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二货  •  |  体验 | 共 1,480 阅读 | 共6284字 | 0 评论 | 分享

全麻一时爽,有本事醒来别喊娘。

麻骑士

我是麻醉医生,我亲测答题!

我没得什么病,或者得了精神病,我今年年初(一月份)写年终总结,统计去年我的手术量,做了九百多台手术的麻醉,而我却未曾体验过整个全麻过程是怎样的感觉……顿时,一颗好奇的心骚动起来,我提出由我的同事为我做一次全麻,并按照我的用药习惯制定详细的步骤。

本人男 29岁 身高175cm 体重70kg 烟史5年(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勿喷),无酒史(偶尔啤酒),无手术史、过敏史,无高血压糖尿病等其他基础疾病。

下面我详细写出每个步骤,及切身体会:

1、术前药:右美托咪定30ug,昂丹司琼4mg,地塞米松5mg(置于500ml生理盐水静脉滴注)~没啥感觉。
2、全麻诱导药:
①依托咪酯10mg缓慢静推~有点困了,但我努力地保持清醒,并试图通过说话证明自己还清醒。
②顺式阿曲库铵10mg快速静推~眼皮抬不起来了,卧槽,我要被放翻了!
③舒芬太尼20ug快速静推~有一丝天旋地转的感觉,后面不知道了…
3、气管插管:选用ID7.5普通气管导管,达克罗宁涂抹后麦氏喉镜插管~我同事说,为了让我有更深刻地体验,他在脉氧只有70时才给我插管,简直禽兽不如。然而我并没有啥感觉。
4、麻醉维持:丙泊酚200mg/h维持至肌松时间结束~万恶的同事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开了0.5MAC的七氟烷,开了半小时。然而我全然不知。
5、麻醉复苏:
①唤醒:我被拍了两下脸,有点醒了,但还是很想睡觉,非常非常困,管子卡在喉头很难受,但仍在我的耐受范围。我完全不知道过了多久,很想知道现在几点了。同事在身边,让我用力握紧他的手,让我把手举起来,让我抬头,让我深呼吸,总之就是不消停。
②拔管:同事用吸痰管在导管里吸了几下,说以后少抽点烟,很多痰。吸痰是我感觉最痛苦的时候,感觉肺被抽真空了…然后他扯断了套囊,把导管拔出来了。整个世界都平静了,我又睡着了…醒来发现,从开始现在,整个过程1.5个小时,我感觉度过了一个世纪。

总结体验:
1,人的意志力是无法抵抗全麻的,诱导时,我竭尽全力试图保持清醒,然并卵。
2,过程真的很舒服,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做梦,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现实中不能实现的愿望在梦里都实现了。但我现在完全不记得梦到了啥,反正我最后醒的时候,万分不乐意。
3,醒来时气管导管的尤其是吸痰时刺激很大,不过还在我的忍受范围。

作为麻醉医生的心得体会:
1,术前把详细麻醉过程告诉患者,让他心里有数,对麻醉的平稳极有好处,可以减少术前恐慌和术后的恐惧,对术后谵妄也有一定预防作用。
2,患者术前戒烟一周,哪怕一两天,对患者也有好处,痰不会那么多,至少减少了吸痰次数,减轻了痛苦。(当然长期戒烟最好,我不鼓励抽烟)
3,在插管时气管导管涂抹达克罗宁或者利多卡因软膏,可以增加患者的耐管程度,减少插管时的气道高反应,同时,拔管后嗓子不太难受。

补充说明:
1、全麻诱导,我常规用咪唑安定增加镇静,但此药有顺性遗忘作用,我怕用了之后我不能回忆起我的感受,所以没用。
2、真实患者,肯定有不同程度的手术创伤,麻醉药的用量和用法因人而异,不可参考本文,切记!
3、真实患者,麻醉和手术是很严谨的事情,不要向本文学习。
4、本实验所有人工都是自愿和免费,所有耗材和药品都由科室实验经费支出。

麻醉过程中发生的趣事:
1,万恶的同事把我的脉氧降到70才插管,我可能因此脑缺氧,智商从180降到了150,我永远恨你。
2,无耻的同事想趁我睡着时把我变成青龙(备皮),幸亏主任出面制止,否则我如何向我老婆交代!
3,猥琐的同事想给我插导尿管,幸亏护士长挺身而出,护士长我爱你!
总结:
①不要相信同事!
②不要相信同事!
③不要相信同事!

本文源自真实事件,如有雷同必是抄袭。

白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想来真是很逗比的体验啊!~~

话说那是2010年冬天,我十五岁,刚过完年,我做个不小的手术,全麻。

我妈很担心我,进手术室之前让我穿了一套崭新的红衬衣红衬裤。。。。没错就是那样一套鲜艳得不要不要的红衬衣红衬裤。。。。。。

然后我就在我爹我妈无比担心的目光中穿着大红的衬衣衬裤戴着手术用的那种蓝色的类似浴帽的帽子一脸天真地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区。

当时的我一定是太美了!我的红衬裤,时尚时尚最时尚!!~~(说有莫名喜感的人你出来,咱俩聊聊人生理想来来来)

进了手术室,发现手术室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那种昏暗阴森,相反就像个明亮的教室一样(那时候早晨八点左右),然后我看见一个长的好凶的中年男医生(我的主刀医生),不造为啥我注意到了他有点胖。。然后男医生说:“把衣服脱了。”

我:⊙▽⊙ (°ο°) (⊙o⊙) ◑▂◐!!!

震惊了两秒之后我弱弱地问:“都脱了吗。。”

男医生头都没抬:“对。”

妈蛋要脱光啊!!!不仅要脱了我时尚的红衬衣红衬裤啊!!连小内内都不留啊!!!我当时已经十五岁了啊!!花季少女啊!!该发育的羞耻心已经发育完全了啊!!!可是还没谈恋爱呢啊!!!!

我原地纠结了一会儿,然后就悲愤地,一件一件地脱掉了我的衣服,之后医生让我躺在了手术台上,用什么东西盖住了我,一群医生围过来,我当时的表情应该是这样的●︿●

然后就有一个和蔼的女医生抓过我的左胳膊静脉注射麻药,一边打麻药一边跟我聊天:“今年几岁了啊?”

我看到这么亲切的女医生心情大好,把我的红衬裤和羞耻心都抛到了西凉河,活泼又机灵地回答了她:“十五了~”

“哦,帽子遮不遮眼睛?”

我抬起右手摆弄了一下帽子,说:“不遮~”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没错就是这么快O_o

等我再迷迷糊糊有知觉的时候就感觉他们在给我缠绷带,意识完全清醒的时候我已经在重症监护室了,因为手术时间长,一直一个姿势躺在手术台上,感觉屁股和脚跟疼得都麻了。然后第二天从重症监护室出来,自己溜达儿就回病房了。至于有说全麻影响大脑的,我倒感觉没什么影响,因为那年中考我考的还挺好的。

哦对了,那套崭新的大红的衬衣衬裤我后来再没穿,它从买了开始我一共就穿了大概从手术区走廊到手术室的距离。

怪我咯~ = ̄ω ̄=

Hannibal Lecter

年初做胃镜,要插管和取样,在这里老外都图方便,简单粗暴,没有不麻和局麻,只有全麻。
远离家乡,亲人,一辈子第一次全麻。

胃镜检查当天,以前12小时禁食禁水,然后就按医生给我的地址去了。
医院在一个教堂里,是私立大医院。
当时一进去觉得感觉还不是那么差,至少没有在有些医院的白瓷砖消毒水的感觉。
墙面是米黄色的,木地板踩着咯噔响,到处都是绿色植物。

从前台拿了张单子,仔细一看我就有点郁闷了,同意书上写着,我知道全麻会有生命危险,愿意为此负责。然后就开始脑补一千万种致死可能性——
麻醉师按照给老外的麻药量下药过梦啊,我咽喉发炎窒息而亡啊;麻醉师数学不好下错计量了啊;麻醉师拿错药了啊;心脏骤停啊......

然后我就没签字,直接去排队了。
那天我师妹在医院实习,轮到我了,她把我接进了检查室。
外面巨安静祥和古老一回廊,里面却截然不同另一个世界,绿色的墙面,白色的柜子,到处是仪器设备,护工,护士,刚做完前面一个妹纸,医生正像农场里宰牛一样流水线操作——唤醒病人,拆探头,换床单,打片子......忙碌有序。

麻醉师蜷在门厅里一个沙发里,学妹给我介绍,她懒洋洋地给我握了个手,看来麻醉师确实屌。
医生从里间走出来,寒暄过后就让我进去躺下,里面是张硕大无比的床,床头左边是显示屏,正中是心跳监视器,右边架子上挂着管子。

医生调整好设备,一看同意书还没签。就让我学妹催我签。
我给学妹讨价还价说局麻好不好?
学妹烦了,说好好好局麻......

然后我就换了衣服躺上床,套牙套,这时候麻醉师走上来给我手背消毒,开始静脉注射,然后在手指上夹上脉搏监视器的夹子。
我心想你妹妹的有这样局麻的吗?但是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没辙了,药水推送的那几秒里我脑海里想的最后的事情是——生死有命,反正我这条命就交给你们随便玩了......

然后几乎就是瞬间就完全失去意识了。
这不是睡觉,不是做梦,应该说比睡觉纯粹得多,感觉自己是在一个特别安静,空气特别好的地方沉沉的完成了一次高质量的深睡眠,在这个过程中五感完全被切断。大概死了就是这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学妹在叫我,觉得自己从深水中浮起来,周围一下变亮,有了声音。

然后我一下就坐起来,他们告诉我,我睡了十五分钟,在这十五分钟里,医生把一根直径一厘米的皮管子插进了我胃里,翻滚,充气,照片,取样,拔出。
我居然曾今还有不麻的念头,值得亲幸没有付诸于实施......

我摸了下肚皮,心想就这麻醉效果,他们把胃哪块切了恐怕我也不知道。突然有了一种觉得被麻醉很爽的感觉。因为我自己绝对没有这么高的睡眠质量。

熱病

我跑到护士站找值班的护士姐姐瞎掰扯 说我好紧张 然后护士姐姐一直安慰我 扯开话题跟我聊别的

手术那天 早上十一点进的手术室 在里面等了半小时 我一个近视四百度的小女生!第一次进手术室竟然不能戴眼镜进来!什么都看不清楚!差评差评差评!!!

手术室里的姐姐把药物手术刀神马的准备好了 叫我进去了 然后 叫我把上面的都脱掉!!吓死宝宝了!人家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女 !这样全脱了真的好吗!在护士姐姐的催促下 我极不情愿的把内衣脱掉了 迅速上手术穿 把那张绿色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望胸上扯!嘤嘤嘤~

然后麻醉师来了!!!还是个男的!在模糊的视线里感觉长得好好看!麻醉医生开始问我体重啊身高啊年龄啊 我一边回答一边扯东西望胸上盖啊啊啊!因为护士姐姐要弄心电之类的东西 一直把我盖在胸上的东西扯!下!来!啊!啊!啊!

好了!重点来了 !麻醉师把一个类似氧气罩的东西放在我鼻子上 说小姑娘 你吸几口麻醉吧 一会儿就睡着了!
然后!我就吸了几下那清香沁人的气体!脑子里还在想!我为什么还没睡着!难道昨晚那张图是骗人的!手还在扯东西!嗯好了 关于在手术室的记忆就停留在了我扯了东西盖在胸上!

手术完在ICU里面 隐约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还一边用手拍我的脸!我听得到 就是睁不开眼睛!估计再拍了十几分钟吧 我睁开眼睛醒了 迷迷糊糊 手脚软趴趴的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喝下去之后!我吐了!对!我吐了啊!吐了整整一袋酸水!看护的护士姐姐说我对麻药太敏感了......之后虽然肚子很饿 但是一吃就吐一吃就吐 医生干脆让我喝了一天的葡萄糖...

全麻这个还是不要去体验了 妈妈哒 身体健康最好了

知乎首答献给了我不堪回首的手术+全麻。嘤嘤嘤 捂脸逃~

1

 

洋葱侠叫兽蜀黍

我来说一下自己在法国做手术的经历。
今年1月底,跟小伙伴打球,没有任何冲撞的情况下,右跟腱啪的一声,断了。
然后朋友开车送我去医院,5小时确诊,不提。
转天大夫给我预约病床,然后又说,今天就不做手术了,我太累了。
我说好,然后住院开始。中间有麻醉师问我,全麻半麻?
我说不知道啊。麻醉师说:全的吧,对我更好。

翌日,俩男护士推着我病床就给我送手术室了。
一路我这个担心啊,毕竟异国他乡一个人做手术,万一丢了个肾,女朋友咋整?
然后到了手术室,胳膊上插着点滴呢。
我还客气一下,问大夫:
用不用我自己趴上手术台?毕竟我还是比较沉的。
大夫说:不用,安心躺着,麻醉完了我们都给你抬过去。
我说:好。

我一直不知道是点滴的作用啊,还是气体的作用。
大夫给我扣上一个面罩,让我自然呼吸,我就照做。
趁着还清醒,我心想,试试自己毅力有多强,看看能清醒多久。同时注意着身体的感受。
慢慢的,胸感觉有点闷,有点喘不上来气。
越来越闷。越来越不上气。
然后突然一下,眼前一黑,脑袋一歪,胳膊一松,自己就懵逼过去了。

醒来以后大概两个小时,看东西依然懵逼中。
意识很清醒,但是身体不受控制。
看着自己右腿绑好了,腰上没有伤口,一切都正常。

哎,这只是小手术。大手术啥的,希望大家赶不上吧。

慢小慢

我三年级的时候做过一次手术,全麻。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医生叔叔看我躺病床上紧张得想哭的样子,还很尽责认真地指着头上一个大灯企图分散我的注意力,说:‘这是无影灯哦!见过没有?投下来都没有影子…’

我内心就无比好奇,结果抬眼的一瞬间就睡过去了……

所以无影灯长啥样现在还没见过………

后来这件事就是听我爸说的了,我完全没印象。

据说我出手术室的时候麻醉作用还没消失,我睡得七荤八素。妈妈担心我一直睡下去醒不过来(…),硬是把我给叫醒了。结果我朦朦胧胧迷迷糊糊地看着她,第一句话是:‘你是谁呀?’

妈妈登时嚎啕大哭……

还好最后睡了一觉以后神智完全清醒了,没有发生失忆这么狗血的事情(≧∇≦)

崔煊赫

这个全麻只能有麻前麻后的体验,中间有体验那就粗大事啦!

10岁的时候来北京看过一段时间的病,在病房观察治疗了10多天,终于要进行大手术了,主治医生早上早早的来看我,并陪我下了一局象棋(妈蛋1个月只赢过他这一次!)就出去了,安排护士阿姨来帮我打麻药。

麻药是朝屁股上注射一大针管的麻药,针管有我手腕那么粗!尼玛我看到之后死活不让打针,在父母、医务人员、病友的合力劝说和控制之下,终于把药注射进了我可怜的小屁股。

打完除了屁股略疼其他没任何感觉,大概20分钟后我被推到手术室,我见到了我的主治医生还有主刀的主任。因为仰躺着,光线有些刺眼,还没来得及适应医生就拿一个氧气罩扣在我嘴上,送氧压力大,风有点冲。
- “小朋友几岁了?”
-“10岁了”
-“这么大啦,上几年级了?”
-“3年级”
-“噢~你最喜欢什么动画片?”
-“光能使者”
……
这是我能记住的全部,就几句话的功夫我就“睡着”了,整个手术时间进行了9个小时,当我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刚好被叫醒,有一点意识,听着妈妈担心的呼唤,我只是含着眼泪迷迷糊糊的在重复“妈妈我没事,一点也不疼”( ¯ ¨̯ ¯̥̥ )

术后一周我就活蹦乱跳了,最难受的就是那个万恶的尿管!!妈蛋疼的要死,好几天都不能开心的尿尿(。•ˇ‸ˇ•。)。

堂吉斯基

有过几次全麻经历。

第一次很紧张,问医生做手术什么体验。他说别怕,就是睡过去了,不会有任何感觉。

睡过去?万一失眠了怎么破??

带着点好奇我被推进手术室,接上各种仪器和管子。在与麻醉师故作轻松而清醒的闲聊中,我不知怎的就突然断了记忆,镜头直接从手术室切换到清醒室,没有丝毫过渡。然后在一片混沌朦胧和隐隐疼痛中,天边远远传来声响:“醒了吗?”……

而后的几次全麻手术前,我都暗暗怀揣任务:“这次我要好好感受下入睡的过程,看自己能撑多久。”

然并卵。根本意识不到“入睡”的朦胧过程,就像插头被拔下,意识瞬间断电一样。等重新有了电流,已经是身处另外一番场景了。

也是个奇妙的体验。我想,死亡的感觉大概就是如此吧。

Lyn橙

躺在床上被推进手术室。
手脚上都有被扎针打点滴。
有心电图监测。不由得脑补当图片变成一条直线的时候。
手脚有没有被绑起来呢我忘了。
往嘴里喷麻药,有点苦。
然后插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病房里。
没有觉得有多疼。
只是头昏脑胀。
但全麻之后24小时不可以枕枕头。
也不可以睡着。
拼命撑着不能睡。
要知道我是给个支点就可以睡到世界末日的人啊。
不可以喝水。不可以吃东西。
我有偷喝一点水。
然后胃里翻江倒海。
只有做雾化。或者用蘸过水的棉签解渴。
嗓子很痛。像撕裂一样。
才知道嗓子痛到不能说话原来是可能的。
每吐一个字都像把气管生生撕开。
没有人陪床。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病房,仰起头看床头一级护理的灯。红色的。

手术后的第二天除了嗓子痛到几乎不能说话其他一切都好。
在该睡觉的时候偷偷给谁打电话。被护士姐姐发现。
嘶哑着连吐出一个字都困难,还在不断说我没事啊没事啊。
看着她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觉得自己也是蛮拼的。
到底是能无聊到什么程度。躺在床上无事可做的时候才知道。

开始明白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愿一切都好。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396872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