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亲人的生老病死看得很淡,算冷血吗?

二货  •  |  吐槽 | 共 1,791 阅读 | 共17088字 | 0 评论 | 分享

我是高三学生,准备高考学习很忙,很少给姥姥打电话。一个星期前我姥姥脑血栓住院了,病状较轻。这是背景。

有一天我妈说我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姥姥,说别人都给老人打电话经常问问。说我冷血。我说我每天都 11 点才回家,白天 6 点半就得上学,真的没有时间。我当时意识到可能有事,但是我妈什么都没说,我也没问。
今天我爸说他去看姥姥了,说我姥姥在住院,说她脑血栓,但不是很严重。我就平淡的哦了一声。我觉得生老病死是人必然经历的,而且我姥姥也年纪大了,平常习惯就很不好。所以我并没有感到意外和表现出着急难过,接着我把所有我知道的关于病后恢复和保养的事说了一遍,问了一下是怎么发生的,说等我姥姥好一点就接过来住,这边医疗设施好,方便照顾。然后就没再说别的。
跟我姥姥打电话说了一会,告诉她怎么做,邀请她来,然后就没在说别的了。我妈非常愤怒的说我冷血无情 。

这里我表达一下对于此事自己的观点:

  1. 我认为生老病死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发生这种事情并不感到意外。
  2. 我认为出了事情冷静处理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痛苦流涕。我认为没有必要,我满脑子想的是怎么回事?怎么办,办完之后什么效果。往往态度平淡,亲人就说我没孝心和冷血。
  3. 我把这事跟我同学说了一下,我同学说你可以为流浪狗痛苦流涕,却为了亲人不会?但是我为流浪狗哭是因为,我明明可以救,也救的了,但是我却因为家里权衡金钱利弊,不得不选择放弃。我承认我为了流浪狗哭得很伤心,但我伤心的是我的无能为力,而不是什么对狗的感情。同理,亲人出了事,我绝对不会哭,只会把我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找最好的医疗设施,拿出我能拿出的所有钱去处理好。即使真的救不了了,我也会淡然。总的来说,我认为不是哭哭啼啼的,急得上火了才是真亲情。出了事去处理好。尽全力,即使脸上面无感情,也是亲情。

在一些事上我是如何看的:

  1. 高一我妈半夜抽搐去医院急救我也没觉得难过,我姥姥急得直哭,总挡医生的路。我把她拉到一边,带好钱,大深秋的半夜只穿夏季睡衣去的医院(其实我着急了,所以来不及换,连衣服都没有带一件,只是找钱,跟着医生上救护车,可是我姥姥说看不出来我着急)。我没有一点难过,只想着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怎么去处理。不停跑前跑后。事后我姥姥和我妈根本不理解我,还说就不怕她真的出事情?我什么也没说。我的在乎不是通过表情和感情来表达出来的。而是通过行动去表达的。我会把我所能的做出来。去处理那些事。我认为越重要的事,就需要要冷静和能力。我承认我对狗和人的态度不一样,但是那是我第一反应,不是我左右的。我也装不来。
  2. 再举个例子。如果我的好朋友丢钱包了,或者遇到歹徒抢劫。我不会像别的朋友那样温柔的去安慰她,表示同情和关心。我会问她都损失了什么,去不需要报警,都掌握什么信息,然后直接带她去警局。

PS:我并没有因为我妈说我而生气,只是疑惑我的行为是不是错了?我该怎么做?可是大家好像都喜欢那种温柔关心却不做什么的人呢。我很疑惑,想知道怎么办,或者改正自己。

万分感谢,以上。

2

NealDie

我没法批评你,因为你和我以前很像。

我这么讲,并非抱着一个过来人的态度,觉得有资格教育你了。事实上,我很少认为成长就是对过去的否定。

所以我只好跟你聊聊我的事情。

在我年岁不大的时候,爷爷就中了风。起先是半边身子腿脚不利索,但倒还能自己拄着拐杖四处走走。

他是个讲究人,当年在服装厂上班,七十年代就买了牛仔裤。当然这都是从长辈那儿听来的,在我有限的关于他还健康的记忆力,就是他喜欢戴着一顶礼帽,骑着一辆黑色永久来接我幼儿园放学。

说起来,我也没觉得跟他感情深过。相比其他人和蔼慈祥的爷爷,他显得过于严厉。犯了错就要罚跪,一跪就是一下午。我爸打我的时候,他也从不拦着,就在一旁事不关己,冷眼地看。

我总觉得比起我,他更喜欢我哥,家里人也这么说。我哥好玩,聪明,喜欢野,而我当初是个憨孩子。可能因为父母离了婚,所以更受老辈的疼爱。

别人家里都是哥哥让弟弟,而我很多时候,被教育着要让着哥哥。

我妈对此颇有微词,毕竟于情于理我才是孙,何况五代单传,不说要独宠,理应当个宝贝。

但喜欢谁,对谁好这种事,真不是人能改变的。

在他还能自己走走的时候,每每还会把自己打扮得整齐干净。待到后来突然只能靠人搀扶着走路了,人也就开始不清醒起来。看个电视剧,一下哭,一下笑,问他刚刚的剧情,却是丝毫不记得。

开始卧床不起以后,照顾他成为了家里的一个任务。不知在知乎的各位有没有过照顾老人的经验。因为半身完全瘫痪,尿不出来,所以只好插了尿管。每当尿满了,就要排到痰盂里,然后再去马桶倒掉。那些控制不住自己,拉到了床上的次数,数不胜数。

我每次给他喂水的时候,得一勺一勺放进他的嘴里。我看着他可怜地躺在床上,却从来没生出什么同情心来。我觉得这就是我的爷爷,而爷爷就像一个身份,我是他的孙子,他现在躺在床上,需要人照顾,所以我照顾他。我可以比他的女儿们照顾得更勤更好,但就是不会伤一点心。

我从来就这么觉得,尽到义务就好。

在病了十年,卧床三年以后,他终归是走了。临走的那些天,家里人知道时辰要到了,所以经常就在我家打打麻将。等到爷爷呼吸消失的那一刻,都没人注意到,只是走进去准备看看情况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不在了。

我拿着剃须刀为他剪了胡子,姑姑在旁边哭得喘不过气。殡仪馆的车来了,把他的遗体往下面抬,送行的家人一片恸哭,情绪难控。唯独我毫无感觉,就觉得早晚有这么一天,倒也不稀奇。于是,最后只有我一个人上了殡仪馆的车,将他送进了冰柜。

火化那天,作为唯一的孙子,我一路抱着他的遗像——依然就像一个义务一般。围绕尸体送其最后一程时,一帮子人又哭成一团。这次我连谁是谁也分不清了,有些是我认识的亲戚,有些是我不认识的亲戚。

到了要火化的时候,就只准我和我爸两人过去了。我看见他安详地躺在那里,然后猛地被推进火化炉的那一刻,突然就用力跪了下来。

我想喊一声爷爷,但是喉咙哽住,张着嘴,只会发出难听的声音。

眼泪一滴没流,只是感觉脸皱成了一团,好像可以挤出汗一样。

脑海里既没想起他对我的好,也没想起他对我的坏。我甚至忘记了他是我的爷爷,我是他的孙子。

我就想跪下去,我就想喊一声。

刚走的那段时间,我还时常梦到他。后来日子长了,我甚至偶尔会忘记,原来自己还有过爷爷。

冷血吗?我不知道。

我照顾过他,很用心地照顾过,但是少有关心。他走的时候,我没有流泪,但我有过伤心。

所以题主,我不想批评你,也不是拿我的经历教育你。也许等有一天,发生了和我同样的事情,你依然会得出不一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

因为我也曾这么暗暗发誓,谁死了我也不要伤心,因为流眼泪很没用,解决不了问题。我要坚强,我要理性,我要很厉害。

所以,其实我没承认过,人心都是肉长的。

他们说这叫中二,我也不知道中二是好是坏。好坏如何,反正又无法改变。

但我只想告诉你,不要用理性去束缚自己的感情。不要因为时刻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不能那样,所以变成对什么事情,都一副淡然的样子。

谁也不能逼你哭,但也不要强迫自己不流泪。

望安好。

飞鸟冰河

抱歉这么晚才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自己最近也很麻木。

伟大的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在回忆中谈到他妻子艾琳去世时,觉得当时很平静,甚至是一种解脱,因为长期的肺结核不但折磨着他的妻子,也折磨着他。背负着原子弹研制重任的他,在家庭和事业的夹缝中精疲力尽,于是当他妻子闭眼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感觉到悲伤。但是一个月后,当他在商店橱窗里看到一条好看的连衣裙时,不由自主想到“如果艾琳穿上这个一定很好看”,这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妻子已经永远离开了,再也不能回来,于是他在大街上恸哭失声,悲伤的一塌糊涂。

人对于他人的关心照顾来自于两种,一种是感性,比如亲情、爱情、友情;一种是理性,比如职责、义务。所以这个“是否冷血”的问题也要分两个层次来说。

在感性层次上,即使非常关心,但也有可能出现悲伤无法正常表达的情况,而是通过其他不常见的方式表现出来。费曼刚才那个例子就是,还有可能公众比较熟悉的,是《潜伏》里余则成得知翠萍牺牲之后,第一反应是呕吐不止。其实这都是人的自我保护机制启动的缘故。面对情感上过于激烈的打击,引发内分泌急剧变化,人有的时候会采用不同的情绪来应对。比如有的人面对恐惧会哭,但也有人会笑。感性这个层次上,因为感情是不由我们自己控制的,因此自身启动这个保护机制,也是不能自控的。或许你疑惑“为什么我不悲伤”,其实可能你很悲伤,但你只是通过另外的方式来表现了。费曼因为是个科学家,所以他不由自主的用理性思考来占据自己的思维,考虑亲人离去的得失,而刻意忽视了“死”这个事实。让自己的脑袋被其他的事情占据,而无暇面对。但终究有一天,这个事实还是会回来的,可能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引爆了。我非常怀疑,其实楼主所谓的“冷血”,是这个原因,你压根不知道怎么面对,所以就欺骗自己不面对了。或许几周,几个月,几年后,你午夜梦回,忽然会惊醒,然后悲伤到不能自已,因为你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上一个和你有联系,也许很重要的人,没了。

在理性层次上,我们对于他人的关心是职责或者义务的话,那么无法悲伤很正常,因为悲伤是一种情绪,是感性的,如果没有足够的感性基础,理性很难直接引发。但我们不能说这种悲伤是冷血,因为你毕竟尽到了你应尽的义务,该照顾的都照顾了,该做的也都做了。你只是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而已,情分没到,哭不出来。

最后,其实哭不出来也可以装一下,人要学会和这个社会融入,有的时候要伪装一下。

不想再多说,到此为止。

吴胜明

我仔细观察过一部分人,很容易被形式感左右,比如说婚礼很多人都因为要和父母分离而哭泣,或者为有了伴侣后幸福得哭泣。
但是婚礼前后两天的差异又会对整个生活有多大影响呢?
很大程度上,生活在此之前已经固化了,那么我能不能理解实际上是仪式让这个情绪扩大了?

亲人过世之前的那段时间,之后会发生的情节已经一再在脑中预演,问题就是这并不突然的事件怎么能触发出如此强烈的情感表达?
过世后还有那长达三天的追悼会要面对许多的问题。
是不是要通知好朋友来,来了其实就是送份子钱。
那么多长辈我怎么应付自如?
要表现得多悲伤才是得当的?
我想,就是这些当时必须即时面对的问题也是会把那种悲伤冲淡的。

我姥姥过世,其实当时我不难过,我也很悉心的照顾她的最后时光。
但是真的,我不难过,火化那一刻也不。
很多人都觉得我薄情寡义,毕竟姥姥对我是最好的。
直到很多年后的一天做梦,她说她要吃蛋糕,说得很恳切,整个梦境很真实,我几近抽泣的醒来。
很多回忆翻涌而来,然后第二天非正式的去扫墓。
我不是薄情寡义之人,小猫小狗都会触及我的恻隐之心。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当时我没有悲伤,而后又后知后觉的伤感。
直观而言,就是没有那个触发点。
恰恰一些类似于葬礼仪式也不能成为那个点,所以说,我就是大家眼中的怪人。

刘烁白

和你差不多吧,在你这个年纪,把我从小带到大的姥姥去世了,饱受癌症的折磨,我妈白天黑夜的天天伺候,拖了一年多,到最后倒是一种解脱,因为看着她疼痛、痛苦,我妈简直要心疼死了。

因为时间拖得太久,一家人的感情已经从敏感到疲软,已经接受姥姥必然会去世的现实,也就是说:这个缓冲期很长,长到我们足以平静的面对接受现实了。

而一般人受不了的是突如其来的死亡,就像你一看到狗狗就非常难过时一样,瞬间的冲击力量是更强大的。

而且我本人对亲情家庭不是很有感觉,可能与从小看父母吵架太多有关系,虽然跟姥姥很久,但后来也是逐渐封闭自己的感情,因为天生太敏感,后期就形成一层层坚硬的壳来包裹内心,免得更加痛苦。

之后过了几年,有时想起姥姥姥爷才会难过,但当时是一点儿感情都没有的。一种坚固的自我保护机制吧,不想不愿也没心力去体验人类的感情。

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呢?和成长环境有很大关系,未必每个人此生都能深入内心而认识到自己心壳之下的柔软与脆弱,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后天的粉饰与塑造,把分裂的能量投射到其他地方,也不再敢认真地看看自己的内心、触碰那蚌壳之内的无有设防的柔弱。

虽然理智很好,但理智不是坚硬、防御下的产物。更高等级的理性,是能同理、发现、体验到自己与他人的情绪而不被情绪所牵引,能够在通达人情世故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觉知力、定力。

有感情,却不被感情束缚;知情绪,却不被喜恶所缠缚;
具备人的喜怒哀乐,却不会长时期沉浸其中、只被自己的感受所局限,同时能感知外界与他人的情感,并做出相应的恰当的反应。

以上是情商的一部分。

人生就是一次次活生生的事件来引领我们成长,你这个年纪能够反思自己已经很棒了,为你介绍一个概念——居丧期。

也许你本人没有以下的体验,但是你的亲人未必没有,那么就请在这一段时间内的人生课程中,来学习怎样更好的应对吧。

一般来说,度过居丧期有四个阶段:
(1)丧失亲人的最初几个小时或几天内常经过情感休克、麻木、否定、接受四个阶段,最终认识到失去亲人已经成为现实。
(2)感觉到丧失亲人的痛苦。这时人们会嚎啕大哭宣泄自己的悲伤,有的当事人会深深自责,痛骂自己为什么在亲人卧病之时疏于照料,在他生前为何没有尽孝道等等。
(3)接受已经发生的死亡会导致自己的生活从此发生改变。当事人这时发觉自己的生活秩序或前程收到了严重打击,因而忧伤抑郁,严重者甚至想一死了之(这时如果不加调整就会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
(4)寻找生活的意义,渡过居丧期。

半佛仙人

小时候爸妈都忙
外婆把我带大
我说长大挣钱要养她
她说我之后长大上班了
第一个月工资给她花就好
大一暑假
我在千岛湖社会实践
给村里小孩教书
一天晚上我妈打来电话
外婆走了
我妈哭成泪人
我没有多大反应
第二天接着给村里小孩扯淡
后来出殡上坟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毕竟人死如灯灭
接着上学
继续吃喝玩乐捞偏门
依然没心没肺
转眼大学末期
实习
第一个实习补贴
325块
小钱
钱拿到手里
吃顿好的吧
吃顿好的吧
吃顿好的吧
不对
不对
不对
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这不是钱
这是我欠了另一个人一生的
一句抱歉
下班后
我去买黄纸
325买了两箱
两大箱
晚上在钱塘江边
开始烧纸
一边烧
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
我看到
火光中一个小脚女人大手牵着一个胖小子
在回家的路上
女人手里菜篮子
小子手上糖葫芦
渐行渐远
后来我被联防队员抓去教育
我想她在天上看了
也要摇头苦笑

匿名用户

看到上面对题主的口诛笔伐,突然想到加缪的《局外人》。

我为题主的冷静感到悲伤。
因为我经历过,明白当时没有悲痛感,并不意味着就是冷血。当多年以后,这件事突然翻到你面前,你会悲伤得不能自已。

戴逸

来,先答题再分析:
【你没有错。但是仅仅“没有错”还不够好。因为“表现悲伤”是更好的策略,既可以保护你自己不受他们愤怒的伤害,也顺便保护了他们脆弱的不能接受真实的你的神经。你明白吗?你有更好的选择。“没有错”是B选项,也及格了,但是你本来可以得A+的。只不过需要一点点演技。】

你不冷血,你是个相当理智,务实,聪明的小孩。
但是问题就在于你还是个孩子,还没有学会适时得表达社交情绪来保护自己。你真正要做的是学习保护自己。
为什么这么说?
请你明白。“真实的情绪”和“展露出的情绪”并不需要相同,控制后者,是成年人的基本功。俗称演技。这是你行走世间的必备铠甲。

“真实的情绪”是受到外界环境刺激之后你的第一反应,正确的感受真实情绪至关重要,它会告诉你你真实的欲望走向,未来它会成为你行路的指向灯。从你大段的分析来看,做得不错。恭喜你,未来的人生你会比挺多人更无忧无惧,更无迷惘。

【真实情绪是没有正确与否的。楼上那么多答主都在进行道德审判,可是真实情绪是一种客观事实,客观事实根本不需要道德审判。】
就情感而言,真实的情绪一定其来有自。你与人接触,互动,一路培植而来,水到渠成。它是对你们关系的盖棺定论。没有人有能力改变这种既成事实。
【不要审判它,没有必要,它是什么样不是你的责任,它不过是你们俩关系的总结报告。】

【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懂得尊重并且能够接受别人的真实情绪的。】
别的不说,您的母亲还有同学,甚至这个题目底下挺多答主(事实上是所有我现在看到的答主),都没有学会这一点。
责备他们没有意义,他们不但接受不了你的真实情绪,大部分时候,他们连自己的真实情绪都没有能力接受。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经常来问情感问题的原因,不能直面自己情绪的人,处理得好情感问题才有鬼。
他们会用自己觉得【应该有的情感】来要求你,一旦你表达的情绪不如他们所想,他们就容易愤怒,并且把愤怒指向你,这愤怒会伤害你。
【教育他们所有人去尊重并且接受你的真实情绪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请你接受上面这一点。
你没有错,但是因为他们的不能接受,你很有可能(事实上也已经发生了)受到伤害。

嘿 题主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我请你学习适度得展现悲伤 即使你并不觉得悲伤
我请你在适当的时候学习做个演员 用演技来迎合他们的期待】
【这是虚伪吗?对不起。是的。但是虚伪可以保护你。请你用必要的虚伪来保护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我对自己绝对诚实。
我对【能够承受我诚实一面的】那些我爱的人,也绝对诚实。
可对于【没有能力接受我诚实之处】的那些我必须爱的人,我也绝对不吝惜我的演技。
【真实的我如果让他们惶恐,给他们看看他们想看到的那个我也没什么。】
比如你的母亲和朋友,显然他们的心智水平无法接受真实的你,你的适度伪装反而是对他们情绪的有效保护。
【保护他们的脆弱,同时保护你自己。】
请你考虑一下这个建议。
祝顺利。
-----------------------
看到评论了,补充一段。
1.【做人要真诚纯粹】对不对?对!
可是真实的做人是要付出代价的。题主本人恐怕不是愿意付出这种代价的人,从她来提问这一点已经非常清楚了。
说实话,假如题主真的是那种为了真诚纯粹愿意付blood price的人,抱歉,我更要建议她在这里采用适度虚伪的策略。原因很简单,我喜欢这种人,而这种勇士的鲜血,应该洒在高尚的战斗中,应该洒在理想的道路上。而不是这种【愚蠢无聊,微不足道的地方】。
对敌人应该战斗,这里没有敌人,只是些由于自身局限性而伤害她的人。
【根本不值得战斗 根本不值得付出代价】
2.大言不惭地讲。我有自信我比这个问题下面的大部分人更理解什么叫人类的感情,尤其是“爱”。
爱只会产生于爱,产生于爱的传承和流动,产生于人与人的交往互动。
【子宫并不产生爱。】不是有血缘就会自然而然有爱。爱不是那么廉价的东西。
你如何用爱对待那个生命,那个生命才有希望以同样的烈度反馈给你。
不是你献出精子卵子这么简单就会有爱和良好亲密关系的。
---------------------------------------
找我评论吵架前麻烦您再仔细看看我是什么意思好吗。。对什么人应该用演技什么人不用,评判标准是“是否能够接受真实的我”而不是有没有血缘。
日哦。我已经到了自带反对的地步了?
又给踩成狗了。

匿名用户

题主你不是一个人。

我跟父母一起长大,身边没有亲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对我而言就是寒暑假去外地探望一下的存在。外公去世的时候我高三。他脑梗塞,病了七年,我对他清醒时的记忆几乎没有,从记得起就是呆滞地卧着。我接到他去世的消息时候非常平静。妈妈请假连夜订机票去参加葬礼,高三的我“理所应当”地继续上课。我记得当时我还写了一篇作文讲述了我对亲人逝世无动于衷的自我怀疑。家里养的乌龟病死,我会很伤心。可外公去世前的那个暑假,我看着他深陷的眼眶和虚弱的皮包骨,也不过是心里难受罢了,这种难受跟看见路边年老的乞丐是几乎一样的。大学期间,奶奶和外婆又相继去世,我也是一样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如果去世的是我的父母,我一定不会是这样平静。之所以淡漠,是因为本来感情就淡漠。亲情并不是靠血液维系,而是靠一次次积累的相互关心。如果没有太多的共同回忆,亲人也就是一个有联系的陌生人而已。感情的事情,最不能勉强。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

浩然

我说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14岁的时候爷爷去世。我回老家奔丧,跟在叔叔婶婶们身后哭。
爸爸一声未哭。
奶奶在笑,笑我叔叔们。因为爷爷的后期治疗全是爸妈负担,说好的抚养老人协议全被他们耍赖推翻。
其实我与爷爷毫无感情,他性格冷漠自私,和奶奶早就分居,天天打麻将,不负担一点抚养儿女的责任。重男轻女却又厌恶我爸,曾经差点把我爸手指打断。当然,对我也基本视若无睹。
但我为他哭了,然后还写了一篇作文悼念他。那篇作文还得奖了。

我奶奶在我22岁时去世。经历了久痴呆和儿女们无穷无尽花样百出的养老纷争。我爸只能用钱来堵他们的嘴。奶奶死后我去奔丧,叔叔婶婶们大哭,我爸未哭,我未哭。
就是不想哭。没眼泪。也不怎么伤心。奶奶死后缩成很小,躺在棺材里,放在堂屋中间,看似是后事的中心,但我总觉得,她在好久以前就已经回归泥土了。现在嘈杂的后事是一场集体表演的闹剧。
但我爱奶奶,我想我是唯一一个去反复寻索她的一生,希望能理解她更多的孙辈。奶奶在我的生命里很重要,现在的我太年轻,无法为她提笔。

奶奶在爷爷后事里的笑是妈妈告诉我的,我觉得很精彩。我有点懊悔为爷爷哭。我也不疑惑为什么没有为奶奶哭。
真的伤心是沉静的。真的告别是私下里,默默的。在有分量的人生面前,眼泪是有些唐突的。
题主的年纪在我提到的这两个年纪之间,可能是一个尴尬的过渡阶段。没关系,只要真实地活着,有情无情都行。

嫑嫌弃你大鑫姐

最近一直很疼我的伯伯去世了,其实会发现自己远比自己想的冷静。

我觉得你有可能比较类似于我爸爸的思维,这个过程中我妈一直觉得他太冷血,骂了他好多回,后来在买寿福的路上他也告诉了我为什么:
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若是可以救,那必定尽我们的能力,若是不能,那只能痛心与缅怀。而且在这些事情面前,悲伤不是解决的办法,我们可以感到痛心,遗憾,但我们可以做的是帮忙,控制局面,打理后事,继续前行,做好这些这远比哭泣有用。

所以没有什么可惭愧的,你是个更加理性的人。

所以我爸在可以让伯伯更快乐的时候选择和他开心的谈天说地而不是跟其他人一样小心翼翼举止沉重(他不久就被我妈拉走了,但是事后大家会发现还是那样比较好,至少让伯伯轻松愉快而不是和大家一起忧心),在他去后采买东西,协助布置,他没有哭过,但是却做了很大的帮助。

在殡仪馆的那天我表姐(逝者的女儿)挽着我捧着遗像经过一个厅门口,里面正有人大哭着被搀扶出来。我记得小的时候街边有人杀鸡,她捂住了我的眼睛,这次她跟我说:待会儿不要哭,我们将来也有一天。

对一些事情看透了,自然不会再去被影响,我们很多人哭泣或因情感或因世俗。情感主宰了大部分人,所以有那么多冲突,争议。

题主可以做好有帮助的事,干实事最重要,但是也可以为了让家人舒心一点表示一下哀痛,因为你并不是一个人活着。

轰至渣

不是冷血。

不要在意在一哭二闹三上吊,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文化氛围下长大的他人的答案。

我比题主你大很多,我没有题主你那么冷静从容,我很想拥有你这样的品质。

对于情绪的控制能力来自于见识,知识,心量,天赋。题主你这方面优于你的家人,不需要太在意他们对你的评价。委屈肯定是有,但是在中国能完全和父母良好沟通的孩子是很少的。

隔壁某岛国崇尚的是和我们完全相反的一种克制情绪,隐忍内敛的美学,311大地震之后的各种报导都反映了他们即便是在大量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情况下依然不失色,不失控,大部分的人面对记者都很冷静。这就说明人家整个民族都没良心,不认识自己亲人吗?次段举敏感国的例子只是为了和题主表达[人类都不想失去亲人,但是人类不一定都要用同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痛苦]希望没有被路过的人理解成吆喝学隔壁岛国。相信知乎用户的智商。

另外说下我的个人观点,我认为,要求他人在某个情景下做出自己认为应有的情绪反应,是一件极其无聊又没有用的事情。如果一个笑话你笑尿了而他人觉得不搞笑,只能说明你们笑点不一样,解决方案是不再和此人分享笑料。悲伤的事情同样。我国曾经也有过那样的时代,哭某个伟人,争先恐后,生怕自己哭的没别人发力,你哭至力竭,看看同班同学,发现他们还在哭,只能再努努力,再搞多一点眼泪出来。我觉得如今民智已开,大家应该不需要再进行这样的活动了。

我们现在都还是不太能接受人类的多样性,更不用说尊重多样性。他们始终不能明白有的人走逻辑,有的人走情绪,有人感情重有人更倾向于解决问题,大家各司其职各不相同,我意在吐槽前面某几个答案,而不是题主家人。毕竟年纪不一样,拥有的教育资源和获取知识的渠道都是很不同的。

除我说的这些之外,可能还涉及另外一个传统价值观的问题,那就是像宗教一样的长辈崇拜,长辈至上的孝文化。这是另外一个议题,但是可能喷题主冷血的人也可能是受到这个的影响,如果观察他者对偶像的态度和自己不同,有所折扣,是会被视为异端的。鞋教同理。

好吧废话有点多,希望能给题主一些支持。

=====================

补充一下,我自己的情况,我是如果亲人有什么事,会比一般人更难走出来,更痛苦的那种人。还带有严重的负罪强迫症。我的悲伤程度可能超过了所有喷题主冷血的人,但这并不代表我对自己亲人的感情就比他们深刻。我是感情主导型的人,从事的是艺术相关的工作。我对自己的理解是:第一,先天感情主导型 第二,脆弱 第三,怕寂寞

我先生是题主这类的人,多亏了他,在需要的时候,他的该吃吃该睡睡把我从水里捞出来救了我。

此外,我认为所有真实的感受都值得被尊重。假设题主研究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真的比较冷血,这也没什么。只要不害人,就不该被问罪。冷血的成因无非先天,然后就是童年的亲子关系模式导致。哪种都不需要题主负全责。

匿名用户

很能理解你这样一个人。
曾经我的一个好友几乎和你一模一样,甚至经历都相差无几。事实上,无论你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念,你都可以合理的自由的生活,不必理会在意任何其他。

要说你的情况,我结合我原来对那个好友的思考和分析,我认为是这样的。
根本原因是:儿时的经历缺乏爱。
所结的果是:
1、内心封闭。(很多时候并不能感受到别人对你的爱和情感,或者说大多人所认同的那种爱 你无法感受) 2、自我和自爱。(自我表现在你基本很少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也许你根本不会这项技能,从你的描述就知道,你很清晰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但不认同和无法理解你妈她们的世界。 你不喜欢用感情和觉得哭泣无用,实际上是一种自爱,自我保护,你不自觉会避开这些 伤过你心的“感情”和 能伤你心的“眼泪”所会带来的伤害)。
3、很需要爱。(缺少爱带来的当然是需要被爱,我那个朋友同样对一只小动物伤心得死去活来过,我觉得她对那只小动物的情感似乎是影射了自己的,就好像那样一种情感不仅是在小动物身上,而根本是投注在自己身上,事实上动物是不能领会人的情感的,她内心里却把那只动物人格化了,这种对动物而言不求回报的爱,其实潜意识里自己感受到了)

所以我觉得啊,你现在的因果是你父母种出来的,要说问题,根本上也错不在你。
但是既然你父母已经把你生出来,你也长这么大,过去的因果已经是定数,十八岁的你你基本已经是个能 独立思考 独立选择 独立成长 的独立的人了,儿时的你 你父母负责,现在和将来的你 你得自己负责,也就是你后面的因果得你自己来种。
像我之前说的,你当然可以选择坚持现在的观念,不理会那些主流的看法和质疑,虽然这样的世界会很小并会有不断的孤独和自我质疑,因为很少有人理解它(看这个提问下的答案和评论就知道),但只要你能想通了并接纳它,同样能合理的自由的活着,生活属于你自己的体会不属于任何人的品头论足。
也可以选择尝试一下走入更宽广的主流的价值世界,尝试打开内心去理解和感受他人的感情,尝试着今后所有事从别人角度思考(方便的话可以直接问直接交流),尝试着通过爱别人来获得并接纳别人对你爱的回馈,而不要总自爱。
前者所得到的果基本就是现在的你和现在你所面对的情形。
后者所得到的果正是你这个提问下,知友们所描述的你应该成为的那样的人。

凡事皆有因果,全看你怎么选择了。
仅此怀念起我曾经的那个好友。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阿飘

不知道有没有人,尤其是高三学生,有过那种十分强大的精神镇静能力。比如虽然明天要考试我好紧张但是知道不睡好会影响精神所以即使紧张也会很快很好地睡一觉。

高考第一天数学,挺担心解析几何那道题有没有做对,不过想到第二天还有考试还是安稳睡了一觉。

第二天考完精神放松之后彻底控制不住了,当天晚上做梦醒了不下十次,每个梦都在算那道题,一会儿对,一会儿错,跟头一天晚上完全两种状态,自己想起来也觉得好神奇。

结果当然是做对了哈哈!至今记得,6400。

————————分割线哦——————————

不算,我能理解题主。

有这样一种人,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平衡其他人的情绪,使主流情绪不至于失控。

我和我妈妈一起经历过邻居失火,外公外婆过世等等紧急情况。我都比我妈冷静。因为我可以敏锐地察觉到我妈已经慌了怕了,哦,所以我告诉自己,我不能慌,因为我慌了就没人冷静了。

外公病危的时候我妈在外地陪我读高中,那天中午接到电话,我妈当场大哭三声。我放下碗筷就帮我妈一起联系车从学校所在的郊区赶去高铁站,一路找车找路查车次买票照顾我妈上车,直到回到家里见到家人才松了一口气。在路上就接到了外公已经过世的消息,我哭过几声之后绷在那里,告诉家里人放心,我会照顾好我妈妈平安到家,甚至中途还安排给下午的课请假,拜托同学帮忙抄笔记。我那时还以为到家了我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哭了,我以为家里大人可以抱着我让我哭一会儿,结果进门看见哭得撕心裂肺的舅舅,我瞬间就哽住了:没有人能够接纳我的悲伤,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没有人有余力安慰我。然后很奇怪的,我就不是很难过了,因为他们说你不要哭,你妈妈看见你哭会更伤心的,你不要难过,别耽误了学习,我用自己的情绪去平衡周围所有人的情绪,然后我也就真的如自己所愿的不怎么难过了。尽管我学会的第一个词是“阿公”,尽管我是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长孙。

外婆在三个月之后内病危。我妈回去照顾外婆时,把我留在了学校,当时我其实知道我妈这次回去大概是外婆真的要走了,我也知道他们大概打算让我等外婆过世再回去,就不见最后一面了(也是怕耽误学习)。但是当时我觉得,你们已经焦头烂额,怎样让你们放心就好,瞒着我就瞒着吧——当他们叫人接我回去时,我甚至能很平静地跟老师请假“老师我外婆已经过世了,我要回去奔丧。”“上次不是。。。”“上次是我外公。”“。。。”

事后我妈说我挺坚强来着,因为那段时间成绩还稳定。可是没有人在乎我这个他们亲手带大的长孙有没有按自己的感情去伤心过。我努力开导我妈妈,祭日时安慰舅舅,因为永远有人比我悲伤,所以我总是本能地在平衡,而没有办法宣泄。

所以我能够体会楼主的那种和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情绪,因为我们总是在试图做那个最冷静的人。换言之,如果在一些情况之下有人能够让你放心地安排好一切,你说不定就有时间和心情去悲伤了。

不匿了。

吴湘

是对家庭缺乏参与感的表现。家庭是一个团队, 你要付出心血才会有感情, 没有付出, 只有别人对你的付出, 你就会很“理性”地想当然。你对家人出事情了以后的“理性”措施的想法说明在你的家庭里只是“旁观者”,不是参与者,你没有一种家庭主人的感觉。你在生活中别的事情上, 比如集体中, 不知道是否也是缺乏参与感, 只管自己的事情,对集体和同伴没有感情投入, 只有站得远远的“理性分析”。

为什么父母对孩子总是能有很深的感情而孩子却缺乏对父母长辈的这种感情呢?因为父母参与了孩子的成长,他们主动照顾孩子的起居, 为孩子付出,为孩子规划。反过来,不是所有的孩子对父母有这种感情。在家庭里有强烈主人感参与感的孩子, 对家庭和父母的感情深。只把自己当成家庭过客的孩子, 对家人感情浅。这和家庭教育有一定的关系,在亲子关系中如果父母只把孩子当成服务对象,而不让孩子参与到家庭建设中来, 孩子就会象饭店的顾客一样,吃完了走人,饭店起火了也最多站在边上“理性”地评价一以下如何加强消防。

比如你姥姥的事情,如果你是家庭的重要参与者, 对你的家庭团队很重视,一个团队员老出了事,你会“主动”关心,会为如何让她早日健康进行时间投入,跑前跑后,排队挂号, 端饭送水。这时候即使你不会哭, 你的投入也能让你周围的人感受到你的感情付出。

至于流浪狗的事情,你触景生情的确也不能说明什么, 真的对动物有感情的人不会有这种不知道做什么的感觉,而是会想一切办法去做什么。你对流浪狗的态度也正好说明了你的症结,你在你的生活里总象一个旁观者,不知道做什么, 不知道怎么参与进来。这样的人往往都表现出很“理性”的样子,因为“感性"是需要手把手地去体验, 去实践, 去参与才能产生的。

认真去做一件事情,付出你全部的身心, 体验一下, 你就会发现其实你也不冷血。相信你将来有了孩子, 全身心地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中, 你能更好地体会这种感觉。

是对家庭缺乏参与感的表现。家庭是一个团队, 你要付出心血才会有感情, 没有付出, 只有别人对你的付出, 你就会很“理性”地想当然。你对家人出事情了以后的“理性”措施的想法说明在你的家庭里只是“旁观者”,不是参与者,你没有一种家庭主人的感觉。你在生活中别的事情上, 比如集体中, 不知道是否也是缺乏参与感, 只管自己的事情,对集体和同伴没有感情投入, 只有站得远远的“理性分析”。

为什么父母对孩子总是能有很深的感情而孩子却缺乏对父母长辈的这种感情呢?因为父母参与了孩子的成长,他们主动照顾孩子的起居, 为孩子付出,为孩子规划。反过来,不是所有的孩子对父母有这种感情。在家庭里有强烈主人感参与感的孩子, 对家庭和父母的感情深。只把自己当成家庭过客的孩子, 对家人感情浅。这和家庭教育有一定的关系,在亲子关系中如果父母只把孩子当成服务对象,而不让孩子参与到家庭建设中来, 孩子就会象饭店的顾客一样,吃完了走人,饭店起火了也最多站在边上“理性”地评价一以下如何加强消防。

比如你姥姥的事情,如果你是家庭的重要参与者, 对你的家庭团队很重视,一个团队员老出了事,你会“主动”关心,会为如何让她早日健康进行时间投入,跑前跑后,排队挂号, 端饭送水。这时候即使你不会哭, 你的投入也能让你周围的人感受到你的感情付出。

至于流浪狗的事情,你触景生情的确也不能说明什么, 真的对动物有感情的人不会有这种不知道做什么的感觉,而是会想一切办法去做什么。你对流浪狗的态度也正好说明了你的症结,你在你的生活里总象一个旁观者,不知道做什么, 不知道怎么参与进来。这样的人往往都表现出很“理性”的样子,因为“感性"是需要手把手地去体验, 去实践, 去参与才能产生的。

认真去做一件事情,付出你全部的身心, 体验一下, 你就会发现其实你也不冷血。相信你将来有了孩子, 全身心地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中, 你能更好地体会这种感觉。

我并不赞成很多答主的回答,每当涉及伦理道德这个深层次而敏感的话题时,就会有很多人举起道德的棒子,作经验谈。知乎也不例外。
然而道德本身,是用于律己而不是律人的。这个问题的回答中,有支持,有反对,也有口诛笔伐。而不少人是拿着自己的经验和是非观苛责他人,可是,每个人对于生命的理解能一样么?
就我看来,没有谁对谁错,原生家庭和环境对一个人性格的塑造影响几乎是不可逆的。对于逝者,不同人就有不同的表现。有“夏与冬看透了生死”,对生老病死的淡然。也有丧葬中的痛苦流涕。
从题主的行为,我并没有看到虚伪和罪责。应该说,他对于亲人的逝世是有自己的理解的,而非人云亦云,人做我从。而且,有自己的反思,我不觉得他做错了什么。原生家庭不是一个人能够选择的。形成了自己的对人生的理解,潜意识是很难改变的。只要是真实情感的流露,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没什么不对。
举个例子,非得要求人痛苦流涕,甚至请一些哭婆来“烘托”气氛,这样就好么?我见过身边人生前不尽孝,死后痛哭流涕,把丧事弄的场面巨大,来体现自己的孝,这样真的好么,也不见得吧。
情感本来就是一个积累和习得的过程,我觉得题主最应该做的不是去反思在那种情况下你的行为合不合理,而是反思自己对姥姥和父母的感情深不深刻。我明显看到的是,题主对于妈妈和姥姥,都只是尽义务,而非带着感情。只是被道德绑架了去做一些“该做”的事情,而非自发。
这件事上你的行为没有错。但是,应该去想想为什么你没有感情的流露。为什么对于这种事还能淡然处之。逝者你不能做什么了,但是,对于父母和亲人你应该做的更多。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再理性的人也不例外,真正有感情怎能不悲伤。对于流浪狗你能落泪,对于姥姥怎可能那么漠然。
最后,奉上陶渊明先生(@小凤 的纠正)的诗句: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愿题主与母亲相互理解。
有点走题了,但表达了我对此事的看法。
以上。

Everly

在大众标准里,可能算。
但是我觉得如果去掉狗那段,你的做法没什么问题。

添几句吧
我外婆走的时候,我妈妈她们几个直接就崩溃了。姐妹几个多次妄图掀开火葬场的水晶棺盖子不说,小姨还一直试图扑进火化炉里。
我和我表姐表哥三个人,要盯着她们几个不要扑进棺材里,要打电话通知亲朋好友,然后招呼来的人,还要办各种手续,守夜 什么的,几天几夜没合眼。
全程我一滴眼泪都没掉,如果我也跟着去哭了,活谁来干?
在别人都慌的时候,你不慌是对的。事情总要有人做,大家抱头痛哭有什么用,能解决什么问题。

————
@戴逸 的办法推荐题主试一下,我也因为葬礼上没哭被指责过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之类的。
我的处理办法是:
1.挑一天半夜去跟我妈说我梦到外婆了
2.在全家聚会比如过年的时候,提几句要是外婆还在就好了,我还没有孝顺过她呢
3.买东西的时候也要这么说,挑人全的时候感叹外婆最喜欢xx东西了
刚开始频率高一点,可以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少说。
这的确非常虚伪,但是我在我外婆在世的时候已经做到了我能做到的最好,让她没有遗憾的走。如果她现在还在我也的确会买东西孝顺她,所以我问心无愧。

不提保护别人,题主你要知道,这么做是对你自己的保护。你只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别人就不能随意指责攻击你。(比如某几位在道德制高点的答主*^_^*)

大部分人,特别是亲戚。根本不关心你是怎么想的。你在背后做了多少很少有人能看到,但是面子上做了一点点也是做了。
如果你不想在做自己的事情的同时还要承受他们七嘴八舌的压力,你就嘴上说说他们想听的话好了。
你长大了,要懂得保护自己。

胡姗姗

我还是回答一下吧。关心和爱是需要习得的,不是母亲指出你的问题你就会改变的。事实上,在你小的时候,只有你的父母在你生病的时候无微不至地关心你,在你有困难的时候鼓励你,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施以援手,在你遭到挫折的时候陪伴你,你才能习得关心和爱的能力。但是他们没有。在评论中你的补充里,我看到了,你的母亲,在你的父亲失职后,非但没有保护你,反而需要你的保护,致使你担负起了父亲的责任。从那个时候起,你就学会了理性解决问题,而不是感性地关怀对方。因为如果你也感性,那就没有人保护母亲,没有人保护你自己了。

所以,孩子,这不是你的错。那是你在当时情况下,做的最好的反应。

你是一个勇敢的坚强的女生。

并且,在你对待流浪狗的态度里,我能看到你正常的情感。别的回答中,都说去掉流浪狗那段就没问题。其实对流浪狗同情而大哭就像是你想要拯救年幼的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绝望。所以你并不冷血,你是有自然情感的。

至于怎么办,我觉得只有想办法将封闭的自己打开,将冷冻的情感慢慢化冻。试着回忆父母对你仅有的爱的碎片,将这些碎片拼凑起来,每天修补一点,每天扩大一点,用这仅有的一点爱,去温暖自己,去融化自己的能量,让它慢慢释放出来。

还有,如果能谈个健康的恋爱,弥补童年父爱的缺失,那是更快捷的方法。

欢迎沟通。

匿名用户

冷漠这件小事

一直惊异于造物者的神奇,我常常认为很多人其实比加上他自己的细胞有智慧。 我猜想:在漫长的进化中,基因会选择会优化,剔除那些不利于生存的东西,否则你我早已灭亡。在危险或环境恶劣的时候,情绪会被选择性压制遗忘,因为情绪是不利于事情的,换言之没有用,只是一种发泄。我想他们哭是因为他们还有条件哭——我常和纠结出国考研工作的朋友打趣说,有得选择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而你早已没得选择,我相信你,略微能感同你。

大四,距考试五天的晚上,我接到家里的电话,爸爸去世。第二天一早,问教学秘书,答回家即延期一年。十点,去上课,然后图书馆。 很投入地复习,歇会儿,很投入地哭一场,再继续,后面时间紧张哭得少了,也怕分心。

取消了雅思考试,找好了工作,等六月带妈妈来青岛参加毕业典礼。家里大小事物,慢慢要学会去打理。很多时候考虑不了高不高兴喜欢喜欢,而是,怎样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情绪这种东西,不比数学程式,总有个定理公式能去理会。很多时候,如人饮水,经历才是最真切最准确的。请知友不要恶意揣测,甚至指责谩骂。

愿你往后沿途鲜花盛开!

Alpha

不是题主冷血,只是你还没有认识到亲人离去意味着什么,心智也没成熟到理解什么是关怀的地步。

我的经验分享给你。我姥姥从小把我带大,惯着我,宠着我,小时候我妈要打我都是姥姥护着,缺零花钱姥姥就给,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我买。有一次姥姥做了我爱吃的饭,但是我手脚轻浮,到处嘚瑟一不小心连饭带锅都打到地上。看着心爱的饭洒地上,我不是道歉反到冲姥姥发脾气怪她没看好锅。呵呵真是混蛋东西啊我。后来有一年五一姥姥去世了,之前昏迷了几天我只有偶尔才去看看,就这样都觉得很麻烦,心里居然有“好烦啊,早点结束吧。”这样的想法,你说咱俩谁冷血呢。
后来姥姥咽气的时候亲戚都来了我也在场,看着姥姥痛苦的咽下最后一口气,我的心慌了一下觉得少了点什么。(仅仅是慌了一下哦。)然后看着姥姥被抬走却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后来一切如旧,直到我毕业后去上海打拼,历经磨难,工作压力也大。突然有一天做梦回到了小时候,回到姥姥身边,感觉依然是那么安全温馨任性。我是哭着醒来的,大半夜醒来泪一直流,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姥姥对我多么好,我当年多么调皮,这一刻我深深的痛恨自己,为什么姥姥在的时候不知道心疼她,我老嫌她走路慢现在才明白是因为关节炎啊,每走一步都会疼的啊!我半夜起来跪在地上狠狠抽自己可是有什么用啊。子欲养而亲不待!

现在我一有时间就陪着老妈,一有时间就陪着老婆陪着儿子。他们的任性,生气我都包容着。就是因为我明白了什么是爱,我不想浪费任何可以和她们一起的时间。对于老妈我不能让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对于老婆孩子我要一直陪伴着她们,让她们被爱包围着。

对于题主,你终有一天也会明白的,所以现在不怪你,这一切都是世间的因果轮回,人们常说不要失去了才懂得后悔,可惜的是,不失去又怎么能懂得后悔呢!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932956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