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belle的故事——关于三里屯惨案被害女孩Isabelle

二货  •  |  社会 | 共 1,014 阅读 | 共1154字 | 0 评论 | 分享

她叫Isabelle,是我在法盟一起上课的同学,三个多月,她一直坐在我右边的座位,有时做对话练习,我们常在一组。这是一个很酷的姑娘,编著一头五彩葬辫,手上画著印度海娜的金色手绘,早上骑著摩托车哄哄的来上课,我行我素,走起路来一阵风。她看起来有些高冷,不太与陌生人交流,但是熟络之后就会发现她的开朗热情。她养猫,喜欢小动物,像个野孩子一样热爱整个大自然。

1

其实我是课程快结束才与Isabelle成为朋友的,我因为临时决定要前往帕劳而不得不把已经报名的课时转让掉,她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我去她家送新学期的教材,那天特意开了改装过的绿色吉姆尼在小区门口等她,希望她第一眼也能对我产生兴趣,发现我们的共通之处,因为我觉得,这麽酷的姑娘我们一定能成为朋友。

再之后,我们的联繫变多了,她给我讲她的故事,给我看她的画。她是纹身师,插画师,经常帮别人画彩绘,设计插图,我很喜欢她的画。她说要帮我画一幅属于我的插画,还说要加一些摄影的元素在裡面。我向她咨询纹身的图案,适合我的风格,说好等我回去她来帮我纹身,我帮她拍婚纱照。

婚纱照,对了,她十天才前刚刚领证结婚,和一个她深爱的法国男生,她叫他老罗。就在这个月月底,也就是下週,他们准备正式移居巴黎,订好了机票,打包了行李,期待著在另一个国度即将开始的全新的生活。她说她要在巴黎开一家自己的工作室,还做纹身。

昨天中午十二点,她和老罗走在三里屯莫名其妙被人砍伤,凶手拿了一把一米长的武士刀,从她背部一下戳穿,老罗跪在她的身旁两隻手用力按住她的胸口想止住喷涌的血。折磨,等待,十个多小时的抢救还是没能挽回她的生命。

从昨晚得知这一消息到现在为止的二十四个小时裡,我一直都很恍惚,有点难以相信这几分钟内发生的整件事。当新闻裡每天都在播报的这些天灾人祸没有发生在你身边可及的范围裡时,你很难真正的去痛恨,去悲伤;可当它真正降临在你身边,你却觉得不真实,觉得虚伪,就好像一直以来都被一个巨大的谎言给矇骗了。我们所相信的,信以为真的一切立体事物突然都渺小的微乎其微,一切有意义的意义本身也都变的苍白无力,光彩全无。

我不想去骂那个持刀的凶手有怎麽样变态的心理,那没有意义。或者我大可以安慰说上帝也想纹个身,所以他需要这个美丽又有灵气的姑娘来帮他设计涂鸦,可这又有什麽意义呢?!去尼妈的傻逼凶手!!!去尼玛的报复社会!!!滚!!!

今天上午,老罗拖著刚缝过针受伤的身体呆坐在昨天她倒下的地方,默默的低头烧香。我不知道他在经历了如此残忍的故事后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慢慢平抚与宁静,希望他能挺住,在一次彻底的崩溃后再编出一些支持日子过下去的新的谎言,继续保持温暖,我想这也是Isabelle最想看到的。

2015.08.15

纪如此操蛋的生活。

1 2 3 4 5 6 7 8 9

来源:三洛_Charlotte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