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农民爱哄抢?

二货  •  |  社会 | 共 1,077 阅读 | 共2198字 | 0 评论 | 分享

1

近日,有关哄抢的新闻频频出现,刺痛着中国人的神经。想想也确实令人汗颜:人家辛辛苦苦跑长途运输,本来翻车了已经够倒霉了,想不到还有这么多同胞男女老少齐上阵趁火打劫。这些人素质怎么这么差,他们难道不看新闻么?

他们还真不看新闻。事实上,参与哄抢的人员也极少有关注时事和网络舆情的,所以,我们必须先站在他们的角度,分析下他们为什么会参与哄抢。

有位作者曾经记录,他作为NGO成员下乡工作,接待他的农户十分淳朴善良。在一次漫不经心的聊天中,农妇提到,前几天有个运送洗衣粉的大货车在高速路上翻车了,大家都去抢洗衣粉,他们家也抢到了一些。这让这位作者感到震惊,因为这户人家的淳朴与善良确实无可置疑,很难将他们与被视为道德沦丧的哄抢联系在一起,而且,他们自己竟然也不认为这是不道德的行为,而是把它当家常提及。

为什么看似纯良的个体会参与群体哄抢事件?著名的破窗效应理论可以解释哄抢的形成:此理论认为环境中的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存在,会诱使人们仿效,甚至变本加厉。一个房子如果窗户破了,没有人去修补,隔不久,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地被人打破;一面墙,如果出现一些涂鸦没有被清洗掉,很快的,墙上就布满了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的东西;一个很干净的地方,人们不好意思丢垃圾,但是一旦地上有垃圾出现之后,人就会毫不犹豫地抛,丝毫不觉羞愧。

但是,为什么中国的哄抢事件这么多,什么样的群体最热衷于哄抢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先看一组各种哄抢新闻选登。

1

图:2007年5月21日上午11点,一辆装有336箱鸡蛋的货车,经过顺义区北务镇一路口与一辆帕萨特轿车相撞,发生侧翻,就在事故清理时,数十名附近村民涌上来,哄抢落地的鸡蛋。

1

图:2006年1月23日,陕西省武功县境内的西宝高速公路69公里处,一辆大货车翻进路边沟中。附近村民哄抢翻路边的芦柑。

1

图:2010年8月25日,京珠高速石家庄栾城附近发生连环追尾事件,约有30辆车连环相撞,附近居民哄抢大枣。

1

图:2013年5月6日上午,内蒙古乌兰察布,人们蜂拥而上,哄抢侧翻油罐车漏出的柴油。

1

图:2005年11月7日下午4时许,汉宜高速公路242公里处,一辆宜昌开往武汉方向的卡车因爆胎导致翻车,附近一些村民哄抢散落包菜。

1

图:2008年1月15日,海南海口在货车泄露成箱啤酒爆炸现场,附近农民工在抢捡废纸箱,几名少年抢捡残剩啤酒喝。

1

图:2012年12月,江苏常州有一辆运紫砂陶具货车发生自燃,价值百万的货物被毁。发现车辆自燃后,为减少损失,货车司机冒着被烧伤的危险,将三个没被烧的大箱子搬了下来。火被扑灭后,货车司机发现,这三箱货物不见了。

从以上的新闻中我们看到,各种哄抢行为跨越了祖国的大江南北频频上演,一些相对富裕的地区也未能幸免(如地处苏南的常州)。被哄抢的货物也五花八门,水果、啤酒、汽油。而参与哄抢的人,农民是毫无疑问的主力军。

为什么看似淳朴的村民成为了哄抢的主力军?从经济学的角度不难解释,因为农村参与哄抢的成本相对低,收益相对大。我们不妨列举一下参与哄抢需要付出的主要成本:首先会有道德上的愧疚(农村的集体行动导致了道德成本被消解);其次可能会受到惩戒(农村的法律意识与状况,你懂得);另外还需要付出时间成本(高收入群体不会为了几袋洗衣粉付出太多时间)。

道德也能用金钱衡量吗?其实是可以的。尽管不能否认有人道德高尚,再值钱的东西都不会参与哄抢,但现实是,大部分人会随着货品价值的提高而更加倾向于参与。当货物不再是洗衣粉、水果,而是可能有较高价值的紫砂壶时,相对富余的常州地区发生了哄抢事件。当诱惑再大一点,当散落在马路上的是现金,更加富裕的上海地区也参与了哄抢。

1

图:2013年轰动一时的哄抢散落现金事件。

《教父》中有句经典台词:给他一笔他无法拒绝的钱。确实,对大多数人来说,并非你道德高尚,而是没机会放荡(诱惑不够大)。尽管经济学家们喜欢拿金钱来衡量道德很伤感情,并被认为过于肤浅,但却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衡量指标。当一辆运钞车在公路上翻覆,连素来私产观念极强的美国人民也未能幸免,加入到了哄抢大军中。

1

图:美国一运钞车发生侧翻,散落钞票遭哄抢。

不过,除了这些常规的原因外,中国人喜欢哄抢还有一个独特的原因:长期的计划经济的影响。有人经常说改革开放后的物质丰富带来了道德沦丧,事实上恰恰相反,哄抢事件正是物资匮乏的产物。在计划经济时代人们需要想尽一切办法维持温饱与生存,那时的哄抢以各种形式出现,简直是常态,而农村经过长期的集体经济洗礼,存在着一时难以纠正的“公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思想。

笔者的老家处在一个交通要冲上,在改革开放前经常有运输物资的车辆来往。由于那段路是一个角度颇大的斜坡,所以满载物资的货车行驶比较缓慢,于是周围的群众经常趁司机不注意用自制的工具从车上钩出一些物资。这件事是一位长辈亲口所述,他是一位毛泽东的疯狂崇拜者。当笔者反问,这种行为可是赤裸裸的挖社会主义墙角啊,这位长辈谈了口气:“这不是实在没办法嘛。”

计划经济摧毁了传统的产权意识,并影响到了今天。今天,参与哄抢的村民不一定真的意识到给物主带来的伤害,只是盲从于集体行动,认为是天降的福利而已。幸运的是,随着物质生活的改善,类似的行为实际上是越来越少了,而不是反之。

中国人的道德破产了吗?不,我更加相信,随着越来越富裕,中国人的道德正在重建。

作者:田君潇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人文经济学会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