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尾气排放造假全球声讨,这在国内却不是个事儿

二货  •  |  社会 | 共 439 阅读 | 共2472字 | 0 评论 | 分享

1

一向被国人奉若神明的“德国制造”这次栽了个大跟头:根据大众自己承认的数字,高达1100万辆的大众柴油车几年来涉及排放造假。

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本月18日提出的指控,这些柴油车安装了专门应对尾气排放检测的软件,可以识别汽车是否处于被检测状态,继而在车检时秘密启动保护系统,减少氮氧化物排放。从而使汽车能够在车检时以“高环保标准”过关,而在平时行驶时,这些汽车却大量排放污染物,最大可达美国法定标准的40倍。

这一调查结果可能会让大众面临数180亿美元的罚款和保修费用(目前大众已经拨款65亿欧元,准备应对处罚);另外,其高管可能将面临刑事诉讼,大众公司也将面临美国车主的集体诉讼。

前天深夜,大众CEO文德恩正式引咎辞职,德国总理默克尔、美国司法部都已表态要彻查这一事件,“大众门”事件还在进一步发酵中。

为何是大众在造假

大众为什么要造假呢?原因是不想在自己的柴油车上加装SCR后处理系统,进而减少车辆的成本。

SCR系统是达到欧四及更高排放标准的柴油车在全球范围内应用最为广泛的发动机系统。这套系统对于汽车尾气中的氮氧化物的处理方法,是在车辆的排气系统中加上一套尿素喷射系统,通过“选择性催化还原”过程,将氮氧化物转化为氮气和水排出车外。

因此,欧四级别以上(在中国称为“国四”)柴油车的购置和使用成本,相应比“欧四”之前的车辆都会更高。增加的这一套SCR尿素喷射系统,会增加约占整车3%-5%的成本。同时,在车辆使用过程中,也需要额外产生占柴油消耗比率为3%-5%的车用尿素的消耗。

大众为了省掉SCR系统和车用尿素的成本,于是就搞出来一个“皇帝的新装”——搭载了作弊软件的2.0升四缸TDI柴油发动机,大众对外声称这款发动机不需要使用SCR系统也能够降低氮氧化物的排放,并且在随后的几年里依靠这一名为“失效保护器”的软件,一招鲜通吃江湖,直到去年5月,开始被美国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抓住了马脚,最终不得不全盘招认。

“大众门”其实广泛存在

“大众门”出现之后,中国网友的冷嘲热讽立刻迎面而来,有人称这是“一泡尿引发的惨案”(指车用尿素),有人提出文德恩的辞职是“金蝉脱壳”,更有网民抓住他的中文译名调侃“文德恩,这是谁翻译的名字?把好词儿都用尽了,最后丢这么一个大丑!”

与此同时,网上对于“德吹”(把德国的一切吹得天花乱坠)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批判,拖延多年未交付使用的柏林新机场也再次被拎出来作为一个笑柄,一切似乎又开始向娱乐化的方向发展了。

但是我想说一句的是:且慢五十步笑百步,还是照照我们自己的镜子吧!大众的造假是在柴油乘用车上,而中国的柴油商用车氮氧化物排放造假,丝毫不比大众逊色,某些方面来说,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众的造假手段是“另起炉灶”,搞一套声称可以达标的发动机,不安装尿素喷射系统;而中国的情况呢,是符合“国四”标准的卡车虽然搭载了尿素喷射系统,却在新车出厂之后,由维修企业,甚至是车厂、发动机厂家自己的服务站,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进行作弊造假,关闭尿素系统,然后在车辆尾气检测时再来个“还魂法”,蒙混过关。

去年8月12日,经济观察报记者王国信撰写的一篇调查新闻揭露,华南某技术公司私自开办的所谓“培训班”,向卡车维修企业所传授的“技巧”,竟然就是如何利用技术手段使国四柴油车逃避监管——在不添加尿素的情况下正常使用车辆,同时在检测的时候又能恢复尿素喷射泵的正常使用,从而达到尾气排放要求顺利过关。

屏蔽尿素系统乱象愈演愈烈

转眼间,一年多过去了,上述的造假行为不仅没有得到制止,反而愈演愈烈。

简单举几个笔者从一线市场了解到的例子:

在新疆乌鲁木齐,部分国四车主反映,在某些卡车厂家服务站进行保养的时候,会得到服务技师的电话,然后约好地点,技师在下班之后,带着解码仪上门服务,给车辆做手脚,“调整”过后的车辆正常行驶就不需要再加尿素了。刚开始一辆车2000元,现在800元就有人干;

在甘肃酒泉,来自河南的一帮“专修电路”的维修厂向卡车司机兜售一种解码卡,每张1200元,插到车上之后,就可以关闭尿素系统,车辆尾气检测的时候把卡拿掉,便可继续正常工作;

在湖南、湖北、山东多地,部分厂家的服务站和私自屏蔽车辆尿素系统的维修厂已经形成了“战略同盟”,当车主来维修SCR系统时,服务站会告诉他“不用修,你去XX维修厂就可以直接屏蔽”,然后维修厂收取车主800元,再给服务站每辆车300元的“返利”。

行业龙头企业的销量情况也反映了国内车用尿素系统使用过程中造假现象的严重性。江苏可兰素公司,是英国咨询机构INTEGER连续两年统计的国内车用尿素销量冠军,总经理秦建坦言:“今年的销量增长与我们年初的预计相差很大,可兰素销售推进目前最大的障碍就是车辆在使用过程中,屏蔽尿素系统的造假行为。”

另一家知名的车用尿素企业、中石化旗下的四川美丰,去年的车用尿素销售增长率是61.23%,而根据其8月份公布的上半年财报,今年上半年的车用尿素销量同比大跌21.4%。

业内人士估计,关闭尿素系统的行为目前在所有“国四”车辆中的占比已经超过三分之一,甚至可能更高。以今年1-8月全国销售36万辆重卡推算,此时此刻,至少有12万辆尾气排放貌似合格、实际超过“国四”排放标准数百倍的新车,正在全国各地的道路上“裸奔”,而且这一数字还在每天不断增长。

经过上述所谓“改造”的国四柴油车,对司机唯一的好处是节省了购买车用尿素的费用,但对于中国的雾霾治理而言,则无异于是一场恶梦。九月份大阅兵结束仅仅两周之后,北京的雾霾天气便卷土重来,谁能说这里面没有这十多万辆尾气造假柴油车的“功劳”?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大众 “造假门”的东窗事发,必将受到美德两国政府部门的严厉惩处;而中国的雾霾污染如此严重,政府花费大笔真金白银、升级柴油标准,推进柴油车尾气治理,相关部门却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对日益猖獗的尿素喷射系统屏蔽造假行为视而不见、不闻不问,这实在令人费解。

假如我们不能拿出美国环境部门处罚大众的力度和决心,有效处罚这类造假行径,那么扫除雾霾的“蓝天梦”恐怕终究会变成一场“白日梦”。

来源:平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