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浩作死的过程中,家人送上了神助攻

二货  •  |  吐槽 | 共 350 阅读 | 共2546字 | 0 评论 | 分享

林森浩被执行死刑,复旦投毒案告一段落。

除了林森浩自己作死之外,我主要想谈谈林森浩的家人在这场风波里,到底是怎么把他一步步送上刑场的。

在案件发生之后,依照法律常识,凶手想减轻判罚必须先认罪,再积极赔偿,然后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尤其是最后一项,几乎可以左右法院的判决,司法实践中死刑和死缓的区别也就在这几点了。

然而林森浩家人是这么做的

1,在一审判决出来之前,整整8个月的时间,没有向黄洋家人道歉,黄洋的父亲说“一个道歉短信都没收到。”

林森浩父亲更是拒绝一审律师认罪赔偿求轻判的路线,坚持:无罪辩护。

在一审死刑判决之后林父还说“当时跟律师提出,我想去看看黄父,无论如何都要表示一下。律师说,没有一两百万元,你去见人家没用!没必要去,别给他们添乱。”强行甩锅给律师。

然而律师只想说:这锅我们不背。

江沁洪律师:“他儿子有罪,自己承认了,林父偏偏说无罪,经过两次尸体鉴定,黄洋确实死于这个药物,林父说不是死于这个药物,家属直到庭审前,几乎都在要求我们做无罪辩护,要把他自己的认知强加给你。林父在跟我们接触的时候一直在说他儿子没杀人,黄洋不是死于N-二甲基亚硝胺,没有表现出歉疚,这让我们心里非常不满意。律师辩护是独立的,不受当事人约束的,这一点他理解不了。”

林森浩也在一审期间抛出了“愚人节开个玩笑”理论,一审上诉理由是坚持不是故意杀人。

这种言论对黄洋家人的伤害该有多大。林家也把留住林森浩这条命的可能性堵的差不多了。

2,复旦一群猪队友

一审之后,复旦177名学生联名上书要求不判林森浩死刑。具体信的内容不全部列出了,网上都找的到。

只说几个槽点

①林森浩不是一贯的凶残。(嗯?只是偶尔的凶残我们也受不了啊)

②林森浩对病人做B超很负责。(嗯?你在逗我)

③林森浩应该对黄洋家人尽孝来赎罪。(我捐五毛钱汽油烧死这117个猪队友)

看完这封联名信之后,连局外旁观者都愤怒了,林森浩到底是把毒投到了饮水机里,还是投这些人的脑子里了?真的有人考虑过黄洋家人的心情吗?

3,一审后,林家人才开始慌了。

林森浩的父亲在一审判决之后的第二天下午,就找到黄洋父母位于塘桥的住处向黄洋父母谢罪,遭到了黄洋父母的拒绝,期间后者更是拨打110驱赶了林森浩家人。

黄洋父亲表示一审后曾收到林森浩父亲发来的“求情短信”。他说,自警方确定林森浩是嫌疑人起,直至庭审结束,黄家都未收到过一丝来自林森浩家属表达的歉意;而今通过短信道歉,“无非是想求得谅解,轻判林森浩”。黄家人对此感觉心寒,不予理会,并一致要求“严惩凶手”。

为了二审能够改判,林森浩及家人才开始作秀般的道歉,这真的太晚了。

4,林森浩手写道歉信、当庭痛哭两分钟

道歉信第一句话是对不起叔叔阿姨,第二句话是: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

。。。。。我竟无言以对,然而比这个还大的槽点是,这封所谓的手写信是由媒体先看到然后公开的,还说信是用黑色水笔所写,林森浩不善于表达,无法向黄洋的父母当面道歉,所以手写,通过律师转交。

黄洋父亲压根没收到过这样一封所谓的手写信,他表示自己收到的信是电脑打印的。当时还说监狱条件还好嘛,还有电脑打字。看完信之后觉得不像林森浩写的,有点像律师写的,觉得林森浩的致歉不够诚恳。

诚恳!这两个字很重要。

试想,如果当时林家没有通过媒体风雨满城的炒作这封手写信,而是亲手递交,会不会结局不一样。

林家到这个时候了,还企图左右舆论。

5,无穷无尽的带着媒体骚扰

二审期间,黄国强说,这几个月家人仍住在荣县县城,但时不时会被打扰,“心情很烦躁,很伤心”。林父曾多次来到荣县,但他并不想见林家人。

为啥不想见?和执行死刑前前往四川的那次目的一样,林森浩父亲的目的并不是道歉,而是希望黄洋父母能够写谅解书。

第一次致歉:

一审判决死刑之后,黄国强回忆,林尊荣并没有道歉的意思,而是说孩子(林森浩)是开玩笑,希望黄家原谅他,一直不承认儿子投毒这件事情。

第二次致歉:

黄国强回忆,2014年五六月份他们回到四川后,曾收到了林尊耀发到黄洋手机上的短信。短信已经删掉,但他仍记得大致意思就是说林森浩是开玩笑才这么做的,说林森浩是社会经验不足,才犯了错,“短信里根本没有检查林森浩的犯罪行为,都是在为他的罪行开脱。”

第三次致歉:

2014年3月,在林森浩大伯和叔叔的陪同下,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来到荣县,希望面见黄洋的父母替子道歉赔罪,却始终未能打通黄国强的电话。林尊耀随后前往公墓给黄洋上香。黄国强说,当时他们并不在家,后来也是听邻居说的,“他们带着记者来照相,给人的感觉就是为了抓新闻,作秀。”

第四次致歉:

2014年12月,二审开庭前。林森浩“手写信道歉”,黄洋父亲“那封信我看了,但是也是不诚心,也是在开脱自己的罪行。”

最后一次致歉:

2015年12月10日,林森浩死刑执行之前。林森浩叔叔赴四川,黄洋家人选择了躲避,黄洋的父亲则表示:

非诚,勿扰。

至此,林森浩和家人的作死之路,终于结束了。

再回首2013年的那个春天,林森浩也是自己走上了这条作死的道路,蓄意投毒后主动上网查询二甲基亚硝酸铵的致死案例,却没有阻止黄洋喝水。

黄洋喝水住院之后,三次前往医院看望黄洋,期间还发微博感慨现代医疗技术多无力,却没有主动告知有医生到底是什么毒,导致医院一直按照胃肠炎来治疗,而这期间林森浩还与黄洋父亲见过面,在看到黄洋妈妈和阿姨痛哭的时候还主动问黄洋的病怎么样了,何其歹毒。

在被捕之后不主动坦白交代案情,在二审时候更是编造“主动清洗饮水机”这样的话企图改变量刑。

林森浩真的是一念之差才投毒的吗?I DONOT BUY IT。

他有太多机会挽回黄洋的命了,然而他一个都没有做。他只是冷眼旁观黄洋在挣扎中死去。

而且同时,黄洋的父母和其他的亲人,也目睹了黄洋人生中最后的13天,看着黄洋在重症监护室全身插满导管,听着黄洋的每次哀叫,这才是痛不欲生吧。

而现在,黄洋,终于可以安息了,黄洋的家人,也终于不用被骚扰了。

另外,还在纠结质谱图的人们,有这个时间纠结,本案公开审理,透明度极高,请先看看双方律师的代理词和判决书好吗。

死刑的意义何在?

1

后来林森浩要去实验室,头脑里闪过之前“朱令案”最终没有破案,这给了他一个直接的刺激,“算是侥幸心理吧。”林森浩说。

看到了吗?惩戒凶手,警示后人,这就是目的。

朱令案的凶手,你也一样跑不掉。

来源:浅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