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界这么排斥郭德纲,他还能一枝独秀,相声圈不该反思一下吗?

二货  •  |  人物 | 共 1,859 阅读 | 共6863字 | 0 评论 | 分享

人性不论,咱不认识,也没接触。就说台上,市场上的表现。他也没拦着别的人出头,可目前从市场上还真没有能抗衡的。黑也好,砸钢也好,其它从事相声的您也拿出您的玩意儿来啊。我也没觉得他多好,可别人怎么就出不来呢。

王自健不错,大鹏也捧过他,可目前市场上还是不如郭德纲。

天津的刘国军、谷宗瀚也不错。

占领市场不代表就好,在咱天朝劣币驱逐良币也是常见,大众跟风凑热闹也是常态。可我想说的是,老郭一直在商演在做事,可其他人呢?不是在国家体制里窝着,就是卖身于电视台,怎么就不能在市场上和老郭一较高低呢?

我看知乎上钢黑不少,天津相声圈也不怎么待见老郭。可就是玩意儿上不争气。

听老郭的单口是一种享受,从他的单口来看,要说他没学问还真冤枉他,可从他的目前的对口屎尿屁和他拍的烂片来看,真是难受。尽管他总是在给观众洗脑,也总有一批盲目瞎捧的钢丝,但还是为他感到可惜,他是有可能成为大师的。从小的熏,难得的环境,还有他的天赋和执着专一,这都是很难得的。

1

合吾

大概05年左右的时候,初次接触郭德纲的作品。在此之前,我对相声是没有概念的,当初太小,看了好多周末喜相逢和电视相声,好多不可乐,稀奇古怪的节目种下了坏印象。后来听郭德纲,原来相声是这样的。那一阵真是听的很认真。当时家里人就觉得他说的不好,我也是听个有意思,比综艺节目强多了,以后听也大多拿郭德纲做标杆来比别人。
后来听的多一点,渐渐发现问题。郭德纲的活扔有新创作新元素,但创作热情明显减弱,台上胡抡,低俗的东西渐渐多起来,越来越多的节目根本就是听过就忘,没有值得回想的地方。他的两位高徒退出以后,剩下的那群…我宁愿天天听屎尿屁也别让我去听他们。
现在听的稍微多起来,也许有的东西已经不再适合市场,不再迎合潮流,但它们更符合内心的感受。
不管是姜昆(致敬梁左)还是郭德纲(于老师太好了),都有过好的节目,如果坚持下去,到今天得到的可能比失去的大的多,对这门大家都热爱的艺术,贡献的也更多。

说知乎纲黑多,我觉得纲黑以前不少是纲丝,而这些人他们当初比大批纲丝要铁的多,对相声的执着更多,不是为了黑郭德纲去黑,而是真心想这门艺术好。
至于那些什么观众乐就行、屎尿屁加情节我就接受这一类的就别露怯了,相声是街头赚钱的手艺,过去演员低声下气甚至作贱自己,为了混口饭吃。好容易侯宝林马三立等等大师,改变相声处境,把相声拉上台去,你们又想给拉回街口?
也就是国家限制A片,要不然能上台演你们早就不看郭德纲了吧…
喜欢纯逗乐看笑话书脱口秀去,喜欢荤段子去找内涵图,喜欢屎尿屁去厕所,相声庙太小,实在容不下你们那。

夏花

当然需要反思了。为什么不需要反思?我觉得甚至需要问责。

在新市场新媒体新环境下,中国曲协对相声的发展究竟做了哪些革新式的工作?
相声作品从创作到表演到传播到反馈的这个渠道是如何维护的?
对于涌现出的优秀相声作品是如何进行运营、推广、传播的?
对充满低级趣味的三俗节目是如何进行批评、处分、惩罚的?
近几年来,中国曲协是如何让自己行业领导地位和话语权旁落的?

令不行,禁不止,功不赏,过不罚。堂堂中国曲艺家协会,要你何用?

归根到底,还是不断发展的生产力和落后的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思想僵化,方法陈旧,体制低效,不能与时俱进,如果说他们不需要反思,我第一个不同意。

然而,并不代表某些小剧场里面的脏萌贱臭腐是特么好玩意儿。
正是因为垃圾外溢,才会骂物业骂环卫不作为。

罗辑

我觉得很多人喜欢说“相声能乐出来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
然而我觉得能在这里“黑”他的,都是听他的相声乐不起来的。
所以说,听他的乐不起来听别人的能乐起来,人还不能说了?
【说起来最近只要说夏洛特烦恼不好看就会被人骂看喜剧凭啥要分析三观正不正,问题在于我看个喜剧一点没乐反而看出一肚子气来还不让我说了?分析也是因为我不是为了无脑喷而是找出来为啥我了不出来的理由啊】

苏维埃废铁

其实,本质上除了郭德纲其他人火不起来的原因是,太拿相声当门艺术了,不够搞笑。

只要够搞笑和俗,你看苗阜王声不也能火吗?

一般来说,一个娱乐方式,过时的时候就是这个娱乐方式被拔高为艺术的时候了,当年古典音乐和歌剧都是平民老百姓的娱乐方式,现在不再是主流也就成为艺术了。

想要火,最重要的就是三俗,越三俗,民众越喜闻乐见。相声真的很矛盾,想火就要俗,保持艺术系和传统必然不火,就是如此矛盾。

本质上,看不惯郭德纲的相声爱好者和郭德纲是两个方向,郭德纲是把相声当成赚钱手段,所以必须俗,爱好者把相声当做艺术传统,不允许俗,因为俗和传统是有矛盾的。

说句难听的,相声是一门几乎进了棺材的陈旧而且不再赚钱的娱乐方式,不过是郭德纲强行靠俗续了一下,等郭德纲这阵过了之后,把相声真正拔高成艺术,而不是赚钱手段是相声最好的出路。

折条

说明题主听得少,还没明白什么是好玩意儿。

郭刚出来的时候,自己努力,地方台捧,老先生带着,红了。

红了以后就完了,屎尿屁全来了。

很多人以前不听相声,至少没听过好玩意儿,顶多每年春晚看一段。甚者分不清相声小品脱口秀有什么区别。

一听郭,乐,入坑了。后来听屎尿屁也乐。

以后再听就觉得相声就该是这样,闹不清什么是好玩意儿了。

这有好玩意儿也给打死了,为什么呢,因为和郭不一样。

郭一枝独秀么?挣钱多,听的人多,我承认。

但是这不一定是好玩意儿,大闺女跟大马路上脱裤子也有不少人看,但那不是好玩意儿啊。

玩艺儿不好没法说一枝独秀,秀不起来。

匿名用户

老郭在台上说过一个段子,他们家邻居有一孩子能对着跟八国联军骂街不重样,可是却对他说听不懂相声,法律不管他早打死他了。
虽是一个段子,可是却是实际情况。做相声听众是要有门槛的,你起码的知道什么叫包袱,什么叫砸挂,相声四门功课到底是个啥,贯口说成什么样才叫好,得知道老郭的京剧为什么听着有评剧味,还得知道快板有几个门派等等,说实话相声本身在那么多年的发展中自己给制订了一大堆的门槛,这个门槛即是相声从业者制定的,也是一帮票友制定的,而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相声爱好者或者从业人员看不上老郭的原因。老郭靠这门手艺成名了,立腕了,现在却在返回头破坏这些规矩。
可是老郭的做法从市场本身来说并没有对错,从有相声这门手艺起,就是个吃饭的手艺,不管吃相多难看,只要能吃到就可以,还有人很多人想吃相难看的吃这碗饭,依然饿死了。
所以个人认为相声也好,京剧也好,在现在这个市场环境中已经失去了作为主体艺术赚大钱的可能了,因为需要听众要有相关素养才能听明白其中的好。
这种情况下也不能怪老郭淘汰观众,靠着会听相声的人,老郭饿不死,但赚不了大钱,要赚大钱必须要向很多不懂这门艺术的人收钱,可是观众看戏之前你还得先给开个普及知识讲座您觉得还能有座吗?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声,戏曲要想二次繁荣必须要等到社会再进步一些,老百姓的口袋再宽裕一些,能有时间有闲情来研究我们的传统艺术,只有这种观众数量越来越多才有可能谈曲艺的二次复兴,否则只能在这个越来越快餐的文化大氛围下自降身价去换市场。
说实话这很可悲,可是没办法。

KAWANATSUKI

在之前,郭德纲的确体现了让同行羡慕嫉妒恨的才能和作为,可能值得同行反思;而现在,郭德纲已经进入了一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状态,不能怪别人鄙视他。
被那些到处商演的段子吸引的新钢丝,可以说是被迷惑了。郭德纲从来都是聪明的,不然不可能把德云社操持得这么大并且始终保持大量粉丝,虽然粉丝群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他的局限也很大,从对待几位退社的演员的方法,到艺术创作的不思进取,等等。实际上这个人很多的决策是一些小聪明,从大局来看,非常短视。以前他在《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里面说过一类演员,只会一两段,每去一个地方走穴拿上些钱,以后可以再也不来,屡试不爽,大半辈子不发愁。可是现在的他不也是这样么?成名后贪图富贵,不思进取,创作与发掘的质量都在下降,粉丝从北京茶馆里的老听众们变成了那些送花送礼的年轻人,这种迁移,和那种全国巡回骗钱区别不大,无非是榨干这拨再下手那拨。听听2005年的录像,并没有屎尿屁,照样让人笑得开心。同一段《论梦》,有一段用血豆腐当克隆的段子,十年前插针的拟声词我并没有印象,但是十年后变成了常见而且容易让人有不好的联想的“卟”,而且十年之后换了一个名字又堂而皇之地说起来。只对郭德纲而言,相声是他的职业,如果只卖旧货,新瓶装旧酒,无异于自欺欺人,透支自己的名气,是不可持续的发展。
任何问题都要辩证地看,这样问起来未免太笼统。

兔尾巴老李

不是,受累问问,相声界něn么排斥班主了?
老先生们要都排斥他,您听的那些个单口还能不能存在我都存疑。
他天桥的相声大会初期,多少先生去帮忙捧场的,班主自己都不好意思不承认。
这是个站队的问题么?
明显不是吧。
狗有狗洞,猫有猫道,现在市场经济,一锅饭大家分着吃,无所谓谁抢了谁的。
至于你说体制内养着的先生们,对不住,人家年轻时扬蔓儿的时候您还不知道在哪呢,国家供养到死也是应当应分的。

至于说相声圈反思,确实太多东西需要反思了。
唯独这个“市场上的表现”,该反思的是听众。你们听的太少了,认识的先生也太少了,肯花钱捧角儿的也太少了,明白什么东西金贵的也太少了。

得,是我表达能力差。
一说班主你们就拿被主流相声迫害顶门
二提班主你们就拿被相声圈排挤塘账
都消停消停不好嘛。

弥勒

我是觉得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也就是行规。
当然这些行规可能限制了很多“精彩”的内容,但行规就是行业,没有规矩这个行业很快会沦落下去。就像广电局总是要把电视剧做审核,什么色情暴力政治倾向的等等,当然老百姓肯定喜欢看这些内容,感概中国电视剧没有美剧过瘾。二人转演出老百姓也喜欢看“粉”的,你二人转演的再好,也比不上有“粉”的那个三流班子的二人转演员票房高。相声也是同理,老百姓就是喜欢听一些“三俗”的东西。认为那些都是大实话,贴近生活。实际只是一种破坏行规的做法。
每个电视剧,二人转,相声演员都为了票房,干一些毁三观的事情,那么这些行业还有什么艺术性可言?如何发展?都会沦为一种低俗的艺术。
我不是贬低郭德纲,他的相声我也很喜欢,口才能力和脑袋的灵感都是一级相声艺术家的水平,某些相声听着也挺过瘾的,但有些相声确实听起来有点像泼妇骂街了,觉得很低俗,哪个相声大师以这种方式成为艺术家的?并不是他们不会说这种题材的东西,而是他们有节操。老百姓可能把你当朋友,但会尊敬你吗?为讨好老百姓保证票房,说一些很下流,毁三观,粗口的东西出来确实降低人格也有辱相声这个行业。
还是那句话,有些话老百姓可以瞎说,反正说错了也没关系。比如说公众都喜欢骂城管,不管什么理由都是城管的错,老太太千万不要扶都是讹钱的。。。当然了老百姓为泄私愤或自代表他个人的观点可以不负责任的乱说,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力和社会危害性。但作为公众人物就不能瞎说,三观不正的后果会影响很多人。

川椒土豆丝

相声就是一活

去招聘面试,人家问你会什么啊,你说会操作电脑。
干了两年,人家认可,你看看这小伙,活干的就是好,我找小王,他给我捅咕半小时,我找你,一阵儿就完事,好啊,好好干。

夸上了

旁边的大妈一听,好家伙,这话啥意思?我不懂电脑啊,哼,懂电脑了不起啊,我来算盘那阵儿你还撒尿和泥呢,行了,这活我可也不干了,那谁,过来帮大妈看看,大妈眼神不好,你看看这是什么……干脆啊,你给干完了得了,我一会得出门去啊,一会领导来,就说我去厕所了,我先提前走会儿啊,下回大妈给你介绍对象。
三回两回,领导发现了。跟小伙谈话,你说你怎么搞得?人家那活你就给干了?你懂……哎你别说干的还成,行啊你。最近王大妈有点情绪,这活你会了,虽然没人家老人家干的仔细吧,你跟着学,等会了你把这摊接起来吧,王大妈要退休的人了,后半年让她坐办公室吧,等她退了,我跟上面提提看你能不能选你做科长……

大妈在集体舞群里知道这事儿了

好你个小子,你个蔫吧崽子来这儿才几天,跑我头上来了,甭问啊,我提前下班买菜的事儿你说的啊,提科长不打锛儿你是恨我跟你摆架子啊,你会告我不会啊?你等着!

打成热窑了
领导坐下来一琢磨,不知道怎么茬啊,说说吧,怎么就骂大街了?

“他小犊子欺人太甚,才干几年啊,说自己什么都会啊,目无尊长,算盘子会用吗他就当科长?”
“这事儿是我跟上边提的”
“你也不对!你没接触过具体工作!你不懂!”
领导一听,好么,我不懂我也有罪啊
“王姐啊,您说您这成天也不干活啊,这就是干活,您拿那个算盘一上午也没多快,还就算个加减法,以后咱们都微机化管理,无纸化办公了,您拿算盘一算一天,完事儿我们晚上还得跟着加班堵您那窟窿,您说您四点下班三点走,雷打不动买菜去,您一个月那点工资还不都是我们挣的么?”
“小犊子你再说一句?!”
“哎哎!年轻人对老同志尊重点啊!我可得批评你……”
“领导你不知道啊,这个事儿它是……”
“哦哦,这样啊……”
“领导,你看这儿,咱们这个表,它是这个事儿……”
“好好……”

“领导你看,我跟他没个好,你得给说说,这小年轻……”
“行了!”
“领导这王大妈……”
“你们都别说了!”
领导一拍桌子

我也不傻,这里面的事儿啊,我都明白了,以后这个活,我负责吧,你们自己都有脾气,我自己给自己使活,自己逗自己乐吧!

别挨骂了!

只吸中南海

郭德纲和TFboy一样,绝对是一枝独秀。以前还有个李宇春,都是好的别人拿不出玩意儿的那个级别了

任何现象级的影响,都不容忽视。

如果歌手,能认真研究歌曲与社会的关系,流行音乐还有救。

就是流行音乐为何会出现,为何能繁荣,在何时受到了责难,为什么TFboy能火,组合还能走多远,中国歌坛弄个偶像团体有多难。等等一系列的流行音乐与社会的关系。

如果有人在用心思考这些问题,那流行音乐总还有希望。

如果一味否定现实,否定社会现象。

迟早得丢了这个市场~

到时候,只能从历史书里找我上面那些问题的答案了。

锍骐

世界多国排斥美国,美国还能一枝独秀,这些国家不应该反思一下吗?
国性不论,咱不了解,也没去过。就说新闻,联合国上的表现。他也没拦着别的国家出头,可目前世界上还真没有能抗衡的。黑也好,砸美也好,其它从事国家的您也拿出您的玩意儿来啊。我也没觉得美国多好,可别国怎么就出不来呢。

小批儿:
“这个逻辑多严密呀!”
“这还严密呐这个!”

Hao中336

相声来源于天桥,本来就是俗间之物。解放前后相声及其他的曲艺经过了一批大师的努力,开始变为艺术。后来大师们走了,这种艺术水准难以维持,回到以前的天桥民俗也可以理解。然而郭的出现把相声商业化了,给这个行业的发展方向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而相声内容,是他们自身对相声,对群众需求的理解,是好是坏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
之所以解放后的相声水平比现在高,是因为出现了很多承上启下的大师,他们为这个行业的改造有不朽的贡献。而这之后大师离去,相声向何处去又成了个谜题。也许十几年,几十年后,新一代出现的大师们会再次挽救这门艺术,到时候大家也不会这么迷茫。
试想一下,一个由大俗像大雅走的艺术,不仅要面对原先爱好者的流失,还要面对西方雅的俗的流行的非主流的种种文化的竞争,这个圈子还在逐渐缩小,那么它以后会怎样,谁也无法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与解放后那段时间不一样了。
我真正担心的,是怕这门艺术和其他不计其数的民间艺术一样,最终走向博物馆。相声若继续小众化,我怕以后就成了韩国的了T_T

laijianxiong

其实从一开始就错了,倒纲也好,黑纲也罢,对郭德纲没有任何影响。所谓老前辈们和领导们的手段开始就用错了。郭德纲既不是体制内的演员,又不需要财政拨款发粮草。从道德和伦理上攻击郭德纲没有用,还不如检举偷税漏税有效。曲协主席发声呼吁抵制更是大错特错,让一帮三俗艺术家去教育郭德纲反三俗,这不是扯吗?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郭德纲有今天的火暴就是同行助推的。推就推吧,还不落好,郭德纲该骂你还骂,难怪郭德纲说:相声行都有奴性。

halo665

开始可能只是姜昆说他俗,但后来他几乎在每次演出都大肆抨击主流相声演员,而且比较尖酸刻薄,扩大了打击面,感觉有点自己红了,可以有资本叫板的意思,其实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现在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德云社的演出除了他和岳云鹏的还勉强能听,其他人基本都是凑数,包袱也都是在炒冷饭,反正我是乐不出来了,也肯定不会花钱去现场看,感觉还不如八九十年代老相声耐听。

Mr Ursus

虽然我对于相声是外行,但我想到几个例子。毛主席他老人家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对社会主义新艺术的理解应该顶破天了吧。可是他听相声指明得听被删掉的不干净的相声。

日本空手道一直号称自己一击必杀,所以不能和别人打比赛怕失手杀了人,后来出了国跟一群签生死状的泰拳选手干了两架全给用担架送了回来,才掀起空手道内部的全面反思和改革。

我想最接近的先例是波峰与波谷一书中提到的官制改革,南北朝时期,南方自恃文化传统,以门第论高下,崇尚清谈,搞了一堆自己的评价体系,门槛恐怕比各位的相声门槛高明不知道哪里去,但是最后还是被务实,粗鄙的北朝谈笑风生间灰飞烟灭。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22326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