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浩被执行死刑了,有人说黄洋父亲做得过了,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二货  •  |  吐槽 | 共 1,579 阅读 | 共12733字 | 0 评论 | 分享

好吧,我本来的问题是分析一下谁对谁错,既然有人让我分析我妹,我决定修改一下问题。首先,我没有说我支持这种观点。我只是在新闻评论里看到很多这样的评论,所以问一下的。 所以,那些准备喷我的人,你们歇歇去别的地方吧。 再补充一下吧。

1

这是微博上看到的 林森浩被执行死刑说是舆论杀人,如果不执行死刑也是舆论干扰司法 所以产生这样矛盾的原因在哪?还是根本就没有什么矛盾?

匿名用户

儿子被投毒死了,凶手说这是个愚人节玩笑,凶手的父亲要求无罪辩护,大半年了一个道歉都没有。一审判死,这才来道歉。最高法复核死刑通过,连夜带着一大堆记者来道歉。
你他妈当别人是傻逼?!

tastic fan

黄国强表示,这除了林森浩和林家自始至终没有诚心道歉外,“更重要的是,2013年4月3日晚上,我到上海照顾黄洋,当晚我住的学校寝室,我还问了林森浩跟黄洋的关系如何,他(林森浩)说关系很好,他就没有主动承认这件事。后来黄洋妈妈和姨妈到上海,哭得那么伤心,他(林森浩)还假惺惺的主动问我们黄洋的病如何,但他还是没说出毒的种类。医院一直想查出病因,但林森浩到医院多次看望黄洋,他本来是有机会减轻自己的罪孽的,本来是有机会救回黄洋的,但他到黄洋去世都始终没有说毒的种类,心好歹毒。”

匿名用户

/***********************************************************************************************************/
//2015/12/12 21:35*/

//第一次更新,也是最后一次更新
//1、这么多赞是没想到的,谢谢有赞同我的人,匿名是因为不想因为回答这种问题而积累到赞,希// 望能有除了“赞”以外的按钮 如“体谅”一类的。
// 还有重点这里非专业答案,强烈推荐文末链接的一处答案。

//2、对于 黄,林家人我无褒贬,只是表达了我那时认识黄父,且个人喜欢他的为人,如果有人联
// 想到什么利益相关,对不起,我个人不太喜欢这些,也分不清楚,请自行判断,或者绕行。

//3、额,其实我们99.9%的人都会正面或者背面被人“站着”讨论,所以不管我“诅咒”不“诅咒”都是// 一样的,但我是个没素质的人,不改了!所以举报我就好,封号删号都可以,收藏夹已搞至本// 地。

//4、谢谢大家的参与,让更多的人有看到,不过评论区就不回复了,但是 @逗比请来的猴子
// 对,说的就是你,也回复给类似想法的人,我只打算让你们清楚一点,说多了嫌累,不是我的// 答案值这多赞,而是有一群人十分不太喜欢另一群人,而我恰好是站在其中一群而已。

//5、老乡校友你们好,老乡校友再见。
/**************************************************************************************************/
/**************************************************************************************************/

隐匿知乎这些年!这个问题实在忍不住了,我要站出来说两句的!

黄洋父亲是我高中时期的宿舍管理员,一个朴实善良的大叔,我们考上高中那会儿他儿子应该在读大二,在我们那儿考上那种名校是值得炫耀的。

所以我高中那段日子里的老黄都是笑嘻嘻的,我们偶尔也会开开玩笑,“黄管,要咋子才能像你儿子那样考个好学校嘛?教哈我们嘛~” 这时候黄管脸上就会洋溢起不得了的笑容,然后跟我们巴拉巴拉大半天~从吃饭睡觉的正确姿势到宇宙真理~

虽然听说那时黄管的孩子上学都是贷款的~~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写,才能描述出那时的黄管作为一个父亲,因为能培育出这样一个儿子,是怀着怎样的骄傲和幸福~~

后来上了大学,每年暑假还有回学校,还遇到过黄管他在宿舍下面扫树叶,他居然都还记得我,还聊过一会儿,觉得他还是我们高中时的样子,爱开玩笑,享受着生活~~

再后来就在网上看到黄洋的报道,qq空间里都是一片愤慨,一些万年不冒泡的僵尸号都表示了对死刑的支持,但更多的是对黄管家庭的不幸感伤~~

这里真心只想说,站着说话的都特么不腰疼!

你们这些家伙,明明知道那货杀死的不仅仅是个学生,是一个父亲的骄傲,还是整个家庭的希望!

而有的人却以为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老拿国外废除死刑说事!

他以后或许还能对社会有贡献就能不死?

那比他牛逼的人多了去了,大家都能上街砍人了? 说好的人人平等呢?

如果法律受舆论干扰,这样的法律你要么?

说黄管做过的人们,请你们看清楚!这无关乎你们所谓的司法与舆论!
这只是一个老父亲在为自己的儿子尽最后一份努力!

至于林和林父母,没有我有资格能说的地方,

但做错了就得认,挨打要立正!

对于在这个事情上始终站着说话的人们,我诅咒你们以后也会被别人站着看!

我也不是专业的,只是憋不住的乱说一气~ 建议你们看看是否应该废除死刑那个答案!

桐汐汐

首先,实名反对@陈sonia

其实一直有人来跟我说一定是黄洋欺负林森浩,寝室关系不好。怨不得林森浩。

很多人都说:就算黄洋为人处世不好,林森浩也不应该下毒杀他。

我就较次真,没有就算,黄洋并不是那种阴暗骄傲难以相处的人。他很热情,很有善心。他和林森浩也不存在学业上面的竞争,他当时已经直博,林森浩准备工作。

然而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林森浩的动机。
在新闻采访中,林森浩也亲口承认跟黄洋平时关系不错。
也许如他在法庭上所说,只是开玩笑。也许吧。

这是出事的时候黄洋的所带的学生社团Enactus的同学为他发的状态。
时间久远,特地上了趟人人截图。

1

这张官方图片的中间那位,就是黄洋学长。
这是2011年5月23日的上海长江商学院,强生专案项目的培训会,黄洋学长为我们讲解口腔卫生课程。黄洋学长幽默风趣的讲课,至今仍记忆深刻。

转自另一位同学的人人:2011年5月,我大一,那时候黄洋学长曾经在长江商学院给50多位强生专案项目的项目经理做过卫生知识方面的培训,然后这50余支赛扶团队将这些卫生知识传给了数以千计的农民工孩子。

1

这两个例子不算什么的话。

当时他出事的时候,我们很多人自发的照顾他的父母,捐款等等等,那天的送别,去了多少人。。。

其实他的家境确实并不太好,做Enactus说实话是非常耗钱的一个公益组织,但是他一直坚持下来了,带领着我们做公益。

这是我们官方的状态,列举了那些年黄洋学长做过的公益。

1

找这些图片的时候,其实挺感慨的,为什么被逼到了这种程度。为什么被逼到了要证明自己的清白的地步。

你说黄洋坏话,最好拿证据来打我脸,且不说死者为大,你有什么立场和权利来诽谤人家。

。。。。。。。。。。。。。。。。。。。。。。

其次。

说我们用舆论绑架法律,要逼死林森浩。
麻烦您去看看新闻。

联名177人上书的是废除死刑的。
叫嚣着黄洋欺负人林森浩才杀了他的也是嚷嚷着废除死刑的。
跪着崇拜西方所有的体系完全不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的也是嚷嚷着废除死刑的。

我们做什么了。
作为朋友,只是尽我们的心意安慰照顾黄洋父母。
学医的同学帮他取证。
出事的时候,他在医院抢救,我们都在祈祷。
最后送他走的时候,整整一条街的人,哭的不行。

我们谁都不想要林森浩的命,我们更希望黄洋活过来。

至于黄洋学长的父亲,
其实一开始黄洋的死讯是瞒着他奶奶的,但是没瞒住,高寿的奶奶去世了。
黄洋是家中独子,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人,黄洋从一个家境并不富裕的家庭一步一步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走到名牌大学读博,他是家里人的骄傲。
一瞬间,好好的三世同堂,一下子,全毁了,你有想过他们这一家人嘛。

黄叔叔已经很克制了,完全是按照法律程序来走这件事。

。。。。。。。。。。。。。。。。。。。。。。。。。。

最后。

事已至此,应该引以为戒的是社会加强心理素质的教育,智商高道德低的人更是危害。现在高校凶杀案,自杀案实在是越来越多了,一部分学生们在高强度的学业压力下没有注重过心理健康的培养,对自身,对社会的危害很大。如何从学校教育,从家庭教育,从社会教育中杜绝这些事情,比争论谁面善不会杀人,谁不面善就该被杀有意义的多吧。

一部分偏激的网民们,我不诅咒你遭遇同样的事情你就不会这样说了。我希望这样的事情最好再也不要发生了。

还有一些一直跪着看西方国家的所有制度的人,你羡慕他们,子非鱼,安知鱼之危险。

魔王

谢邀

正常的开玩笑下毒者必然没有要黄洋死的故意,那么黄洋中毒住院的第一时间,就应该有如下反应
1,惊恐万分痛哭流涕和投案自首
2,赶快奔赴医院告知院方毒物种类以做对应的抢救治疗
3,不停的和黄洋及其家属悔罪道歉,主动表示用各种方式弥补赔偿

这些行为不仅仅是为了“安抚受害人家属而让他们和法官求情”的,而是表现了一个犯罪嫌疑人最重要最重要的量刑标准:社会危害性。

明知对方中了自己下的剧毒而不采取任何有利于解毒的行动,冷眼看着对方被毒物折磨死去,丝毫无后悔惊恐表现,可见其人对他人生命之漠视和冷酷无情,同时黄洋并非对其有任何过错,属于无辜被害,这点意味着社会上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林的目标,谁引起了林的所谓嫉妒或者注意,甚至谁阴差阴错误喝了饮水机的水,就会成为被毒杀的牺牲品,其社会危害性甚至超过各种情杀仇杀案犯,按照这个标准看以往案例,判罚死刑是惯例和可预知的,并非因为民意是否愤怒,黄洋家人是否愤怒。也就是说这种案例,即使网上没人知道,最终判罚也是死刑。那么说黄洋不该死的,如果不是林的亲友,就肯定是那群废死的圣母,为了废死而污蔑中国司法被舆论干扰了。

任何国家的刑罚标准,最根本的精神就是判断犯罪分子的社会危害性,影响评价社会危害性的因素非常多,是要综合考虑的。是不是累犯,有没有同时进行其他犯罪行为,主观故意性怎么样,动机是要对方死还是仅仅要吓唬伤害对方,犯罪后的表现如何,是否悔过和自首,是否犯精神病或未成年等等等等,都是要考虑到的。所以从这么多方面的因素评价林森浩,舆论的干扰假如有的话,也是里面相当不重要的因素了。

=======================================
统一回复一下评论里的一些论点
1,杀人手段是否凶残只是评估犯罪嫌疑人“社会危害性”的一个方面而已,有一个案例是用锤杀丈夫锤了N下死透了还要继续锤的,被判了7年。手段很残忍很血腥没错,但是这个丈夫长期高频率毒打妻子,还横行恶霸乡里,事发当晚又一次醉酒毒打妻子将其致伤,妻子绝望中趁其睡觉锤死他的,结果,只是7年而已。关键点就在于其丈夫的事先严重过错行为证明了,妻子杀伤其他无辜路人甲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社会危害性本身就比林森浩或者药家鑫要弱,再加上自首坦白情节等,自然会被判定为“低社会危害性”从而轻判。相比这个案例林森浩下毒看起来并不如杀夫村妇“暴力血腥”,但社会危害性村妇远远小于林。
况且,下毒杀人和常见的物理攻击杀人的“手段残忍性”是不好对比的,物理攻击包括冷热武器杀人通常伴随着血液喷射肝脑涂地的暴力恐怖场景,相比之下下毒杀人安静干净,无血腥暴力,是不是就不能算“手段残忍”了呢?不一定,个人认为,此案来说用的是“高科技毒药”,几乎无色无味,且容易被误诊为得病而死,林森浩利用这种很容易逃脱罪行的方式杀人,更说明其阴险毒辣,杀人于无色无味无形,被杀的人无辜且随机,死了都很难知道是谁干的,没有比这样的杀人者更让社会感到有严重威胁了。
“社会危害性”的评估是个综合评估,影响的因素可能会非常多,单独对比两个案例的一个片面点比如单独对比杀人手段凶残程度,无法说明这个案子是判刑过重还是过轻。

2,关于说林森浩怀有侥幸心理而没有投案自首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任何犯罪分子在没有投案前,都可以说是怀有侥幸心理的,都是觉得自己可能不会被查出来或者被抓到的,林森浩的不自首和不坦白罪行的理由没有什么特殊性,自然不能算作自首悔过情节。至于林是不是想着“万一医生能治好他呢”,也是没什么特殊性的,因为任何犯罪分子也可以寄希望医生可以治好被害人。大家都是文化人,下毒都用的这么高大上的化学物质,毒性如何林不会不清楚,给你吃二斤砒霜然后还寄希望医生可以治好你,有可能吗?最关键的是,法官要考虑的是主观故意性,也就是说,即使医生妙手回春把黄洋治活了,林也是故意杀人罪,因为他的主观意图就是要弄死黄,而不是说黄洋活了的话他就无罪了可以不用自首悔过伏法了。

3,药家鑫案也是要用这个精神来分析他的“社会危害性”,被捅死的妇女是路人甲,对药无怨无仇,说明药家鑫会对社会上所有人的安全都有潜在威胁,药家鑫并没有任何主动投案和主动交代犯罪事实的举动,一切主要案情都是警察调查出来的,受害者无辜且随机,又没有自首情节,连交代罪行都不主动,可以这么说,就算药家鑫没有肇事逃逸罪,没有多项交通事故罪,也是死刑。再加上肇事逃逸,携带管制武器,撞伤其他人等内容,必然是死的透透的,网络舆论影响再大,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ECho

知友提出了道歉时间的问题,无法联系的原文作者,所以未作出修改。以下是林森浩案主审法官接受新华社采访的链接:
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5-12/12/c_134909453.htm
微博上看到。侵删。
---------------------------------------------------------------

林森浩作死的过程中,家人送上了神助攻
2015-12-11 浅仔 浅看

林森浩被执行死刑,复旦投毒案告一段落。

除了林森浩自己作死之外,我主要想谈谈林森浩的家人在这场风波里,到底是怎么把他一步步送上刑场的。

在案件发生之后,依照法律常识,凶手想减轻判罚必须先认罪,再积极赔偿,然后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尤其是最后一项,几乎可以左右法院的判决,司法实践中死刑和死缓的区别也就在这几点了。

然而林森浩家人是这么做的

1,在一审判决出来之前,整整8个月的时间,没有向黄洋家人道歉,黄洋的父亲说“一个道歉短信都没收到。”

林森浩父亲更是拒绝一审律师认罪赔偿求轻判的路线,坚持:无罪辩护。

在一审死刑判决之后林父还说“当时跟律师提出,我想去看看黄父,无论如何都要表示一下。律师说,没有一两百万元,你去见人家没用!没必要去,别给他们添乱。”强行甩锅给律师。

然而律师只想说:这锅我们不背。

江沁洪律师:“他儿子有罪,自己承认了,林父偏偏说无罪,经过两次尸体鉴定,黄洋确实死于这个药物,林父说不是死于这个药物,家属直到庭审前,几乎都在要求我们做无罪辩护,要把他自己的认知强加给你。林父在跟我们接触的时候一直在说他儿子没杀人,黄洋不是死于N-二甲基亚硝胺,没有表现出歉疚,这让我们心里非常不满意。律师辩护是独立的,不受当事人约束的,这一点他理解不了。”

林森浩也在一审期间抛出了“愚人节开个玩笑”理论,一审上诉理由是坚持不是故意杀人。

这种言论对黄洋家人的伤害该有多大。林家也把留住林森浩这条命的可能性堵的差不多了。

2,复旦一群猪队友

一审之后,复旦177名学生联名上书要求不判林森浩死刑。具体信的内容不全部列出了,网上都找的到。

只说几个槽点

①林森浩不是一贯的凶残。(嗯?只是偶尔的凶残我们也受不了啊)

②林森浩对病人做B超很负责。(嗯?你在逗我)

③林森浩应该对黄洋家人尽孝来赎罪。(我捐五毛钱汽油烧死这177个猪队友)

看完这封联名信之后,连局外旁观者都愤怒了,林森浩到底是把毒投到了饮水机里,还是投这些人的脑子里了?真的有人考虑过黄洋家人的心情吗?

3,一审后,林家人才开始慌了。

林森浩的父亲在一审判决之后的第二天下午,就找到黄洋父母位于塘桥的住处向黄洋父母谢罪,遭到了黄洋父母的拒绝,期间后者更是拨打110驱赶了林森浩家人。

黄洋父亲表示一审后曾收到林森浩父亲发来的“求情短信”。他说,自警方确定林森浩是嫌疑人起,直至庭审结束,黄家都未收到过一丝来自林森浩家属表达的歉意;而今通过短信道歉,“无非是想求得谅解,轻判林森浩”。黄家人对此感觉心寒,不予理会,并一致要求“严惩凶手”。

为了二审能够改判,林森浩及家人才开始作秀般的道歉,这真的太晚了。

4,林森浩手写道歉信、当庭痛哭两分钟

道歉信第一句话是对不起叔叔阿姨,第二句话是: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

。。。。。我竟无言以对,然而比这个还大的槽点是,这封所谓的手写信是由媒体先看到然后公开的,还说信是用黑色水笔所写,林森浩不善于表达,无法向黄洋的父母当面道歉,所以手写,通过律师转交。

黄洋父亲压根没收到过这样一封所谓的手写信,他表示自己收到的信是电脑打印的。当时还说监狱条件还好嘛,还有电脑打字。看完信之后觉得不像林森浩写的,有点像律师写的,觉得林森浩的致歉不够诚恳。

诚恳!这两个字很重要。

试想,如果当时林家没有通过媒体风雨满城的炒作这封手写信,而是亲手递交,会不会结局不一样。

林家到这个时候了,还企图左右舆论。

5,无穷无尽的带着媒体骚扰

二审期间,黄国强说,这几个月家人仍住在荣县县城,但时不时会被打扰,“心情很烦躁,很伤心”。林父曾多次来到荣县,但他并不想见林家人。

为啥不想见?和执行死刑前前往四川的那次目的一样,林森浩父亲的目的并不是道歉,而是希望黄洋父母能够写谅解书。

第一次致歉:

一审判决死刑之后,黄国强回忆,林尊荣并没有道歉的意思,而是说孩子(林森浩)是开玩笑,希望黄家原谅他,一直不承认儿子投毒这件事情。

第二次致歉:

黄国强回忆,2014年五六月份他们回到四川后,曾收到了林尊耀发到黄洋手机上的短信。短信已经删掉,但他仍记得大致意思就是说林森浩是开玩笑才这么做的,说林森浩是社会经验不足,才犯了错,“短信里根本没有检查林森浩的犯罪行为,都是在为他的罪行开脱。”

第三次致歉:

2014年3月,在林森浩大伯和叔叔的陪同下,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来到荣县,希望面见黄洋的父母替子道歉赔罪,却始终未能打通黄国强的电话。林尊耀随后前往公墓给黄洋上香。黄国强说,当时他们并不在家,后来也是听邻居说的,“他们带着记者来照相,给人的感觉就是为了抓新闻,作秀。”

第四次致歉:

2014年12月,二审开庭前。林森浩“手写信道歉”,黄洋父亲“那封信我看了,但是也是不诚心,也是在开脱自己的罪行。”

最后一次致歉:

2015年12月10日,林森浩死刑执行之前。林森浩叔叔赴四川,黄洋家人选择了躲避,黄洋的父亲则表示:

非诚,勿扰。

至此,林森浩和家人的作死之路,终于结束了。

再回首2013年的那个春天,林森浩也是自己走上了这条作死的道路,蓄意投毒后主动上网查询二甲基亚硝酸铵的致死案例,却没有阻止黄洋喝水。

黄洋喝水住院之后,三次前往医院看望黄洋,期间还发微博感慨现代医疗技术多无力,却没有主动告知有医生到底是什么毒,导致医院一直按照胃肠炎来治疗,而这期间林森浩还与黄洋父亲见过面,在看到黄洋妈妈和阿姨痛哭的时候还主动问黄洋的病怎么样了,何其歹毒。

在被捕之后不主动坦白交代案情,在二审时候更是编造“主动清洗饮水机”这样的话企图改变量刑。

林森浩真的是一念之差才投毒的吗?I DONOT BUY IT。

他有太多机会挽回黄洋的命了,然而他一个都没有做。他只是冷眼旁观黄洋在挣扎中死去。

而且同时,黄洋的父母和其他的亲人,也目睹了黄洋人生中最后的13天,看着黄洋在重症监护室全身插满导管,听着黄洋的每次哀叫,这才是痛不欲生吧。

而现在,黄洋,终于可以安息了,黄洋的家人,也终于不用被骚扰了。

另外,还在纠结质谱图的人们,有这个时间纠结,本案公开审理,透明度极高,请先看看双方律师的代理词和判决书好吗。

死刑的意义何在?
后来林森浩要去实验室,头脑里闪过之前“朱令案”最终没有破案,这给了他一个直接的刺激,“算是侥幸心理吧。”林森浩说。

看到了吗?惩戒凶手,警示后人,这就是目的。

朱令案的凶手,你也一样跑不掉。

一向年光

真有意思,现在有一群人。总是出现在各种恶性案件中,专注于面向罪犯散发圣母光辉。
这个案子中,一个家庭孩子无辜死去,家庭备受煎熬,还要被一些意图以道德绑架、别有用心的无良人士纠缠已达到自己的目的。
另一个家庭呢,孩子冷血残忍、死有余辜,父亲拒不承认、毫无歉意,甚至公然声称孩子无罪,妄图利用舆论,还多次带人骚扰受害者家庭。
这样两个家庭?究竟谁是过了?大家的正义感应该给予无辜者而非杀人犯。
感谢中国还有死刑。这连一命换一命都算不上。无辜者的生命珍贵无价。这种冷血杀手的生命是毫无价值,根本配不上别人的可贵生命。更何况如果受害者家庭有选择的能力,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被杀害,谁也不必因此而死。判处死刑是法律的选择,不是受害者家庭的。
可能有点偏激,但这个杀人者剥夺了室友的生命,眼看他痛苦死去,眼看他的父母痛不欲生。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原谅的。

静之雯者

在林森浩父亲眼里:你儿子死了,跟我儿子肯定没关系,还是我儿子的命比较重要。
在黄洋父亲眼里:你儿子毒死了我唯一的儿子,我儿子都死了,你儿子却还活着,应该一命偿一命。

哪儿过分?
说黄父应该放过林森浩的,林森浩投毒前怎么就不想着放过黄洋?
杀人就该偿命!

木木普

我一个大学同学,遵义人,愤青,反共指数满级,听说上马克思毛概能和老师对骂,攻击一切红色活动。记得有一年,薄某唱红歌活动扫遍了全国高校,一个年级三分之二的人都参加和被参加,他仍然孤独地站在了对立的一面。

我只当他是一名无脑愤青,曾有几次机会和他聊天。其中一次喝了两瓶开了话匣子,我遍地规劝他,“我知道XX有很多不好,但是你要理性地看到进步的一面,不要带有太多个人情绪……” 刚说到这儿,他便跟我讲了文革时期,发生在他家的故事,家人如何受迫害,家庭如何受牵连,境遇如何陡然直下。我便再说不出来接下来的话。

从此之后,我在试图去empathize
某人的情境前,都要先慎重考虑自己是否够格。

你去跟上一辈的南京人讲,你说你要放下你的仇恨,你说你要向前看,揪着历史不放你太狭隘。你安利日本是一个进步的国家,日本有比我们开放的文化,日本的动漫甩了中国100条新干线,日本国民素质高尚,我们哪哪哪都不如日本。

你在教科书上读到文革期间暗无天日,恨得咬牙切齿。

你听南京老人说起曾经的人间地狱,惊得目瞪口呆。

你从他处得知已然震愤交加,然而又怎及亲历者的十分之一。

“我知道你的痛……但是你应该……”

请圣母婊在说出“但是你应该”以前,再思考一下前一句话,确定你知道前一句话的重量。

圣母心能够平息仇恨。

而圣母婊直教人恶心。

很多人攻击黄父。可黄父只是一个痛失独子的普通人,不谈判,不妥协,也并未也无能力干扰司法公正。错了吗?

很多东西都能被冲淡,被原谅,被释怀。

还有另外一些剜心之痛,不是轻描淡写一句向前看就能带过。

匿名用户

今天用这个回答答完相关问题
我也真是受不了慷他人之慨的圣母了,支持废除死刑,要求原谅罪犯,你们知道说这些话的前提是什么吗?
你!得!是!受!害!人!或!家!属!才!有!资!格!说!这!些!!
我实在想不到眼睁睁看着孩子死去而无能为力,舆论却在在为恶魔开脱时,被害人父母心里有多疼,你们每一句圣母的言论,都在他们心上又狠狠的割上了一刀。
大到孕妇诱骗少女致其被奸杀,你们说未出世孩子无辜,需要爸妈,所以为恶魔开脱 ;投毒案发生你们说凶手知道错了,这个世界需要和平不需要死刑,要为恶魔开脱。
小到火锅店少妇被当头浇热汤,无辜少女被渣gay骗婚,15岁女孩在电梯毒打两岁儿童,老妇拐卖儿童…
你们一直一直都站在了凶手的角度,找各种理由为它们洗白,强调每个人都应该被原谅、有生存的权利。
你们何曾想过被害人极其家属,他们被没收人权了吗?他们活该那么疼吗?
收起你们那一套吧,有一天你们遇到伤害,再出来圣母也不迟。

yilin wang

只要我们的司法系统还在以家属是否出具谅解书来进行量刑,这种声音就不会消失。

这种做法实质上是将司法审判责任部分的推卸给了受害者家属,会将被害人家属置于道德上的两难,陷入选择的困境。

现代刑法体系的一个特点就是,被害人作为个人,不再用拥有报复罪犯的权利。惩罚罪犯作为一种公权力,属于国家。如果将被害人家属的态度,纳入量刑考虑,那么事实上就意味着国家又将惩罚犯罪分子的权力交还了一部分给个人,同时也将司法审判所需要承担的一部分责任推卸给了被害人家属。

一般来讲,罪犯为了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都会对被害人家属进行一定的经济赔偿。被害人家属如果接受赔偿,谅解罪犯,那么他可能会面临一种道德谴责:其为了拿到赔偿金,而放弃了为死去的亲人复仇的权利,甚至有激进分子认为,谅解罪犯,导致罪犯不能够“罪有应得”,是对正义原则的损害。最典型的莫过于药家鑫案件,当时甚至有好事者为了让药家鑫判处死刑,促成被害人张妙家属拒绝药家鑫家人的赔偿金,而在网上发动对张妙家属的捐款。最终,张妙家人的确拒绝了药家人的赔偿,药家鑫也被执行死刑。

如果被害人家属拒绝赔偿金,而让罪犯获得死刑,被害人家属可能又会面临另外一种道德谴责:即因其不近人情,不够宽宏大量而导致了一个人的死亡,毕竟自有文明起,宽恕都被视为一种美德。

表面上看,量刑时考虑受害人家属的感受是一种关怀,但事实上在赋予受害人家属权利的同时,我们也不必要的加重了受害人家属承担的道德义务,对于一般人而言,这份道德义务都太过沉重了,毕竟是生杀予夺啊!这样的道德义务,本来是应该是由法官,一个经过训练的法律专业人士来承担的。毕竟我们的判决书上写明的是“依法判处死刑”,而不是“依被害人家属意见判处死刑啊”!

其次,这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显然,经济条件良好的罪犯,更能给受害者家属更丰厚的赔偿,更容易取得谅解。这显然有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原则的,甚至会给社会留下“有钱就能买命”的错误印象。

最后,这种谅解制度,并不见得就有助于被害人家属获得赔偿。

其实作为受害人家属,获得赔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并不需要以“原谅被害人”为前提。更何况,我们司法体系下本来就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民事赔偿完全可以放在民事诉讼中解决。

由于谅解制度的存在,反而给受害人拿到赔偿设置了前提,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障碍。比如药家鑫案,张妙家人先是拒绝赔偿,后来药家鑫死后,又再次反悔,向药家索要赔偿。

轻狂

你家儿子,你家未来希望被无缘无故的杀了,杀人犯还假惺惺的来看你儿子,跟你说他和你儿子关系好的要命,眼睁睁看着你儿子死也不说出毒药种类,完事了还拒不道歉,做无罪辩护,说是你们诬陷他,荒唐理由被戳穿了,又要求你们必须同情他,必须原谅他,不原谅就特么是不仁慈,就是过分,就是舆论干预司法
四个字:去你妈的
以下是我之前一个类似的答案
请问,对于这个判刑,有什么不明白的?
而且这个不明白还能和你的专业扯上关系?难道你觉得因为投毒的被判了死刑,大家就会歧视制药专业的,然后影响你未来发展?
然后...还能上升到政治规律?这案子到底和政治有什么联系?
原谅我,我想了半天想不出你问题到底要问什么
如果是为死刑鸣不平
那我说,一个人,好不容易上了名牌大学,住着狭窄却温暖的宿舍,怀揣着微小但积极的希望,背负着全家人所有的爱,所有的期许,结果,突然,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往日无怨旧日无仇的人下了毒。
这个下毒的人,在刚开始还跑过来慰问你,跟你叙旧,跟你谈同学感情,一脸真诚的看着你,希望你好起来,一脸天真的对你父母说,“我和他关系很好的啊”,即使医院方面一再说,只要知道是什么毒你就有救了,他还是就这样一直冷漠的看到你死,都不站出来说出给你下了什么毒。
你死了,你的冤魂不知道往何处申冤。
偏又看见,他和他的父亲,联合着讼棍,联合着所谓的异见人士,还有不知所谓的复旦学生,上下跳窜着,喊着叫着,说你是死于胃病,说他们完全无罪,说法医鉴定错误。
在媒体们的操纵下,甚至他们一度都变成了受害者——他们说,我们无罪,我们被法律迫害,我们不道歉。
幸亏天日昭昭,即使事情越闹越大,真相依旧是真相。
而这个时候,他们终于,终于,在你尸骨早寒之后,在滑稽荒唐的表演了一圈后,开始说,我错了,我要道歉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你看我都承认我错了,我只要不死刑就好了,我态度都那么谦卑了,你居然还敢不原谅我?
于是,你亲爱的父母,你失去了挚爱,失去了对未来所有美好想象的亲人们,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再一次荒谬的成为了“加害者”
之前的一切残忍,一切荒唐仿佛都被遗忘,只剩下——死刑不公!
是的,直到今天,直到死刑确认的今天,媒体的报道里,还是用春秋笔法,把你最爱的亲人们塑造成不近情理,不懂宽容的冷血的人——别跟我说不可能,我昨天今天才看了三篇报道。
现在,我问你,你怎么想?你会原谅他么?
哦,你要法律的解释
那我也明确告诉你
故意杀人,手段极其残忍,民愤极大的,可判死刑。
我再多说一句,强奸,罪名是从有期徒刑到死刑,是有加重情节才往上升,林森浩这种故意杀人,是从死刑往下排,有减轻情节才下减。
最后,感谢我们大多数,经历了新媒体和网络舆论熏陶后成长起来的网友们
在类似的新闻下,都是一片骂声,让我对这个社会,又多了几分信心
谢谢你们

arju

中国的圣母真是花样洗地,看来全世界各个地方都不缺圣母
来来来,告诉我为什么投毒可以不用死
告诉我为什么投毒后整个治疗过程都有机会出来坦白都不说?
他就算是匿名告诉医生毒的种类都行,也可以继续打他不暴露自己的小算盘

为什么他就连匿名写个小纸条都不做?
别告诉我他一个高材生想不到
别告诉我他化学生也不知道人死了验尸肯定能验出毒的种类

就这样他就是不愿意去赎罪,去挽回。他就是个禽兽!

至于后面那么久连个道歉都没有,一点悔过的表现都没有
让失去孩子的家庭更加悲愤交集,是为不义
让自己的父母也得跟着他搓厚了脸皮去面对既成的事实,他就是个不孝不义的禽兽

黄洋饱受煎熬死去,黄家亲友眼看着他一天天恶化却什么事都做不了。
事后知道其实答案就在自己面前,你们有想过黄父知道真相后会在内心怎么怪罪自己吗?
这禽兽给人造成的损失不仅仅是一条人命,更是整个家庭无法消散的阴影。

黄家人以后每每想起都会悔恨自己当初怎么不擦亮眼睛看清这个禽兽,也许多问几句孩子就有救了呢。。。。

别说黄家人没欺负他,就算欺负了也嫌少。

和黄洋受的折磨相比,他死的太舒服了

ps:还有人说什么废除死刑。呵呵,你们的民主灯塔都没完全废除死刑,同性恋都全面合法化了,大部分州都还保留死刑。你们学习的最好对象日本也仍然保留死刑。
中国现在执行死刑也越来越谨慎,对这种恶性杀人犯罪,无论在美国还是日本都有判死刑的可能,你们又凭什么在这鼓吹扶个老人都得压上全家财产的国家废除死刑?

海涛

黄家没做错任何事情。
林家的律师是对的:一审前,赶紧认罪,砸锅卖铁凑钱给黄家认错,才能求得对方谅解:错已铸成,但全家都彻底悔改
但是,林家做了相反的事情。。。
所以,不能 反而圣母心地怪 受害人一家

设身处地 想一想,你好好一个家庭,因为张三的错误而被破坏了,再也无法恢复了
张三也死了 就算是恢复了?公平了?
死十个、一百个张三也无法恢复、补偿啊!

好好一个家庭,凭什么就要被人破坏?
破坏的人,如果结局不是更惨,恐怕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去尝试,制造更多的悲剧。。。。

就像昨天另一个案子:老鼠仓赚了数以亿计的,居然是判3缓5(即不用真正坐牢)
那么只会鼓励更多的内部人去做老鼠仓(偷抢钱),所以高院出手改为实刑

即使到现在,黄家两老依然老无所依,本来就因病致贫,现在靠儿子出息翻身的希望都没有了
林的死不死,都于事无补——死,只是对社会一个交代:这样做,自己是没好结果的
所谓的现代、文明的推崇者,如果你们能替黄家解决养老、贫困问题(亲情、天伦之乐就不奢求了),那你们所谓的现代、文明才是真实的
否则就是虚幻、骗人骗己、一时嘴快而已。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841996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