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和摊贩,谁更惹人厌?

二货  •  |  社会 | 共 1,392 阅读 | 共10730字 | 0 评论 | 分享

是摊贩影响了环境,还是城管欺压了摊贩呢?哪一种对您的生活影响更大。

1

田海龙

谁不守规矩谁讨厌。

以下是补充,有朋友问什么是规矩,我只能说屁股坐哪,规矩就在哪,摘录《城管来了》一段真实记录如下:

我们这儿有个小区,是个重点地区,门口全是市场。有个小伙子给我们打电话,说车道被市场占了,还把他车刮了,非叫我们过去。我接了电话就过去了。正跟他和稀泥的时候,也不知怎么这么巧,来了一个老太太和我打起来了,说她买菜不方便神马的。举报的那小子先在车里等着,看见这老太太后他出来了——原来老太太是他妈……
我说你们家还没统一意见呢,我没法执法,就跑了。
你们要说我不作为也无所谓,一个要走路,一个要方便,我听你们谁的?

《城管来了》第7章之“糗事一箩筐”

金貝貝

前天我家巷口来了个卖粥的,从早晨6点就开始大喇叭吆喝,是录好音不停重复的那种。我忍到了7点,跑下楼和她交涉,让她关了喇叭,她唯唯诺诺,感觉还跟我欺负她一样。
接着我上楼,躺了十分钟,喇叭又开始广播了。气得我,先114查城管号码,然后打电话给城管。过了十分钟城管来了,开的私家车,警告了她几句,没动她东西,意思也是你卖粥可以,不许再开喇叭扰民。
从此天下太平!
感谢城管。

乔倩

以前我觉得小摊贩特别不容易,还时常出个什么城管打小贩饿的新闻让我觉得他们是弱势群体。现在,在外面待久了觉得则觉得大部分的小摊贩确实应该被取缔。
第一,他们使用的食材、销售的食品很难保证卫生,那些卖熟菜的流动摊贩你真的指望他们能够今天卖不掉的处理了、明天再卖新鲜的么?家里有没有冰箱还是问题。流动性肯定是降低了他们的违法成本的。
第二,小摊贩缺斤少两是常事,妈妈常去的一家菜场管理处有公平秤,在里面买东西一般都能保量。她也在外面买过几次,回家拿我烘焙的称一看,十有八九都少称,算算和市场里也差不多。
第三,小摊贩经常违法占道,堵塞交通。今天就遇到了,在小区与小区之前的小道,挤满了三轮车的小摊贩,两边的汽车都已经不能走了,小摊贩却不肯挪道,在那里僵持了十分钟,臭豆腐摊走了以后车子才又动起来。
第四,小摊贩污水、垃圾随地排和扔。曾经在深夜路过小摊云集的小路,满地的果皮和油污,非常脏,我看极少会有小摊贩准备垃圾袋之类的吧,那我们不该让他们对市容卫生的破坏付出成本么?
我觉得我们在小摊小贩上买的基本上都能在店里或者那种定点的摊点(如有些城市有定点的早餐摊点)上买到,所以现在我很支持城管文明取缔摊贩,这对很多合法经营的小店也更公平。

程艾

摊贩。
1.占道经营,严重影响了交通和卫生。本来就窄的路更窄更拥堵,早上上班时简直让人心烦。小贩所在之处,菜皮污水一地。为了躲避城管,他们就7点半前收摊,留一地菜皮,环卫工人又要忙活半天。
2.缺斤短两和食品安全卫生问题。之前曝光过生蛆鸡排,就是那种推车上的炸鸡排,没有冰箱,夏季高温后,被城管查到时一袋子蛆虫。城管扣车和鸡排,小贩还高呼城管打人啦。城管机智的笑了,执法记录仪都开着呢,糊谁呢?
3.叫卖声扰民。现在摊贩都配上了录音喇叭,声音大,可重复播放。在居民区旁边路上吵吵,别提多闹心了。
4.变相损害了遵守规定在菜场摆摊的菜贩利益。如果城管执法不严,最后越来越多的人去占道经营(违法成本低,客流量大,没有摊位费),菜场里人会越来越少,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之前我说菜贩占道经营妨碍交通,影响卫生。有圣母纠正我说,菜贩都是穷人,你的利益受损点,能让穷人吃的起饭。你不让菜贩摆摊,就是为富不仁。
这种猎奇的观点我接受不能。法律法规面前人人平等,不能因为你是富人(其实真正被菜贩影响到的大部分还是普通人)你的利益就应该受损。也不能因为你是穷人(事实上菜贩并不穷,不要低估菜贩收入)你的利益可以建立在伤害他人正当权益的基础上。

回到这题上。城管早期的确存在执法粗暴问题,但是现在已经越来越规范了(执法记录仪记录过程,城管队伍素质不断提高)希望大家能改变对城管的刻板印象。当然,如果你发现城管暴力执法,你可以选择去举报(拍照,视频更好),最好是了解事情前因后果再举报(现在有的摊贩为了阻止城管扣车,会主动砸瓜说是城管暴力执法啊没有人性啊云云,不明真相的群众很容易被一地瓜给迷惑)
——————分割线——————
好像是哪个粉丝多的知友点赞了我的答案,这个答案突然间赞多了起来,也引来了“我不听我不听,你们就是为富不仁为官不正”的人。
我就问你们一句话,摊贩占道经营违反规定没?
我再问你们一句话,摊贩销售不符合卫生规定的食品违反规定没?
在规定位置进行有卫生许可等证明的经营行为,那已经不叫摊贩了,谢谢。
------再次补充------
总有人和我纠结城里人和弱势群体的事情。
好,那请问:
被菜贩一地菜皮害的增加工作量的环卫工辛苦吗?他们因为菜贩的违反规定的行为被迫增加了工作量和危险(菜贩占的不少是机动车道)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
因为老实本分遵守规则而在菜场里交着租金管理费买菜的菜贩,因为地理位置不如摊贩,因为要平摊费用到菜价上导致失去价格优势的菜贩,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他们的利益是不是被侵害了?
吃到无良摊贩的黑心食品的居民,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

至于你扯到的城里人乡下人更是无稽之谈。我上面说的三个被侵害利益的,有城里人有乡下人吧?包括你称为狗的城管,你确定都是城里人?

张含

说一件和问题关联性较弱,但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但最后我会绕到正题,毕竟这是知乎,一个问答高度严谨的平台。

2010年,意气风发的我在某派出所当临时工,文职类的。但基本上和武职差不多,经常晚上去小区查户口,周末去堵黑户,时不时就被人骂的跟花瓜一样,有次单独做业务还差点被海扁。 我这种面瓜一样的性格又不敢反抗,每次都一边挨骂一边笑着逃离现场。每次执行公务受了委屈,我就会希望强大的国家机器为我做后盾。但等来的都是同一句话:自己做事的方法没找对,反正月底得完成暂口重口排查指标,不然绩效就没了。

呵呵呵,也就一千多的工资,还没周末经常加班到十二点,如果不是小爷没本事,谁爱伺候谁伺候去~~~~

好了,该说正文了。那天所长紧急安排全所文职和男警员执行特殊任务。好像是市里面某大员要来辖区开会,为防止访民拦轿喊冤破坏和谐社会,所以区分居组建了一只由民警武警文职协勤城管组成的精英防守大队,在会议现场布下十面埋伏大阵,任你几路兵来,也难破我这天门大阵。

好家伙,当时主干道也封了,除了领导专车之外,其余任何车包括象棋里的都不准过来。另外会议大楼布置了五道防线,最外围是我们文职人员组建的炮灰肉盾团,遇到激访份子或者isis突袭,我们可以用尸体堵住大门,拖延时间等解放军增援。然后是精英城管(200斤往上的大个六名)驻守二楼和一楼,随时准备给我们补防。然后是男民警在2楼和3楼巡逻,在往上是武警巡逻会议室外围,据说会场里面还布置了高达和若干自然系果实能力者,堪称铜墙铁屁一样的防线。

之前的情报是说有几个顽固的牛皮癣访民要来破防,但最后我们等来的却是十几个愤怒的摊贩,二话不说就开始突破。当时有个领导模样的货,但五官和气质打分也就副科级左右,把摊贩叫去会议室谈判。中间有个碎嘴同事给解说了一下,这些摊贩是今天上午被城管没收了吃饭的家伙,要来找领导说理。其实城管也没法,领导来开会,上头安排行车路线周边必须清场,其实提前一天就给摊贩们下了通知,大部分摊贩都回家休假去了,但这几位不知道为毛还是照常营业,大概是服务人民的使命感让他们敢于挑战权势吧。

所谓有反抗就有镇压,城管们发现后就得清理啊,于是这几位表示不服。因为特殊时期,领导随时可能过路,所以城管们不能像平时那样先嘴炮三百回合再动武,而是直接就把他们的家伙事儿给没收了。拉了半车的西红柿土豆空心菜回来,然后摊贩们觉得这不合理啊,解放这么多年了怎么穷人还不能当家做主呢?而且听说今天有朝廷命官要来开会,正好鸣鸣冤叫叫苦,搂点赔偿金什么的,也算是扬善惩恶了。于是纠集十几个同伴,来到会议大楼准备攻城。

那位负责谈判的领导也真对得起那张没地位的脸,进去十分钟不到就谈崩了,然后出来排兵布阵准备武斗。当然这也不全怪领导,我方的条件是退还没收的蔬菜和簸箕等物品,然后双方罢兵。这实在有点过分,你们暴力执法把人家的新鲜蔬菜和器具都没收了,放到区府大院沾染了邪恶的官僚气息,现在让人家拿回去就了事,这也太蛮横了。于是对方提出了给每人赔偿3000元,记住是每人赔偿3000元,相当于在场的十几个壮士一共需要~~算了我对于超出我工资范围的数据都无法计算。

然后我看了看那一车零碎,说实话就算把那辆执法的三蹦子搭上,也凑不够三千元。不过对方有说法啊,菜虽然不值钱,但秤可是宝贝,里面有一杆明成祖征北元缴获的宝秤,是北元皇室称蒙古大串用的。

反正说了归齐就是谈不拢,只能开打,开打就各自摆阵呗。敌方摆出冲锋用的三角阵,尖兵突破加后防补位。我方防守阵法倒也简陋,就是炮灰作死阵,我们十几个文职打头阵,大吨位城管负责后防,民警和武警继续在楼上,以防敌人声东击西直接空袭会议室。

真干的时候就看出来人生阅历的差距了,我们文职队伍虽然是炮灰,但也有老兵油子。那些平日里杀七个宰八个,站着顶破天蹲着震裂地的大个子,一瞬间就退到和城管一个水平线,也就是二道防线的位置。最前线变成了我和几个女文职,那几个妹纸都是刚毕业,思想有点稚嫩加上平日里就有高度责任感,做啥都站在第一线,说实话人格相当的可爱极度的白莲花,就是颜值低了点不然我早就以身相许了。而我~~~~天地良心,我之前也在机关单位混三年多(还是临时工),知道这种场合吃亏当白给,能躲就躲,但我那天真躲不了,因为发烧四十度(回家去老姐给测的)。本来下午就给领导请假,但被残酷拒绝:本区用人之际,当不分贵贱共守会场,怎能临场退缩。告诉你小子,你就是一堆猫粪,也得给我插上须子当蟑螂用~

于是我几乎站着都吃力的度过了我人生最精彩的一次群殴,当时领导和高智商人群集体后撤,前线很意外的变成了以我为核心的炮灰防线,我这辈子第一次站在如此闪耀的位置,换成平时我早就膨胀了,但今天实在条件欠缺。待到冲突爆发之后,只见敌营冲出一员女将,方面阔口膀大腰圆,胯下追风阿迪王,掌中山寨苹果机(竖着摄像头)急冲冲奔我而来,那时刻我连跪地求饶都没来得及,就被一胳膊抡翻在地。天地良心我真不是假摔,实在是体力不支加对手太强。您想想我一个只会写点酸腐公文的白面书生,怎么可能去挑战劳动人民的愤怒,而且还是一个举着手机正在拍摄的劳动人民。

不过我这一倒地,倒成了一个契机。我方迅速变阵,从防守改为进攻,后面的大吨位城管开始从后面推我们,为脆弱的我们输送强大的公权力,敌方也开始集体冲阵,现场瞬间变成春运火车站的状态。我刚被扶起来,又立刻被挤到双方力量核心。那时候我头晕加肚子疼,想吐又吐不出来(早上中午嘛玩意也没吃),满脑子就一个想法干脆我就这么死了吧,ZF会替我照顾父母的,因为我是烈士。

大概这么较力了两分钟,楼上下来一个2.0版本的领导,看面相应该是正科级到副处级之间。他一声断喝大胆的贼人,光天化日竟然冲击官府,丫的脑袋放脖子上累得紧么?

后来就没啥书听了,2.0版本的领导把群众叫去进行升级版的谈判,而我因为表现英勇加有带病上阵,获准提前回家。

我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讨论城管和摊贩谁更讨厌的关键点,在于谁更弱势。弱者占据真理上风口一直是大部分人的思维惯性,那么在这个城管暴力执法和摊贩武力维权的对决中,谁才是代表真理站在最底层的弱势方呢?是执勤卖力但武斗鸡贼的城管大哥们,还是借题发挥漫天要价的摊贩们呢?

毫无疑问是发烧到四十度,还要被迫当炮灰被揉拧的我。那天我回家坐公交,本来一路车可以到我们小区门口,但我换了三趟车,中间下车吐了三次,最后在车上站着睡着了。这里绝对没有夸张,因为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终点站了,那时我正趴在打卡机旁边的栏杆上,双腿保持一种超级协调可以让我深度睡眠并且不会被公交车晃倒的状态,如果不是我发烧太厉害,我一定会详细的把双腿角度记录下来,为后世提供站立式睡眠的实践参考资料。

当然我这只是调侃,比起为了生存而博弈的城管和摊贩,我这种偶然介入的生理悲剧不算悲惨。顶多就一个比较有看点的龙套而已,但同样是活在底层,我非常了解这两个群体的矛盾,并不是鬼子和八路那样水火不容。他们更像明朝的文官和宦官,构建了一种对立共存的关系。我觉得除了高人一等的贵族和官富二代,一般的老百姓是不会真正去讨厌任何一方的,更多的时候我们所排斥的是他们某个群体的个别行为,比如城管的暴力执法,满脸彪子肉、踩踏弱势小贩的头部和菜篮子等;或者就是小贩的占道经营,妨碍交通、噪音污染、乱扔垃圾等。

城管的暴力是他们执法的一种手段,而且更多的时候是威慑为主,我估计全国没有几个城管是为了显摆他被赋予的那点连显微镜都看不到的公权力,为了去推水果摊车、踹蔬菜篮子、砸电子秤这种事情去当城管的,他们很多时候是被上头定下来的类似于绩效的指标,迫于压力才去展示自己的盖世武功,说实话他们的收入和摊贩般上般下甚至更低,面对的压力也丝毫不小。小贩们呢,确实大部分是为了家计而摆摊,并且冒着城管的武力封锁,在夹缝中战战兢兢的接单,然后随时随地的准备跑路。但他们违反公共秩序的经营行为,并不是唯一选择,基本上每个城市都有固定的摊贩经营区域,虽然偏僻点,或者是一些公共管理的盲点区域,都是可以摆摊的。为什么一定要在步行街周边,甚至公共道路上面,因为这些地方人流量大,目标客户精准,而且没有管理费,高风险低投入高回报所以让他们铤而走险,但负面影响都是显而易见的,噪音也好、垃圾遍地也好、妨碍交通也好,安全隐患也好,这都是真实存在的。你可以说为了生存,但你们谋求生存的权利,是否一定要牺牲别人的一些权利呢,这是一个自由边界的问题,我老马哲学不及格就不敢展开说了。更多的时候不是没有选择,而是他们选择了一条更取巧的经营之路而已。

置身事外的人可以站在一个完全审美的角度评判这两个群体,比如可怜的老人摊贩,为了生存卖红薯的农村夫妇被城管迫害,或者就是另一个相反的立场批判破坏城市秩序的摊贩,以及他们带来的各种负面后果。我不排除有那种思想狭隘,心理扭曲的城管存在,执勤以武戏为主,就像摊贩中也有欺行霸市,甚至强买强卖的玩意儿存在,他们都应该接受社会秩序的批判和惩罚,而不是用他们的光环去笼罩整个群体,进而对这个群体进行否定。这种看图说话和看新闻说结论的立场都不够客观,如果不是真正见证过他们的生存状态,或是体验过同等级生活的人,不太容易得出客观的结论。当然这是一个讨论群体审美的话题,一些单向信息构建的认知也可以成立,毕竟他们都有让人讨厌的理由,也都有让人同情的因素,大家各取所需便是了。

周傑倫

那个质疑我身份的,你需要一切信息我都提供,我全都配合,不为什么,就为打有些人自以为是,不懂装懂的脸。

对于某些人政府阴谋论 社会黑暗论 基层黑幕论 我们不否认他的可笑和无知,但是我们也要时刻警醒,警钟长鸣,懂我们的人不需要解释,不懂我们的人没必要解释。对于爱妄加猜测,爱挑口水,爱黑幕论,无所谓啊,反正你说的我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你要是有意见不服气的话,来好声音打我啊!╭(╯^╰)╮

作为一个城管我只能说,有些人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在执法过程中,最难对付的不是年轻的愣头青,而是装聋作哑而且还摆着一副可怜楚楚的老年人,当然我说这些你们是不会懂的,也罢,继续骂我们把,干我们这一行的干的好,老百姓骂我们,干的不好上级领导骂我们!

第一天,城管劝不懂装懂的脸。走小贩,小贩一会儿即回,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堂堂城管竟奈何不了无照商贩》;
第二天,城管直接把小贩轰走,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狠心城管请给下岗工人一条活路》;
第三天,城管直接给小贩跪下,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如此作秀的城管》;
第四天,城管长了心眼,一动不动等记者离开,想着“小样这回我什么都不做总不会挨骂了吧”,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但愿这冷眼旁观,不是你一天的工作》;
第五天,城管严格执法,发生争执,小贩动刀杀死城管,某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撰文《杀人者-父亲!》,支持杀人小贩;
第六天,双方冲突越演越烈,小贩冲击城管队伍,记者继续义正严辞地发文《恶法非法,坏人非人,杀人者无罪》;
第七天,城管迫于压力全体辞职,记者发文《爪牙的收敛,公民的胜利》;
第八天,没有监管的小贩严重占道,市区路段堵塞,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市政交通监管不作为是谁之过》;
第九天,市政部门回应“迫于舆论压力不敢管”,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体制问题酿恶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第十天,城管无奈上岗,对小贩温言相劝,小贩岿然不动,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堂堂城管竟奈何不了无照商贩》……无照商贩……无照商贩……

修远

我讨厌不遵守规则的人,摊贩不遵守规则,我讨厌摊贩,可能也就没有城管了,一样讨厌,但是呢,没有摊贩,城管存在的意义也不大。城管本来是维护秩序,结果被呵呵,很多人说“如果怎么怎么样谁愿意去摆摊”,拜托,这个真不是城管能解决的。

不过目前社会的价值观是“弱者即正义”。

图农睡不醒

自从我大学毕业住在城里,我就愈发的讨厌路边摊贩。尤其是本地进入夏季之后,路边都是烧烤跟涮串,不仅弄得街头乌烟瘴气,路人无法呼吸,而且这些摊贩正在向专业化发展,自备小卡车,带着全套烧烤工具不算,还能在路边摆上三五桌,让食客坐下来享用。弄得遍地油污不算,还把人行路堵住,周围居民不胜烦恼。

素清娆

你搬家了,住进了漂亮的新楼盘,唯一的缺点就是买菜还不是很方便。
凭什么不给我规划好?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肯定是把税收都吃吃喝喝了。
不久,你家附近开始聚集了各种摊贩,瓜果蔬菜小吃应有尽有。
卫生问题?咱们眼不见为净。
作为年轻人,家里不会备一个称,所以不太在乎缺斤少两的问题。
周末休息,一下楼你趿拉着拖鞋就能在楼下买到食品填饱肚子,而不用跑去一公里外的菜市场,真是舒坦。
地上的垃圾?又不是我的管理范围,菜市场不脏还叫菜市场么?
我又不开车,不太在乎交通问题,周边热热闹闹的,多有人气,多好。

城管来了,把流动摊贩撵的鸡飞狗跳,楼下城管车的文明宣传喇叭影响到了你的休息,你不想做饭的时候下楼无法随时买可口的小吃,看看地上剩下的烂菜叶烂水果,一定都是城管粗暴执法,穿制服的就没一个好人。
你联合了邻居,联合了流动摊贩,声势浩大,你们打着条幅,喊着口号,到处去闹,去上访,闹得邻里不安,闹得鸡犬不宁。
你们胜利了,流动摊贩们这回胜利了,你觉得你像个为民请命的英雄,并为这家煎饼果子给你加个蛋,那家买肉时候给你多切了点瘦的沾沾自喜。
你靠在沙发上,一边大嚼着地沟油炸串,一边翻着各种贴吧网页,嘴里喷着还带着油星的唾沫,大骂当官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你觉得你胸口有一朵隐形的大红花。

你家着火了,你惊慌失措的逃出来,用发抖的手拨打了119。
小贩们暂时停止了做生意,一个个带着好奇的眼光,眼睛发亮的看着冒出浓烟的你家,那个看起来很和蔼的韭菜大妈砸砸嘴,惋惜了一下,手指接了口唾沫开始低头数零钱,而更多人,都在抱着膀子,一个个踮起脚伸长了脖子看热闹,不时交头接耳一番,附近的人也都跑来看热闹,彼此窃窃私语,顿时本来就窄窄的街道被堵的严严实实。
消防终于挤进来了,人群发生了骚动,他们对着消防车指指点点,对着你家窗户窜出的火苗评头论足。
然而,消防通道被摊位小车都堵住了,消防车进不去,水龙不够扑灭你家的大火,城管来了,警察也来了,小贩们一哄而散,留下几台实在来不及带走的家什。
穿制服的推走了占道的摊位车,消防车架起云梯很快扑灭了大火,奈何已经太晚了,大价钱装修好的新房烧的一干二净,你还要面临着遭受了池鱼之殃的邻居们的索赔。
你蓬头垢面满面烟灰,涕泪横流穿着一双拖鞋跳脚大骂,你骂政府不是好东西,你骂消防官兵动作太慢,你骂园区构建不合理,你骂穿制服的没一个好东西。

怪我咯?

朱雪源

所以我一直说,阻碍中国法治化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民众喜欢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去衡量社会问题
城管打砸小商贩,城管真可恶,该死!!
小商贩占道经营,搞得四邻不安,地上污水横流垃圾遍地,小商贩真可恶,该死!!

事实上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没有说会允许小商贩随意摆摊的,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别的不说,就说我们的新特区——香港吧。
实际上“走鬼”这个词就是从香港衍生到内地的。香港也有专门管理小商贩的公务员,隶属于食环署。80年代也是经常撵得小商贩们鸡飞狗走的。但90年代后就渐渐好了,这个方面其实很是值得我们学习。
首先,成立小商贩流动牌照制度,划分摆摊的区域,只允许有牌照的流动商贩在划分区域内进行买卖,由事物队定期巡查。
其次,如果发现违规行为,事物队只负责向违法摊贩发出传票。具体处罚由法院进行,事物队没有执法权。而如果商贩接到传票不上法庭,那么就麻烦喽,蔑视法庭罪过不小的。
最后,如果小商贩与事物队发生争执,那么警察就会出动拘捕违法人员。

立法、执法、行政三权分开,城管管理小商贩只是行政手段,没有执法权,那么自然就不会有现在的打砸事件发生。一切都交给法律去管理而不是靠人治,才能最终解决流动商贩的问题。

夜寐星城

谁妨碍你谁讨厌。
老家城乡结合部有个很热闹的十字路口被三排摊贩占据,QQ都挤不进去,是本地持续多年的顽疾。千呼万唤城管始出来,清理了一波,总算不用绕路了。
然而小县城并不能承担起如此多的城管,于是现在那个路口又被堵了。
我有个远房亲戚就是干城管的,还是个小头目,以前我是鄙视“干什么不好干城管,出卖你的良知!”
现在是“叔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再把那路口清了啊。。。”

谈风义

非要说世俗眼光中符号化的城管和摊贩,五十步笑百步吧……谁能比谁好到哪里去?

但是——

现在很多地方城管跟摊贩根本就是一家亲,好不好?

我常买早点的摊贩,每个月收200元管理费给城管。

城管从来不管理占道什么的,只有有领导视察或者是上级领导检查的时候,城管会提前挨家挨户告知。告知内容:视察检查开始结束时间。乡亲们,领导快来了,大家藏好啊。

我亲眼所见最感人的一幕是,有一个烟酒便利店立刻一个占路的招牌,那天早晨城管在门口给店主着急的打电话,赶紧八点半之前收好,店主,赶不过来,城管帮忙把牌子给拆了,放到商店门口。

我在店门口的早点摊买早点,看到了这一幕,我买完早点,早点车就在城管大哥的帮助下撤退至小路的隐僻地带了。

当然了,占道的继续占道,影响环境继续影响环境,城管继续执法,领导看了很开心。只不过,城管多了一份收入,摊贩多了一份保障。呵呵。

锅盖

我店门口一条街,每天早上都是卖菜的小贩和买菜的老爷老太,11点之前都是人满为患。
城管也管,但毫无办法。有个胖子城管也住这条街,跟街上都很熟。有次早上我坐门口抽烟,看到胖子在苦口婆心的劝一个卖菜的老太太:奶奶,你赶紧收拾回家吧,不然我真不好办。
老太眼睛一斜,囔囔几句乡音:别个都不走,凭什么要我走。胖子一脸无奈,对着我苦笑,因为这是第三个跟他说同样的话。
还有就是每日准时出现在街上的买菜城里人,街头逛到街尾,提个布袋过拉个小拖车,悠哉闲哉。看见汽车从来不让,任由你喇叭滴滴叫,碰到耿直的车主还碰你个瓷!我不是信口雌黄,而是实打实的遇到过!
有时我也真的恨,很多的农村人为自己利益,秉着特有的执拗与倔,不听劝告无视法制,当然我不否定,这些菜农的蔬菜新鲜做人淳朴。
一条单行线,两排卖菜农。
我要开车出去了,祝我好运吧
一个还在实习期的马路杀手。

Zero

就我在我居住的三线小城市看到的,真正穷的小贩,是摆不起那么面积庞大的摊位的,也不会特别理直气壮的跟路人和城管对抗! 我所见到的真正穷的小摊贩,都是一个小小的摊子,摆在不起眼的角落,卖一些不值钱的小物件,比如廉价的内裤,皮筋什么的!我也会买一些作为支持,

但是,我特别讨厌那种带了许多东西,占住整个街道和路口,大声吆喝,随地乱扔垃圾,蛮横不讲理的小贩! 我只有期盼城管来管管他们,因为他们真的不穷,我更心疼那些每天天不亮,到很晚才能休息的清洁工,他们大部分都是七老八十,扫地只为糊口,却不得不每天被迫增加许多不应该有的工作量!

这几天我见过一个卖菜夹馍的阿姨,她把茶叶蛋的壳子和掉在地上的菜,用一个塑料袋装在一起,扔到垃圾箱,阿姨的摊位就在一个很宽的村子入口,紧靠墙的位置! 她家生意不一定是最好的,却是我见过最有良心的摊贩!

郑川野

断章取意的记者可恶。
未搬公司前,楼下,新闻报道:xx城管脚踹老人头部。事情是怎样呢?城管开车过来,远远警笛很响,那些贴膜卖水果的年轻人就收拾东西走了,最多城管走了再出来,这个老头呢?一副老子懒得鸟你,你敢怎样,还用篮子打人。
搬了公司后,公司刚刚好在街道办楼上,而且隔壁就是公安局,经常听到城管小车上的扩音器:喂,快走了啊,不然收你东西了。而且因为楼上楼下也听的多了其他的事。
所以慢慢的就觉得,有些东西真不能看一面,也许真有那么几个没素质的城管,但现在的城管已经给媒体抹黑的人神共愤了。
我有上班前半个钟看新闻的习惯,越来越发现一些报道为吸引眼球不惜扭曲事实,指鹿为马。实在觉得下贱。
最后
开玩笑的说一句:给我三千城管,灭你无耻记者。

李犇犇

碰巧旁边有位同学是城管队长的儿子,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1, 同学初中时候他的父亲想多赚些钱,就兼了两份工作,白天当城管,晚上开了一家情趣保健品店。我那位同学就睡在城管车里(停在保健品门口),夜里车窗当然不能全关上,会闷。 初中的时候他已经180了,一个人睡在后面空间不足睡的很难受,但他不敢睡在前面把车座往后放平,为什么? 他父亲分管的那几条街小贩们当然都认识这辆车,时间久了也知道他父亲晚上会兼职,晚上的时候车里会突然进来块砖头之类的。。。
2,街道上小贩们素质普遍不太高(当然也会有例外),那什么人最难管呢? 恩,烤串的新疆人....... 由于卖烤串的经常占道经营,多次劝说无果,他父亲就带人把串收了,为什么只收串呢?烧烤炉子不好收啊!! 强行收串的时候两个新疆人倒也没太激动,顶多拿刀比划两下。。。当城管们完成任务收工在路上愉快的行驶着的时候,一看倒车镜卧槽有辆小卡车一直跟着啊,赶紧打电话告诉上级,上级也不含糊,立刻让他们往郊外走,结果是三个队的城管与一卡车的新疆人在郊外打了一架。。。 没有伤的太严重的,毕竟城管人是他们两倍,把他们打退就收手了。
3,同学父亲有次劝一个卖香蕉的摊主,只是让他不要占在行车道上,劝了半天摊主不愿意,同学父亲就说,好既然你不愿意推,我帮你推一下总可以了吧,就帮他把推车推到一边去了,旁边摊主的儿子直接冲出来,拿铁链锁卡住他的脖子,锁至昏迷,后来摊主来医院提出想拿钱私了,同学父亲也只是说把医药费结一下就行了。。
当城管,不容易啊。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343913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