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经历过最奇妙的体验是什么样的?

二货  •  |  体验 | 共 1,341 阅读 | 共11198字 | 0 评论 | 分享

比如乔布斯说他吃LSD最奇妙了。

刘水

高中时,早上上学必坐的那趟12路总是特别挤,但是就那天我看见辆空车(还是已经淘汰了的旧车)。而且我坐上去以后,发现后面的几站,下面等车的同学都对这辆车视若无睹。后来到学校那站,我就下车了。有点奇怪。可能是因为是旧车,大家没认出来?

kevin D

在跟恋人的热恋阶段,多次在同一时间互发写了很多的长短信,几乎就是在发出的同时收到。这样的体验很有心有灵犀的感觉。

东里

辞职,准备创业期间,两个月内体验了一种自我的刷新。

以前做什么事看什么书,多是因为别人都在看,或者仅仅是为了不想像别人那样。
现在是真正出于好奇心。因终于明白了自己多么的无知。
以前从没想过自己所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仅仅像动物一样出于本能做一些事,还觉得这是自己思考的结果~~
现在会为了了解一件事去看书,查维基百科,基于得到的信息再判断。
终于可以不在乎别人专注于自己做的事情了。

Ivy William

初一还是初二的时候,一次和朋友走在热闹的街上,蹲下系鞋带,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嘭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头痛欲绝的时候眼前一片白,我看见我当时四年未见的已故母亲。因为原因不明并且内心感情复杂,没有和别人提起过。回家哭了一夜。

宋雷

大四过年回家的时候,被家人发现脖子上长了一个肿瘤,医院诊断需要手术切片化验才能确认是不是恶性的,也就是甲状腺癌。不放心小县城的医院,回上海之后找了三级甲等大院。其中各种酸甜苦辣不表。
手术当天是全麻,脖子想被宰的鸡一样挂的干干净净。小护士很漂亮,所以挺享受。
中午,我被推进了手术楼层。
我默默的开始从上帝到佛祖到老子开始祈祷。结果,可能因为医院中午吃饭,手术室外被晾了20多分钟!MD,就一直躺在推车上,多么痛苦的等待!由于没带眼镜,也看不清远处手术里发送些什么,只不断听到一些道具放下的声音......
终于,2位阿姨把我推进了手术灯下。一开灯,一束炫目的光照得我原形毕露,终于要动手了!
我还憋了一个笑话,想和2位主刀大人套套近乎,还没开口,只觉指尖一痛,终于,截至目前最奇妙的感觉开始了:
头一昏,非常沉重的昏,比醉酒沉重多了;然后周围一边黑暗,感觉自己在不断的往下掉,往下掉...
但我还是觉的自己是有意识的,不是完全的丧失意识那种;
我甚至还能在黑暗自由落体中控制身体的摆动;
然后,接着掉到了一片混沌空间,我感觉到身体很艰难的在挣扎,但很无力;周围的环境好像也不是黑色了,而是各种粘稠的灰色(此处记忆非常模糊,是那种无法描述甚至无法确认的感觉,闭眼能上身,睁眼就消散);
后来,又是一片黑洞,不断的往下掉,往下掉...一种深深的孤寂感,感觉这个世界只有我,而且我找不到出口,我找不到我的亲人和朋友,而且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 事后,推测这个阶段可能是肿瘤已经切下做切片实验,根据切片结果决定是否扩大手术(命大福大,是良性的)
最后的知觉是冷,很冷,那种刺痛到骨子里的冷,我能感觉到自己心灵和真实的肉体都在打颤;冷到我都没有注意到是否还在下降;我甚至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某个恶梦中的错觉,无助,害怕,无力反抗。事后分析,这个阶段应该是2个小时的手术末尾,可能是自己本身的能量消耗过大造成的吧。
突然间,我听到了这个世界的声音,从远到近,从模糊到清晰,我知道我回来了;艰难的睁开眼皮,视线逐渐对焦,看到了眼红的老妈老爸在床边。看着他们,我知道,我没事了.
现在每次摸到脖子上的这个伤疤,我都会感叹一下人生的无常,接着继续去出差加班...

木六

算不上最奇妙,但算是一场绝好的缘分。 08年和我在新浪博客熟识起来的一个人,他在湖北,我在四川。他知道我的一切事。我初中与我同住的女生是怎样的,我高中喜欢的男生是怎样的,我学校外墙的瓷砖是什么颜色,我每天傍晚课间要在教室阳台吃苹果的事,他都知道。 我20岁生日的那天,他来我的城市,在我闭眼许愿的时候,混进我的朋友里给我唱了首生日歌。

申镜

亲戚家养了一颗昙花。
有一年,大概晚上十点左右,接到那个亲戚的电话说是快开花了。
还好离得不远,赶过去的时候,他们家客厅挤满了来瞻仰的人。
然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花骨朵一点一点的张开,好闻的香气溢满了客厅,昙花的香味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幽香,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过了没多久,花瓣就全部张开了,然后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拍照合影,还没等大家都惊叹欣赏完,华丽的花瓣就开始慢慢合拢了。前后大概也就2小时左右,真是意犹未尽。

不过那时一个客厅将近20个人,一声不吭的,四十只眼睛同时默默得看着一棵花从开放到合拢,感觉还是很奇妙的。

大兴

初中的时候当英语课代表,每次学新的课程后都有一篇文章要求背诵。
如果那篇文章很长,上课的时候就不会有人主动举手,于是老师就一定叫我来背。
结果有一次因为贪玩忘记背了。而当时老师对背不下来的人惩罚是,站在教室后排听课,下课后去办公室。
我从来没被罚过。
——————————背景交代完毕——————
老师环顾四周,没人举手,然后望向我的时候,我就知道糟糕了。
然后果然老师叫了我的名字。
在我站起来的一瞬间,忽然大脑一片清明,感觉整个空气特别清晰透亮,然后就好像时间也过得缓慢了一样,站起来这个过程应该只是一两秒,但是自己感觉就好像忽然时空暂停一样,然后眼睛把文章从头扫到结尾,一瞬间看完每一个单词,竟然就记住了。那篇文章印象中很长,整整一页的文字,似乎只有一个小小的配图。站稳后,时空突然就继续流淌起来,然后才听到老师说话“……你来背一下。”
然后就在老师满意的目光中,背了下来。
我自己都感觉震惊不已。

这种经历只经历过一次,应该是注意力完全集中造成的。以后多次尝试,都没有成功。
大脑好好开发,果然很强大。
平时的学习都完全弱爆了。

西西里上尉

小学五年级,师大二附念奥数,在一层最东侧的教室,课间在楼道玩儿纸飞机,从后门向前面扔,我去追,地上有水,没看到,滑倒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感觉自己飘起来,魂游身外的感觉,奔跑时候的场景又重现一次,(是我置身事外的那种重现啊,就好象我是另外一个人,看到又一个我追纸飞机,摔倒),在倒地的一刹那,眼前又是一黑,然后全面变白,就好象过通道一样(不刺眼,但就是白,无边无际,有点儿类似七龙珠里神仙那个训练场),感觉阳光照的懒洋洋的,但看不到太阳,然后忽然眼前一亮,醒来
醒来发现自己趴在课桌上,问同学,同学说我自己走进来的
后来看书,知道这叫濒死体验,虽然有人解释是大脑受到冲撞的自我保护,但我更相信这是灵魂出鞘,也因此相信命数,天堂,平行宇宙,生命是种意识等等

多做善事吧,有天堂。

匿名用户

在另一个城市遇见过一个百分之百男孩。那一刻感觉人生很完整也很美好,不过彼此的交集基本没比村上春树「遇见百分之百女孩」里的多多少,只是相互知道名字和学校,有天心血来潮,上网搜索他的名字,发现他获得了一个我申请过也非常想要的奖项,刚好跟我申请的是同一年,虽然我没申上但感觉就是他帮你完成了你的心愿。

然后更好奇的去搜他的名字社交网站,也用了我为数不多的知道他的一两件事去搜索,结果发现知道的越多就是符合我心中的那个想象。感觉找到了上天专门为你造的人一样,从外到内都符合,自此相信缘分。

不过本人为人过于说好听叫矜持,不好听就是端着,认识三年来从未主动聊过包括在社交网站上,虽然我们甚至还是来自同一个城市。但会关注他所有发的东西。

然后想起四年前我们曾经在网路上有过一次相逢,三年前见面才发现当年的人是彼此。早知道当年就该抓住机会。

这些年第一次把这段心事说出来,相信彼此都有自己的生活,这更多的像一个温暖的梦一样对我来说。之前看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那个问题就很想说这段事,但毕竟还没有回响发生,但也并不期待,现在这样,挺好。
最后,愿他一生幸福,喜乐安康。

东不饭

我来说说我两次特别奇妙的体验:

最奇妙的体验!——是晕厥
从小身体就不好,异常消瘦,并且贫血。最“巅峰”的时候在初一,经常失去意识。每天放学回家,把包一扔,饭也不吃,倒在沙发上就起不来了,会昏昏沉沉一直睡到9点多钟。(注意,几乎是每天如此。)期间,我妈无论怎么叫我都是叫不醒的。因为我们家孩子多,四个小孩,我排行老三,家里的两个哥哥都在叛逆期,父母根本没心思管我。所以都没把这当回事。最严重的一次,上课的时候睡着了。(注:之后的事情我完全不知道,是同学转述给我的)我坐第一排。老师看我睡的很嚣张,叫我起来。我没反应。吼我起来。我没反应。朝我扔了两次粉笔头。我还是没反应。怒气冲冲的老师走到我座位,拽我胳膊让我起来。我晕晕乎乎被他扯起来,又晕晕乎乎坐下,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班里同学以为我故意的,自然是哄笑作一团。老师实在叫不醒我,就任由我睡了两节课。我才清醒。
额...啰嗦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说我那时候身体真的是很差很差,经常起身的时候眼前一黑会晕倒。但所幸每次都能找到扶的东西,从来没有倒下过。直到有一次——
记得是中学暑假,我睡醒之后看爸爸在小卖铺下棋。简单描述下场景。我家在农村,并且我们住的那村子是在一片高台上。所有的巷子口,都得先下一个差不多1米多高的台阶,才能到马路上。那个小卖铺,就在紧挨着马路的高台上。我蹲那儿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起身准备回家。结果“嗡”的一声,明显一股强烈沉重的黑云从脚底一直升腾到头顶,因为对这状态已经很熟悉,我知道自己要倒下了。好笑的是,我那时候脑子第一反应是,啊呀,我爸爸和邻居他们都在,我不能在这儿倒下,好丢人好丢人。所幸朦胧间看到前面有根电线杆子。我伸手就去扶。结果还没扶到,人就栽了——然后,人生第一次“高潮”来了!
倒下的时候,我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浑身感觉不到任何重量,或者说我根本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一切都轻飘飘的。我是有意识的,并且意识一直在呐喊着“啊!好爽!啊!好爽”。奇怪的是我模糊间觉得自己张开双臂要飞起来似的。整个人特别特别轻盈。我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我爸晃醒了。据说他们在不远处下棋,看到巨大的一声响,因为我伸开双臂倒下的时候,手把旁边小卖铺放在旁边的广告大铁牌子狠狠从高台上打落到了马路上。大家愣了几秒,我爸才冲过去,费半天劲把我摇醒,但据说....我满脸含笑,一副很爽的样子,我爸吓坏了。
我被摇醒之后,特别特别不好意思。一个劲儿说我没事儿我没事儿,迅速逃离现场。回去了很长时间,我才发现,我的手被那个大铁牌子划了很深的一道口子,血都干了。但问题是,我居然从头到尾,一!点!都!不!疼!
这次晕厥,是到目前,我人生中最奇妙的一次体验。

次一级的体验:
我十八岁的时候谈的恋爱。在大学,和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学姐。最开始只是普通朋友,经过各种糟心的过程,两人终于在一起了!那天的情景是这样的——
也是大夏天。因为我们学校在郊区,不怎么繁华。我和她走在公路上,路上完全没人,车也很少。我们并排走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那个时候,她知道我喜欢她,我也知道她喜欢我。我突然问她: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吧?
她没看我,还是朝前走,说:不行啊,那他怎么办。
我也没有停下来,那一刻我特别特别难过,阳光很刺眼,特别想哭。咽咽口水跟她说:没事啦。
两个人安静了走了一会。她突然狠狠地拉上了我的手,并且攥的紧紧的——那是我第一次拉她的手。她笑着又很坚决地说:不管了,我们就要在一起!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然后,人生的第二次高潮来了!
攥着她手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整个人打了个激灵,印象非常深刻,心里真的是那种乐开了花,并且,我耳边突然响起了音乐!!是真的,我忘记了是响的什么音乐,但的的确确是音乐。那感觉真的是要开心的想去死,脚底软绵绵的,在暖暖的阳光里,那一刻是我大学四年最最怀念的... ...

嗯,就酱

匿名用户

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见的第一面非常强烈的性欲,只有3秒钟时间,脑中已经完成了一场与他的摸舔抱吸全套性爱了。活到三十岁,仅此一次!

匿名用户

小时候有次玩摸瞎,就是蒙眼抓人,我是被蒙上眼睛的那个,一般我都会通过鼻梁旁边的缝隙偷看,但是那天我没有偷看,还闭上了眼,眼前是彻底的一片黑
就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有了上帝视角,小伙伴们谁在哪里,离我多远,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是俯视全场+主角视角的双重感觉。我抬脚就往离我最近的那个追过去,赢定了哇哈哈!!

……然后我被石头绊倒摔了一跤。摔跤的感觉也很不同,像梦醒前猛然自由落体的感觉,爬起来后有好几秒,所有感觉都离我好远,像是在水下

正常感觉回来后上帝视角也下线了。再和小伙伴们核对位置,发现我之前的感觉丝毫不差。

憨山门下

我有一个经历,是事实。
那是几岁的时候。那是盛夏的午后,大人都在睡觉。我和另外一个小伙伴蹲在家里附近的池塘旁边比谁洒尿洒的远。突然脚一划,我扑通一声,来不及反应就掉进池塘里。池塘的水,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显得格外的深。我当时掉下去的比较彻底,我记得我甚至没有求救几声。就沉了下去,对那水泡不停冒出的画面,还有水呛的感觉,现在都依然记得清楚。就这样,我再睁开眼,看到我的周围充满了黑色,是彻底的黑,但那种黑色让我感到一种平和与安静,起初掉水的挣扎慌乱,都消失四散,只剩下非常安心的感觉。然后,我的四周出现了许多蛇形闪电状的金白色光芒,在不停的游动,它闪烁着光芒,照耀在我身上,让我有一种浑然如失的感受,似乎我也想变做它们一样,它们却像生活在温暖冬日午后。它们都游向一个方向,那里有一个闪耀着白色光芒的圆圈,它就那样的存在着,好像家一样。让我充满了,迫切想要奔去的感觉。好像在哪里面,就有无忧无虑的生活。然后,我就随着蛇形的闪电们,朝那光圈奔去。忘记了过往,只充斥这个念头。
后来,就没有了。我被隔壁大叔救了上来。我一起的小伙伴,去叫醒了他。

吴明

上小学时一个夏天的午后,天气很晴朗,当时正在和我哥还有我妈在看电视,然后觉得有点困,就睡了,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雷声惊醒了过来,醒后发现停电了,屋里黑漆漆的,然后下床,我以为家里的人都在外面,但是到了外面后发现没一个人,当时天阴的很重,马上就要下大雨了,当时我想,都快下雨了,为什么人都不在家呢?去串门了?然后我就跑到邻居家看看是不是在那(农村,挨边住的),到了邻居家后发现邻居家也没人,连他们家的狗都不见了,但门是开着的,然后又去西边邻居家,又是没人(门开没开我没看,就是喊了几声),于是我便跑去我爷爷家,最吓人的是:我家理我爷爷家有大概有500米呢,在来回的路上没看到一个人,只有头顶上轰轰的雷声和闪电,到我爷爷家后,你猜到了,没人,门开着,当时真把我吓尿了,当时的雷声很大,没办法,又跑回了家,刚到家就下开了,瓢泼大雨,伴着雷声,屋子里漆黑一片,就我一个人,村子里的人都不见了踪影,可想而知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了......大概下了两个小时的雨后,我爸我妈我哥一块都回来了,我问他们去哪了,他们说去我爷爷家了,我说没下之前也去了,怎么没看到你们,我妈就骂:“你个鳖孙,快下了,你去那儿弄啥哩?
所以说,这件事就是这么含含糊糊,到今天我对此事也是耿耿于怀,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也没问过我哥,谁知道呢......
PS.
这段经历像极了美国59年的电视剧《The Twilight Zone》的第一季第一集《Where is Everybody》

夏盘棋

晚上八点半左右,吃完饭和妈妈去医院探望车祸住院的舅舅,去医院的路上我还在跟妈妈说,晚上的医院还是很恐怖的,应该到处都是鬼魂吧~
在病房里,妈妈站着和舅舅舅妈聊天,我坐着床尾玩手机。玩着玩着突然恶心想吐,然后站起来跟我妈妈说,妈 我想吐。然后就晕倒了。。。。。。很莫名其妙 然后就觉得自己在林子里跑,而且树林是那种油画里的树林的感觉,主色调是橘色黄色那种暖色。我就在里面跑啊跑,好像有人追我。然后妈妈掐人中,然后就醒了,就像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看到三个白大褂向我跑来,实习医生啦~
然后第二天做全面检查,没查到为什么突然会晕倒。血压正常 血糖正常 心电图 脑电图 脑CT全都正常。。。
特别莫名其妙。

匿名用户

第一次打飞机,非常兴奋,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想可能会流出来吧。但是!竟然射出来了,射了自己一脸••••••

匿名用户

看到问题,从记忆里第一个跳出来的,是好多年以前,还是见到女孩儿会脸红心跳的年纪,一个妹子给我的体验。后来还与不少人亲密过,但是再没有类似当时的感受。

妹子那年初三,我高一。

她是父亲发小的女儿,我小时候的玩伴,大概我上小学三年级以后就一直没见面,直到我高一时,父母要我去他们朋友家寄宿、补习,才知道是去妹子家里。

那年里的某一天。

我从客厅叫道,吃饭了!没听见反应。

推拉门关着,将卧室与客厅隔开。门上糊了红白盘旋的条纹贴纸,看不见里面。

我不耐烦,哗啦啦拉开推拉门。

妹子戴着耳机,背对着我坐在写字台前,长发扎成马尾,棉制白色吊带式t-shirt,伏身写字。

写字台靠着窗户,在推拉门对面,纱窗漏过阳光,将妹子从头顶、马尾、裸露的脖颈与肩膀、t-shirt分成光与影的两个部分,微尘在她头顶光束里沉浮旋转。

我用最大的嗓门,朝妹子叫喊,来,吃,饭!

妹子像小鹿受了惊吓,扯下耳机,头向后扭过来,看见坏笑的我,鼻子皱起,恼怒了几秒,又马上消了气,眼睛弯成月牙儿,朝我甜笑起来。

快来吃饭,我说。

妹子嗯了一声。她回身整理书卷纸笔,站起身来。

我朝窗旁望了一眼,小凳立在墙角。你帮我...说着又停下,还是自己去拿吧。

卧室呈长条型,床有两米多长,竖在墙边,占据卧室几乎一半空间。大床左面立着个浅原木色书柜,把过道挤成狭窄的小径,只容一个人通过。

我们面对面往前走,在这最窄的地碰到一块儿。

似乎都没想,我斜过身,屁股靠着床沿,妹子也斜过来,背面对着我,一同往前移动,想擦身过去。

妹子那年已有168左右,挺拔柔软,曲线曼妙,用现在的话说“火辣”吧,只是当时哪里懂这些。我高过妹子小半头,两人都穿着紧身的牛仔裤,只顾往前挤,于是我的正面与妹子的背面发生接触。

过道过于狭窄,身体厚度叠加,出乎我的意料。从接触的一刻开始,两个人的动作都不约而同慢下来。妹子的身体先碰到我髋部,又慢慢向我腰间移动。接触部分越多,床沿与书柜将两人挤得越紧。

妹子似乎始料未及,为了拉开些空间,上身往前挺出,却不自觉把屁股带得翘起来。

妹子上身似乎要往前倒,我扶住她腰部两侧,棉制t-shirt下面便是柔软腰肢、结实小腹。妹子的马尾从我鼻尖与嘴唇上滑过去,痒痒地想躲开,低下点头,又满眼全是她裸露的白皙脖颈、肩膀、手臂。

那时的我,荷尔蒙大量生产,每天不在足球场上狂跑两三小时,就散不出去啊!

总之,每吸一口气,都吸进来妹子的发香与少女体香,气味在鼻息里溶解,汇合进入动脉,然后血液里千军万马纵横驰骋,然后肿胀的要爆开,然后喉咙发干,额头发紧,面红耳赤,开始出汗。

直到两个人完全重叠,像连体婴儿一样,床沿将我推到最大限度,腰部彻底贴紧妹子,不再动弹。

妹子也停下来,一直没有回头。

直到好一会儿,妹子突然咯咯笑起来。

我本来紧绷成拉开的弓,听见妹子的笑声,脸色与肩膀放松了些,也低声笑起来。

妹子恶作剧一样咯咯笑着,同时翘起来,一下又一下,向后用力挤压我,我报复性地也向前挤压妹子,双手用力搂住妹子不让她撞上书柜,像两人小时候一同玩耍的游戏,丢沙包,打弹珠,跳房子,捏脸掐手,医生看病,一样纯真纯洁单纯天真。

时间放缓,笑声揶揄,马尾甩动,腰肢摇摆,都成了慢镜头,慢动作。

也许过了几十秒,也许几分钟,厨房传来了伯母的声音,怎么还不来端饭!

两个人才慌忙停下,用力往前挤过去。

妹子蹦着跳着飞出卧室,留下几声恶作剧得逞的大笑。

我低下头,走到墙角,似乎要蹲下去拿凳子,又停下来,面朝墙角默默站着,肩膀跟着呼吸使劲起伏,腿脚几乎站不稳。

匿名用户

首先声明,我不是来搞笑的。
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去游泳池,当时完全不会游,但是非常兴奋。肯定会呛水嘛,后来越呛越多,就晕厥了。醒过来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岸上,感觉就像睡醒了一样。妈妈也不知道哪去了,估计是被谁打捞起来的……
当时也没感觉丢人,就又下水了。这次没游多久就又昏迷了,然后再一次被人捞上来……
在不到2个小时里,连续两次晕厥,所以记忆犹新。那种感受就像所有感觉一瞬间消失,但是醒过来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鼻子很难受……

逸闲

最奇妙的,18岁在部队,做疝气手术,做之前脱光了换手术服,我偷偷喝了两瓶扁二压惊,结果上半麻不起作用,连来两次,直到麻醉师说不行了,再加有危险。医生跟我打招呼,我没反应过来,他就直接招呼开始了。他用笔做记号和刀子划开皮肤的时候我都感觉得到。随后就好像神游了,似乎从身体上方看到了正在动手术的自己。记忆很模糊,但是一直能记起来。感觉很奇妙。然后就黑了,再醒的时候躺在床上。

Cindy爱吃candy

假期去三亚玩,1月31日决定和朋友去三亚的鹿回头公园看日落。送走这一天的太阳。下午到了观景平台,坐在平台左面不影响其他游客观景的地方休息,等待稍晚一些的日落。朋友觉得山顶冷,就去买来了奶茶和草莓夹心饼干。这时候来了一个妈妈,带着两个小孩坐在我右边,也等着看日落。我打开饼干,分给坐在旁边的两个小朋友。女孩拿了饼干给妈妈看,她妈妈很不好意思,说:“阿姨给你饼干,你给阿姨什么了啊?”我知道妈妈肯定是觉得不好意思了,我对女孩说:“你给姐姐唱首歌吧。”她拿着饼干左右扭着小裙子,高高兴兴地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唱这样的歌,她妈妈笑她,说:“你怎么唱这个歌给阿姨啊?”我听完觉得很惊讶又无比兴奋。我和她妈妈说,孩子唱得对,今天真的是我生日。
后来我好高兴,觉得这个孩子跟我有缘分。就和她聊天,一个两岁的女孩竟然特别愿意聊天,她说自己叫果果,来自成都。然后在我附近和自己的小哥哥跑来跑去,蹦蹦跳跳。我拿着手机想和她一起自拍,但是她总不配合,我就手机抓拍她可爱的样子。后来山顶起风,妈妈决定带孩子回去。果果跑着跟妈妈离开,一边跑一边喊姐姐再见。我也跟着喊再见。她挥着小手一会跑过来,一会向山下跑。后来我看不见她了,但是她还在喊再见。第一次觉得告别还可以这么努力和认真。结果…她又跑回来了,站在远处张开小胳膊依然对我快乐得说再见。然后和她的小哥哥一前一后跑走了。孩子快乐的笑声渐渐听不到。陌生人随口唱的歌竟然是恰好的祝福。我觉得,一定是遇见了天使。得到了天使的生日祝福。她瞳孔里保留了我24岁那天的样子。

1 2 3

精神病院VIP

高二,午休前十分钟就躺床上,上铺同学整理被子,忽然想起一同学拿了我一本书,去他寝室问下,就说几句话,铃响赶紧往宿舍跑,回去发现床板一角砸在我枕头中央,我们当时的床板是实木钉起来的,搭在床框架上,四个角都是尖角,上铺哥们说床板一塌他就慌了,喊我一声没人搭话接着就跳下来,发现我不在心里石头落了地,我帮他把床板弄好固定住,然后发现我枕巾破了枕头也够呛!想想如果我没有突发奇想出去,估计不挂也毁容变白痴了。那种劫后余生的紧张庆幸……

做梦,梦见跟当时的女神OOXX,然后要爆发时爽醒,心跳超速有点喘不上气的感觉,以至于几天之后还在回味,那么清晰真实,甚至有错觉以为这确实发生过。 甚至真实到我后来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思考过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比如我另一半出轨了,这是前提事实,但是我并不知道,于我而言这事情就是没有发生过;我和女神没有OOXX过但是梦境真实到让我有点分不清楚,那种感觉不骗人,对我而言,是不是可以自我催眠地认为“老子就是搞过”?

还有一次是去年在天津,去同事的驻场参观,中午我们四个吃的很爽回来趴桌子上睡着了。两点多的时候同事下去车间转转,喊我,我很清楚能听到他们的谈话,想应声说等下我,可我使出吃奶的劲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然后同事说算了咱两去吧,我就想别介等等哥们啊,拼了命的想抬起头,想让手指腿动一下,拼了命感觉牙都咬碎了,丝毫动弹不得,感觉有人360°压着我,然后,出去的一同事回来拿东西,开门,办公室门关的时候很小声,开的时候会有很尖锐的滋啦声,然后,我就被那尖锐的开门声唤醒了,瞬间五体通泰!——后来非著名民间科学家优秀的检验员我的同事大本同志给出一科学解释:说我当时是大脑跟身体不同步,属于脑子醒了但是身体还在沉睡,神经反应没有跟上,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这时候需要有一个外界的刺激来联通…我个人感觉是白天中午版鬼压身,呸呸呸,最怕鬼什么的了,我还是相信大本吧!

芦新

考研试卷装错了。

背景:考过研的都知道,考研时是考不同学校、不同专业的人都在一起考,所以每个人的试卷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试卷都放在信封里,由报考学校出题、密封。
背景二:考研前参加过一个辅导班,最后一课时老师就说,你们考试时一定要把心态放平稳。考研时什么事都能发生,比如有一年学生撕开信封发现没有试卷……全场大笑。
正文:剧情其实很简单,考试开始,我发现我的试卷不是我考的专业的题,同时同考场也考这个学校这个专业的人也反映试卷错了。
和监考老师反映了问题,监考老师很震惊地向我们仔细询问,然后他应该就去和领导汇报了,;随后另一位监考老师很震惊地向我们仔细询问,然后他应该又去和领导汇报了;再随后,又一位监考老师很震惊地向我们仔细询问……
这时,一位考生非常愤怒地吼道:“能不能保持考场安静啊?!“话说那天是考英语,据说英语阅读题难得变态……
然后监考老师对我们几个发错试卷的说,按说最早交卷时间是开考两个小时(或者一个半小时,记不清了)后,所以你们先坐着等会吧。
你能想象有多无聊吗。
我反正是无聊到去做那份和我专业不相关的试卷了。可是过了半个小时,这份卷子也被收走了。我就盯着自己的中性笔、笔芯看了一个多小时。期间还悠闲地去了趟厕所……
后来在全部老师都结束后,接到学校电话,去学校补考,吃住路费报销。
学校的饭还是超级好吃的。又顺便去看了趟男朋友。
如果最后考上了就圆满了……

刘畅

这个应该算是极端巧合。
一:人生中第一个喜欢的姑娘用了六年(半暗恋)的时间,在察觉无果想要放弃的时候一个人去看电影,买了张电影票,恰好在她左手边。那场电影是《北京遇上西雅图》
二:电影事件使对她的喜欢莫名的延续了半年,后来下狠心想放弃,于是删了她的扣扣。同时同刻,在城市另一端的她和新同桌聊天,发现新同桌是我高一同学,于是去找我的扣扣想表示下感叹,结果发现被我删了。(ps:在我对她的恋情暴露之后我们就很少交谈过)

匿名用户

向一个暗恋菇凉废弃的微博(她自己忘记密码)私信里面写情话,自己的感受,每天的事情,因为确定她不会看到,但是内心又有小小的希望,不时会想象她某一天看到后的样子。所以写起来就没什么顾忌,内心想的东西,就写到了里面。就那样絮絮叨叨了半年多。期间菇凉和我一直是以朋友相处,正常上自习,正常聊天。直到某天早上被菇凉的两条短信惊醒:

密码找回来了,(最奇妙的体验)
下次,不要再给我发了。(最奇妙的体验+1)

然后,便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改变。
本来打算七夕节发一下更有节日感,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

匿名用户

既然说到最美妙,必须得匿名。
淋暴雨,以及自慰。

背景介绍:本人男,5年前,即2008年,24岁,大学毕业2年。对男女之事略通,有过边缘性行为,但仍处。从思想到行为都2到没边的臭屌丝一枚。

经历:
当时交往一姑娘,很单纯的学妹,后来的女友,现在的老婆。
那时候刚交完没多久,还不算太熟。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到学校见完她,骑着一辆小破自行车回学校附近租住的小区,途中瞬间下棋暴雨,夹着狂风,我在狂风暴雨中一边蹬自行车一边和她讲电话,不顾她挂电话的催促。

被暴雨淋得眼睛睁不开,近视眼镜全是水,摘下来塞在口袋里,回到屋里继续和她讲电话,很爽很亢奋,然后一边讲电话一边自慰。

其实那会儿我没有过性经历,对性事也不太懂,也没太多欲望,和这姑娘也没正式确定关系,对她既熟悉又陌生,但就是这种很特殊的情境下自慰,那种感觉有些猥亵,但又感觉很奇妙,甚至超过后来我们各种疯狂的爱爱。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12592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