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的意乱情迷

二货  •  |  吐槽 | 共 1,066 阅读 | 共1171字 | 0 评论 | 分享

1

“你喜欢我吗?”公交车前座的姑娘忽然回头,眼神直直地对上了他的眼,定定地。一字一顿,确保了他能听清楚每一个字。

睫毛忽闪,气路紊乱,面孔充血,耳膜鼓胀。仿佛突然掉进水里,视线模糊。世界在远处轰隆隆地奔驰而过,徒留一种类似钟情的麻木感从指尖扩散至全身。他感觉自己要休克了。说不上来是因为惊慌还是爱意。

“你喜欢我吗?”姑娘语气不变,表情不变,连吐字方式都和之前一个样。

窗外夜已经深了。公交车坐马观花路过的夜景有着霓虹的光辉。红色的光晕暧昧地流连在她年轻的耳朵,她耳朵上有一层薄薄的小茸毛,被流转的光晕渲染得性感极了。

“你刚刚一直在注视我。我知道。”他感觉自己有点爱上姑娘的这种说话方式了。直截了当,一字一顿。略带侵略性的标准普通话,措辞古怪,咄咄逼人。放在口头有种莫名的文诌诌,并不能猜到她是哪里的人。

他喜欢这句话。肯定句,不需要回答。耳边的巨大轰鸣声如潮水般褪去,他的心平静仿佛飓风扫过的热带雨林。是的,从刚刚坐在她的后座开始,他就不能抑制自己看向她。盯着她。抑或说是贪婪的吮吸她的模样。

她的头发相对于女生而言短得出奇,像个男孩子。很明显是因为得罪了发型师,或者干脆就是自己剪的,头发长短不一乱七八糟,竟然还很好看。发尾短到翘起来,这使她好看的脖子修长而安静地展现出来。她的颈骨纤细而剔透,很好看,很好看。这使她低着头坐在前面都可以长久地吸引他的注意。

“我感觉到你的呼吸离得很近。”

又是一个肯定句,不需要回答,他喜欢。这使他可以暂得喘息,将思绪拉回来研究一下姑娘的样子了。

姑娘长了张无功无过的脸。在深夜这么说起一个姑娘真是让人沮丧,因为一点都不诱人。但是在这样的夜里,在这样一个公交车上,在这样的月光、这样的霓虹下,他竟意乱情迷了。

“所以你喜欢我吗?”姑娘再次发问。还是一模一样的语气。

这一次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逃避了。但他的确也不知这个问题的答案。假使爱意存在却未被他感知,那么说“是”或“否”都显得太过敷衍。

“也许吧。”他说。

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像薛定谔的猫一样。既活着,也死着。

当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无数种可能的世界坍塌成一个个体。答案确定,无法变更,一切的未来都会根据此刻的答案构建,身不由己。

床侧曼妙玲珑的胴体在月光下背对着他静静地陈列,温润如玉。乱七八糟的短发肆意生长仿佛在控诉这具躯壳太过精致不够洒脱。

一片纯白蕾丝底裤被压在膝下。男孩碾过它缓缓爬向姑娘,用舌头一点点舔舐她的躯体。从蝴蝶骨,缓缓的舔到颈部,再到她有着细细茸毛的小耳朵。轻轻地咬啮,轻轻的,小心翼翼地。仿佛怕惊醒一只浅眠小动物。

“喂。”男孩往姑娘的耳里吹着气。

“咯咯咯”姑娘笑醒了,迷迷糊糊地用手臂环住男孩的颈部。

“我喜欢你。”男孩说。可惜她还在睡着,并没听到。

男孩抬头看向窗外不怀好意的夜。

他看到夜空中有只黑猫。

他的眼睛张开,又缓缓闭上。就像从没存在过一样。

来源:十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