则是深蓝、藏青,黑色是用来参加同事葬礼的。

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到朝鲜、中国、越南,皆是如此。

一个人到底是该穿浅色系,还是该穿便于衬托浅色大哥的深色中山装?界限大致划在是否有资格留主席头上。留主席头的首长,可以披一件呢子风衣。

只要是呢料中山装,走路时就可以双手背在身后,留给警卫员一个思考的背影。右手可以捏着燃到一半的烟。如果是穿着浅色中山装,可以在烟灰掉到身上前,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喃喃自语:我们的人民太好了。

在穿着的随性上,卡斯特罗、金正日、卡扎菲这种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首长,一出场就自带10个点的附加心理杀伤力,如果对方穿着大礼服出场,再增加10个点。

1

▍卡斯特罗、金正日、卡扎菲

穿着浅色中山装的首长,碰到这种对手怎么破?

无论颜色深浅,必须黑皮鞋配白袜子,坐在沙发上与外宾谈笑风生时,白袜子上露出一小截腿,可附带增加10点的心理杀伤效果,准确吐痰命中痰盂,增加20点杀伤。

1

▍邓小会会见撒切尔夫人

当场KO对手不难,可在游泳池边光着上身与西装革履的来宾畅谈核冬天。

来源:大象公会

链接:http://weibo.com/p/1001603873665740871674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