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雾霾的罪魁是汽车?

二货  •  |  社会 | 共 947 阅读 | 共1692字 | 0 评论 | 分享

北京半个月以来2次发布重污染红色预警。

预警期间,将采取机动车单双号行驶,中小学、幼儿园停课,企业停限产等措施。

无数北京车主心中恐怕都有这样一个疑惑:单双号限行,是否意味着,汽车是染灰首都天空的罪魁祸首?

下面这组图片,来自摄影师卢广。

卢广曾获荷赛金奖,享有世界声誉,他的足迹遍布中国,真实记录了中国污染现状。

答案,或许就藏在图片里。


从北京市区出发,往南驾车50公里就进入河北省。

11月,西伯利亚的大风尚未吹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烧煤味。

河北迁安市往西,烟囱林立,每天滚滚浓烟在排放。

1

迁安市九江线材炼钢厂区,每天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属离子、二噁英等污染物。从远处望向厂区,天空中出现泾渭分明的“霾际线”。

1

迁安市的西面钢铁厂一家连着一家,灯火通明的钢城,夜间排放污染更严重。

1

迁安市野鸡坨镇大杨官营村的土地长年累月被燕山钢铁厂的灰尘覆盖着、污染着。整个村子现在居住过千人,1/3人以钢铁厂为生,还守着农地耕种的农民已经很少了。

1

大杨官营村村民吴国兴和老伴张苏琴住的房子离燕山钢铁厂最近,每天早晨开门地上都有一层灰尘,平时窗门不敢开,晒在屋顶上的玉米被燕山钢铁厂的烟尘覆盖了一层灰。

1

迁安市松汀村村民刘春付一家四口,妻子、儿子都有病没有工作,女儿初中刚毕业,一家人只靠他开三轮车接送人赚钱,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妻子有医保3个月发1400左右,每月还要吃药,他们家是村里是比较穷的人家。

1

迁安市松汀村村民的死亡报告登记表显示,由于唐山迁安松汀村受当地钢铁厂的水污染和空气污染,村民主要是脑梗塞和肺癌等疾病死亡比较多。

1

松汀村民熊纪保家是离钢铁厂、焦化厂最近的家庭之一,每天都闻到煤焦味和烟尘,他今年只有63岁,身患脑梗塞、腿、脚都不好使。

1

松汀村民毛温秀患脑梗塞,妻子在10年前去世,有一个24岁儿子,儿子在九江钢铁厂上班了2年,现在没有上班,天天在家就是睡觉。家里只靠他捡焦炭为生,一天能捡20-30斤,每斤卖0.6元。

1

松汀村的地下水严重污染,从年初开始,村民韩秀兰家的井水有酸味,烧饭、浇菜不好吃。不久,井水变成黄色,很多村民家里的井水都有酸味,村民都不再敢吃井水。

1

村民们经过向村、镇、市、北京上访后,迁安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出资让村委负责为村民们送水。

1

在迁安市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的围墙外是污水排放沟,沟里的泥成为红褐色。

1

迁安市北营乡村民王玉彩在迁安钢铁厂当清料工10年,每月工资1600元,这工种是在炼铁炉输送煤带清理掉下来的煤,工作环境非常脏。

1

50多岁的王玉彩因为收入太低,一直没有结婚。从北营乡的家到工厂的距离有10多公里远,每天一早离家,7点半左右开始清理煤渣的工作,脸上、嘴边、眼角都被染上了黑色的煤灰。

1

邯郸武安市体育馆耗资13亿建成。本地的不少中年妇女,每天会在固定时间来到这里:她们背对体育馆,面向文安钢铁厂,跳起了广场舞。邯郸武安市区有十几个钢铁厂、电厂、焦化厂包围,不管刮什么风,城区污染都很严重。

1

邯郸市洒务楼村离邯郸钢铁厂只有一墙之隔,只要刮南风烟尘就飘过来,落下很多白灰点和铁末,煤气味很重。“很多树木都死了,房间窗户也不敢开,鼻炎咽炎都是”,村民宿付文说。

1

在邯郸钢铁厂居民区附近张贴着很多治疗鼻炎、咽炎等疾病的广告。

1

邯郸市永年县永洋钢铁厂炼铁炉倒入铁矿时冒出的褐色浓烟。杜刘固村的村民韩京财在菜地里扎菜,离炼铁炉只有一百多米。他的双手粘满了炼铁炉飘过来的黑乎乎的污染物。

1

大气污染行动计划实施以来,河北省开展了落后小钢铁厂的产能淘汰。高耗能高污染的小炼铁炉纷纷被叫停。

1

日前,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十三五”规划建议稿,北京提出要将PM2.5年均浓度比2015年下降15%左右,河北提出要将污染严重的城市力争退出全国空气质量后10位。

摄影师:卢广

当代中国享有世界声誉的自由摄影师,《中国的污染》是卢广自2005年开始拍摄的专题。卢广的足迹遍布中国,从中国西部到东部沿海,从黄河流域到长江两岸,专题的内容不断壮大,真实地记录了中国的污染现状。凭借该专题,卢广先是在 2008 年获得尤金·史密斯助研奖;2009年,他获得了尤金·史密斯年度大奖。

来源:网易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