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结婚的爱情

二货  •  |  吐槽 | 共 906 阅读 | 共2460字 | 0 评论 | 分享

1

时隔一年,上个月跟丛姑娘吃饭的时候,她再一次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跟张生耗了这七年,到底值不值得。我的回答也跟去年一样,没喝酒我真回答不了。

其实答案如鲠在喉。

科学没有公式说明一年青春究竟能折合成多少金钱,你们在一起七年可是最终分手。这场漫长的实验里,爱情作为一个控制变量,捉摸不定,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时候出现,又是否已经消失,所以无法给你一个答案,值得或是不值得。

我没有一段七年的感情,也没有跟谁那么久的朝夕相处、日夜纠缠,所以也许我不懂为何你那么不舍,为了一个不肯跟你结婚的男人。

我看过这样一句话,男人对女人最大的爱和尊重就是给她婚姻。但是张生给不了丛姑娘,至少现在不能。

我费尽心机暗示了这么多,丛姑娘也许还是不会懂,因为她还爱着。

丛姑娘是我大学毕业后一起合租的友邻,从陌生到相识,最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女人之间打交道,最初总是客气的,但相处中总会有攀比、有提防、有针锋相对。但丛姑娘跟我,是个例外。

自从跟丛姑娘生活在一起,她就用母性的光辉征服了我。我一直是个不太注重生活细节的人,家务和厨艺更是样样不会。而丛姑娘做得一手好菜,还会经常给我留出一份,家务活总是被她无声无息就料理的妥帖,知道我有丢三落四的坏毛病后,还特意在各种显眼之处贴上爱心小贴士提醒我带好手机钥匙钱包。如果我是个男人,想必也一定会心甘情愿做她的裙下之臣。

其实,倘若真的变成男人,我也未必能把丛姑娘收了。丛姑娘生的美,娴静温柔,大方得体,工作努力,追她的男人能从公主坟排队到长安街。七年前,在众多追求者中,丛姑娘坚定的选择了张生,张生气宇轩昂,家境优渥,工作稳定,吉他弹的了得,他们两个在一起,绝对算的上是男才女貌的一对璧人。

张生跟我一样沐浴在丛姑娘的母性光辉下,忘我的享受着这份爱。来家里做客时,张生只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等待丛姑娘切好的果盘、精致的下午茶。张生也很宠丛姑娘,每次出差都有礼物,每个节日也都有惊喜。那一段时间我想不到还能有谁比他们更甜蜜。

但接触时间长了,丛姑娘发现跟张生的恋爱也有硬伤。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而丛姑娘在美好生活的表象下默默忍受着烦恼的咬啮——张生并不打算结婚。

张生不是不想娶丛姑娘,是他从未想娶任何人。用他的话说:“婚姻不但不能维系关系,还会毁掉爱情。”据我对张生的了解,他不是贪恋玩乐之人,对丛姑娘更是一心一意,分析了各种原因后,结果跟我猜想的一样,家庭破裂的碎片划断了张生对婚姻的信心。

从张生记事起,父母就整天吵个不停,家里总是弥漫着一股火药味,经过漫长的鏖战,他们终于在张生小学时离婚。从此,母亲去了海南,父亲留在北京,张生跟爷爷奶奶共同在河北生活。遥远的南北相隔都没有减弱这对夫妻对彼此的恨意,只要见到张生,客套的寒暄后就是不停絮叨对方的不好,父亲嫌弃母亲脾气坏,母亲挑剔父亲没责任心。张生的少年时代,就承载了如此沉重的人生课题。

上高中后,父亲为了督促张生学习,把他从河北接到了北京。此时,父亲已经再婚,张生的新妈妈年纪不大、架子却很大,在张生面前不像个长辈,倒扮演了一个十足的“恶毒后妈”,他处处为难张生,对张生的挑刺往往成为了她和父亲吵架的序曲。生活在夹缝中的张生不但不能更好的学习,还要时不时充当父亲和新妈妈的关系调解者。在北京生活的这些年,父亲的婚姻让他再次遭受了心理重创。

这两次心理创伤,让张生对婚姻的认知出现了不合理的偏差,在他看来,婚姻注定无法善终,那么,不如永不开始。

爱情有时候让人变得盲目的伟大,丛姑娘知道事情原委后,下定决心要做拯救张生的人,她愚以为用真情用时间,总会融化张生内心的坚冰,总会让他重拾对婚姻的憧憬。她的坚忍让全世界都屏息凝神,七年来,面对张生毫不动摇的态度,丛姑娘承受着万箭穿心的痛,也要努力活的光芒万丈。

前仆后继的追求者撼动不了她的决定,百般劝慰的亲朋好友也阻拦不了她的坚持。她渴望着这段关系最后会变成可歌可泣的奇迹,却始终等不来故事转折的那个契机。

一转眼,七年过去,丛姑娘二十九岁了,在即将迈入三十岁的人生关口,来自于社会、家庭、朋友和同事的压力让她也渐渐触到了崩溃的边缘。《献给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说,女人终其一生所渴望的,不过就是那一朵玫瑰。丛姑娘跟每个普通的姑娘一样,不但渴望代表爱情的玫瑰,更渴望爱情最终能成就婚姻,所以她一遍又一遍的问,我这样坚持是不是值得,坚持了是不是就会有好结果?

我倒是想问问丛姑娘,若是人生可以重来,你是不是还会坚持这七年?

爱情还在燃烧,可是丛姑娘的决心却被燃成了灰烬。在决定提出分手之前,丛姑娘做了最后一次努力。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做了一段关于她和张生的恋爱视频,从相识到相恋到争吵到相濡以沫,里面记录了她们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会、吃过的餐厅、拍过的照片,乃至每一处看过的风景。

最初相识时,丛姑娘还有小虎牙,穿鲜绿色的裙子、笑的放肆,后来的她剪了短发,花时间雕琢自己,让每一个笑容都矜持端庄。越看越觉得他们两个还蛮有夫妻相,拉着手走在大街上也是令人艳羡的一对儿。

从青涩的大学时代到现在马上三张儿的奋斗人生,七年里,她们一直风雨无阻地相守,丛姑娘为张生当姐当妈,张生为丛姑娘做牛做马,故事总应该合情合理地发展成他为她穿上婚纱,可是张生没有,并且未来也不会有。

丛姑娘说,张生看完视频抱着她,哭了,但是他妈的他还是不愿意娶我。我知道这是她最后一点筹码,全抛出去若还是赌输,也只能抱憾退场。毕竟,重整旗鼓走进下一段人生,远比回忆往事纠缠不休实际的多。

跟张生分手一年多,丛姑娘仍然念念不忘,她依然爱着他,这是千金不能换。只是除了意难平,又能如何?

长期处在“被拯救”的状态中,张生只会越来越拖延、越来越逆反,而一开始就在爱情当中塑造了一个“拯救者”形象的丛姑娘,也只能不断付出、不断期待对方的改变,一旦“拯救”未果,心理的失衡只能带来生活的失重。

婚姻不能勉强,它需要两个相对人格平等的男女共同去开创、去经营,张生需要等待放下心中负累的那一刻,而丛姑娘呢?早该卸下“拯救者”的盔甲,才能迎来一场对等的、能并肩走进婚姻的爱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