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传教是怎样一种体验?

二货  •  |  吐槽 | 共 1,611 阅读 | 共14247字 | 0 评论 | 分享

一直很好奇被传教是怎样一种体验,会使人觉得厌烦吗?还是他们都很有技巧不会使人觉得厌烦?是正儿八经的教徒,不是那种一看就是来坑蒙拐骗的,更不是邪教,无论哪个宗教都可以的。

江唯

在国内外遭遇过三次主要的传教(街头塞传单问你知不知道上帝的那种不算),每次都有不同的尿点和笑点。容我占个坑慢慢写(更新完毕)
-------------------------

第一次:上海的学校宿舍内,外国留学生传教(我年少无知险些被……)。

第一次离开家住宿舍,大一的宿舍是三房一厅12个人,没课的时候大家就坐在客厅里聊天打屁或者互相串门。

一日正在客厅聊天,套房外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生和一个中国女生,中国女说:这个美国留学生想找中国学生聊天练中文,能不能进来坐坐。才大一的我们就热情地让她们进来,开始聊天,中国女做翻译。寒暄几句后外国女拿出一本小册子请我们和她一起一页一页跟着读。

这真是本神奇的小册子啊!中英对照还有插图,我刚开始还以为是外国人用来练语言用的教科书什么的,就跟着念了。头几页讲了些人生的大道理,什么要幸福啊,要成功啊,后来不对了,开始说什么“你灵魂的王座上没有主宰,所以你的世界乱七八糟不会幸福(配图:一把椅子上散乱很多圆圈)”,为了让你的心灵井井有条,“你必须让基督坐上你的灵魂王座,成为你生命的主宰(配图:椅子上一个十字架,圆圈整齐地排列在周围)”然后下一页就开始宣誓信奉我主基督了!!

我觉得事情很不对,立刻叫停,说我们不喜欢这样,手动再见。外国女和中国女就只好离开了。宿舍里的气氛一时间很尴尬,大家面面相觑,真是人生第一次碰到这么%¥¥&的事情。

-------------------------

第二次:美国大学的食堂,两个美国白人女生,先后遇到两次(这两个女生被我……)。

一段时间后我到了美国,校园很大,我经常在画室附近的一个全校最大的dinning hall吃饭。身为亚洲人,初来乍到总是希望能交些当地朋友的,我也的确在dinning hall里交了些不同系的美国朋友,过得还挺开心。

一日,我正独自埋头吃饭,对面坐下两个金发碧眼(又是金发碧眼)的美国女生,跟我搭话。我也挺随和地跟她们聊起来。她们是心理系(还是社会系?)的学生,说为了她们的project能不能问我一些问题。其实这次聊天她们并没有直接传教,而是问了一些跟灵性啊、生活感悟有关的很虚幻的问题,就友好地道别离开了。鉴于前次事件和在香港等地的一些街头被传教的经验,我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怀疑。

过了几个礼拜,我在同一个dinning hall独自吃饭,又巧遇她们两个。这次她们就直接多了,给我看了一些所谓“社会学研究的卡片”之后就开始跟我谈论上帝和圣经,并且说她们是教会团体的成员,热情邀请我去她们每周五晚的bible reading等等。老实说,聊到这里我心里是很不开心的,觉得我怎么老碰到这种人。但是看在她们俩年纪小(大一大二)说话又诚恳的份上,我开始利用这几年了解的一些宗教常识问她们问题。

具体问答内容我已经记不得了,基本上我就是问她们为什么相信上帝,什么时候和为什么会觉得上帝是存在并且眷顾你的。美国大学生总算还是有点实事求是的精神,不会像神棍那样胡扯,而是有一说一。比较胖的那个女孩子举例说她前个礼拜打排球别到了大拇指,她原本以为大拇指会废掉,对上帝祈祷了两天后她就好了。我就连着问她:你不受伤的时候就不会对上帝祈祷这么多对吧?(答曰是的)你受伤后去医生那里处理过了是吧?(答曰是的)诸如此类,一问一答说了很多。我没有judge,她们也没有试图争辩和证明什么,谈话总体还是愉快的,但我还是努力用问题让她们明白她们信奉上帝的方式存在功利性和反科学的地方。

然后我说我要上课了,nice talk。起身跟她们握手告别。我可以向鲜肉月饼发誓,她们当时的表情是充满怀疑和动摇的。

如今回头想想,我当时也是年轻气盛一定要扳回一城,换做现在的我肯定不会那么做了。

-------------------------

第三次:美国华人教会,中秋节活动(恶心爆了!)。

说起来,谁最擅长坑海外华人?

当然是海外华人咯!

一年后我转学,搬到另一个城市,一时间又陷入了人生地不熟的状态。好在这次遇到不少nice的台湾学生,经常一起玩,还挺开心。

开学不久,中秋马上就要到了,一个加拿大长大的中国女生向同届的所有华人发出邀请,参加她所属的团契举办的中秋联欢晚会,她钢琴特别好,会在晚会上担当演奏。有月饼吃,大家都同意了,那天傍晚团契派了几辆车过来接我们。教堂离我们学校还挺远的,开车半小时,周围的各个大学和college都有中国学生组团过来参加,加上教会的非学生成员和家属小孩,整个教堂的主厅都坐满了,挺热闹的。

其实当晚的节目多数还是很传统的,一个肉肉的华人妇女跳民族舞,游泳圈一抖一抖的,两个男青年表演舞狮(为什么中秋要舞狮?),狮子还很传统地吃了个包菜。但是这种场合扯上了华人教会,一切都会不一样。

首先是有一个rap节目,应该是为了吸引年轻学生而安排的,唱rap的还真的是个黑人。这首rap被介绍成一首“干净的rap”,因为“现在的rap充斥着钱、性、酒精和毒品”,所以特别创作了这首具有积极意义的rap来引导人们向善。歌词我还记得一句“pull ya pants up, hip-hop~~”啥啥的。凭良心讲,挺难听的。

然后中间放了一大段VCR,宣传这个团契。基本上就是一些团契成员出去野餐露营的活动录像,配上大段大段的洗礼仪式。他们的洗礼仪式有点像入裆,先宣誓一番,问一些诸如听从上帝的安排吗把灵魂交给上帝吗的问题,然后画面里那些顶多20岁的受洗中国学生大喊一声“I do!!”就被神父整个按到水里再捞出来。无神论的我看着觉得多少有点滑稽。这些受洗的、参加读经的学生,都一脸年轻稚嫩,他们真的知道他们许诺“I do”的对象是什么吗?

接下来,几个团契成员,有老有小,上台来领唱歌曲。

妈呀!!!!这个环节是我当天晚上的噩梦好吗!!!!!

全体起立唱宗教歌曲啊!!!!!!!!!

尼玛是中文的宗教歌曲啊!!!!!!!!!!!

一共唱了两首,但是合起来一共反反复复唱了二十几遍啊!!!!!!!!!!

二十几遍啊!!!!!!!!!!

二十几遍啊!!!!!!!!!!

还尼玛配了“舞蹈动作”啊!!!!!!!!

这歌特么的超难听啊!!!!!!!!!!

随便来首幼儿园的儿歌都比它好听一万倍啊!!!!!!!!!!!!!

什么“天上的河,慈悲的河”啊!!同时扭腰扭手模仿水流啊!!!!!!!!!!!

我从来不嘲笑广场舞大妈,因为广场舞大妈跟他们比简直就是舞林盟主啊!!!!!!!!!

特么的超难听的中文圣歌配超幼稚的残疾人舞蹈,硬让我们全体站着跳了半个多小时啊!!!!!!

跳了半个多小时啊!!!!!!!!!!!

跳了半个多小时啊!!!!!!!!!!!

跳了半个多小时啊!!!!!!!!!!!

其中一首就是下面这个视频的歌,动作一模一样,你们感受一下。
耶稣歌曲 唱一首天上的歌生命的河) 视频

当然我没跳,我被恶心的不行,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一大堂的人随着循环洗脑歌发神经,看我那个钢琴天才同学为这么初级的歌曲伴奏。怎么说呢,毕竟中秋节。

快两小时晚会结束,总算让吃饭吃月饼了。食物也只是能吃的程度,广式月饼都是中国超市的积灰货,看在免费的份上我就当减肥了。期间团契成员有不少已婚带娃的成年人,聚在一起就爱比娃,你懂的。于是各种稚嫩童音扯着嗓子轮番唱Amazing Grace,我回家以后赶紧找了几首名家唱的版本洗耳朵。

当然,如果你以为这就是那天的全部,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当晚最厉害的一个细节我必须留到最后讲。

那就是晚会的司仪。

这个男司仪自我介绍说是夏威夷华裔,但是基本不会讲中文。他不算是个好司仪,场面有点冷,笑话也挺冷的,我一开始想,嘛,业余嘛,人家也努力了。

开场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他絮絮叨叨讲了很多关于你们今晚来到本教堂参加活动真是交了好运了,今晚节目有多么多么精彩,今天食物有多么多么丰盛,我们团契的有多少俊男美女等等。

然后他话锋一转,开始讲世事无常的大道理。

他举起左手,说,“你们知道我手腕上的这个是什么吗?

”对,是医院给病人带的腕带。

“知道这个腕带是怎么来的吗?那天我去看U2的演唱会哦,U2我最喜欢了,票很难买的。我去看了他们的演唱会,我一晚上都玩得很开心,简直超级开心呢。

”然后我从演唱会出来就遇上车祸,在医院里躺了好多天,出了院就来主持今天的晚会了。

(前方高能!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所以说呢,世事无常,比如今晚你们很开心地来参加我们的中秋联欢会,但晚会结束后,你们可能出了这扇门就被车撞了呢~~~

………………

可能出了这扇门就被车撞了呢~~~

出了这扇门就被车撞了呢~~~

就被车撞了呢~~~

撞了呢~~~

呢~~~

我转头看了眼旁边的中国朋友,两个人目瞪口呆。

—————第三回完—————

以上都是数年前的回忆了,个别细节可能有误,总体保证是百分百真实的,我郑重向鲜肉月饼发誓。

圭多达莱佐

我刚搬到这个城市,刚跟这里的一群中国留学生认识。有一晚,一群中国留学生在某一个人家里吃火锅,突然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某教会派的两个人来传教。其实上门传教这种事情,我也不反感。但问题是,那次直接来的两个说中文的华人。我就搞不清楚了。教会是怎么知道这里住的是华人的?跟踪了?调查了?如果是这样,不管这个教会平时多好,我也不会与它有任何接触。

当然了,我说的“不会反感”传教,指的是广义基督教和广义佛教。

希雅

有一次,我认真地边往图书馆走边思索中午吃什么。
一个老早就看到在路边站着的大妈突然拦下我

“同学,想了解一下受精吗!”
……
“…啊?”
“受精,受精啊。”
“不。。。不用了。。。”

作为一个未成年人 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吓得我快步离开了现场
然后过了一会
我反应过来
这位有口音的大妈说的是圣经。

哈利波特

大学里是有组织的小女僧们晚上挨个敲宿舍门传基督教,每届新生入学都有,只是问一下意向,但不会太费口舌,我觉得她们是有些心虚的。讲话声音弱的不行。

室友们会觉得奇怪,而不是厌恶。我和室友都是无神论者,是有些不自在的。:(

据我所知,很少有同学知道非传教场合不准传教。也就是因为无神论者对这方面忽视,了解太少,所以他们才有空子钻。
一般是没人向学校反映的。

易扬

坐标加拿大。
开学的时候半路上遇到两个帅小哥传教,问我信不信教,怕我听不懂还夹杂了几句中文,明显是有针对性的训练过…主要是邀请我去教堂喝喝茶聊聊天(室友说信不信无所谓,去练练口语也挺好)。
学校外面一直有一位消瘦的老爷爷,无论什么季节都站在同一个位置传教。手里拿一叠传单,如果有兴趣可以问他要。有一次冬天零下20多度的雪天,看见这位老爷爷站在那个地方,大声做着演讲,上下课的学生来来去去,显得他坚定又孤独。
虽然还是不信教,但挺佩服他们的。

aixue

我妈妈被传教过!还加入过基督教一段时间。

后来我大病,折腾了很久,传教的人知道了,漫不经心的说是因为我不信仰主。。。我妈愤怒了,骂那个人如果主是这样的主,那何必信仰他!就退了。。。

但是她还是会每天替我祷告。

她说,信仰主不是为了她自己,是希望主保佑我。

不爱起名

国内某大学,那天有事,中午吃饭比较晚,吃完饭出食堂被人叫住了,我以为需要指路什么的就站住了。结果是基督教传教的。
传教的是个大姐,略有点不修边幅,头发油油的,但是人看起来却不脏。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的,眼神真的是平静。
虽然我真的不信教,但是大姐还是祝福我了之后离开。后来我也没见过这个大姐。
如果宗教的信徒都能这样多好。

DaisyChen

尴尬。

某年暑假和朋友去公园散步,走累了坐在湖边看荷花聊天。
突然走来一个阿姨问我们:“年轻人,你们相信上帝吗?”
然后阿姨开始讲她自己的经历,也不管我们要不要听。虽然她说得挺好的,我可以感受到她内心有一种平静的力量,但……

作为无神论者,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和朋友面面相觑。

1

Even Li

我参加过三次
两次圣经的
一次轮子的

特刺激

头两次算是旅游或者是溜达
然后正好有活动就去看看吧

然后就被拽住了,还不好意思明着走
毕竟屋子里有冷风,人家态度还超级好的

轮子就丧心病狂多了

诶,xx你入党了吗
我说我没有
诶,那你入团了吧
我说到22自动就退了

那你总是入队了吧

来我给你退个队吧

我:@djdndla )dheiksks

米仔阿

我来说个邪教的。去台湾的时候,我在路边看FLG的宣传栏,觉得好笑所以看得比较专注,然后我被一个戴红帽子的阿姨叫住了:
小兄弟是大陆人吗?
----嗯。

退出GCD吧!因为被迫害,每天退D人数是2百万人!…加入我们!
---嗯?可是我不是D猿啊?

那退出GQT吧!因为被迫害,每天退T人数是2百万人!…加入我们!
---嗯?又是2百万人?可是我也不是T猿啊(其实我是啦,逗她玩,)

你怎么什么都不是?不可能啊?!你什么都不是GCD怎么会允许你来台湾?
---因为我是少先队员啊!(我二十一岁)

也退了!只要是有关的都退了!我们…加入我们吧!
---不好意思,车来啦,阿姨再见 !

临走前塞了5、6本教义给我,过海关前扔了。
总结一下:他们认为队员---团员---D员是大陆人必经之道,每天2百万人被迫害,那得招多少D员才能堵住这流失率。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逻辑混乱,但是年纪大而且文化程度低的人有可能会被唬住然后相信他们的话。

如果他们去自焚,我认为完全不意外。

蔡心淳

在大学的时候,也是去图书馆的路上,遇到一个女生把我拦下来,手上拿着小本子和笔,说能不能问我几个问题。确认了回答不留名不录音不发表以后,我就和她聊了起来。她问我信灵魂吗,觉得人死了之后会去哪里,相信有神吗,之类的,并没有直接讲任何基督教的东西。和她辩论了一大段,她留了联系方式说可以参加他们的活动,本校和隔壁校的圣经小组。我才知道是传教。挺和善的,没有什么不舒服。

再说个不太正常的。
和老公在台北某个捷运站出口坐在路边吃冰,两个打扮得很帅的外国人走过来跟我们搭讪,中文讲的还不错,问我们对基督教有没有兴趣,老公说,我们已经参加教会了,且不住在台湾。讲了几句后他们给了一张传单,走了。我老公把传单一捏塞进包里,跟我说,别看。回酒店我偷偷拿出来一看,摩门教。

我哪懂那个啊

被传教过,必须答

1.基督教篇

那年还是是个大一娃,走在街上,一个面相和蔼的老头儿,迎面把我拦住了,笑呵呵的样子。

“小伙子,有信仰嘛?”

“啥玩意?”

“信仰”。老头指着自己的心脏部位

啊,我明白了,遇上传教的了,我虽然不信教,但倒不反感这个,还蛮好奇的。

“没有呀”,我说

“哦,那么想有一个信仰吗?”

“什么信仰?”

“上帝。”

我表情都没有变:“不想”

“哦,想不想试着信一信?”

“不想试。”

我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老头有点无奈,但也没放弃,想了想,从斜挎包里掏出了一本厚厚的书,上边有个十字架,应该是《圣经》,然后几句话怎么说的我不记得了,用词很专业,大致意思就是说基督教如何如何好之类的。

我:“哦”

老头认真地看了看我,又从怀兜里掏出一张纸,写了个电话,写了个“李”字,说:“小伙子如果感兴趣的话,欢迎你来xxx街xx教堂来体验体验,如果愿意参加洗礼更欢迎的。”

我接住纸条:“好的好的”

老头对我笑了笑,就走了

过程就酱。

体验嘛,就是全程语气和蔼,态度尊重,并没有强迫的意思,让人感觉很舒服,我甚至因此对基督教有了点好感。

2.佛教篇

传教人:我姥姥
被传教人:我

过程非常简单。

我姥拉着我的手:“信佛吧信佛好,佛保佑你呀,佛保佑你不得病,一辈子平安啊balabalabala…”

过程就酱。

体验嘛,蛮好的,老太太认真说话的时候很萌,而且不管我态度如何,下顿饭都有好吃的╮(╯▽╰)╭

以上↑

喜欢安静

我姑婆住在南昌市里,典型又虔诚的基督教徒,信很多年了。我们在乡下,她每年过年都过来我家聚聚。一来就不忘带一些基督教的书。

十年前她就我督我买一本圣经学习。然而我奶奶非常抵制她这样做,但是并不影响她们俩从小玩到大的感情。

姑婆每次跟我传福音时都说叫我不要害怕,只要去信就会得到上帝的肯定。她自己说睡前也要祷告一下再睡。

姑婆年轻时漂亮过,做过妇女主任还是什么的,接过生,读过点书,现在有点工资。比老姑爷小很多岁。老姑爷年轻时去过伊拉克参战还是干嘛,五年前肺癌逝世了。本来挺幸福的,年轻时三孩子,然而儿子在童年的时候被车轧死了,一个女儿也是年龄相仿时涨水给淹死了。只剩下现在一个表叔,表叔是工程师。根本忙的没时间管姑婆。终于姑婆被传了福音,尽管表叔表婶挺反对这件事的,姑婆还是一信就信了这么多年。每到周日就去教会,还领了个买菜的职务。每次都忙的不亦乐乎。个子小小的,但精神,嗓门大。

奶奶是童养媳过来的,没读过书,更是做很多事。也经常挨爷爷他娘的打。又没什么玩伴,就跟这个姑婆关系最好。奶奶唯一就是反对她跟我说这些神啊天啊什么的,好像我就要被主带走似的。有时我都觉得好搞笑。

哈哈哈,忘不了奶奶瞪我的眼神!

也不知为啥,目前这本圣经我还一直偷偷带着,我想有时间看看也好。虽然我没去过教堂,也偶尔会瞎祷告一番。

这不昨晚租了个房间在六楼,大晚上的一个人住一个新的地方多少有些孤寂的。正好我想到可以开下那个播放器听一小段,里面有一篇是美国考门夫人作的《荒漠甘泉》,听完之后心里很平静。居然听着听着睡着了。

好开心,今年过年姑婆又会来看我们呢!

其实不管信什么,只要人心向善,大家和睦、开心就好。我又不是偏执狂。

赵鹏

我自己是天主教徒。大家应该很少遇到过天主教会的传教吧;基督新教尤其是家庭教会比较多。一个原因是,天主教徒少,宗教局的统计,全国也就是600万,而且很多是河北山西的农村天主教徒村落,从晚清到民国一直过来的,所以可能到如今,很多天主教徒的信仰原因依然是父母爷爷奶奶就信,很自然的从小跟着。二是因为,天主教会不太主张普通信徒传教,而且天主教会一般不太认同随便租个房子就是教堂和聚会点的。而现在的地价以及审批问题,所以一直传教动力确实和新教尤其是家庭教会比差得多。
不过说实话,就我个人,我从来不主动向别人传教,不过如果有朋友因为知道我是基督徒,想到教堂看一看,我也会一定会带着去看一看的。如果我说有传教行为,可能也有,我是会送一些同学《特雷莎修女传》、小德兰的《灵心小史》给一些有兴趣的同学;不过好像她们后来也没看。
然后呢,就我个人感觉,与其拉着人家塞纸条(基本没什么用),不如多做些慈善,尤其是对自己的工作生活和道德要求高一点;让身边人看到我们的因信仰的变化会比较好。
最后,尤其要说的是,劝新教的兄弟姐妹们少说那些不吃药不去医院就能痊愈,生病是上帝的惩罚的话。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在堂区听神父的讲道的时候,神父就说过,“法国路德的圣水,有治愈的传说,但是法国天主教会自己的统计,获得圣水和治愈的比率不过千分之一;万人之一,所以大家生病了一定要去医院要看病。”

tracyiwen

被传过好多次。 答主在欧洲留学,信教的华人很多,但是目前遇到的传教士都是外国人。 通常传教的英语口语非常好,跟他们聊聊也不吃亏。

上门传教的居多,一个或两个。背着个小包,装着本地教会宣传的小册子。 态度相当友善,加上口语了得,总让我觉得去干点什么不好非要信教。通常先问你对圣经的看法,我没读过,就说是几千年前的人写的书,里面很多谬误。他们也不生气,有的引用里面几条预言之类的得到了验证,有的干脆跳过圣经试图用人类身体的巧妙来说明我们都是造物主创造的。我说圣经对世界的解释太naive了,咱中华神话不知高到哪里去了。他们还是不生气。

通常我都问他们怎么看待同性恋,尽管这里同性恋婚姻都合法了,他们都说这是一种罪,只要好好改正上帝会原谅嗒。于是我只好向他们解释同性恋,解释人类信教是因为迷信是进化的产物,诸如此类,依他们荒谬的观点而定。很容易就把他们唬住了,有人开始转而谈自己的经历,有人问我是科学家吗。但是圣经的观点必须是正确的,包括这个世界只存在了几千年。

被传教多了我就厌恶了,毕竟懒得免费给他们上常识课了。最近一次双人跑到寝室来被我赶跑了。我说我是无神论的抱歉,女传教士说“噢,我们尊重你的看法”但还是想进来,我说我跟你们很多传教士都聊过了然后迅速关门。 这里有些寝室的门口会贴着非常不友善的内容打消传教者的念头。

匿名用户

正好最近我有次去图书馆遇到了传教的。

当时走到半路上遇到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向我走过来,我以为是要问路,结果她一开口就是“同学你看过圣经吗”,我一愣,这还是第一次被传教。
鉴于我是比较文学方向的自然是看过圣经,甚至也上过专门讲解圣经的课,去过几次教堂,所以对这方面还是蛮了解的,也慎重考虑过是否信教这个问题,所以并没有很慌张或是厌烦地感觉(再说她长得也不像坏人呐(´-ω-`)
于是我说看过,她就开始向我讲主给了我们什么,只有信主才能得救什么的。我是真没什么感觉,还发了一会呆……就时不时地嗯一下表示在听。
然而直到我进了图书馆看她还在说,就有点尴尬了,只能停下来说你看我到图书馆了你要不……?
她叹了口气,说,同学,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进去,会不会对你有触动,这样吧,这张名片给你随时可以来参加我们的活动。
我接过名片,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有点惆怅。就好像,下课了老师说不管你们有没有听课,我都尽自己的职责认真讲了,就算你考差了我很难过但也没什么办法了。

以上,大概是被传教的感觉吧。

到不了

突然想起大学时一件趣事,我们学校在荒郊野岭,仅有一路公交车通向市区,一到周末大家都会蜂拥而至,一般在丹尼斯会下车一大批,因为女生逛街的话从这里就可以开始了。

有天我和同学在丹尼斯下了车,旁边还有很多同学都一起下了车,售票员在忙碌地收着我们的钱,这时一位牵着自行车的瘦老太太走到我们这群人中,对我们这群人意味深长地说“你们啊,星期天了就去做做祷告,基督教好啊,balabala…”然后那个售票员对她说“这些都是大学生,不信教的”,接着这位老太太说了一句让我受益匪浅的话:“大学生更应该信啦!耶稣的英语可好啦!”
嗯,说的很有道理…

匿名用户

十几年前,同学奶奶笃信fl大法。
街道派了一位能说回答的阿姨去做思想工作。
不出一个月,奶奶思想彻底转变,坚信科学养生……

把同学一家子气坏了:

派去给奶奶宣传科学思想的是个安利大妈,自此,奶奶家的保健品多到可以煲饭的地步了。

陈公子

有被传基督教,传统文化(不知道这算不算宗教)。
基督教传教是说,耶稣是唯一的真神,其他的神佛什么的全是小神,只有主能拯救世人。主导有问题就祈祷神的救赎。
传统文化是糅合了儒家仁义礼智信,道家的养生,佛家的因果。主导人人互助,以善止恶,自己救赎自己。
都去听过几次,没有深入了解。
基督教唱歌不好听。传统文化的规矩太多太压抑。
有趣的是,传奇故事都很不错,情节很跌宕起伏。
评论一下:
不能说这两种教义不好,也不能说很好。
好的一面是,信徒都很善良,乐于助人。
不好的是,太过执着,恨不得所有人都信教,完全不尊重别人的想法。

举例说明:
基督信徒说,信基督,得永生。
我回,不好意思,我信佛。
基督信徒说,信佛不好,耶稣是唯一的神。
我回,我佛在心。
基督信徒就叹口气,傻呀。

传统文化信徒说,信传统文化吧,出任大德,迎娶贤良,走上人生巅峰,一生圆满。
我回,对不起,我信基督。
传统文化信徒说,基督不好,那是外国的,还是本土的文化好,全世界都崇尚儒学啊,儒学救世。(???不是在逗我)
我回,我觉得基督很好,不打算改变信仰。
传统文化信徒仰天长叹,无知啊。

小爷不信那些,人生就这一辈子,过的开心就行。

刘若愚

来澳洲两年多,遇到无数传教士,走在市区人来人往的路上被传教士拦下,一觉睡到中午起来穿个拖鞋出去吃饭遇到传教士,等公交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传教士坐到我旁边......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上帝选召的孩子,但想到自己这么没毅力没追求,还是不要污染基督徒队伍了。就像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资格成为一名党员,所以不去破坏党员队伍先进性。

我在澳洲遇到的传教士大多是摩门教和耶和华见证会的,其中摩门教的传教士都是从美国犹他州那边过来的(后来我才了解到他们在18-22岁期间要自愿在海外传教两年),来澳洲后他们要学习中文,因为中国人大多不信教,这是他们要传播福音的主要方向。但我从来不和他们讲中文。

体验就是:这些人都很热情,也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但让我不能接受的一是他们狂热地向别人推销自己价值观的状态,二是他们在讨论为问题的过程中不是在用基本逻辑而是引用圣经里的原话。所以后来我也看人下菜,见到那种顽固迂腐不能听进其他观点的,我都是调侃的姿态。比如这边摩门教的传教士胸前都会戴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中文的哦),我有一次问一个中国的传教士,我说你们既然是「后期」的,请问你会Photoshop不;见到那种可以理性讨论问题的,我会问他们一些问题比如有没有想过基督教传入中国几百年了,但从来没有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这是为什么?佛教一开始传入中国和本土的儒道发生冲突,但最后都妥协了,为什么基督教不可以?中国年轻的基督徒已经和上一辈因为宗教信仰发生冲突了,比如中国人要拜祖先,但基督教不允许崇拜偶像,你怎么看?但诸如此类的问题最后都不了了之,讨论问题的双方都有既定的思维模式。

隺然姬

坐标荷兰,最经常碰见的上门传教是基督教,态度和善,有礼貌,宣讲的时候会分发手册,看你不是很感兴趣的话就说你可以去了解了解,祝福你啊之类的,并不耽误太久时间。
如果碰上如圣尼古拉斯节,还会分发小饼干。
当地组织还会经常举办团契活动,免费去,有好吃的,因此不少留学生被吸引,也有些春风化雨就传教成功了的。
可能也分地区和教派吧,总体而言遇见这样的传教不让人反感,反而对他们人的印象还不错。

麦子

生病去看病,给我看病的阿姨,(就称之为阿姨吧)从我输上液她就一直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的讲,当然本着本人良好的修养我就一直听下去了,而且还特认真跟她互动,最后阿姨送我一本圣经……现在不知道丢哪里了。

还有一次跟朋友逛街,被一位老大爷拉住了,看着他那祈求的眼神,我又一次被打动……又是一次喋喋不休,最后大爷送个一张CD一直强调让我回去好好看,结果我又不知丢哪里去了。

当然还有被最亲的人传教。

以上都是正规,且没有恶意的传教。每次我都很认真的去听,但是我却没有一次的真正接受,因为从骨子里我是不相信这些的,但是这并不能表示我不尊重他们,他们希望有人去聆听,而我充当就是那个聆听者。

王嘉恂

国内没遇到过,在法国读书的时候被安利过几次。

我在法国住的是公寓,里面有一些中国留学生,不知道怎么被传教士盯上了,经常上门传教,在法国待过的朋友们应该知道那里每个公寓都是有门禁的,一般人没法进来,所以我都都不知道他们每次都怎么混进来的。

来给我们传教的是固定的一男一女,天主教徒,人非常和善,跟你传教的时候都心平气和的,会试图提出一些问题,譬如“这个世界是否是上帝创造的“、”自然界有很多精巧的东西人类至今都无法模仿甚至理解,这是不是说明有可能是上帝创造了这一切“·······诸如此类,我会认真表达自己的看法,虽然不符合宗教人士的期望,但是他们也愿意倾听,表示尊重你的看法,也愿意邀请你了解一下他们的宗教balabala,顺手还给你发一些小册子,如图

1

这种人生终极问题简直无言以对好么 -_-II

重点是,他们中文说的真的很好,而且每次交谈的时候遇到不懂得词汇一定要跟我请教,直到弄明白为止,我对男传教士说你中文这么好,是不是去过中国,他说没有,因为自己的妻子有病在家休养,自己需要照顾她,当时听了还一阵唏嘘。

话说回来,我在法国遇到几个中文说的非常好的法国人都是传教士,其中在斯特拉斯堡遇到的一个帅逼传教士居然还能飙几句闽南语,我也是醉了。

鱼饼

刚上大学那年,跟基友出去逛超市,被一个拿着圣经的阿姨拦下来。刚开始没看到她拿着个小本儿还以为是来问xxx放在哪里的=_=

蓝后她开始问我们有没有信仰吖balala~接着就开始洗脑=_=原本以为她是基督教的可是越听越不对啊人家开始告诉我们上帝有两个了啊!一男一女啊还给女上帝起了个名儿叫母亲上帝啊!信不信耶稣吐你一脸血啊!

我和基友就这么一脸尴尬的看着她在圣经里到处找线索证明上帝不止一个啊=_=站在卖酸奶的冰柜前面真的好冷啊=_=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她给了我们一个小宣传单和教会地址之类的就放我们走了QvQ谢谢母亲上帝

嗯不过她看起来很虔诚的样子那本圣经各种下划线啊圈圈吖什么的笔记做的可好啦~
然而我还是不能接受有一对儿上帝=_=

大概是这辈子唯一一次被传教吧……

唔=_=突然想起来前男友信基督,体验大概就是那半年都没有吃到毛血旺(不开心脸)

吴海峰

有一次和朋友出去吃饭,吃完他表示今天要做礼拜,然后我陪他去教堂,但我对这个不感冒,所以在门口等他并不进去。
这个时候门卫的办公室出来一个信徒老大爷,见我第一句话就是:“小伙子,叔叔带你进去坐坐吧!”
我吓了一跳,难道看我孤身一人要对我...
我:“不!”
老大爷:“里面是天堂啊,叔叔带你去天堂!”
我:“不!”
老大爷:“你不想去天堂,难道想去地狱嘛!”
我:“不!”
老大爷有些激动的说道:“人生来有罪,不被主拯救就只能下地狱!”
我:“不!”
老大爷有些错愕,我立马补充道:“我信春哥,顾得永生!”
然后我给大爷安利“春哥”直到我朋友出来,看到朋友立马闭嘴,不希望和我朋友起争执,但不知道老大爷现在是否还坚定信仰着死后天堂地狱的生活,或许已经默默的开始追求永生了吧!(´・_・`)

冯沛

也是一个下课的下午,走过学校的一个小广场,突然有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叫住我,问,同学你相信吗,除了人间的父亲,在天上还有一位父在爱着我们。
瞬间明白了这是在传教,可我比较奇葩的性格让我决定听听他会说什么。他就是讲了基督教的一些基本信仰吧,上帝创造世界之类的。我突发奇想问了一句,你说我们这个物质世界是上帝创造的对么?
他说没错。
我接着问,那上帝自己是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
他扭头走了…走了…走了…

匿名用户

2014。大学刚毕业,拿着老爸给的一点钱,想开个店。实在不知道干什么,喝了半个月酒之后,哥几个感觉这样不行,要实在没项目,咱们摆摆地摊吧!看了小区外市场的空地,我们一致表示同意。遂买了辆三轮车(人力的那种)去进了一大把乱七八糟的蔬菜开张。
第一天生意不错,挣了好多菜,来买菜的阿姨人都好好。
第二天,又有得挣,大家好开心,晚餐吃的西红柿烧茄子。那个昨天来买菜的阿姨又来了,人真的好好。
第三天,车破了胎,不过不影响做生意,生意还不错,市场里面的人有点意见了。下午的时候还给城管赶了,幸亏,前几天来买菜的阿姨来帮忙打掩护,还买了好多菜。哥几个商量着,要不咱买个汽油的?
接下来半个多月,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我们老老实实,不亏人家半点称、老人家不方便提,送货上门、躲城管,被没收过一次东西,那一次真的体会到同在摆摊的人的无力感,也很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太笑。早早起,我们三个人都没人这么干过,不过真的挺努力的,现在想起来都很佩服自己。
((¯口¯)等下,答主,你扯得这么远。你还记得问题是什么吗?)
乔豆麻得,马上讲,马上讲。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大家还记得那个很好的阿姨吧!那天东她提的东西有点多,我送货上门,阿姨在不错的小区,路上有说有笑,进来电梯时,阿姨突然就问:小伙子啊,你相不相信神啊?
我:啊?没有。。。。
阿姨:我看你也是一表人才啊。人可是要有点信仰才好啊。
我:呵呵,是啊。。。
转眼间,到了大门,她一开门,哇人好多啊。等等,墙壁上挂个方向盘是怎么回事。

阿姨:这些都是我们的教友。同大家打个招呼吧。
我:╭(●`∀´●)╯嘿大家好。我是楼底下卖菜的,多多指教哈。阿姨你每次都买这么多是大家常常来聚餐吗?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个和阿姨差不多年纪的……阿姨,起身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吗?
阿姨:✧(≖ ◡ ≖✿)没错。
我OS:(*゜ー゜*)等等,要干嘛?
阿姨B:(  ̄ー ̄)小伙子,你是党员吗?
我:(⊙ˍ⊙) 不……不是。
阿姨B:那你是团员吗?( ‵▽′)ψ
我:以……以前是……
众人:啊……好可怜啊,天啊。(各种惋惜凄厉的叫成一片)
我OS:w(゚Д゚)w乔逗麻得,干什么,我只是送货的。
阿姨B:(一脸惋惜)孩子啊,你都不知道啊,你被骗啦,他们在你身上施咒了啊。。。。。。
我:(=゚Д゚=)什……什么。
阿姨B:不过现在你不要害怕。(我艹,你让我怎么不害怕。)遇上我们就是救了你啊。
我:w(゚Д゚)w
阿姨B:你姓什么。
我:(*゜ー゜*)
阿姨A:他姓刘。
阿姨B:我给你改个名字,就叫刘福喜,这样以前的咒语就找不到你了。
我:Σ(っ °Д °;)っ刘啥?
阿姨A:你就乐去吧,算你好运。(转身对阿姨B)这样行吗?是个好孩子啊。
阿姨B:(  ̄ー ̄)嗯……那要不,孩子,你入会吧。
我:Σ(っ °Д °;)っ啥?
阿姨B:大家来帮帮忙。
所有的人向我走来,夹着我走向那个奇怪的方向盘。
我:(°ー°〃)等等,阿姨,这样太草率了,等等。。。
阿姨A:不要害羞哈。
然后,我就在大家的欢呼之下,被方向盘磕了一下头,又被撒了什么水。
阿姨A:福喜,(麻吉的你再叫一个四四)感觉怎么样?
我:(⊙ˍ⊙)阿姨……我可以回去了吗?我还要做生意。
阿姨A:你都不谢谢大家(我岂止谢你,我要谢你八辈祖宗。)
我:谢……谢
阿姨B:来小货纸,这里有一些经文,上面的邮箱可以帮助你知道真相,回去好好学习。

最后,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出的小区门。只是觉得,当时的阳光真的很可爱,一切都像是梦一样,可是手里那封信又提醒我,这TM是真的。
回去之后,和哥几个讲了,我们的态度一致是:我艹,太凶险了。不行,搬走吧。
后来的确搬走了,也听说她们那个点被端了,还闹的挺凶。

真的,社会太TM险恶了。

Rapunzel

大学刚刚入学的时候因为帮忙给一个歪国妹子指路就互相认识了。之后经历了N次被传教。方式有以下几种:

1、约出来聊天,她聊她的经历,好的经历就是god保佑,渡过坏的经历就是god指引。

2、她特意约了另外一个中国女孩出来,让中国教友给我讲她的经历,也许是觉得语言更好沟通。

3、高潮来了…以上两种方式被我婉转拒绝之后,再次被约吃饭。不经意间拿出一张纸(应该是圣经里面章节的节选),请我帮忙翻译成英文。我蠢到翻译了一半才发现…上面的内容她都门儿清…就是想让我自己给自己念…真的太迂回了…

Cloris Hu

大三在小河边读英语的时候有个姐姐问我可不可以聊天,看起来很和善,我就同意了。聊了一个小时,大都是在激烈的辩论。那个时候一直认为宗教不过是恰好满足了人的某种心理机制,所以才会吸引到人,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留了联系方式,想当个卧底,继续见了四次,仍然是辩论,心没有打开。一方面我想辩倒她,另一方面一位我很敬佩的人说读圣经是好的,哪怕你不信基督教。我很好奇。
我一直在追问怎么证明神的存在,被回答说,是要寻找去接近的,因为眼睛被蒙住了所以看不到神。我不想也不敢尝试去寻找,因为我是为了卧底才聊的。后来想,我自认为是很理智的人,倘若他是假的,那么我再怎么接近也是没有,我要对自己的辨别力有自信。于是开始读经祷告查考,七个月后真正明白神的话,感受到他的存在和奇妙带领,直到如今。
我平时比较喜欢思考人生思考生命,有想不透的地方,所以有寻求的心。有缺口的时候,寻找就寻见了。回想当初辩论时也说了很多刚硬的伤人的话,感谢给我传福音的姐姐可以锲而不舍的和我见面,没有传道的,怎能有听道的呢?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558589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