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凤:我做服务员也常被骂 但我从没想报复谁

二货  •  |  人物 | 共 1,129 阅读 | 共1116字 | 0 评论 | 分享

美国记者枪杀案中,杀手自述,被电视台开除,他不走,领导叫来警察把他赶走,这让他有了心理创伤和犯罪动机。他说记者对他说过种族歧视的话。我认为很有可能是真的。如果杀手只是简单地报复社会,记者就躲过了。但如果杀的就是她,她躲不过。

不过,他认为这是种族歧视,我认为不是。一个在社会底层的有色人种,会比社会高层的人更易感到种族歧视。这不是任何歧视,只是公司开除不合格的员工。但有些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敏感,脆弱,更容易认为自己受到歧视。

往往,英语不好的中国人更容易觉得被歧视。比如黄健翔坐飞机的遭遇。很多中国人英文不好,难以融入主流社会,认为中国人普遍处于社会底层,其实,这只是他个人的生活圈子受限造成的。

1

我之前去华盛顿,出租车司机是个埃塞俄比亚的黑人。他英文比中国人好了太多,也比华人更加自信,从来不会感觉自己受到了歧视。对中国人而言,英语很难,只能寄希望下一代英文水平越高,越了解美国,才越自信。听说读写熟练的意思是,能看懂新闻报纸电视,能去图书馆阅读,能在美国公司工作,能熟练使用美国社交网站。

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受到歧视,就容易产生极端想法,做出极端行为。像中国的服务员烫顾客事件,服务员的行为就很极端。不过,我想说的另一点是,在中国人,服务性行业的人也确实往往不受尊重。

比如,收银员,服务员,清洁工一类的职位,常被视为身份低下的象征。服务行业就是受气行业。但在美国,人们认为劳动光荣,坐办公室和扫大街都是凭劳动挣钱。我在美国指甲店做工,被绝大多数中国人认为丢脸但我在美国,这边很多人都做这个职业,人们还觉得挺不错的。

我以前在国内做餐馆服务生时,也有顾客高高在上的情况。我觉得那个女人去吃火锅时肯定也是有这样一种姿态,觉得自己是大爷,服务员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所以开水浇头。

我从小到大,做过很多服务业工作,经常被人骂的职业,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报复谁。我的第一份工作,是18岁那年在重庆做书店店员。老板和家人都态度不好,我做了一月就跑了,也没说报复他们啊。那时候我还是学生。

我七岁时父母离婚,我以一个拖油瓶的身份去我继父家生活。我父亲再也没有看望过我或者给我生活费,在重庆农村这又是什么景象呢?不就是处处低人一等么?我从七岁起就开始低人一等。除了在学校因为学习好受同学们羡慕外,生活中又有谁多看我一眼呢。每当我对生活不满时,我妈就说,这只能怪你命苦。她还叫我不要跟人家比,因为我跟别人不一样。

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过上跟别人一样的好日子。这些年来,我大多数时候都过着屌丝的生活,受气常常有。我在中国时被那么多人骂,我也没想过要报复谁。我常常想起我的童年,我觉得我和母亲的不同在于,我是女强人而她不是。
(来源: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罗玉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