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收快递时说「谢谢」结果被同学说成「装」应该怎么办?

二货  •  |  吐槽 | 共 1,105 阅读 | 共10776字 | 0 评论 | 分享

本人今年大三,开学就大四了,现在正努力准备考研中,事情大概就是我和他一起回宿舍,路上顺便去拿快递,他当时站在旁边,我签字拿过快递后就很习惯地说了声“谢谢”。然后路上他和我说的大意就是“你好有礼貌,别人都不说谢谢(因为当时有个女生没有说),装的吧balabala”,当时瞬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不好受,就像是像被冤枉一样… 我和他之间曾经还有一件事闹得很不愉快。因为我是我们班里的班委,再加上平时比较好说话,别人让帮什么忙都会尽量帮,所以如果班里有什么事班长都会找我帮忙(因为班长是学生会主席,有时候的确很忙没有时间),比如在宿舍的睡觉的时候班长打电话让帮忙去拿英语四六级准考证,我就会起来尽快去领,因为我感觉我做事很不喜欢拖。这种情况的事不算多也不算太少。然后有一天,他,就是我那个同学,我们一起去教室,也忘了怎么扯到这些事的,然后!!然后!!!他竟然当面说我是班长的“狗腿子”(类似走狗的意思),卧槽!!我当时立马就炸了!!有种小宇宙要爆发的感觉但又无处发泄!!我完全仅仅是因为帮忙而已,从来没有想过他是班长才帮忙啊!! 唉,为什么总是会不被理解,这真是一件很很很很很让人郁闷郁闷郁闷的事。感觉都是成年好多年的人了,还会被这些事困扰,真是太!幼!稚!!

叶耶耶

有一年冬天,很冷。我在自习室呆到很晚。翻出手机准备回去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有两条短信和一个未接电话。
一条就是普通的快递通知短信, 另一条是说她一会就要走了,让我赶紧去取快递。

我赶紧收拾了东西下楼去路口去取快递。
天已经快黑了,路上很冷,风也大,我把围巾紧了紧。来到路口时,就剩俩快递员还在那里了,我找到我的快递公司。送快递的是个大妈,看年龄和我父母差不多了,她坐在花坛边上,面前摆着几个快递,两个手缩在宽大的棉衣袖子里。

我赶忙走到她面前说
“不好意思没看手机来晚了,真的很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还有俩人还没来呢。”

听到这我却没有好受点,反而更加愧疚。我做错了事,她一点责备我的意思都没有,还给了我一个可以免除自责的理由。

她把笔给我,让我签字。接过那支笔,我看到了她被冻的通红的手,指节很粗大,可能是重活干多了吧。

签了字拿了快递,我还是觉得挺不好意思,走到附近的一个奶茶店,我买了一杯热奶茶。
我回到路口把奶茶递给她,说不好意思让她在冬天在这么大风的路口等这么久。

她很惊异,一边摆手一边摇头说不用不用,她习惯了不怕冷。
我把奶茶塞给他转身就走了。想着,希望一杯热奶茶能让她在继续等剩下两个同学的时间里不太孤独。

事情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结果是,买了奶茶,我犹豫了一下,却回了宿舍。为什么?
因为我和一个大大咧咧的直男癌朋友一起的,我怕他说我装,我怕他说我一个大男人这么矫情。

我没把奶茶给那个在冬天等了我这么久的快递大娘,当然也没被直男癌朋友嘲笑,没被说“装”,没被说矫情。

但是我却一直很愧疚,我愧疚不仅是因为我让她在冬天等了那么久,还因为我为了怕别人说我装,放弃了一个本可以带给她人一天美好心情的善意。

早知如此,其实被说一句“装”,又有什么呢?

前一段我坐出租车。

因为很多出租车比较旧,不使劲的话门关不上。所以上车的时候我比较用力的把门关上了。

司机不高兴了,说,关门就关门,这么大劲什么意思。

我连忙道,不好意思,没注意是新车。

“新车怎么了,新车也不能这样使劲关啊!”

我一想,他八成是误会我了,以为我说新车的意思是老车我就不爱惜了。其实我明明意思是老车门不使劲关不上啊。。。但是他气头上我也不好解释了。

然后交谈就蛮不愉快的,他语气一直很不友好。

下车给钱的时候,他找我钱,我习惯性的说了一声“谢谢师傅“。

他有点错愕,好像觉得自己刚才态度不太好。

”那个,你路上小心点啊“。我下车的时候他突然俯过身来巴巴结结的说,能感觉到他带着些许愧疚。

我说好,然后轻轻的带上了门。

或许那句谢谢并没有帮到我什么忙,可是或许下一个坐上他车的人不会因为手劲大一上车俩人就搞得很不愉快。

一句习惯性的谢谢,却能带两个陌生人一天的好心情。我一点也不觉得这叫”做“。

这些年,我遇到过很多态度冷淡甚至不好的服务人员。有司机,有售票员,有机关工作人员,有收银员。

其实他们也没必要给我好脸色,毕竟我也没有给他们小费让他们细心微笑着给我提供服务。又不是去理发店。

但是每次结束的时候,不管他态度多冷淡,我多数还是会习惯性的说句谢谢。

我只是希望下一个人受到的对待能因为我的一句谢谢有所改善。

孤独的球头人牛长

题主你没错,正常人就应该这样。
谦谦君子,有礼有节。一个处处与人为善的人,世界也会对他展现最大的善意。

如果你们是高中或以下,你那同学可能只是单纯地得了中二病却不自知,让时间拯救他吧。
如果是大学或以上,那可能由于家庭教育或其他方面的原因,他的天赋树歪到了混乱邪恶阵营那一边。作为守序阵营的你,还是离那家伙远一点为好。
看了问题补充后,终于可以得出科学的、严谨的结论了:

题主的同学纯粹是烧饼一个……
所以题主啊,安心考研学习,以后疏远他就好了,当他是空气,他说什么你就呵呵一笑,咱们作为正常人不能跟一只烧饼较劲对吧。
有好心肠的知友问,那么该如何拯救类似的烧饼呢?

我想说的是……像那种自以为是、以看不惯整个世界为乐趣、完全不会换位思考、说话时嘴不把门还感觉自己很幽默的烧饼,他们这种招人厌的别扭性格是根深蒂固的,绝非一天两天养成的,凭你一人之力是绝对不可能拯救他们的。

那么,作为一名正义、崇高、光荣的角色,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

1

安雅

这件事换一个角度想。

一个人,从小家人都是和亲戚邻居勾心斗角,每天灌输的都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看谁热情一点都疑心是装来套近乎好骗点什么的,突然发现自己的同学竟然会自然地对别人付出友善和帮助,他会怎么想,他会怎么做?你们是同学,意味着你们身在同一个环境面对同样的人群,你们也理应使用同一套世界观人生观,你怎么可以付出不求回报?难道自己家庭的教育全都错了?

很自然的,他必须攻击你,问你是不是在装,在当狗腿子赚好处,只有取得了你的正面回应他才能继续心安理得过下去。

但——请你也要看到这一点: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他真的在羡慕你。羡慕你可以自如地付出这么多善意而不怕吃亏,羡慕你有这样体面的言行。尽管他本能地用言语攻击了你,但问你的同时未必不是在问自己:我能不能也变成这样?

所以这事你可以这样想:你的礼貌和对同学的帮助到目前为止,他们给你的反馈是正面为主,还是负面为主?环境正常的话,应该是正面为主,所以你没有什么可指摘的。他的恶意,未必是他本意,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价值观碰撞。以后走上社会,这样的碰撞只能更多、更激烈,但愿你能一直保留这样的宽厚性格,但也能理解他们的恶意来源——他并没有你这么好的环境可以做到对所有人满怀善意,那不完全是他的错。理解之后,这种恶意是伤害不了你的。

墨革

题主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波人,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对于他们来说,唯一的快乐就是贬低别人,抬高自己。你好好学习,他们说你装学霸;你天天打游戏,他们说你不知上进。我们身边总会有一些像父子骑驴那个故事中的路人一样的人,那我们直接无视他们,坚持自己的原则和本心就好。

翡柏

我想起有次领快递不小心喊了句“快递先生”,就看到对方乐开了花的样子。

我想起有次没听到电话,正好有同事也去领包裹,就顺道把我的捎了上来。快递还专门在包裹上留了言说明情况。文字里还把“你”写成了“妳”。真是有趣。

我想起有次还在外面吃饭,快递却已经到了单位楼下。我说尽快赶到,天却突然下起了雨。我被淋在路上,快递在没伞的情况下等了我20分钟。从此以后无论哪家快递迟到,我都不再把那当成问题。

我想起快递新人无意间说起承包一个片区的费用,想起一个女快递员说自己来自邻市离家送件只因为这里的提成高些。想起寄件时遇到的特别好说话和难说话的人,想起有人和我用着同一款手机。想起每个人的性格和特点,那些脸庞都是你清楚记得的,一个个会笑会累会等待也会着急的真实存在。

当然了,我在收快递时也会说谢谢。为什么不说呢。刻意拒绝交集?给自己和别人划出一个个的条条框框?若是不符合就要贴标签扣帽子?那可真是片面又无聊啊。你同学怎么想的不用计较,你只要做符合自己心意的事,就好了。接受人和人之间本来就有所不同的设定,但也需相信,人和人之间本来可以有更多的了解,更好的沟通。

藥師

我有个习惯。

家里人吃饭给我盛饭的时候,我会说谢谢。

终于到了二十几岁时,老妈看不下去了。

老妈对我说给你盛了二十年饭了,有必要说谢谢嘛。

没回答老娘,对她笑笑,这句谢谢依旧。

其实也没什么,

一是人多少有私心,希望未来有了孩子,每次自己/爱人给他/她盛饭时能听句谢谢。

二是怕会有那么一天天因为少说了谢谢再也找不到那个想说句谢谢的人自己后悔。

至于说题主的问题。

他人既地狱,不同的世界不能理解,不必浪费时间解释。

在“我”看来理所当然的事被“你”看成是“装”,只能说大家世界不同,未来各奔东西,何必解释。

周筠

题主遇到成长的好机会了!

特蕾莎修女说过这样的话:

1. 人们经常是不讲道理的,没有逻辑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不管怎样,你要原谅他们!
2. 即使你是友善的,人们可能还会说你自私和动机不良,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友善!
3. 当你功成名就,你会有一些虚假的朋友,和一些真实的敌人,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取得成功!
4. 即使你是诚实的,人们可能还是会欺骗你,不管怎样,你还是要诚实!
5. 如果你找到了平静和幸福,他们可能会妒忌你,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快乐!
6. 你今天做了善事,人们往往明天就会忘记,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做善事!
7. 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你可能会被踢掉牙齿,不管怎样,总是要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
——你看,说到底,它是你和上帝之间的事,而决不是你和他人之间的事。
记得我36岁那年,和同事议论起想跳槽的事儿。一个女同事在旁边瘪嘴嘲讽道:你都三十六七岁了,谁还会要你啊!——我在心里暗笑+不屑,心说,像你那么懒的人,当然没地方要,你怎么能和我比? 若干年后,同样是这位同事,据说在原来的单位里,向新来的同事讲我的辞职跳槽,把我说成了一个传奇。

我的孩子上了小学,班上家长建立了QQ群。我时不时在群里发一些阅读、育儿和锻炼、劳动相关的信息,经常是”潮打空墙寂寞回“,认真筛选的文章,发出来后没什么动静。群里谁要是发一点八卦,那叫一个热闹。是不是我发的这些信息就真的得不到重视呢?非也。慢慢地,我发现,孩子的同学中,坚持早睡早起的多了,坚持锻炼的多了。到孩子小学毕业时,我在QQ群里倡议暑期孩子们参加篮球夏令营,没想到居然有12位家长同时报名,因为他们看到了我家孩子坚持锻炼的好处:身高腿长,苗条健康,且学习成绩出色。

前不久,路上遇到一位家长,她的孩子是一位可爱的小男孩。她见到我,停住脚步,说:假期里我向你学习,让我儿子也在家里做家务——我长期在群里倡导要让孩子参与家务劳动。我感到好奇,问:孩子都做哪些家务呢?她答:买菜、洗菜,洗衣服,接着她又说:我们家长真是低估了孩子的能力,我儿子可会买菜了,还知道讨价还价呢!

题主很年轻,年轻的时候,不容易搞清楚的一些事是:
1.哪些人的话可以不当回事儿,哪些人的话要重视。
2.哪些事,只要自己认定是有价值的,暂时得不到赞扬和支持的声音也要坚持去做。

像题主遇到的这位同学,总是以恶意揣测同学的言行,他恐怕不会只是对题主才如此,而可能是一种思维习惯,即看问题容易往消极、阴暗处去思考。接触到这样的同学,题主慢慢会认识到:在你的人生旅程中,你不妨把这样的人收藏在“耳旁风”文件夹中,当然你也可以给文件夹起个更诗意的名字,比如“雁过不留痕”之类的。

有功夫的时候,可以琢磨一下为啥这样的同学,看待他人的言行总是往坏处去思考,这种思维方式是怎样形成的。如此,你便能掌握这类人的言行特征,一旦发现这种特征,及时归入上述文件夹中,对他们说:轻轻的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昨天,我看央视采访吴军老师给出的若干个问题,其中,吴老师的一个回答给人印象深刻——

央视:您认为教育的本质是什么?
吴军: 1)教育学生,培养他们终身学习的能力,激发他们从事独立而原创性的研究、并通过他们的发现使世界受益。
2) 服务于社会:要培养实干家和能够做出成就的人,他们成功的事业生涯可以大大增进公共福祉。我们不要培养世界的旁观者、生活的观众或对他人劳动十分挑剔的批评家

陈大猫猫

去饭店吃饭会对上菜的服务员说谢谢。
打的到家对司机说谢谢。
买东西结账完对服务员说谢谢。
收到快递对快递员说谢谢。
门卫叔叔帮我开门我会说谢谢。

不管是不是对方应该做的,怀着感恩的心的人活着一定会幸福很多。

并且我自己假期里端过盘子,上菜的顾客中,80%的顾客会对我说谢谢,甚至有时候饭菜太烫的时候会说要帮我,当然也有不说谢谢的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我感受到的是生活中大多数人都是有素养有礼貌的人。
至少没见过阻止别人说谢谢的。

所以题主也是个有礼貌的有素养的人,请一定远离说你装的那个LOW逼,不要被带坏!!!

小灯

现在反智风气可真严重。

等红灯的会被那些闯红灯的说装。

别人插队你不插会被说装。

别人看玄幻你看经典文学会被说装。

买正版书尊重版权会被说装,看盗版电子书占小便宜才是对的。

老老实实按规则办事会被说死板,破坏规则左右逢源拉关系才叫会做人。

追求真理讲原则会被说认真你就输了。

有理想会被说幼稚,现实主义才是成熟。

对别人提出建议会被说多管闲事,有追求有进取心却跑来说风凉话,讥笑讽刺别人的热情,说你好高骛远痴人说梦。

累得半死,坐个公交没给老人让座却瞬间成为众矢之的,道德绑架说你没素质。

现在连说句谢谢都要被嘲笑了。我真的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

最后我这句谢邀 不会被说装吧

程归子

谢谢邀请!
题主你好,我与你一样,都曾是遇上误解时极力证明自己清白年轻人。年轻人血气方刚啊,性子躁,忍不了半分指责。大家无亲无故,凭什么污我就得忍气吞声?

但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你逐渐发现,几年前的问题可以用拳头解决,现在不行;以前的人狗一眼看出,现在遍地人精;放到今天,就连对快递小哥随口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谢谢”,也要被说成是装。

几乎所有人,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下,变得没有半分耐性。
老板不愿听你任何迟到的解释,只因隔壁小王那个烂的要命的借口;班主任对你粗下断言“没带就是没写”,只因你是所谓的差生;就像故事中的题主那样,无助,绝望,身边的同学绝不会听你解释。

题主朋友。其实你没有发现,你给自己解释、自证的时间,同样没有它们应得的耐性。
就像那些质疑声,来去匆匆,来去冲冲。

我家住在5楼。其实高楼层的快递小哥是会让你到楼下取的。但有一家的快递小哥,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蹬蹬蹬上来,把包裹亲自送到我的手上。是因为有次小哥包裹派送出了问题,我帮了他的忙。
后来等他下楼时,我会为他开着门,一直听到楼下防盗门咔嗒声才会关上。我妈一开始以为我是摆样子。可后来当她发现我真的每次都会做到时,她就用那种很吃惊的表情说:“儿子你真有礼貌。”后来我一直做,她的这种表情也转变成了“我儿子的确有礼貌”的骄傲。

也是现实里嘴笨。当我发现一时的口舌之争毫无作用时,我仅能以长时间的自证应对。
想起高中时一件事。
有个哥们儿,高中三年,一直是死对头。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互瞧不顺眼的,严重时,差点两帮人互殴。
就是这样,我们还在一个班。当时我有一点权力,负责自习考勤。他本来就很痞,周末从不会上自习,我就把他的名字记上。
在当时我的考勤表连自己哥们都记,但他不这么觉得,认为我公报私仇,只针对他一个人。于是这怨气就积郁很久。
后来临近高考,这货破天荒在最后三个周中,全勤自习。当时我的表情是震惊的,但还是给他做了签到。
第三周的一天晚上,班主任在班里做全天总结。在看过考勤日记后,他好像看到了外星人,“XX,XXX连续三个周来上自习,你确定你没记错?”我站了起来,“老师,真的,这三周每天晚上我都看到他在,无一例外。”
“你确定?”
“确定。”

班主任当众表扬了他。当然,这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在尽责而已。
至于他如何看我,切,我才懒得知道。

后来……毕业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某辆公交车上,我坐在这货的斜后方,听到他与旁边一个人谈论高中的趣事。旁边那个人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哎,你记得XX么,当时他可把你抓的挺惨的啊。”

他说了这么一番话。
“XX这个傻逼。我现在看了他还很不爽。但是,不得不说,他没有我当时说的那么不堪,这个傻逼没背后捅我刀子。”

我心里一暖。“XXX这个臭傻逼。”

所以题主你看,当被同学嘲讽,被身边人误解时,说到底他们还是不了解你。正所谓装一时好人so easy,你装一世给我看看?
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什么?
气急败坏恼羞成怒?
这不更符合了你装的本性了吗?他们悠悠地说着,把你逼得像个小丑。

但是!
为什么不静下心来,拿出自己极大的耐性,击垮这些小不耐烦,操翻那些流言呢?

要让这些意志力薄弱的朋友们知道,你不怕被怀疑,因为时间,会给他们答案。

拿出真诚,对快递小哥说谢谢,对保洁阿姨说谢谢,对说自己装的同学说谢谢,谢谢他们继续激励自己,在有外人的面前说谢谢,在没有外人的面前,对陌生人说谢谢。

只因为,你怎么看我是你的事,我怎么做是我的事。
我就是这么个人,也一定会做下去。

谢谢邀请。

就是这样。

郭英俊

送餐的,送快递的我都说谢谢,有时候会给一瓶冰水给他们,我心里舒服,他们也心理舒服。

他们会给我递烟,有时候顺路会用他们的小面包车捎带我。

我几乎所有的快递,送餐都是最快速度过来的。

我的到付件,若是我不在快递会帮我把钱付了。

实际上不只是对快递,对所有人都这样做,我自然会收获满满的善意。

说个原来单位的事

有个姑娘,脾气很娇贵

有次她有事需要别人替班

当时我的同事都不想给她替

说白了她的工作到那个时候基本上就闲着了,每天五点到晚上九点,就是在那玩玩电脑

但是还是没人愿意帮她

后来我帮了她

再后来嘛,她换岗了,和我原来这个工作岗位有很多交集

我原来的同事到她那去处理事情都不是太顺利

我嘛,不用我过去,她会主动办好把东西给我送过来。

所以对别人好就是对自己好。

当然不是无限度无原则的

张兆杰

1,
谢谢这两个字,是有魔力的。
如果用CS打比方,谢谢就是出场时自带的USP和Glock 18,看着没屁用,但它仍然是锦上添花的好东西,有些时候甚至能雪中送炭,比如当你的M4和AK47打光子弹时。
在二十岁之前,我几乎是从来不说谢谢的,倒也不是不愿意感谢,就是不爱说话,顶多微笑一下表示友善。
后来到了北京,听的谢谢多了,也就学着说。我想说,它必然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很多时候都会是便利。

2,
现在,我不仅在签收快递时说谢谢,在任何需要它的场合,都会说,而且是发自内心的。
即使从功利的角度来讲,这也是大有好处的。
年前我订了几套送人的茶具,挺沉的,快递哥给我打电话时,正发愁怎么搬上五楼,也不好意思叫人家帮忙,因为我们这儿默认都是去小区院里自取的。
结果到了楼下,快递哥一脸灿烂的笑,说整理快件时,发现这件是我的,东西好沉,就多叫了个同事帮他看车,走,一块搬上去。
那时我是真的感动的,因为这个快递哥名声其实并不好,常常有邻居叫他把小件送上楼,他都不情愿要废话半天。
那么我是多给过他钱么,一块钱都没有,无非也就是收到快件时,冲他笑一个,说声谢谢,有时候还小聊几句,说声辛苦。
面子是互相给的,总得有一个先给。

3,
当然,也不是说,不说谢谢的人就不好过活了,就像我的前二十年,一样有吃有喝有玩有乐。
不过说句私心话,且不说礼貌不礼貌,说个谢谢也不费事啊。
听了你的谢谢,可能有五成人当耳边风,因为听多了;
四成人随便回应一下,心里不以为然,该干嘛干嘛;
但剩下的一成人,就很可能会被你的善意感动,至少心里暖一下。
因此,何乐而不为?
这么简单的道理,稍微有点经济学素养的,都应该懂。

4,
至于题主的烦恼,就是身边人的看法,我想说的是,在漫长的人生中,要经历和见识的人太多了,有些人是真的没必要花时间和精力交往,甚至连短暂相处都不必要有,留个见面点头的余地就得了。
李敖说“需要解释太多的朋友,不是朋友”,而像题主朋友这种连基本的是非与三观都不搭的,那是连一句解释都不必有,因为你们相处过,是什么样的人心里清楚。
有很多人就是因为害怕孤立,害怕寂寞,勉强和别人来往,虽然称不上害人害己,但确实不够聪明。
另外,不被人认可,被嘲笑讽刺穿小鞋,甚至被人污蔑陷害,都是工作生活中常有的事情,忧愁失落沮丧并不解决问题,反而会生出更多问题,这时候能有意识地学学该如何应对,将有助于以后的路走的更好。

Demian

不愿说谢谢的人
作者:王老板

bullogger.com/blogs/wan

刚上大学那会,去一个北京同学家里做客,他妈妈给我们递了两听可乐,我接过来,嚅嗫着嘴,还没张嘴说话,而我的同学却泰然自若的说了一句:谢谢。我大惊失色,感觉这一幕无比荒诞,匪夷所思。等从他家里出来以后,我迫不及待的问他,为什么你要对你妈说谢谢呢?他感到很奇怪,说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然后他反问我,你从来没有对你妈妈说过谢谢吗?我低下了头,心想,岂止对我妈没说过,之前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说过谢谢。

那年回家的时候,觉得非常愧疚,这么多年了,没对我妈说过一句谢谢,真是不应该啊。有一天晚上睡觉前,我妈给我端了一杯牛奶,我接过来,满怀着感激和爱,对她说了一句:谢谢。然而这样导致的后果是,我妈脸都绿了,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冲我嚷嚷起来:你说什么?他妈逼的你说什么?在外面学好了是吧?有出息了啊!我也有点慌了,赶紧解释:没没,妈,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说……我妈气咻咻的走了,接下来的几天再也没给我端过牛奶。

我妈的心情不难理解,她觉得她的儿子远离了或者背叛了他成长的环境,他去了北京,成为了一个文明的体面的,或者是虚伪的客套的,即将跟她分道扬镳的人。其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这个王八蛋居然跟他老妈说起了谢谢!这样的心情我也是后来才体会到的。我有一个朋友,认识了十多年。虽然每年只能见一面,但在我心里他始终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和烟雾缭绕的录像厅、褪色掉皮的台球桌、被翻烂了的武侠小说以及露天电影院一起,都被深深的雕刻在了我的县城记忆里。这记忆对我而言是如此深刻,我坚定的认为它是不可磨灭的。直到不久前,这种记忆出现了坍塌。我帮了他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忙,然后他发了条短信过来,上面只有两个字:谢谢。那是他第一次对我说谢谢,我很难说清楚那时候是什么感觉,觉得垂头丧气,就像我妈当年听到我说谢谢一样。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这可能是地域的原因,但是后来我发现很多人跟我一样不愿说谢谢。后来我试图从其他角度去更准确的把握这种心态,但一直做不到。倒是崔健有一次在接受《人物》栏目的访问时,说过这么一段话:

“原来我是最讨厌虚伪的礼节这种东西,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做过很多世俗的礼节,我都没做过。也许是因为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摧毁我最多的东西那就是礼节。后来我发现我们这么大的人,都有同样的特点,就是我们都没有礼貌,我们没有礼节,我们对什么人都无所谓。我们不会给人低三下四的鞠躬,我们也不会像西方人那样地去绅士那种,去给人行礼。我们也不会像日本人一样,见面先给人鞠躬。我们甚至,我也不会像我们长辈一样去按传统的那种方式,去给人行礼,都不会。后来我发现这就是文化大革命产生的一代。但是这点有它一定的价值,有它一定的可悲性。”

崔健的这段话给我的感觉是,那种不讲礼节的性格更多的是有一层沙文主义色彩。文革的一代,或多或少都有这种沙文主义倾向,这种沙文主义表现在地域上——举例来说——就是大院文化。是那种唯我独尊的、蛮横的、粗暴的、爷们的文化,他们不跟人说谢谢,没有礼节,很多时候只是出于排外的或者优越的心理。从满清提笼架鸟的富家少爷到文革张牙舞爪的大院子弟,从大清朝到大中国,这种心理得到了遗传,而这无疑是非常丑陋的。但我相信崔健并非如此,他想表达的或许是那种比较左派的热情坦诚的渴求平等的性格。

我认识很多这样的人,他们有的生来腼腆,有的性情奔放,但他们都不爱说谢谢。这些人也包括我。对我而言,谢谢是一种虚伪的表达方式。在多数时候,你说谢谢,仅仅是因为你需要说谢谢,你需要让自己看上去很有礼貌很有教养,因为这是社会规范的一种。而我对很多人都不愿说谢谢,比如餐馆服务员。每次看到那些年纪比我还小的姑娘给我上菜的时候,我总是想,凭什么她们要拿着微薄的薪水来给我这样的傻逼端菜呢?她们本来都是我的姐妹,她们本来应该有更好的生活。我拒绝自己像一个脑满肠肥的食客一样,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头也不抬的对她轻飘飘的甩出一句谢谢。在一个没有小费习惯的国家,我可以默认这种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但绝不会用一句谢谢来将之明确化。

你可以把这理解为矫情,理解为装逼,理解为偏执,但我就是讨厌这么干。在这里,我的情感是分明的指向平等主义的,表现在对一个因为起点和过程的不平等而无法享受结果相对平等的餐馆服务员的态度上。但现实却逼迫我去接受残酷的右派式的市场竞争概念。从一个泛泛的角度,我可以这样说,左派给中国人带来了情感共鸣,而右派则提供了现实诉求,而这造成了很多人比如崔健的矛盾和分裂:“我想唱一首歌宽容这儿的一切,可是我的嗓子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崔健在那篇访谈中说自己原来是最讨厌虚伪的礼节的,说明他现在也许已经没那么讨厌了。就像我现在偶尔也开始说谢谢了,这种感觉有点像王小波:对这种改变我有种强烈的感受,有如丧失了童贞……我还不致为此感到痛苦,但也有一点轻微的失落感。

不姓张姓什么

看到这么336个回答忽然有感而发。
13年,我20岁的时候在杭州的一家DQ做兼职小时工,大多数时候我是负责收银的。
因为是旅游景区,游客量大,什么行行色色的客人都见过。
做过收银员的都知道,客人有什么不满都是直接冲收银员发火的。
所以也有过诸多委屈,被指责什么的都是轻的。
大家都知道杭州最热的时候可以飙到40度以上,所以经常会遇到脾气暴躁的客人,直接当出气筒了。
当然了, 也有美好的事情,让人很感动。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差不多5岁的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告诉我她要冰淇淋,顿了一下,告诉我 “阿姨,你真漂亮”
当时是晚饭时间,就我一个,收完钱,我就帮客人做冰淇淋了,听到她这么一说,瞬间觉得很感动,忙绿的一天一下子变得美好了。
当时很没出息的,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小朋友你真可爱,阿姨免费送你一杯好了,不用给我钱。(ps:我是兼职员工,做兼职都是有员工杯的)
原本是很小的事情,我记了很久,回想起来,生活真的很美好。
有些人,我们见过一面,可能一转身,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为何要吝啬我们的爱心呢~
当时忘记说了,小姑娘,你也很漂亮。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452666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