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是否会为了推卸责任而把病情故意说得严重?

二货  •  |  吐槽 | 共 2,994 阅读 | 共19701字 | 0 评论 | 分享

我52岁的大爷6月5号晚上八点左右突然晕倒,送往医院急诊,医生说可能是脑干梗塞,当晚凌晨左右因为呼吸、高烧被送往重症监护室。到这期间医生提醒我们说病人最好的治疗结果是植物人,而且这希望也很渺茫,随时可能停止呼吸。(我大爷年轻时喝酒比较凶,不过已经戒酒两年了。去年2月份晕倒过一次,不过当天上午打了点滴就恢复了。)

而其他病人家属劝我们不要太把医生的话放在心上,说医生为了推卸责任一般都把病情说的很严重,又举了好多例子。

2

田吉顺

曾经有个20几周的孕妇,重度子痫前期,最近几天觉得感冒了,有咳嗽咳痰。但是来就诊听诊时候发现双肺有湿罗音,抽血化验心衰的指标超出正常值30多倍——她的这个咳嗽不是因为感冒了,而是发生了心衰肺水肿。

当我把情况告诉她和家属的时候,告诉他们目前考虑存在心衰肺水肿,继续妊娠可能会危及孕妇生命,建议终止妊娠,他们表示很难理解——仅仅一个「感冒」,就要把孩子引掉了,这确实超出了普通人的认知。

在大众看来,咳嗽咳痰,不过就是伤风感冒,人这一辈子哪能没个头疼脑热的,一个感冒就要到了终止妊娠的份上,这是无论如何都让人难以接受的。但是我告诉她,这个咳嗽咳痰只是种症状,这种症状可以是很多种疾病的表现,感冒当然可以有这种表现,但心衰也可以。她有重度子痫前期的病史,这本身就是一个怀孕期很重的并发症,如果再同时出现咳嗽咳痰时,就不能简单的认为是「感冒」了,更何况她的听诊表现和抽血化验的结果。而且我告诉她,重度子痫前期这种疾病孕期是不可能治好的,要治好的唯一的方法,就是终止妊娠;如果不终止妊娠,继续发展可能会危及孕妇生命。

「如果不终止妊娠,继续发展可能会危及孕妇生命」这句话,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句威胁,尤其是在认为自己就是得了「普通感冒」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位患者和家属当时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会不会也像题主那样认为,我说这句话就是为了推卸责任而故意把病情说重。不过他们最终还是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在引产之后,「感冒」也就好起来了。

 

我觉得医生告知病情之后,患者表示怀疑的心理,这是很正常的。一方面,当听到对自己很不利的消息时,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和怀疑。比如癌症患者刚知道自己诊断的时候,很多人的反应是「不可能,一定哪个检查出错了」;比如刚听说亲人突然去世的消息是,很多人的反应是「不可能,我前段时间还见到过他」。

另一方面,这里还有医生和患者在信息上的不对等,对于自身疾病情况,患者的信息是「未知的未知」,而医生的信息是「已知的未知」。而正是这个「已知的未知」,才让患者听上去像是医生在「推卸责任」。

 

患者对自己疾病的认识是「未知的未知」这比较好理解。因为他们缺乏一些医学知识,仅凭症状去判断,很容易被症状表现的假象所蒙蔽,不要说疾病的影响了,他们可能连疾病名都没听说过,让他们展开再丰富的想象,恐怕也想象不到那些他们压根都没听说过的疾病。所以,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

而医生呢,照理说医生应该知道这些疾病,那么这些情况对医生来说应该是「已知」,「已知的已知」,就是医生应该知道自己知道。但事实并非如此,更多的情况是,医生对于疾病的了解仅仅是「已知的未知」,医生知道自己不知道。

比如前面提到的这个患者,我给出了重度子痫前期合并心衰肺水肿的诊断,虽然事后的解决证实了这个判断的正确,但是在当时,我是没有绝对把握保证100%正确的。

医生根据病史体征辅助检查搜集到的各种信息做出诊断,几乎所有疾病的诊断都有一定的误诊率和漏诊率,只是发生率的高低问题。就算我有90%的把握认为这个诊断成立,但仍然有很小的可能,我误诊了,她可能真的只是个普通感冒,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继续妊娠,可能短期内也不会有太大生命危险。这样一来,本来可以再继续妊娠的,我却让她终止了,这就犯了错误。这就是医学的不确定性,医生是知道这个不确定性的,知道这个误诊的风险,这就是医生「已知的未知」。

 

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这个患者的病史体征都这么典型了,心衰指标升高了这么多,怎么还不是100%的确定呢?

因为一个患者的临床信息实在太多了,甚至有时候都会有临床表现传递了相互矛盾的信息,医生在做诊断的时候,只是采信了自己认为「有用」的临床信息,还有一些信息医生可能就作为「无效信息」处理了。

你在做判断的时候,对信息进行整理和取舍,这是必须的,你相信哪些信息,给哪些信息更高权重,不同人可能会有不同选择。大多数情况,医生对于信息有效性的判断事实证明都是正确的,但也有些情况会有错误。于是就会出现一些疑难杂症,不同医生给出不同诊断的情况,于是就会出现误诊和漏诊。你事后诸葛亮的判断,当然可以明确哪些信息本来应该采信的,但是在事情进展的时候,做出决定可能就没那么简单。

而至于辅助检查的结果,这从来都不是临床医生做诊断的全部赌注。且不说辅助检查的结果会存在误差可能,就是一个绝对准确的化验结果,产生这种情况的可能也有很多,你仍然需要在不同的可能性中做出筛选和取舍。而且,即使是一个准确率99%的化验结果阳性了,根据贝叶斯定理,这个患者真正得病的几率虽然提高了很多,但也是远小于99%的。这些都是医生可能犯错的风险。

 

所以,医生向患者的病情告知,并不能使患者从「未知的未知」变为「已知的已知」,而仅仅是到达「已知的未知」,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存在其中,医生有必要让患者知道这些风险。但既然还存在不确定性,那么在患者看来,医生仅仅是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说辞,即使按照医生的建议去做,也依然存在「风险」,这确实挺像是医生在「推卸责任」。而如果医生给出的信息完全超出了患者和家属过去的认知,竟然是一个很差的结局,那么就像是医生在「故意把情况说重了」。

 

比如题主说的情况,患者发生晕厥,相信根据当时的临床信息,医生的判断是脑干梗塞,「希望渺茫」,「随时可能停止呼吸」。可能在患者家属看来,才52岁的人,不过就是晕倒了,但是却说可能呼吸停止,这是他们想象不到的,于是他们认为医生故意说重了。而其实这是因为医生告知了他们「未知的未知」,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亦或者是他们拒绝相信)。但是医生的判断确实存在犯错的风险,毕竟当时没有停止呼吸,所以医生也只能说希望渺茫;于是在家属看来,这就是医生要推卸责任了。

其实,医生有什么责任好推卸的呢?医生只是通过当时的信息给出判断,如果事后发现当时判断错误,不能以事后结果的好坏来判断医生当时行为是否正确,而应该以作出判断时对信息的处理来看,这就需要专业的医学鉴定去判断。如果鉴定认为,拥有医学资质的人,在那种情况下本来应该做出更好判断的,结果医生给出了错误判断,那么医生也还是要承担相应责任的,也就不存在推卸责任一说。而如果医生已经给出了最好的判断和处理,即使最终结果很差,医生也不承担任何责任。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夺取人生命的是疾病,而不是医生。

匿名用户

我是麻醉科的,我最烦的一种情况就是,跟有严重的心脑血管合并症的患者术前谈话的时候,我把可能存在的风险告诉患者和家属,然后家属会当着我的面跟患者说,没事你别听她吓唬你,哪那么多风险啊,签字吧没事。
一般发生这种情况时我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如果看家属确定就是单纯想抚慰一下患者,怕ta紧张焦虑的,我会等他们签完字,把家属单独叫出来再强调一遍风险。
另外一种情况是,家属就是sb,就是觉得我吓唬他们玩呢,我会把知情同意书从正要签字的笔下抽出来,重新交代风险并再一次强调严重性,本着如果你不正视我说的内容我拒绝给你麻醉的态度,直到他们至少体现出了严肃的态度为止,再让他们签字。

也有病人以为我是变相要红包,呵呵,这么重的病人我敢收你红包,几百几千块钱就想买你绝对安全?我犯不着为了这点钱让我自己处于险境。

其实,麻醉术前谈话应该是本着缓解病人焦虑恐慌情绪的目的的,但现在这医患环境,你不焦虑我就焦虑了,我还是都跟你实话实说吧。不过有一种情况除外,老年人,七老八十岁数特大那种,我基本不跟他们谈风险,都是问完病史然后说一句“老爷子/老太太,放心吧,没事啊”,然后把家属叫出来谈。

小明

不是故意把病情说的严重,而是把疾病最严重的情况给你们交代。的目的就是万一病情真的严重了,起码我告诉你了,家属有心里准备,不会接受不了、嫌医生没提前告诉病情而砍医生。如果病情不严重,那岂不是好事?

之所以说得很严重,是因为疾病确实有可能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尽管可能只有0.1%的可能。其实本来就是嘛,得个感冒都有死人的。

再举个例子,现在做手术,中等规模以上的手术,术前谈话基本都是往死里交代。

谁都别怨谁。都是医患关系逼的。

匿名用户

晕厥昏迷两三天了,有反复晕厥史,急诊入院,入ICU,脑干梗塞存疑,呼吸什么,高热,我看了都觉得这得多危重。然后你期待医生会告诉你:“没事,放心,一定会好的”??

其他家属是好心,宽慰你的忧虑。但是医生的告知你坏的结果和他的把握这是法律规定的!就你提供的信息而言,情况类似的最后人没了的每周都有,人还在但是因脑梗严重致残的就更多了,病情危重是客观的。

另外,医患关系很紧张很紧张,由这个提问也可见一斑——你自己的在这个变故中深感无助和困惑,但却把这种情绪转嫁为对医生毫无理性的怀疑。作为医生,不会把根本没可能发生的结果告诉你,但只要有够坏的结局,他一定得告诉你,医患关系好坏都一样,不同的是,现在医患关系很坏,他不仅要让你知道这个可能结果的存在而且要让你印象深刻,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既然结果可能是坏的,那就不要让你抱好的希望,因为有那么些人怀着好的期待却有了很坏的结局第一反应不是承认病情的危重而是归咎于医生的不尽力,其中还有些人要干些天杀的事情来。

抱歉说话方式可能让你不舒服,但知乎不是给一个人看的。顺祝康复

回问题评论中的@冯奎智:
"当医生把病情说的非常严重后,会不会出现(或者说有木有这样一种可能)懈怠治疗抢救病人的情况?因为不是所有的医生都像回答该问题的医生一样那么高尚"
会这么想的人只能说有病。确实有人在现实中如此阴谋论的看待医疗问题,但他们得到的结果比信任医生的人要差。

匿名用户

难道家属该说:医生都这么说了,八成是没救了,准备后事吧。
然后救醒了岂不显得很没品?救不醒少不得被发泄“都是你咒的”。
正如人情留给家属的只有一个选择。
法律留给医生的也只有一个选择。

匿名用户

友善不要了,爱扣扣去吧。
见多了脑残、无知、坏良心的病患家属!他们眼里,病了就是“病”了。“病”不会发展,不会严重,不会并发、不会后遗。出现这些状况了,就是你们没治好,没尽力,没给红包,你们这些没医德的医生~~
我去QNMB!!老子的名声还不如这点钱?老子的誓言你当是放屁?
曾经,遇到过某幼童病患家属。我都明着跟她讲,要治赶紧治,现在不治误终身。结果呢,5年后再来就诊。回天乏术。我只能说,尽力了,抱歉。但是,家属一直哭着跟孩子说医生没尽力,治坏了,毁了!老子至今难忘小孩那怨恨的眼神。
曾经,我对术后患儿家属千叮万嘱,康复训练一定要按时,要多注意。千万不要交给老人。他们容易溺爱,疏忽。前脚对我千恩万谢,半年后回来就要揍我。几番交待着询问才知,双职工没时间带孩子,丢老家给老人带。结果就没怎么训练,当普通孩子养。然后么...反正没责任,锅还得背。一年没奖金,当年不能再做手术。
医嘱不是放屁,医嘱不是放屁,医嘱不是放屁!
除非吃饱了想撑死,不然干嘛跟你说这些?就是为了让你了解严重性!就是为了防止最糟糕状态出现时,家属无法接受的情况。
怎么就成了推卸责任了?
把人弄残了,弄病了,能多拿一毛钱了?
跳槽不干就是为了不再背不该背的锅。
树人说的没错,国人病了,非医者可医。

学中医的机器猫

我对你的最后一句话很感兴趣,别误会,不是赞赏,是愤慨!下面我来说一说原因好了。

你提的问题,前面诸位前辈与老师已经对你的问题回答很详细了,我也不再针对问题本身多说什么,以免班门弄斧。

我学中医出生,后来考了西医的研究生,是最后一届允许中转西的研究生,专业为心血管内科,业内都知道这个科室向来是如一把科研尖刀般的存在,但是对于医生,这个可是就是一把剃骨刀,剃的都是自己!

一般来说,心内科最烦两类病人,注意,是烦,不是怕,第一,高血压很多年未得到有效控制并且在入院后仍然不配合医生治疗的,第二,胸闷待查,伴有高脂血症,代谢综合征等等,另外,这类病人很多伴有心脏神经官能症。在两类人在治疗的过程,依从性往往较差,在此基础之上,我们通常的手段就是反复告知患者高血压或者高脂血症的危害,但夸大的成分其实不多。但是!但是!但是!说三遍,当病人之间,或者病人与亲朋好友相互沟通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刁民!总是要说!高血压有什么关系,高脂血症有什么关系!于是!于是!于是!总有那么几个不是很聪明的病人选择不再听从医生的意见,好吧,我激动了,通常来说,负责任的说,高血压到最后的结局要么房颤等心律失常,要么心功能不全,冠心病吗,也许会导致心梗,而大量的循证医学研究表明早期的干预治疗对高血压和冠心病伴有高脂血症的进展大有益处,这就是不听医生,而听所谓的病病友或者家属,或者朋友的后果!

彭婷

我父亲去年遭遇车祸,重度颅脑损伤,肺挫伤,胸腔积水,肋骨骨折三四根,锁骨骨折,开颅手术做了七八个小时,手术前就跟我妈妈说好要做好随时手术台上就离开的准备,手术成功了,术后给我们签了病危通知书,我那时候才知道多严重,医生说看他自己能不能熬过去了,有好多关需要坚持,然后我带着我学医的同学去找负责的医生,医生就很轻松的说,就算是好了,也是植物人,或者都得躺在床上不能走了。医生把所有可能都说便了,就是不会跟你说让你轻松的话,因为他们有责任要把所有可能触及到的情况都跟家属交代,那么即使发生了,你也有个承受的心理……现在离事故过去一年半了,我爸爸在我和妈妈的努力还有他自己的努力下,恢复了他的自理能力,完全自理,除了经常记忆不好,情绪起伏大,其他都挺好的。

杨小七

其实家属的心情可以理解的。但是我想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医生,都会把病人的情况以及最坏的结果告诉家属。打个比方说,病人现在是一度病情,但是由于身体机能各方面的原因,最坏的时候可能会是五度病情,家属心里就有可能会想,这医院是不是骗人的,会不会想多要钱,只是一个小病啊就说的这么夸张。如果医生有所隐瞒,说最坏是三度病情,病人病情转重,发展到五度,家属就会说医生是庸医。说的轻了怕你说我不负责任,说的重了你又说我夸大病情,所以怎么说都是错咯,无论如何都怪我咯

我现在念大二,各种病症各种学,老师每讲一个,我都会在心里默默对号入座,好像有这个病的前期征兆啊,怎么办,然后每次都是自己吓自己。前段时间讲到心绞痛和心肌梗塞,牙痛也会是其前期征兆,我那短时间刚好牙疼,就特别担心,然后问问老师,老师说净瞎操心,明明就是智齿

你也有说家人年轻时饮酒很凶,现在已经戒酒两年,肝脏分解酒精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一旦分解负荷过重,身体就会出问题,也会随之出现各种并发症。所以不要小看中年人身上的任何疼痛。我们的父辈这一代,大多都是靠出卖劳力赚钱养家,压力大,工作累。难免会抽烟喝酒,这个可以理解,但是一定要适量,尤其是农村人,小病熬,大病忍,实在忍不了再去医院,而这时候病情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最好的治疗时机大都已经错过。你也说过,去年伯伯晕倒过,输液之后又醒来。那么我想,去年的晕倒,就是身体发出的信号,只是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并不是病人醒来就万事大吉,怎么说呢,只能在某种程度上病人病情没有刚发病时严重,后期的后遗症,以及到一定时段才会出现的并发症才是最可怕的。

给你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我爷爷,80多岁,平时身体硬朗的不得了,骑个三轮车还能上下坡,2014年大概3.4月份,我回家过星期天,我妈说爷爷突然生病住院了,情况很不好,已经住院快10天了(那时候我高三,每周只有周日下午休息6个小时,每三周休息一个周六周天,我基本都是两周回家一次)我心里突然就挺难受的,然后跟着妈妈去医院看爷爷,当时爷爷已经很瘦了,基本上就剩下一个架子了,说话也含含糊糊的,吐字不清,明显看到一半的上下嘴唇无力张合,我也忘了当时诊断是什么了,现在想来应该是脑血栓之类的病,等到病情平稳之后,就把爷爷接出院了,一侧的身体完全没有知觉,不会动,由于血流不畅,手指,脚趾充血肿胀,但是爷爷的求生欲望特别强烈,胃口也变得出奇大,中午一顿能吃大半个馒头,一碗面。但是还是没能熬过时光,在去年阴历12月份去世。愿他在天堂过的幸福。第二个例子,今年8月份,我在医院内科见习,下午快下班时候,急诊送来一个病人。病人一侧肢体活动明显受限,说话吐字不清,意识不清。据家属交代,病人身体一向很好,还外出卖瓜,下午突然就不能动了,前一天有过跌倒行为。初步诊断为脑梗。由于送医就诊比较及时,病情得到很好控制,大约一周就出院了,一侧肢体活动轻微受限。没过多久,病人又来就医,问其原因,还是脑梗后遗症。本来就是慢性病,需要慢慢调理,但是上次病人着急出院,病情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导致再次住院。

我想这两个例子,都能很好的回答题主,很多时候真的不是医院在危言耸听,而是我们知之甚少,我想肯定题主也不知道,怀孕期间不能拔牙,因为看起来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怎么会有联系呢。但是命运这种事情,谁又能参透上帝的旨意呢。希望伯伯能积极配合医院的治疗,争取最大程度上恢复身体健康。

江南邪

题主你好,我是医生,我给你举个类似的例子吧,我的一个同学(也是医生)的父亲也就五十多岁,可以说还算壮年,在田里干活的时候突然昏迷了,检查也是脑干梗塞,考虑基底动脉尖综合征(你可以百度下),在他们自己医院治疗(也是重症监护室),一周后死亡。医生在诊疗时,会根据已知的信息、自己的知识和经验给出可能的诊断和预后判断,与病人沟通预后时会把自己考虑可能的几种结局告诉病人和家属。医生认为病情危重,而家属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时就可能会有这样的感觉。

匿名用户

前年我爸重症肺炎住进了医院,我当时研三,在医院实习了两年半,可以说知道所有套路。因为有熟人在那间医院,所以我爸的抽血结果、影像学结果我都能看到,可以说,他当时的情况的确有些小严重。然后第一天医生就给我告了病重,我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是做这行的,我知道他的情况,病重我直接签就是了,即使他有什么事,我都不会闹,你们放心。但那个医生还是坚持把那个病重告完,并且肯定有刻意往重里说的。
到现在我都忍不住耿耿于怀,我一个独生女,我还没出来工作,经济没独立,我妈跟我爸是离婚的,我不是很想让我妈操心他的事,可以说那时我就只有一个人面对一切,即使知道他真实的情况还不至于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但面对那个病重,我依然很徬徨,那个新年,是我一生中最煎熬的新年,我爸在家会咳得我睡不着,住院期间我手机都放床边因为担忧医院会来电而睡不安稳。
现在我到临床了,科室的前辈也很强调要把病情说重,曾经有一段时间会以把病人家属说哭为成功。而因为我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经历,我能体会家属的心情,所以,如果不是那种看上去一脸戾气或者很胡搅蛮缠或者是焦虑到会把任何事无限放大的人,我在告完病重都会加一句,“上面说的情况有可能发生,但不等于一定会发生,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忧。”
我打那么多,不是想说我爸那时候的医生以及我办公室的前辈是错的、是狼心狗肺、不安好心的,甚至我现在会多嘴加一句可能仅仅是因为我工作时间还没长到足够让我对所有病人家属都心怀戒心,但我的确有遇见过一个脑膜脑炎、重度脑积水的病人,每天都在跟家属病人强调他很重,有一天指标稍好些,因为不忍心让家属一直那么低落所以跟他们说了一句今天情况稍好一些,但仍然很重。结果那个家属面对另一个去说病情的医生说了句“那个X医生跟我们说他今天情况很好!”实在不敢想象如果那个病人后来还是救不了的话家属会是怎样的反应。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无下限的为医护行业洗地这种和为,每个行业都有它的潜规则,每个行业都有害群之马,我也觉得我有些同事对待病人的态度是有些不耐烦,没有同理心。但是我也还是想说,抛下那些态度恶劣其实并不牵涉到医德的小问题,没有医生会希望自己的病人死掉或者病情恶化,因为这是他的失败。乱开药乱开检查那些,的确会有存在,但更多的是怕因为没兼顾到什么导致病情变化然后产生医闹而宁愿大包围,当然,也有些是水平问题;只有很小一部分是为了钱。而在媒体的抹黑下,真的很多人一进医院就是敌对状态,一副你就是想坑我的钱的样子;万一病情恶化那就更不得了了,分分钟告死你。在这种环境下,医生为了自保会做采取比较极端的态度,而因为这种极端态度让家属不爽,于是更加讨厌医生,更加去挑毛病,真是一种恶性循环。但我们都无能为力。

苗壮

神经外科的冒个泡,虽然脑干梗死一般是神内的同道处理。
简单说一点,题主并不知道脑干是什么样的组织,也不打算查一下资料或选择信任医生,仅仅是自己臆断一种较轻的情况,幻想得到医生的认可。
这种患者或家属挺常见的:医生给予患者几种治疗方案供患者选择,而患者既都不同意又不愿选择转院,而是选择自己创造一种治疗方案,然后费尽心机摆上花样繁多的谈判技巧只求在医生嘴里撬一个“部分同意”。只要有了部分,这类患者就可以把这个部分夸张为整体,以“医生同意”这把尚方宝剑护驾随意任性下去。
个人认为这和信不信任医生没关系,他们不尊重权威,不尊重知识,只相信自己认定的判断(信任病友仅仅是因为病友提出的观点符合他的判断)。
再说一下脑干:大脑与脊髓的过渡区域,不但是主要的颅神经起点,还是诸如心跳、呼吸等重要功能中枢所在。可以说,脑干病变带来的风险,危险度是最前列的(排第一毫不过分)。
答主遇到的那位大夫所交代的病情并没有夸张,确实就这么可怕。
至于答主的问题。如果夸张的定义是“说出课本和临床指南上没有的风险”,那我可以说,靠谱的医院都不会有(莆田系例外)。如果夸张的定义是“风险里有低危的有高危的,医生却着重说高危的”,那确实有。谈风险最重要的意义是尊重患者和家属的知情权,让他们清楚知道目前对疾病的认知和疾病的发展趋势,下一步的意义才是责任的划分,因为只有出现法律纠纷了这个意义才会凸显作用。谈风险,一定是先谈特异性最强、最高发、最危险的。而对于部分存在手术高危因素,又没有达到停止手术标准的患者,相关风险一定会被反复提及,确保患者清楚(其实像这种我们确实也希望患者主动延期手术,身体状况好一点再做,患者安全,我们也轻松,当然,仅限择期手术)。
祝题主家人早日康复。也希望题主把眼界放开一点。

王小毛喵了个咪

赞同@田吉顺的答案
我不是医生,我只拿我自己的了解来说。
比如说病症吧,很多病症临床上都会出现,不论大病小病。比如一般的胃痛在普罗大众眼里是小病,胃溃疡,穿孔算大一些的病,胃癌算绝症了吧,三者都有可能发生烧心,恶心的症状。如果一个胃痛患者烧心恶心,他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凭着自己有限的认识,肯定是会以为自己仅仅是因为饮食不规律胃难受而已,往往不会联想到胃癌(这也往往是胃癌发现一般都到晚期的原因之一,不排除确诊困难的情况)。但是在大夫的眼里,他会对你的临床症状进行检查,询问你的病史等等做综合判断。
我为什么会举胃癌这个例子,是因为我有一个远方亲戚姐姐的爱人因为胃癌去世了,留下了三岁的孤儿,两位老人和绝望的妻子。他是位非常优秀的建筑设计师,自学了五门语言,第一次考试就拿到了一注(建筑设计师们都知道考一注得多困难)。他的同事朋友知道了无不为他惋惜的。
从他确诊胃癌到离世仅仅半年时间,而他烧心,恶心的症状出现了将近十年。在这期间他没有正视过这个问题,体检的时候大夫了解情况后建议他深度检查,他没有意识到大夫建议的合理性,因为他这一行的工作得慢性胃炎的人太普遍了,好多人都烧心恶心。为了不耽误工作,他还自己学习了中医,想用慢性疗法和食疗来治愈慢性胃炎。他还询问了身边的朋友,大多数都觉得普通的胃炎而已。他不放心,也跑了几家当地不错的医院,得出的结论都不尽相同,市立医院确诊轻度胃溃疡(当时已经出现溃疡了),也有一个三甲医院的大夫建议他深度检查,包括胃肠部分造影,排除癌变可能。可是当时他没有重视这个结论。
这个例子可以说是活生生血的教训。他离世十年了,那时候我才十几岁,从那以后我不敢轻视医生说的每一句话,因为我也一直以为他就是个普通的胃病,长期饮食不周造成的。他早早的走了让人惋惜,他的家人一下子失去了家庭的支撑。我那个远方姐姐至今带着孩子艰难度日,原本是个让人羡慕不已的家庭,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

如果你去正规医院就诊(注意是正!规!医!院!),大夫经过检查能给你的结论他自己是要负责的,所以如果你可能出现大问题他会很严肃地告诉你的(如果你心理承受能力弱他会告诉你的家属),他的风险会比你大很多,而且因为医疗资源,风险承担等等问题总之他犯不着夸大你的病情。
题主所说的小病大治这种情况不是没有,注意我说的前提是正!规!医!院!而且据题主问题描述我一个外行隐约觉得,这不是小病,至少不是回家吃两片药就能解决的,建议还是相信医生的好,以免后悔莫及。

valuae

这个叫知情同意这个叫知情同意这个叫知情同意!!!!重要的事说三遍!
把病情说重真不是医生推卸责任,这是必要的履行责任——将患者的主要病情、后续治疗以及可能并发症等如实告诉家属,这个也是医生的基本义务。这种告知书面形式即知情同意书具有法律效应,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医生,但是如果真是医疗事故,就算有这玩意儿,你照样能告倒医生,何况题主说的情况应该只是口头告知,并不具备法律效应,医生没必要吓唬你。简单来说就是,不管有没有这玩意儿,你要是认定这医生就是不对你就是能告他,你甚至还能在法庭上说他故意把病情说重了逃避责任。
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在你们看来是医生在推卸责任。你们站在医生角度看,就会知道这东西有多重要并且也多难实施了。
相信你们都看过电视剧那种主角得了癌症周围一波人瞒着他的剧情,真实也有差不多的,心脏不好的,或者其他情形,在行知情同意时,医生就不能告诉本人,但是需要告诉家人,一个是为了实施知情同意,另一个也是让家人对患者多关注多照顾;而对有些毫不在意的病人来说,可能我们就需要用上你们说的“吓唬”这个词,因为病人不懂这毛病,而你懂,很可能一个很小的诱因就会引发一系列后续进展症状或者并发症,你如果也跟病人一样不重视的话,那么要遭殃。

所以啊,病情说重了你们要说他们吓唬你,说轻了吧你们不重视然后出了问题又怪到医生身上……我想了想,主要还是现在的医疗普及面还不够广。

匿名用户

医生确实会把最坏的结果告诉病人,但绝不是故意把病情说的严重,没有的事说成有。举一个例子,手术的时候一个手术的成功率是80%,不会有医生告诉你成功率是多少,只能告诉你情况怎么样,并且告诉你最坏的可能。因为那20%是确实存在的,每个人都有侥幸心理,都不会认为自己或自己的亲人是那20%,那么手术失败的时候,患者家属就会把责任归咎给医生。事实上这20%主要是病人的个体情况所决定的,同样的比病,在不同的人身上,就会有不同的结果,看病不是买东西,不是你去了,结果就一定满意。题主的情况,脑梗死确实是非常严重的,植物人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无名

昨为医学生,我想说的是,学医真的很累,要学的内容很多,还需要大量的临床经验,我们老师经常强调要多思考,任何症状要根据相似的病症鉴别,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很多很多的因素和病症,没有理由的话为何会把不相关的病说出来呢!其次很多病是慢性疾病,缓慢发展,而人体是有一定的代偿和适应能力的!慢慢发展发展,表现的症状不清,而又以现阶段的医学条件,又或你就诊地的医学条件难以发现,适当的生命体征支持治疗或对症治疗后,自感好转缓解,而不认为有多大的问题,却忽略病因并未清除,大多数慢性病很难根治,而且与个人的生活习惯,年纪,环境,饮食习惯等等多方面因素有着相互联系,当大量而急剧或严重的症状出现时候,已经很晚了,一些小症状很有可能就是各种慢性病甚至未来一旦发作就难以治疗,而作为医生的话,自然是希望早期帮助患者发现并解除可能的危机,就比如癌症早发现预后好!但是,这只是统计学的概率,对于你来说,仅仅只有1和0的两种情况,即发生或未发生,当发生了你就会后悔不已当初的决定,当未发生时自然就会去思考各种的没必要。这毕竟只是概率和可能性,不说医生,任何事情任何情况任何职业都是充满未知和概率的,人只是人而不是神,没有传说中的预言家什么的。所以把病情说严重,是有一定证据支持,或无法完全排除的,即使再小概率事件都有发生的可能,而不会为0,对你个人而言就是百分之五十的发生或不发生,一半一半,这概率就不一样的,所以任何有风险的事情我们都会为病人说明,除了医学日常常识性。这还涉及法律方面,患者拥有知情同意权,在不回影响患者治疗的以现有医学条件或当地医学条件能知道各种情况是需要给予患者说明并同意的,我们说的不全面的是侵权的,没发生事,你自然无所谓,发生了肯定要找我们麻烦,你说我们尽心尽力的为你治病,最后因为莫名的可能就被告了,被罚了,被砍了,你说我们是应该的么?所以为何为何为何要说严重?因为我们没有骗你!
“讳疾忌医”的典故,扁鹊当时不是一样说严重了!你信与不信,你想不想继续治疗,这当然是你的权利。我们无权干涉,但是我们需要尽到我们的义务,“在其位,谋其职”,我们只是尽力去避免各种可能,尽量在早期拯救病人,如果这也是怕承担责任的话!那请告诉我,什么事不怕承担责任,在出事的时候让你找我麻烦,即使我没错么?
看着这个,有点气愤,国外的医生为何那么尊贵,他们的药很贵,检查很贵,只是因为政府出医保才让人觉得不贵!到了中国就是各种指责么?医生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你,真的尽心了,要说为了赚钱,没必要开的少开了,认为不够好,不够认真对待。这是政策的现实,不关医生,中国医生本来现在培养的价值越来越高了!学出来还没几天就被人莫名奇妙的砍了!医患关系也不是单方面的,最后归于医生的各种不好!我承认有少数的是那样,但是又如何非要以偏概全。再然后学医的人也渐渐变少,等到什么时候,指不定医生紧缺,到最后病人自己给自己治病么?医生哪有那么多的花心思,每天要面对那么多的病人!谁又会去思考那么多!
现社会利己主义的思想,在舆论里大多数只会是病人或现在会来是病人,这种损害或可能损害到自己利益的情况下,不断不断的给予医生各种压力与负面影响!
真是悲哀与伤心!
医生只是在尽力的去拯救病人而已,每天那么多病人,每天那么多想着自己是独特的那个!那要什么平等呢!
医生只是在看病和治病!

徐无鬼

医生把病情说的很严重,甚至是过度医疗肯定是有的,这一点不需要否认,也没办法否认。我只是希望医生在面临病人的时候可以耐心一点把病情病因解释清楚,给患者自己决定的权利。(我们都知道很多病都能可能后果严重,但是你也要告诉我有多大的概率,有哪些触发条件,这样患者可以做衡量。举例子说:我爱人产后视网膜脱落,南方医科大学的眼科医生说马上打激素,不打就失明。人民医院的医生说,可以打激素,但是如果不打激素可以先观察一周,如果没有恶化问题一般不大,我可以决定是否采用激素疗法。)虽然确实不少患者真的很难缠很不讲理,我们也理解知乎的医生经常讲的挂号费很低什么的,但是作为医生,总是要有医德。我们不要求你悬壶济世,但是怎么也要对得起你做的那份工作不是。就像是做老师的不能因为学生顽劣就不好好讲课,做销售的不能因为客户难缠就欺骗客户。社会的道德水平还有待提升,不过道德的提升不也是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工作生活中有所坚持,尽量的理解别人不是。知乎推崇理性,医生在知乎上更容易得到理解,我也很喜欢这样的氛围。但是也不要一味的指责患者,医闹不少,但是更多的不是对医生帮助的感恩戴德,毕恭毕敬么。即使真正医生也帮不上忙,闹事的能占到的比例有多少呢?(前面有回答说得好,很多医患纠纷就是因为误解)

丁宝星

为了推卸责任而故意把病情说重是常有的事,因为医生要把最坏的情况告诉患者,比如新生儿黄疸,24小时内出黄疸医生会告诉新生儿父母建议照蓝光,并把最严重的后果告诉父母,如果不照蓝光就在协议书上签字,出现任何后果自己负责,我当时没照蓝光,并且签了字,等回到家里过几天孩子黄疸就退了,后来有一个医生朋友(当时在场)告诉我,她也觉得没必要照蓝光,但她不敢说,因为万一出问题,谁也不敢打这个保票,这其实就是为了推卸责任,因为如果她自己的孩子,那种情况她绝对不会照蓝光的,因为出问题的机率太小了,况且照蓝光孩子还遭罪,但是她当时不敢跟我说这样的话,因为她怕万一,这点我非常理解,因为如果换了是我也会这么做的。

其实西医上有很多流程搞的非常细致就是为了推卸责任,比如你明明急性肠胃炎,疼的要死,到医院了医生即使看出你是急性肠胃炎,一剂药就好的事儿,也会让你先去化验,为什么,就是为了保守起见,等闹起医疗纠纷时,有据可查,我们这是按流程来的,即使有责任,也是均摊,相反如果这时有个医生强出头,直接给你治了,等万一不见效或出其它问题,患者找到他头上他怎么办。

再比如幼儿感冒发烧,这是常见的病症,到了医院,医生直接给你挂水,打点滴,其实绝大多数症状都不用打点滴的,因为点滴里含有抗生素,在国外只有快死的人才服用抗生素,现在国内抗生素泛滥,抗生素这个东西就是到体内之后无论好的坏的,都给你抗住,上一代人一生孩子生五六个很平常,为啥现在不孕不育这么多,就是抗生素泛滥,连生育能力都给你抗住,这些道理医生是不会告诉你的,大家都知道了他们得少赚多少钱啊,如果他们自己孩子感冒发烧了是绝对不会去打点滴的,并且没有几个医生敢说你这个孩子不吃药不打点滴也没问题的,因为凡事都有万一,万一出问题了,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呢?换了你是医生你也不敢,但这种情况也能体现一个医生的医德,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去海南,孩子刚到那就发烧,连烧七天,去当地的医院,医院开了一些药,但就是没让打点滴,孩子姥姥不干了,说我这孩子发烧这么严重不找点滴能行吗,还是给打点滴吧,大夫就很奇怪,说我这些药方都对症啊,为啥非要打点滴啊,看官,这就是有医德的医生,有最起码的操守,如果换了某地的大夫,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给你挂水,你也说不出啥来。

说了半天总结一下,
第一,推卸责任这个词在这里不是绝对贬义词,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这也是避免医疗纠纷的有效手段,但西医的流程有些细化的太过分导致耽误病情的事实有发生这也是应该改进的。
第二,把病情说严重也不是说绝对不好,毕竟这也是避免医疗纠纷的一种手段,我觉得把出现最坏可能的机率的百分比告知患者家属是比较可行的,也能让患者家属有一个取舍,能在最大范围内避免患者无意义的因继续治疗而遭受的痛苦和浪费的金钱;
第三,看了某些人的答案,你确实是医生,你也确实有医德,但你也不能看不到现在确实有大部分不好的情况存在,就像那个给孩子开药的海南医生,他永远不懂为什么我们这里的大夫上来就给孩子打点滴。因为每个人的医德操守和当地所形成的风气是息息相关的,那个海南医生调到我们这里来上班可能都混不下去,或者呆一段时间也就同流合污了。打个点滴只是小菜,骨科最邪恶,多打几个钢钉多收费太常见了,多收患者多少钱!这些多收费的技巧有些地方都专门教的,你只知道你好,你们医院好,看不到整体医疗现状和黑暗面,何时能改?猴年马月。

注:
西医最难的就是确诊,一旦确诊,治疗就好治了,来任何一个西医大夫都是一样的,因为西医针对任何一种病症都有标准化流程,换了谁都是这样治,这也是他们避免医疗纠纷的最有效的手段。
中医确诊就很厉害,但中医对医生个人水平要求过高,不同的中医针对不同的病症会开出不同的药来。

西医基本都是对症治疗,而中医是以养为主,什么叫对症治疗,比如感冒,全世界没有一种感冒药通用杀死感冒病毒,感冒药就是对症治疗,比如你感冒了咳嗽,流鼻涕,这其实是免疫系统在排毒的过程,而感冒药就是不让你咳嗽,不让你流鼻涕,只是症状减轻了,但病毒还在体内,免疫系统发现排毒不灵了怎么办,只能燃烧身体的能量去消灭病毒了,表现在体表就是发烧。你再去医院退烧,反复发烧就是这么来的。

大部分的鼻涕是鼻黏膜自己分泌的。鼻黏膜含有一种形状像高脚杯的细胞——所以叫杯状细胞。杯状细胞制造出很多黏蛋白,黏蛋白被释放到细胞外头后,大量地吸收水分,体积能膨胀600倍。杯状细胞一天只需要制造1毫升的黏蛋白,就足以满足鼻腔的正常需要了。
感冒病毒入侵后,组胺导致鼻涕增加
如果鼻腔受到了刺激或被感染,鼻涕的分泌量就会激增,这很自然,因为鼻涕的一个主要功能就是要清除吸入的杂质。
例如,感冒病毒入侵了鼻细胞,或者过敏体质的人吸入了花粉、粉尘,免疫系统就会制造相应的抗体试图消灭这些抗原。抗体分布在鼻腔中的肥大细胞的表面上,肥大细胞的内部含有大量的一种叫组胺的活性物质,抗原和抗体结合后,就会刺激肥大细胞把组胺释放出去。组胺进而刺激杯状细胞制造更多的黏蛋白,也就产生了更多的鼻涕。
同时,组胺也能引起血管扩张、通透性增加,血液中的水分渗出来,白细胞也跟着跑出来要消灭病原体。这不仅进一步增加了鼻涕的量,而且导致了鼻腔堵塞。过量的鼻涕一部分流了出来,还有一部分被堵在了后头。
所以鼻塞、流鼻涕其实是免疫系统给我们制造的不适,是一种过敏反应。组胺需要和细胞表面的组胺受体相结合才会有这些作用,那么如果能不让组胺与其受体结合,就可以减轻鼻塞、流鼻涕的症状。
抗过敏药、感冒药经常用的就是这类组胺拮抗剂,例如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叫扑尔敏),它们和组胺竞争,抢着与组胺的受体结合,让组胺结合不上去,就抑制住了过敏反应。组胺拮抗剂经常与伪麻黄碱之类的减充血剂一起使用,后者可以让鼻腔的血管收缩,从而减轻鼻腔堵塞。把组胺拮抗剂、减充血剂以及解热镇痛药(例如对乙酰氨基酚,又叫扑热息痛)、镇咳药(例如右美沙芬)掺在一起,就成了很有效的复方感冒药。市场上著名的感冒药(例如泰诺、白加黑)的组成都基本相同,超不出这4种成分。

我有一个朋友头发少,去医院检查说是肾不好,于是在医院用了一些刺激肾的治疗手段,头发是长的快了,比我以养为主的疗效好多了,但我估计头发长出来这肾也废了,提前透支肾的功能,你想想吧。
所以病症不是很严重还是要以养为主,尽量少去医院用西医的手段快速治疗,后遗症是必须的。
什么叫以养为主,感冒了,不吃药是告诉你坐家里干挺吗?不是,多喝水,多补维C,因为感冒身体大量消耗维C。【维C作用:抗氧化,机体氧化损伤产生的自由基可侵犯人的各种细胞,侵犯DNA导致癌症;侵犯血管就会加速动脉硬化;侵犯眼睛晶状体就会引起白内障等。因此,抗氧化是一个重要的养生防病措施。维C是强有力的抗氧化剂,可以保护其它抗氧化剂,如维生素A、E免受氧化破坏;可抑制脂质过氧化自由基生成,阻断脂质过氧化,防止自由基对人体的伤害。 】

感冒药中三大类危险成分

对于感冒药中的危险成分,孙教授指出主要 为三大类,第一类是减低充血类药物,主要是伪 麻黄碱、麻黄碱、去氧肾上腺素(新福林)等,起 到收缩血管,减轻鼻塞症状的作用,这类药物主 要对心血管系统有影响,造成心悸、心律失常, 甚至死亡。第二类是抗阻胺药,主要有苯海拉明 等,起到抗过敏作用,减轻打喷嚏、流鼻涕等症 状,这类药物严重情况也可以引起死亡。第三类 药物是止咳类药物,包括左美沙芬等,也主要是 对心脏有影响。

其实上面提到的三类药物,主要的作用就是 缓解感冒症状,改善生活质量,并没有抗感冒病 毒的作用。感冒本身也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大概 一周左右会自愈。因此,孙教授强调,感冒药千 万不要长期服用,一般在感冒初期服用2-3天即 可,平时要多注意喝水、休息、通风。而对于小 儿感冒由于服用药物比不用药危险性更大,建议 采取一些物理的方法,比如物理降温、冲洗鼻 子、注意通风等方法,也完全可以起缓解症状的 作用。

最后,孙忠实教授指出,对于儿童感冒药和 止咳药的不良反应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 局正在研究中,相信最终也会是禁用和慎用。

看到没有,即使是小小的感冒药,吃了之后症状是消失了,但是后遗症呢。

匿名用户

曾经有个癌症病人,做了两次手术,第二次大出血,一直复发,我访视时候他正准备做第三次,已经广泛转移,无法根治,只能缓解肿瘤压迫症状。我问他:憋气吗?不怎么憋。那这次为什么要做?就是觉得想切了。
他第二次手术时候出了一万多的血,三开的风险,已经不能用“死亡风险大”形容了。当时血荒,他的手术备血是女儿在微博上征来的,征了3200/3200,没有血小板。
不管怎么交代风险,全家人就是执意要做,要不然对不起征来的这些血。他们觉得上次出了一万多,都说风险大,不是也过来了,别吓唬他。
死台上了,止不住血。

匿名用户

我们老师说了,看病从最危重的开始看。先检查、先确诊或排除、先治疗的是最危急生命的那种可能性。
这个病有可能出现多严重的情况,医生都得考虑到,做好出现最坏情况的准备,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医生也要考虑到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不是普通人觉得九千多个人都没出事你也不会出事。所以不是往重里说啊,是真的要考虑到最坏的情况。
所以这些考虑要不要给家属讲呢?——隐约记得当年要知情权的也是家属来着o(╯□╰)o

cat limit

给你说个反例吧,我妈是护师,对,是护师不是护士,她在医院待了将近30年,她很热爱她的职业,一直希望我和我弟都考医学院学医。
我上初中的时候生物书上有营养表,我拿给我妈看,出于好奇问我妈几个问题,问的什么我忘了,类似于医嘱吧,我妈当时很认真的对我说,跟病人家属说注意事项的时候,不要仅仅只说绿叶菜不能吃,要把当季的绿色蔬菜都说一遍,可能在菜市场上售卖的蔬菜也说一遍,我问为什么呀,难道病人家属不知道什么是绿叶蔬菜吗?我妈很认真的告诉我,你如果不都说一遍,他们依然会给病号吃绿叶菜,出了事他们也不懂,反过来还会指责你怎么不都说清楚一点。就是这么现实,病人家属对医生的话很多时候因为不相信不当一回事,害死自己亲人的事很常见。
还有一件事是我亲眼见的,当时我妈在急诊科,我生病在那打针,急救车拉来一对父子,车祸,都成血人了,我妈过去看了一眼,回来小声跟我说,没救了,瞳孔散大,拉来的时候就死了,但是医生依然在按压病人胸部做抢救,我问我妈既然都知道那个人死了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家属人已经死了,还按压有什么用呢?我妈看了一下那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女人,跟我说,你不懂,医生必须这样做。

匿名用户

有的
我本身就是一个医务工作者
我自己去看病都被坑过
依稀记得有次突发肝功能异常,黄疸指数直线升高,转氨酶居高不下。并且并发了肠梗阻。在八一医院就医,一直未查出病因,各项肝炎全部排除在外。中途医院建议去其他医院试试(医院对答主患啥病表示查不出),然后遂中途去省人民医院询问病情,依稀记得那哥们风骚地回答。
“你这个啊,你这个肝都没用了,要肝移植还知道啊”
然后我默默地回去八一医院,就这样对症治疗,疏通肠道然后就竟然痊愈了,虽然最后都没查出病因。
答主很年轻,20岁不到,所以医院表示肠梗阻很不可思议,住院灌肠曾被10几个本校实习护士妹子围观菊花。
对于那位差点把我吓死的哥们,表示真的很无语。这句话我愣是一字不差给他记下来了。

匿名用户

也许不是故意说重,但是,确实很让人郁闷的经历。
七月份生产,病房无空调,只有风扇,病房还有其他产妇,高温,家婆愣把风扇关了,说是不能吹。我本身自己没什么经验,加上生产完出了产房就晕倒了。孩子是家婆在照看,白天抱出来就穿了两件单衣,晚上哭,家婆就一层一层又给裹了两层。后来,一直哭,她把宝宝放我床边,一摸,滚烫。叫护士来量,41度高热。立马转人民医院儿科。路上,外面凉爽,到人民医院已经降了两度,抽血化验,洗澡物理降温,基本就降回正常体温了。化验结果显示白细胞超标。医生把所有可能的什么败血症这一类都说了。告诉说要住重症监护室,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当时我没有跟着一起去,在病房焦急等待。老公打电话给我,他说这说得太吓人了。而且温度降下来之后没有再烧上去。他想先观察,或者换一家医院再确诊一下。一大早,他就抱回家,说先喂奶(生完我就有奶了),观察下再看是不是再去其他医院看一下。当时我看了验血的单子,白细胞的对照值是成人的,不是新生儿的。按照成人的值域来对照确实是很高。后来温度一直正常,其他方面也没有任何异常,就没有再去医院。后来我才知道有一种新生儿脱水热。想想,当时要是送到重症监护室,肯定就是抗生素不断,当时医生也是说要打抗生素。比较可怕!

匿名用户

先说说我认为的结论吧:首先风险是确实存在的,而且相当大,但是觉得医生是不是故意把问题说的严重一点推卸责任,对于很多人来说取决于这次治疗的结果,而不是这个病真的有多凶险。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首先说说我的职业吧,康复治疗师,目前从事儿童脑瘫的康复训练。我这个职业不从事一线的临床工作,更别说抢救了,但是由于从事儿童脑瘫的康复训练,所以我能接触到很多出生情况不好的小孩子,这部分小孩子有些没事:以后会跟正常人一样;也有一些不是那么幸运:患了脑瘫。我接触过同样是30周不到的早产,在新生儿icu待了40天到60天不等,结果却完全不同:一个正常发育,将来跟正常人一样;一个被诊断为脑瘫,以后能不能站起来都是问题。跟家长交流后发现抢救的医生都劝过他们放弃这个小孩子,但是面对这两种结果,他们对医生的评价就是完全不同。还有一个病例或者说三个:三胞胎28周早产,抢救医生建议全都放弃,但是家长不同意,然后三个小孩子都住icu,钱花光,还欠了将近100万的债,三个小孩子是都保下来了,但是两个是脑瘫,一个是正常的。
对于这种情况我的意见就是:做好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虽然听起来很客套,但是在医疗水平有限的情况下,这是最有效的办法了。最后说一句,我佩服有希望就不放弃的人,但也尊重放弃的人。

匿名用户

必须会。真实的例子,发生在今天早上,三线小县城医院,内科。医生A接待一名朋友介绍的病患,说是肚子疼痛,进行例行检查。期间家属询问是否严重,医生说不严重,没事的我会治好的。没过多久病人开始呕血,后来没抢救过来去世了,家属质问医生你明明说了不严重怎么会死人!现在还在闹赔钱呢⊙▽⊙。
另一个医生B,也是同科室的,平时接待病人都是说你的病如何如何严重,反正就是说得你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那种。然后安慰家属说尽管这个不好处理,但我一定会尽全力治好你的。果不其然病人家属都认为病这么重看不好很正常啊,看好了那是医生很尽职医术高明。这个医生手上的病人从来没有投诉闹市过,相反有些农村的病人看好了还会带些特产来送给医生。
ps.医生A来医院没几年,连药品回扣是什么都不知道,B是老油条了,年收入不低赶得上当地小暴发户了。

橡皮的翅膀

2012年,我自己因为银屑病住院,45天,临床治愈出院。可是在住院的前20天,病情一天比一天重,我会怀疑自己终生不会好,我怀疑人生的意义,我怀疑人性,如果当时身边有心里医生,我相信他会果断的说:重度抑郁。我准备好了刀片,在床头想遗书的书写……
这个时候有医生,有护士,他们很忙很忙,但是每次都会坐在我的身边安慰,鼓励我,一个25岁的大男生就对着一个柔弱的护士和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女医生哭的稀里哗啦!
我从没有听过医生夸大病情,尤其是面对病人,反而为了劝我而讲了很多我看来是小概率的病情好转的病例。
有些病真的让人奇怪,真想攥紧拳头砸碎这一切病魔,来时如山倒,我知道得银屑病已经有很多年了,但是从来就不严重,不知道这次怎么病的这么厉害!当我已经对生命已经快要放弃的时候,我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皮肤一天比一天好转,而且好的也TM奇怪的快,仅仅也是20多天就靠着几副中药好了,一点西药都没用!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出院了!
看了题主的这个问题,我想告诉你:
1、选择靠谱的医院,选择靠谱的医生;
2、请相信医生;
3、医生不会故意夸大,也不会故意缩小,只是在讲事实!

千金难求良医,要相信专业!

匿名用户

如果不相信 可以转院 医生那么忙 没必要特意吓唬你
我是作为患者的角度来说这件事

前阵子刚做了手术,我妈也是医生。不过全麻手术前所有的术前签字都是我自己签的,因为我妈不敢听。
95%以上良性可能 5%可能是恶性,我清楚 我妈也清楚。可她正因为清楚所以不敢去谈话。麻醉科我去过 所以 我没有任何基础病 青年人 我能说我几乎写了遗书才去手术的吗。我真心知道,上了台不一定会安全下台,即使对于我这种没有任何基础病 良性肿瘤的择期手术,麻醉师是我同学,仍旧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做的 只有配合医生做好所有的术前准备 减少术中意外发生的可能。
手术前所有的术前准备有多重要,一口饭可能会引起麻醉误吸,术前感冒可能会引起肺功能和感染问题,术前隐瞒过敏史可能会过敏性休克等等。或许你会认为麻醉师在吓唬你,但并不是,所有跟你谈的全是曾经发生过的,或许发生率很低,但你敢保证百分百不发生在你家人的身上吗?只要发生,所有的百分数都没有意义,只要发生,就是百分百。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28330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