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玮琪晒的不仅是孩子,而且是一帮暴戾的蠢货。

二货  •  |  社会 | 共 1,289 阅读 | 共1250字 | 0 评论 | 分享

1

标题来自于好友@洛之秋,我说几点个人看法。

1、且不说身为美国人的范玮琪,同时新加坡人林俊杰、马来西亚人曹格等都因在这一天没发表爱中国感言而被骂,即便他们都是大陆人,那么同样有选择沉默的权利。有喷子说:“他们赚了中国人那么多钱,难道不应该祝福一下?”要知道,这些钱并不是乞讨而来,一个歌手的成功,不仅是个人的天赋与努力的结果,而且是背后大量的从业人员,在一个完整的音乐工业流程里面,从策划、创意、制作到生产、包装、营销等各环节紧密相扣、通功易事、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都为华语乐坛贡献出了众多广为传唱的作品,占据了华语一线位置理所当然,挣了钱是与民众各取所需的必然,因合法挣钱就要被强行爱外国,这太霸道。

2、莫言说过: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换成其他的反应亦然。当一个人越发觉自己渺小,一种强烈的无安全感会让他越要依附于一个庞大的群体,投身于顺水洪流,与众人做出相同的反应与喜恶,生出莫名的崇高感,才能感受到自己并不是孤立无助。事实上,某种美学正是利用了人的这种本能,构建着庞大整齐、规划一致、激情亢奋、雄性荷尔蒙喷发的场面,让渺小的民众在这种恢弘的仪式面前更加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从而产生生理性的依附、畏惧、震撼、流泪与下跪。这时候若突然有一个人不与集体一起亢奋,那么必定被他们判定为寡廉鲜耻的异类。

3、这样的喷子其实是网络的主流群体,也分布在我们生活的周围,平时都与大多数人一样,安分守常、毫无攻击性,其实都是被怯懦给压抑住了戾气,也难以找到一个爆发的突破口,而一旦碰上这种集体性的“崇高”,他们顿时会放心托胆、肆无忌惮,天津爆炸的逼捐如此、阅兵庆祝的逼爱也如此。等到这一阵子风平浪静了,各个藏形匿影,等到下一次的集体性“崇高”时再揪出“异类”来批斗。

4、纪念反法西斯胜利,是纪念民主与自由思想的胜利。不要一边反着法西斯,一边当起红卫兵。我们纪念与庆祝究竟是为了什么?纪念,是为了用行动来温习法西斯精神还是为了反思与总结?而庆祝,是庆祝每个人必须强制性地跟你一起感动与发声,还是庆祝我们当下生活拥有着自由晒心爱事物的权利?当形式凌驾于人性之上时,再追求这种形式便毫无意义。

5、明星在用简易手段吸收低智粉丝的时候,那必然也会因一句话而遭受到低智粉丝的攻击。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爱与恨的敏感度都极高,易转粉、就易转黑;易被煽动、就易倒戈;易热泪盈眶、就易血口喷人;易正义感爆棚、就易满腹阴暗;这些人从未有过独立思考的能力,东风来了西边倒,西风来了东边倒,甚至有的前边刚骂过范玮琪,第二天看到形势不对,立刻删了微博开骂“喷子”,言辞与昨天一视同仁、毫不留情面,完全没想到昨天自己还是敌方的一员。难怪有不少人惊呼,这些账号究竟是真人还是僵尸粉?因为不仅看不到人格特征在里面,甚至看不到生命体征在里面,题头的图片,是画家岳敏君的作品,正是这群满脸亢奋却毫无生命感的人的真实写照。

http://weibo.com/p/100160388368487169113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