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律师会帮罪大恶极的人辩护?律师会有负罪感吗?

二货  •  |  吐槽 | 共 1,533 阅读 | 共13224字 | 0 评论 | 分享

我看了《印度的女儿》过后实在想不通,那些强奸犯对自己的恶行没有悔改就罢了,当时他们的辩护律师的态度才真正让人愤怒,我相信类似的事件绝对不少,这些律师难道没有一点良知嘛。 很多人让我少看电视剧...《印度的女儿》是个很震撼的纪录片。真人真事,采访的也是当事人。我也知道享受辩护是所有人,不管是好人还是所谓的坏人应该享有的权利。我也坚信律师的辩护是为了追寻真理。前天看到那些犯人和律师的嘴脸,我有些动摇了 看到想要的答案了,突然被点通了,谢谢!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答案在下面没被顶上去....但是确实是我想要的 有很多人说我来问题是为了看想要的答案,浪费大家精力。真是抱歉了,怪我用词不太恰当,第一次在知乎上提问,一开始问题就问的很仓促,表述不清,让大家误会了。我是来找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答案,问问题的时候其实是知道为嫌犯辩护是律师职责所在,只是看了那部片子过后对自己的认识有些动摇了,想问问大家怎么看。看到那么多回复真的很感谢大家,麻烦了!

非题主添加:律师如果尽力去找寻法律漏洞就是“帮凶”,但如果不尽力找寻法律漏洞就是“拿钱不办事不负责任”,是这样吗?不是这样吗?

末班车

不知被哪位大v翻了牌子,一夜之间上千赞了。
补充一句吧,无论是律师,法官,检察官,这三个行业的从业者,素质都层次不齐。我并不是说所有律师都是正直的,也没有说所有的检察官都是只为给被告人定罪而不择手段。哪个行业都有黑心的人,都不是尽善尽美。
但越来越良好的法治环境应是所有法律人共同追求的目标。

1

出处见水印。
这组漫画真的是生动的展现了我国善良民众的法律观念。
律师的名声一直都不好,大家的是非观念真的单纯的可以,就像我侄儿看电视剧总问,哪个是坏人?
法院审判定罪都是一个非常严谨的过程,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这是需要根据大量的证据,综合法律规定进行的一项严肃的工作,量刑更是如此,是否有从轻减轻情节等等都是要予以纳入判决之中的,还以为跟古装电视剧里似的,杀无赦!斩立决!那样么?
现实情况是,检察机关为了给被告人定罪,选择性的提交有罪证据而无罪或罪轻证据并不提交,这种情况我也见过很多,并不稀奇。即使事实上犯罪嫌疑人真的实施了犯罪行为,但罪名或许因为证据的缺失而不同,或许有从轻减轻情节检察机关没有提交法院,又或许检察机关提交了非法证据,这些情况如果没有律师在场,那对被告人来说就是一场不公正的审判。
如果是冤案呢,单凭没有法律专业知识的犯罪嫌疑人如何对抗国家公权力?冤假错案已经屡见不鲜了。
有答案提到律师不代表正义,维护的仅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我同意却又不完全赞同。美国马塞诸塞州的律师誓词我记得两句,第一句是我遵守宪法,第二句就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刑事案件里认为律师很大程度上就是在维护程序正义。无罪辩护没那么容易成功,现在的冤案也算是少了很多,但在法律程序上,必须有律师平衡国家公权力与被告人的力量悬殊。
程序正义是看得见正义。

木清扬

我们不维护正义,而只是维护当事人的权益……所以没有负罪感,最多表示一下对受害者的负疚与同情。

5.29 看了大家的评论,觉得需要补充几点,普及一下刑事业务知识和理念:
1.律师的义务只是站在当事人的一边,与公权力对抗。至于所犯何罪,主观恶性多么大,社会危害 多么大,不应该影响辩护工作。你可以从内心鄙视之,但在专业上不能懈怠。
2.很多人说“未经法院审判,即无罪”诚然是对的,但现实中,经过法院审判有罪的也可能是无罪的。这些都不是理由,遇到一个案件,律师心里基本上有一个罪与非罪、罪轻与罪重判断。一个律师如果觉得当事人的罪行比指控的还要重,还有让他辩护的必要么。
3.律师辩护什么?律师辩护的,只是针对公诉机关(自诉人)指控的犯罪事实,而不是现实中发生的事实,也不是当事人陈述的事实。(这话有点难懂)
4.谁渴望正义?谁是正义的?反正律师肯定不是正义的,也没有谁赋予他这项要求。很多人以为公安、检察院是正义的,他们的工作就是指控犯罪,怎么可能正义?有罪推定是办案必须需要的思路,不然怎么侦查呢,他们的思路就是要犯罪-重罪。导致的后果就是,收集到的有利于被告人的证言、证据都不会装卷,随卷移送。所以如德肖维茨在《最好的辩护》中说的,没有人需要正义。
5.假定法院是正义的,那么,律师作用就来了,必须把所有有利于被告人的东西都呈现给法庭。从而得到一个有利于被告人的最好判决。

Nathan DUAN

题主,我认为你就罪大恶极,应该判无期。
你问你犯了什么罪?
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证据?
好几个你的仇人和案件真正的凶手已经主动出来做人证指控你了。

啥?他们诬陷你?你要报警?
对不起,警察认为你罪大恶极,帮你调查他们会有负罪感,所以不准备帮你调查。

啥?你是无辜的?你要找律师?
对不起,律师认为你罪大恶极,帮你辩护他们会有负罪感,不准备帮你辩护。

啥?你是清白的?你要找媒体?
对不起,媒体认为你罪大恶极,正面报道他们会有负罪感,只能报道你该死。

啥?你问真相?你找法官?
对不起,法官认为你罪大恶极,不判你他们会有负罪感,只能判你无期了。

看到没有,根据题主的逻辑,题主就这样被判无期了。
真相?我们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我们怎么可能知道真相,我们只知道题主你罪大恶极。

----------------------------------------------上面简单粗暴的解释了,没有人能确实的知道真相。所以我们需要警察,法官,律师。需要他们,即使在认为我们罪大恶极时,依然假设我们是无辜的,给我们一个洗刷冤屈的机会。----------------------------------------------------------------------

之后题主又更新了描述。
“我是看了《印度的女儿》过后实在想不通,那些强奸犯对自己的恶行没有悔改就罢了,当时他们的辩护律师的态度才真正让人愤怒,我相信类似的事件绝对不少,这些律师难道没有一点良知嘛。”
这个描述,讲的其实并不是法律,或者律师。而是道德,良知。

首先题主需要明白,道德,或者良知的层面,没有对错。
有的只是差异,只是标准的不同。
吃狗肉是不道德的吗?
吃猪肉是不道德的吗?
女子把头发露出来是不道德的吗?
同时娶四个老婆是不道德的吗?
手淫是不道德的吗?
不信教是不道德的吗?
在不同的道德标准下,每一个问题都可以有不同的答案。
你能说哪个错了吗?
你不能。因为以上的每一个标准,都有千万人信奉着。
没有谁是高高在上的,没有人有资格评判他人道德上的对错。
道德,是用来自律的,而非约束他人。

《印度的女儿》中那些强奸犯,那些律师,他们错了,但错不在他们的道德标准,而在于他们的使用方法。
就像我上面说的,道德,是用来自律的,而非约束他人。

那些强奸犯,他们错了,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道德是高高在上的。
他们认为自己有资格用这个标准约束他人。
他们认为自己有资格通过强奸,来惩罚那些不符合标准的人。
那些律师,他们错了,因为他们也认为自己的道德是高高在上的。
他们认为自己有资格用这个标准评判他人。
他们认为自己有资格以道德为借口,凌驾于法律之上,为他人开脱。
他们错在,用自己的道德,约束他人。

但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我也认为他们禽兽,没人性,没良知。
但这与他们认为那些女性放荡,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道德,是用来自律的,我们自己不要做那没良知之人就好了。
说白了,印度的女儿并非被那些强奸犯,并非被那些律师所害,而正是被那些自认为有道德而滥用道德约束他人的人所害。
如果我们放任自己用道德约束他人,我们总有一天也会害了无辜的人。
多自律,少律人。

-----------------很多人貌似对我上面写的,道德只应该用来自律,很不满意---------------------

很多人说什么公德,什么公序良俗,什么社会规范。
说这些所谓的公德,应该用来约束所有人。
我举双手双脚赞同。

但我想问一句,标准何在?
谁的道德标准,才能称之为“公”德?

许多人养狗,那么不吃狗肉,是不是“公”德?
老人腿脚不便,那么给老人让座,是不是“公”德?
有些人爱洗澡,那么,每天洗澡是不是“公”德?
一个道德标准,到底要“公”成什么样才算“公”德?

我还想问一句,规范何在?
到底由谁来判断,一个人的行为是否触犯了公德?
而又到底谁有资格来约束别人这些行为?
我想神可以,但我们不是全知全能的神。

网络上每天都上演着各式各样的道德审判,但看着却更像一出出反转剧。
小伙子没给孕妇让座?触犯了公德吗?
是不是我们就有权利人肉他,有权利扇他两耳光了?
有没有可能小伙子本身腿脚不方便?
有没有可能小伙子身体不舒服?
有没有可能小伙子本身就是应该被让座的残疾人?

我们才不在乎,我们只是想肆无忌惮的迫害他们,以道德的名义。
小伙子没给孕妇让座。
先给小伙子两耳光,以道德的名义,谁让小伙子你不让座。
原来小伙子是残疾人。
再给孕妇两耳光,以道德的名义,谁让孕妇你让残疾人让座了。
道德审判,真爽,反正我们永远没错,以道德的名义。

道德应该律己,而非律人。
因为有些时候,真相并不是第一眼看上去的样子。
我们一眼看到了一个人,做了一件事。
但却一眼看不到真相,看不到他是因为没有道德而做,还是因为某些情有可原的原因,迫不得已。
而人,总是没有耐心的,在我们弄清真相之前,我们就已经做了有罪推定。
审判之剑就这么挥出去了,审判了无辜之人。

我们约束他人之前,理应弄清真相,而不是肆无忌惮的用道德做借口。
但我们都懒得花时间弄清真相,所以,道德应该律己,而非律人。

--------------------------------更新一下,顺便取消匿名好了-------------------------------

发现越更新越跑题,那就稍微扯回去一点好了。

法律,是为了规范社会,约束所有人的。
而为了探求真相,为了还无辜者清白,为了给罪犯最合适的判罚,我们有了法庭。
有了控辩双方,有了律师。
法律追求的不仅仅是对错,而更是程度,是对了多少,错了多少。
既然是程度之争,就不能有一丝的退让。

就像一场辩论,律师只是辩手。你坐在正方的席位,就要替正方讲话。
你坐在反方的阵营,就要替反方努力。
这与你本身的人生观,道德观,价值观,没有丝毫关系。
无论是是否赞同这个辩题,你都要当好这个辩手。
这是对法律最大的尊重。
律师应该无比光荣,而不是羞愧。

至于道德,道德从不是用来约束别人的。
法律是用来约束别人的,因为法律明确了各种惩罚。
小偷偷了100块,判死刑,可以吗?
不可以,因为法律有规定,这么判,判重了。
歹徒杀了人,罚款200,合适吗?
不合适,因为法律有规定,这么判,判轻了。

而与法律相比,我们再想想道德。
道德都教了我们什么?
诚实守信,这是教我们自律,教我们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但,如果我不诚实,不守信,怎么罚?
谁能给个权威的说法?
不诚实,罚款200,拘留15天?
不守信,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道德从没这么说过吧。
如果道德是用来约束别人的,怎么可能不明确处罚标准。

道德,从来就是用来自律的。
而我们用道德来约束别人时,我们施加的所有审判,处罚,都不来自道德,都是私刑。
你坐公交,看到老人,要让座,这是道德教你的。
道德教你自律,教你要给老人让座。
但是你看到别人没让座,你骂他们,是道德教你的?
哪个道德教了你这样约束别人?哪个道德教你,看到别人不让座,要骂他?

如果道德真的教你用骂人,打人,侮辱人,谴责别人,这种方式来维护道德的存在。
那这种道德,不要也罢。
想骂人,就骂。我们都是人,心里都会有火,会想发泄。
但别举着道德这面大旗,这可不是道德教的。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最后,这世界没那么多对错。
如果你认为我说的对,我说的其实不对。
只是我们刚好观点相同罢了。
如果你认为我说的错,我说的其实没错。
只是我们刚好观点相悖罢了。

软件园的猪

为什么“罪大恶极”的人也需要辩护?
因为这是法律程序。只有认认真真的按照法律程序走完了,控方认真的控,辩方认真的辩,最后控方战胜了辩方,才能证明真的是“罪大恶极”。

判玩

题主,我想请问你:
手淫会影响健康吗?
同性恋是病吗?
艾滋会通过唾液传播吗?
西点军校墙上刻着雷锋语录吗?

这都什么年代了!问这种早已被无限普及的问题真的有意思吗??

行,我就暂且不说每个人都有权利在面对公权的时候受到基本的保护
我也不说法律规定了律师的职责
我也不说律师的职业道德和大众道德之间本身就存在区别(如同记者)
我也不说在法庭认定前每个嫌疑人都应当享受无罪推定
我也不说程序性正义在很多时候都应较实质性正义优先考虑
我也不说中国的法治现状多么堪忧以至于真正走上法庭的嫌疑人都有理由给予更多的程序性关注
我也不说那么多看似铁案,转眼被推翻的案例

我就说一点:

我为坏人辩护,我tm凭什么有负罪感啊?
我为坏人辩护,我tm凭什么有负罪感啊?
我为坏人辩护,我tm凭什么有负罪感啊?

重要的事需要说三遍
毕竟按照我粗鄙的世界观,我完全无法觉得负罪感从何而来
这样的负罪感几乎来自三种思维模式,代表了社会一部分很大人的奇怪看法:

1. 我看到的邪恶就是邪恶,我看到的正义就是正义,而我是对的。
首先,我完全没有觉得我的行为处事的水准比您所谓的“坏人”高多少。他不觉得强奸错,同样的,要是明天有人欺负我爱的人,我去砍了他我也不觉得自己有错。片面化符号化的评判本身就没有任何意义。更重要的,我不觉得我对于事实的掌握能有多么到位以支撑我对于案件的认知,我并非在蓄意宣扬不可知论,但是认识有限是所有人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在已有的事实基础上按照保护客户这一个方向努力,就够了。至于真相,不好意思,没那能力,也不关我的事。
总而言之就是,我既不是你爸妈,也不是您小区的三姑六婆。我觉得他是对的错的不重要,我也没有必要judge他。毕竟他只是请我打官司,要请我评判他教育他,咱另算时间收费。

2. 爱你的职业等于认同你服务的对象
多年前批范跑跑,前几年批医生。
学生家长和病患,一副分手后哭诉的样子:“快说,我不只是你的客户,你还是爱我的”
爱你妹啊,我tm不就混口饭吃吗?
对不起我的客户们,我只负责保护你,不负责赞同你的一切行为。
律师的工作只涉及法律的事务,辩护也只是事实发生后的帮助。要是真要我去教他如何强奸不犯法,我说不定真的会有负罪感。
在大众的印象中,好律师嘛,所有的纠纷都要是打抱不平,分文不取,为了社会正义牺牲自己,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3 微观选择偷换为宏观道德
这种想法就太多了,
“同性恋不对,要是世界上所有人都是同性恋,人类不都灭绝了吗?”
“学什么文科?要是世界上所有人都学文科,我们国家的科技怎么干过美国?”
“为什么不去当兵?所有人都不当兵,谁来保护我们国家?”
关键问题在于:你tm能改变什么啊?
改变社会进程的律师不是没有,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想好我今天的赚的律师费能给我孩子买上几块尿不湿几桶奶粉,我明天那个案子结了又可以给我妈妈买一件外套了。这就够了!
从小唱着我们是共c主y接班人,长大真的读书只为中华崛起的人,一句话:太入戏!

哎呀,我上面说得好像太消极了。是不是说律师都是完全不管道义,不管社会功利,不管任何是非,只求自己赚钱就够了呢?

当然不是!因为这一切,早就有制度安排好了。

为什么法庭要有律师。为什么就算被告人请不起律师也得对他说,我们给你找一个。
因为制度早就通过公诉和辩护双方的博弈,达到了题主所期盼的正义。
所以律师的负罪感,改变不了什么,也没有什么意义。
如果题主所为的良知能让律师突破认识能力的束缚,突破社会关系的桎梏,达到真理,那律政剧估计也是复仇者联盟的拍法了。
同样,如果一个制度中,需要让所有的小角色通过负罪感这么虚无的东西才能达到正确的轨迹。那制度也是有必要改革了。

陈挚

这个问题其实说简单也简单,那就是:职责所在,必须这么做。
看到这个提问我就想起本科时候的法律文书写作课,这门课的上课方式很特别,老师给我们一个案件,附上许多有关的证据材料,然后分按被告(刑事案件则是控辩)双方和法官分成三组写法律文书,到下一节课评析。
我宿舍的其他三个人刚好分到一个给运输毒品的被告人写辩护词的任务,总之这个案件证据非常充分,事实也很清楚,这个被告运输毒品的具体数量我忘了,总之是远远超过法定死刑的标准。所以那一周经常能见到他们在宿舍里一边骂被告“这个人渣”,一边绞尽脑汁写辩护词。
运毒量那么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不是罪大恶极吗?当然是。那为什么他们还要写辩护词,因为这是他们的作业。
固然律师没有老师交代作业,可这是他们的职业,比作业义务性更强。
你是律师,做法援,被钦定啊不指定给一个刑诉法规定应该指定辩护的人(很可能是罪大恶极的人,因为其中一个情况就是可能判处死刑)辩护,你能说还是另请高明我也不是谦虚吗?
或者你不做法援,被告人或者家属找你辩护,会一开始就告诉你这人是个罪大恶极的人吗?等你接了案件以后再发现,委托合同都签了,能够轻易违约吗?
好,你事先已经通过媒体或者其他渠道知道这个人是个人渣,罪该万死,所以他找你的时候你有拒绝的余地。但你的法学教育告诉你,媒体的报道不是可以作为定性的证据,别人的风评更是传闻证据不可靠,你不查阅案卷,不进行询问,怎么肯定这个人就是想媒体或者传闻的那样罪不容诛呢?
现实不是电视剧,古美门说自己不接打不赢的案件。可是现实中一个律师,在刚接触一个案件,没有了解更进一步事实的情况下,怎么知道这个案件自己一定赢或者一定输?怎么知道这个当事人一定有理或者无理?甚至有时候你信心满满,认为你对案件的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证据也很充分了,随着案情深入一个新情况就可能让形势逆转,这个时候你可以选择不干吗?那你的职业道德何在?
当然以上说的都是在法律和职业道德范围内进行辩护的情况,那些不择手段要为当事人脱罪,例如伪造证据、攻击被害人或者用其他途径给法官施加不正当影响的不在此列。

生存与尊严

1、你凭什么百分之百肯定这个人一定就是犯人?
2、如果是他自己招认的,你凭什么百分之百肯定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是他真实意思表示而不是被威胁的情况下说的假话?
3、如果是有证据,你凭什么百分之百肯定这个证据一定是真实的而不是被收买、捏造的?
4、即使公众舆论都在谴责犯罪分子,你凭什么百分之百肯定公共舆论就一定是客观的、没有被收了钱的媒体操控?
5、最最重要的一点,假如犯人真的犯了罪,如果没有律师,你怎么就能相信警察和法院为了破案率不会把之前所有的无头案全部安在他的身上?反正枪毙了死无对证。

只要有0.00001%的不确定性,就有质疑的必要,这就是刑辩律师存在的意义。

退一万步讲,假如有一天耶和华显灵开上帝视角,告诉大家这个人有罪但由于律师的辩护被判无罪,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侦查机关、检控机关和法院作为国家机器,花着纳税人的钱,拥有先进的设备和训练有素的专业人才,却在证据上、理由上干不过一个普通律师,这只能推导出这些机关的无能。从任何角度看,受害人家属都应该去责怪花他的税金办不成事的人而不是正常办案的律师。

具体见 对于必死的罪犯,律师有什么作用? - 知乎用户的回答

题主讲到印度,那不是因为律师的问题,而是他们整个民族的思想观念有问题,这是他们落后的思想文化导致的而不是律师制度导致的。打个比方,假如我们作为文明社会,去非洲食人部落搞现代法治,审理一个食人族案件,食人族律师会怎么说?“我们部落食人是传统”,这就是他们思想观念的局限性。

而你逻辑上的硬伤,在于你把“印度律师支持强奸犯”,偷换概念成了“律师支持强奸犯”,但是人都知道他这么说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是印度人,而不是他是律师。

王若枫

如果是明显罪大恶极的情况,律师是无法帮委托人脱罪的,这种时候律师主要是帮委托人免除不必要的惩罚,以及争取减轻必要的惩罚。
如果律师能做到脱罪(让法庭宣判无罪),说明证据尚不足以指认嫌疑人的罪行,则你所谓的【明显罪大恶极】就不成立了,是你的自由心证。
经济案件可能存在【法律漏洞】,但刑事案件一般是没有漏洞的,如果你认为关于恶性刑事案件的某个法律规定存在漏洞,一般情况下只能说明你尚未理解什么叫法律。法律会惩罚确凿无疑的罪行,但更倾向于保护不那么确定无疑的嫌疑人,【疑罪从无】的原则可能会导致一些罪犯逃避法律制裁,但更多的时候是在保护没有犯罪但涉嫌的人不受冤枉。后者比前者重要得多。
给罪犯辩护的律师只是在帮助法律落实这个原则。

黄大发

如果是一个医生要去救一个重伤的杀人犯,他会不会有愧?
也许不会,众生平等对医生来说是很有医德的体现。
况且大家都知道即使是杀人犯,能处罚他的也应该是法律。
就算这个人不该救又怎么样?救活了还能送他去坐牢,去接受死刑,没关系,医生就该救人。
那么律师为什么要有愧?
律师所处的位置跟医生也许差不多,留住了就是活下来,留不住就是死亡。
但律师跟医生不一样的是他站在了法律这条线上,他站的这条线就是一条兜底的线。
所以律师更应该好好辩护,哪怕是杀人犯。
当然抛开这些虚的正义感和使命感不讲,
律师的职责从来不是挖掘真相,那是公权力该做的事。
但也是因为公权力太强大了,所以需要有人来帮忙对抗和制约。
再往俗了说,律师不过像大多数职业一样,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
真相是什么,天知道,
但没有律师的话,真相是什么,只有公权力知道。

天明

这个问题我是有资格回答的,家父律师,本人也即将成为一名律师。从小就常常遇到这方面的困惑,自然也多了些这方面的思考。
---------------------------------------------------------------------------------------------------------------------------------------------------------------------------------------------------------------------------
对评论区的一些典型问题回复在答案末尾,不想总是被人重复提问。
------------------------------------------------------------------------------------------------------------------------------------------------------------------------------------------------------------------------------------------------------------------
补充一个故事吧

我的家乡W市是一个沿江城市,在沿江的一带有一块,早年是个体户批发市场。有一个商户是做烟酒批发生意的,勤劳朴实,对人和善。老板的生意很好,于是雇了一个人帮忙。对这个伙计也是很不错,嘘寒问暖。
那是十多年前了,刷卡之类的并不普及,烟酒批发每天都有很多现金放在店内。伙计是个白眼狼,趁夜翻入店内,杀了老板娘,洗劫了店内存款。老板正好外出逃过一劫。
在庭上,检察官问被告,老板娘的尸体脸上有个脚印,是不是他踩得?被告道:是的。检察官问为什么?被告无谓道:看她死透了没有。
我父亲当年被指派为被告的援助律师(不懂援助律师是什么请百度),他告诉我说当时证据很清晰,被告态度十分恶劣,毫无悔意,他也不想为被告说什么,但出于律师的职业道德,他必须说一句:请法官注意被告年龄。(被告是未成年人!!!)法官也很无奈道:我知道!

结果很明显,被告自然是没死。

对于律师,不,对于每一个司法工作者而言,

职业的最高伦理不是维护某一个具体案例的正义!而是维护法律的尊严!!因为只有实现了程序的正义,才能捍卫更广泛的实体正义!!

只有完善周全的立法,严格独立的司法才能保护正义!!

那些对程序正义嗤之以鼻的人,你们根本不需要法律!!你们只是需要一个正大光明的青天大老爷为你们伸冤罢了!请问你们等了几千年了!!等到了几个!!!???

------------------------------------------------------------------------------------------------------------------------------------------------------------------------------------------------------------------------------------------------------------------
原答案:

不过在回答问题之前,我要先反对排名第一的答案。

目前排名第一的答案前半部分我是认可的,后部分关于道德只能律己不能律人的理论就属于瞎扯了。

道德是一种社会规范
道德是一种社会规范
道德是一种社会规范
由个人良知和社会舆论共同维系。

如果道德只能律己不能律人,那道德就不叫社会规范了,那只是单纯个人信念。

如果道德只能律己不能律人,那以后我就不能反对公共场合抽烟,不能反对插队,不能干预我的邻居家暴!
------------------------------------------------------------------------------------------------------------------------------------------------------------------------------------------------------------------------------------------------------------------
好了,回到问题本身。为甚么律师要为“罪犯”辩护?

一句话回答,制衡政府司法权。

如果在道德上,公检法绝对无私绝对公正绝对廉洁绝对客观,

如果在能力上,公检法绝对全知绝对无漏绝对无错,

那么这个世界确实不需要律师了。

然而

公检法毕竟是人。那就会有腐败,会有贪婪,会有私欲,会有偏见,会有能力不足,会有错误。

怎么办?
如何保证司法公正?
在政府内部再设立监督考核机构吗?
你怎么保证他们不会沆瀣一气?

最好的办法就是律师的存在。
律师会竭力地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因为我们拿了当事人的钱。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绝对忠诚于我们当事人的合法利益。
律师会竭力对抗公检法施加在当事人身上的一切不公平甚至不合法的待遇。

在律师与公检法的较力中,司法公正得以实现。

这,就是律师为“罪犯”辩护的意义。
------------------------------------------------------------------------------------------------------------------------------------------------------------------------------------------------------------------------------------------------------------------
小杨杨的评论:“你们学法律的语文都不好吗,不是争取罪大恶极的人合法权力,而是说为他争取最大权力,他杀人了还能无罪释放,还能要被杀人家属赔偿他几千万,还要把公司什么的都给你客户”

我的回复:

其一、合乎实体正义和合乎法律是两回事。律师只在法律的框架内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只要律师是在法律的框架(不做伪证,不行贿,仅仅从证据、法律文本,法理解释入手)内成功地为杀人犯(假设他真的干了)洗脱罪名,那么,这就是罪犯的合法权利。

即便没有满足实体正义的伸张,但保障了程序正义,甚至可以促使立法更加完善,在以后保障更多的实体正义。

其二、如果是非黑白能够任律师颠倒,你当立法者司法者都是白痴吗?

如果立法和司法者都是白痴,

那么,

你更需要一名律师了。

其三、即便律师是贪婪的,自私的,丑恶的,只忠诚于当事人的利益的,这也是为了捍卫更伟大的正义的必需之恶。

更何况,律师不是。

------------------------------------------------------------------------------------------------------------------------------------------------------------------------------------------------------------------------------------------------------------------
sunshine pretty的评论:
“作为一个法官。。。我想假设一种情况,检方未能掌握犯罪嫌疑人成立犯罪的证据,而这书嫌疑人在会见你的时候亲口说了这案子就是我干的,恰好同时你也录音了,这时候你是会把录音交给检方呢,还是按照嫌疑人意愿给他做无罪辩护呢?如果是后者,就不要再鼓吹律师维护司法正义了,不洁的初衷如何能维护皎洁的正义?无论是程序还是实质的正义。。。。”

我的回复:
不会。这明显是违反了律师的职业道德的。我绝不可能把录音交给检方。

首先,当事人的犯罪行为已经完成,且当事人没有义务自证其罪。故此行为违反律师法三十八条。

其次,律师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制衡公检法的司法权,在法律的框架内维护当事人的利益。要律师违背与当事人的契约关系,背叛当事人的信任。以后还有哪个犯罪嫌疑人敢找律师?这种伦理要求在事实上剥夺了被告的辩护权。

最后,程序正义的实现本来就是建立在人性恶基础上。就是因为预设了人性恶的立场,才会思考如何通过制衡来保证公正。
如果皎洁的正义必须靠纯洁的初衷才能保证,那么通过制衡来实现程序正义不过是一个画蛇添足的笑话。

须知皎洁之花都是盛开在污秽的土壤之上的。

尹纪为

第一,为了钱。第二,你怎么就知道他一定罪大恶极,不可饶恕,法院都没判,你就准备把人先给枪毙呢?第三,对待罪大恶极之人的态度,很能反映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不是说不惩罚,而是说要有理有据,尊重程序与规则,给予所有人一个经得起考验与推敲的结果。是对每一个公民的负责。律师在这个个过程中扮演的一方的角色罢了。那谁不是说过吗,如果像我这样罪大恶极的犯罪之人,合法权益都能得到有效的保护,那你们这些良民就肯定处于安全之中。当然,这有个悖论,属社会学上的,良民所遭受的威胁,到底是来自于政权比较多呢,还是来自于社会中潜在的人性之恶比较多?这个我不知道。。。但从目前来看,我对”严打“绝对的不正义,不合理判断持一定的保留意见。
然后,会不会有负罪感?接了案子,拿了人家的钱,这就是你的工作和职业,要尽全力去维护当事人的利益。罪恶感这种东西,要死的时候,留着给上帝或是阎王说去吧。

小豺

反对律师不维护正义的说法。
律师维护的是程序正义。

我给题主举个例子吧,美国辛普森杀妻案知道吗?
第一次听到这个案子是在大学课堂上。
案例中,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辛普森。
但关键证据因为警方失误,失效了。
所谓的失效,就是没有完全按照取证规则。有人可以利用这种不规范的取证程序替换证据。
替换的几率大吗?不大。可是存在可能性。没有人能证明这个可能性不会被兑现。

老师说这个案件我们假设辛普森就是杀人凶手,只是因为证据原因导致无法定罪,那么,我们有必要给辛普森做辩护吗?我们能不能忽略这个证据?
有同学说不应该辩护…摆明了辛普森不是好人嘛…有同学说用一次这种证据也无妨,总比放过一个杀人凶手强。

那么我们这次认可了这种程序下证据的效力,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有没有可能有一天,就有人利用这个不规范的程序栽赃陷害一个好人?

你如何判断他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还是个好人?

铁的事实是无法被翻案的。如果证据确凿,再牛的律师也不能打赢官司。
如果证据不确凿,你给律师一个机会,也许某一天,就是给你自己一个申冤的机会。

不笑猫小云

一直喜欢一部日剧叫做《legal high》,他讲的是一个只要给钱,就一定会帮你赢官司的律师的故事。

在有一集里,这个律师做了了一个据说是杀死了两人丈夫的女名人的辩护人 他在庭审的时候说:“如果只是因为大多数人认为她有罪,她该去死,就断定她罪大恶极的话,那么我们和那些无知的蒙昧有什么区别。只要是舆论不喜欢谁,我们就把她绑在十字架上烧死就好了,那就完全不需要法律,不需要你们这些不可一世的人了。然而现在我们却不是盲目的正因为有了你们,法律的公正和公平才能得到体现”

所以,我觉得,对于律师最重要的职业道德和职业需要,那就是:胜诉。尽自己的所能去维护法律应有的尊严,不被道德绑架,用法律去制裁去帮助去解救每一个人,即使那个人是个犯罪嫌疑人。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71661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