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了20年牢的人在今天出来后在社会会产生怎么样的脱节?

二货  •  |  吐槽 | 共 1,722 阅读 | 共8769字 | 0 评论 | 分享

比如1995年进去,今天出来,假设完全与世隔绝,只有电视看,会不会世界观完全崩塌了,完全脱节社会,或是认知出现问题。欢迎大开脑洞!

1

lee miao

不匿名了。
家父在1992年秋天进去,2008年春节前出来。
进去时我在读小学6年级,出来的第二个星期,赶上我结婚典礼,而我并没有提前得知他要出来。

本来我和老婆计划请婚庆公司按照当下大部分年轻人结婚的仪式把事情办了,结果在他的强力坚持下,按照村里传统风俗办了酒宴,他借了钱包办了整个过程,不要我参与任何事情。他说,他想让乡亲们知道,是他为儿子讨了老婆,了却一桩人生大事,有面子。

哦对了,他出来那天坐了一夜汽车回到县城,在临晨5点多下车后步行70多公里,跑回我们村里,鞋都跑烂了,推开爷爷奶奶的门,他们还在梦中(北方有午睡的习惯),父亲扑通跪下,哭爹喊娘叫醒了两位老人。

08年至今又过了7年了,他一直在不远的一个煤矿做苦力,扛水泥包,修矿井等我也没细问的差事。每个月都回家看望爷爷奶奶,几年前爷爷走了,他更不敢远走,陪在奶奶身边。他说我陪他的时间还不如他陪爷爷奶奶的时间的十分之一!尽管他有15年不在家里!他很自豪,可以亲自为自己的老人送终。

记得爷爷在世的时候,每每收到父亲从里边寄来的家书,一定让我来念。而每封家书都是同一句开头:亲爱的父母大人...,不孝子日夜思念您!
结尾必然是:父母大人一定保重身体,儿子会尽快回到您身边。
每次我念完第一句就泪奔如雨。

我把他接来上海过春节,他盯着电视看“神探狄仁杰”不眨眼,从早到晚,我只是在旁边静静地陪着他。因为电视台广告多,为此我去录像店买了1-3季的全套DVD。吃饭的时候,我把盛好的饭推到他面前,他边吃边看,我给他夹菜,他还说谢谢......我想和他聊聊,但找不到什么话题。住了7天哪也没去,除了看电视就是在楼梯口抽烟,送他去火车站路上,他说:这地方太闹腾,回去养几只羊,春天去山坡放羊。

现在和妈妈分居两地,偶尔见面必然吵架,慢慢不怎么见面了。跟我一年打几次电话,互相问问身体健康与否,就没什么话聊了。

但我知道,他整天在村里跟别人说他儿子如何有出息,聊以自慰。1992年之前,我也曾有他是我爸爸而自豪无比,他可以为我牺牲所有,其中故事点滴我至今如数家珍,我高中至大学求学过程中一直把他照片随身带着怕忘了他的样子。

15年,他和社会脱节貌似不远,当年的亲密却回不去了。

丧心病狂徐老湿

说点自己的事儿吧。
本人08年入伍,服役于某野战军应急机动作战部队。我们部队管得严,不让用手机,查的很严,基本上手机使用次数屈指可数,偶尔用下也是看看当时QQ空间和体育新闻。与家人打电话也是拉家常之类的。我们部队每年分几次差不多半年多的时间再营区外山地间住训、演习。基本接触不到外界信息。营区内能见到的只有5名异性:服务社(小卖部)老板娘、收泔水的大娘、三头老母猪。
我家是在某二线省会城市,那几年发展比较快速。10年底退伍后第一次和朋友去酒吧,看着满眼的事业线,默默用军姿坐了俩小时,抽了一晚上烟。回家第二天出门办手机号,看见对面高层有玻璃反光,用0.4秒的反应弓身移动到树后,同时下蹲。脑子里只有一个反应:TMD有狙击手。
我只是脱节了两年,想想那些脱节10年20年的人们,想想就觉得一阵唏嘘。

路人三年

当年亲了隔壁小红一口,流氓罪20年。出来一看满大街都是耍流氓的!!

鹌鹑

假设一个学信息竞赛的小朋友,在2000年不知道因为什么就进去了,然后蹲了15年,今天终于放出来了

他的第一件事是,看到大家写的代码,惊呼卧槽,你们数组开这么大,真的不会爆内存吗?循环这么多次,真的不会卡机吗?

其实我只是初中封刀两年而已,高中再出山的时候,允许的数组尺寸和循环次数,就已经让我叹为观止了。

摩尔定律实在太可怕了。

匿名用户

表哥50多,去年出来了,坐了差不多20年,盗窃,据说当时人称锁王。严打时死缓后来改的无期。花了2星期学会用iphone,路完全不认识,天天在家带孙子买菜煮饭,跟普通退休老人差不多。嗯,重点是现在的锁他不会开了。

舒子由

强子今天出狱了,我去接他,他苍老了不少,但看上去精神抖擞。

我告诉他,"你老婆改嫁了",他说,"没关系,我猜得到。"

我告诉他,"你母亲去世了",他眼睛湿润,"没关系,记得带我去她墓地。"

我又告诉他,"你家被强拆了,你已经没处可去了",他哈哈一笑,"这根本不是事,兄弟,就冲你今天来接我,哥带着你一起发财。"

我很好奇,问他准备走哪条财路,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地叫了辆车让我去后排。

一路上,他不断地跟司机说往哪走,在哪转弯,最后我们来到了一座山前。我心想,这该不会刚出来就要抢劫吧……没想到强子说,"哥们你帮我付账,我身上没钱。"说完就下车上山了。

我一路跟在后面,这荒无人烟,草比狗还高,走了不知道有多久,强子停下了。"就这,跟我一起挖吧。"说完他就蹲下去开始用手刨土,我没动手,站在旁边抽烟,鬼知道他埋了谁在这。

没挖多深,就隐约看到土里有个木箱子,打开
盖子,上面是一层厚厚的油布,我心说"卧槽,难道真是好东西!"

那天夕阳红得可耻,我盯着强子刨出来的一整箱BP机,久久没有说话。

有人说看过原文,叫我注明出处,很无奈,这原文就几十个字,而且我早就忘了,故事是我自己写的,因为我就记得一个bp的point,谁有出处谁告诉一声,我一定加上。

匿名用户

1995进去之前玩了仙一,今年出来就买了仙六——20年过去了你就给我这游戏?!

往南方走不要回头

别说20年,哪怕只有十年都脱节了。

那天接警,一个哥们被酒托骗了5000多,他想了半天不对头,就报警了。我们到现场一问,就知道这是酒托,就带他去要钱(酒托这种事,我们派出所管不了,这是物价局的管理范畴,别人说自己红酒是巴菲,我们也没有权力去否定,所以都是帮报警人要一部分钱回来)

他在去那里的路上和我们聊天,我们知道他才出来,零几年进去的,大概坐了10年牢,他说他在监狱里学了法律,也和我们探讨了一下这个怎么定性。

聊着聊着,他带着一股子无奈说:“哎!怎么现在人都这样啊!感觉现在出来了什么都看不懂了、、”

后来帮他要了3000回来,我们不能全要求店家退,因为也要考虑到他确实有消费。

夕阳下,这哥们的背影无比沧桑。我想他要是十年前知道这招,还犯得着去犯罪?

张三

我听说过的故事,出狱的时候朋友接他,路过市区,感慨道:“我是不是到了香港了!”出来没两天由于不适应现在的交通,不当心出了个小事故,到医院去检查时报警,交警赶到后问他情况,他一个立正,大声说:“报告政府……”把交警吓了一跳

匿名用户

警察来答。

蹲很多年监狱以后出来的人很多都会恍惚和不自信。
看人的时候眼神发虚,说话的时候明显没有底气。
对于很多常识的问题会反复确认,即使是非常容易找的地点也必须一遍遍解释和告知。

父母多数去世,老婆大多改嫁,孩子通常不认,房子基本拆迁,就连户口也可能因为没有采集照片信息而被临时删除。

基本上最后都要靠兄弟姐妹收留接济,干点儿粗活重活挣口饭吃。

mercury8848

身边20年监狱出去的例子还真有几个,并不像你们想的那样和社会脱节。首先,监狱并不是完全封闭的社会,在押服刑人员能够看到电视,杂志等媒体,干警谈话,亲属电话接见也能带给他们外界信息。能说有服刑人员经常给我讲中美日军事力量对比,各种尖端武器参数吗?(问题人家从来没记错过)

基本套路是这样,以一个家庭条件尚可的为例。
出去第一天:呀,原来我刚进去的时候,这还是平房(荒地),现在都是这么高的楼了。
第二至七天,买买买,配置手机等装置,并花时间学会使用。走亲访友,这时候往往会出现未来的分界线了。又和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的人,很大可能二进宫三进宫。有亲友支持,能从事点正当活计的,多能走上正道的。

李健

这可能是我有史以来写过最狗血的悬疑爱情动作故事了,堪称大手笔!

阿飞蹲了二十年大牢,出狱时虽然只有42,但狱中积年累月的体力劳动让他看起来有60岁。出狱那天没有家属接送,阿飞站在大门外神情恍惚,愣了一分多钟后把手伸进包裹,摸索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片,这纸片是当年怀孕妻子托邻居小孩记下的地址,如今成了回家的唯一线索。

当年抓捕阿飞的李警官正在马路对面的车上向他挥手,阿飞踌躇了一会儿决定过去,但他从没见过这么多车,还开的那么快,他站在马路对面不敢过去,李警官着急的向他示意走右边的斑马线,但阿飞哪知道什么是斑马线,当年山沟沟里的放羊娃,一辈子只坐过拉他去监狱的军车,还是被蒙着头的状态。阿飞狠狠的剁了几下脚,决定横穿马路,他运气还算不错,没遇上女司机,一片急刹车后成功到了李警官身边,李警官半开玩笑的说他颇有刘翔跨栏的架势,阿飞懵B了,问道“刘翔是谁,为什么要横穿马路”?

俩人好像都有心事,坐上车后一语不发。阿飞紧紧的抱着包裹,胃里翻江蹈海,心里默念到不能吐警官车上,不能吐警官车上,不能吐警官车上,结果跳车了,李警官吓了一跳,把车停在路边赶紧跑过去看他,只见阿飞半趴在马路牙子上,在用手指扣嗓子眼儿。大概两分钟,阿飞缓缓地抬起头,尴尬的看着李警官说“我头晕想吐,嘿嘿”,李警官一个大耳刮扇了上去,“你TM的晕车不会直说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绑架呢”!

好在阿飞只是擦破了点皮,但俩人上车后依旧沉默,阿飞想快点回家,于是想给警官看看有他家地址的纸片,但现在怎么找也找不到了,李警官从后视镜里看见阿飞局促不安,问道怎么了,阿飞答”我的纸片找不到了“,”哦,我刚才接你的时候看见那纸片了,你跑的太急,纸片被刮飞了,咋啦“?阿飞掩面大哭,说”那是我老婆给我回家的地址,现在回不去了,呜呜…..”李警官听完后大惊,表示派出所应该能找到你的档案,先别哭。李警官从去长途汽车站的路上掉头,开回了派出所。

“阿飞的档案已经被移交到其它地方了,要找会有些麻烦,可能得花一周时间“,”行,你抓紧点,别让阿飞家人等急了”。阿飞蹲在墙角一语不发,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半遮着脸。”咱所还有没有多余的床位,先让阿飞住这里吧“,“所儿,最近查的严,您别为难我”。李警官有些不耐烦的说“得了,得了,反正我老婆最近出差,让他先住我家吧。

”阿飞跟着警官来到了小区,不远处手舞足蹈的大妈们吓到了阿飞,“这群大妈咋了,神神叨叨的,我们那块儿的神婆就这么跳,”说完还给警官跳了几下。李警官说道,“嘘,小点声说,这叫广场舞,不是什么神婆舞。”阿飞站在电梯最内侧,李警官搀扶着一位大娘也走了进来。轰的一声,电梯开始上升,大娘没摔倒,阿飞倒一屁股坐地上了。李警官红着脸扶起阿飞,向大娘尴尬的解释说远房亲戚,没见过世面。

一波三折后,阿飞终于进了屋,又被客厅里一台54寸的彩电吓到了,这是啥东西?警官说电视,阿飞反驳道“这不是电视,是镜子吧?你看,照的我多清楚。”警官无奈的摁了遥控器,画面瞬间出现在阿飞眼前,轰的一声,阿飞坐塌了茶几。

晚上,警官的孩子突然回到家中,高高帅帅白白嫩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玩手机,阿飞凑近问道”你在玩什么“,小少爷不耐烦的说道小米手机啊!阿飞走到屏幕正面,也学着他戳屏幕,一不小心打开了GV视频。啊,屏幕卡了,画面卡了,声音还在放,小少爷一急就把手机摔了,李警官听见啊啊啊啊啊啊的叫声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发现儿子也在家,惊得一身冷汗!小少爷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耍起无赖,吵着要阿飞赔手机,李警官可能是觉得儿子没礼貌,就狠狠的扇飞了儿子。小少爷表示非常生气,推开阿飞,把自己反锁在屋内,嚷嚷道你不买苹果,我就不出来。警官答道,“滚!滚!“滚!

晚饭后,警官早早的睡了,但阿飞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一直想着警官的儿子,也想到了自己的儿子,所以决定暗中帮李警官挽救他与儿子的感情。经过一阵长途摸索后,他带着苹果回到了家,发现李警官还有他儿子都在客厅。阿飞有些尴尬,但还是拿着苹果走向警官儿子,对他说道“给,孩子,别为了几个苹果伤了你爸的心,要知道,balabalabala…..”。孩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爸,心想这大爷咋了?

大家也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周,阿飞慢慢学会了打英雄联盟,虽然依旧弱的一B。

这天早上,李警官值早班回不了家,阿飞在厨房做早饭,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阿飞悄悄瞄了几眼猫眼,发现一群社会小青年正在往门上泼油漆,阿飞大怒,打开门想要教育这群熊孩子,不料反被揍的不省人事。警官孩子见状冲了上去喊道“你们讨债别伤害我爸朋友,有种冲我来!”结果,挨了一刀,小青年逃之夭夭。

不知过了多久,阿飞有种鬼压床的感觉,慢慢睁开眼后发现是警官孩子躺在他身上。阿飞推推孩子,发现他不动,于是自己钻了出来,发现自己衣服上有血迹,左看看右看看发现不是自己的血,于是把孩子翻了过来,发现血是从他肚子里流出来的。阿飞吓得半死,使劲的敲邻居家防盗门,后来邻居把他们送到了医院。

警官孩子是熊猫血,医院没有这种血的库存,护士问道谁是孩子父亲,赶紧过来抽血。阿飞还没来得急指,李警官就叫道阿飞才是孩子的亲身父亲!阿飞惊晕…..心脏病突发享年42
.
.
.
.
.
.
.
.
.
.
.

等会儿,还可以有一种结局,阿飞事后杀了李警官,孩子的母亲因为害怕,于是自杀了,最后孩子亲手把亲生父亲送入监狱!

————————————————
————————————————
开脑洞的时候肚子太饿,慢慢写成了流水账。原本因为熊猫血这事会牵引出二十年前,李警官贪恋阿飞老婆美色,老婆嫌弃阿飞贫穷老实,于是二人密谋陷害阿飞杀人等故事。

我为什么要把他们写死,因为不写死他们我就快饿死了。

匿名用户

脑洞就不要开了,因为身边有真实的栗子。

按照村里的辈分,我应该称呼他为表舅,额或者表表舅(称为A),当年因为替人(这个人就称之为B)顶罪而进去,本来判了20年,后面减至17年,前年出狱,今年被他顶罪的那位给叫人打了一顿扎了两刀(评论里大家说难理解,额好吧那就是B叫人把A给打了,并且亲手扎了两刀)

前面有知友说了,普通监狱并不是那种完全与世隔绝的地方(据A的描述,个人感觉还没以前呆的部队严格),A出来两个月就已经玩得转智能手机等产品了,按他的话来说比起以前啊方便了太多,满大街的出租车想去哪就去哪,至少在外人看来他表现出的并没有不适应这个社会的感觉,至于是真是假我也并没有兴趣深究,你这么表现我就只好这么看了

并不擅长讲故事,而且信息也是和外婆闲聊得来的,有不容易理解的地方还请原谅则个:)

有魔力的猫

当监狱门咣的一声关上,还带着金属特有的声响,咣,我在心里也把那20年的灰色时光也一并关上。我颤抖的目光望向马路对面那棵有知了的树上,狗剩立马就跟孟姜女见了丈夫一样双眼放着望穿秋水的光,使劲儿朝我挥舞着他那瘦长瘦长的胳膊,我看的肝儿颤,心急的跟吃热豆腐似的跑过去狠狠地抱住他,生怕他把那纤细的胳膊给挥断了。狗剩大喇喇的一笑,跟往常一样露了少说也有十二颗牙的大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二猫,你终于回来了,狗根死了,是那次替我挡了一下,伤在害处,落下了病根,一年多了就死了,大贵,前几年,替狗蛋出头,狗蛋怂了跑了,他被人家活活打得只剩一口气了,他要死的时候,喊我给他个痛快,我到现在都还做梦他喊我给他个痛快……说到这里,狗剩实在不下去了,嚎啕大哭继而又断断续续的说,现在兄弟五个只剩我两个了啊……又是一阵悲鸣。他还是合不上那口黄灿灿跟熟透了的苞谷一样的牙,我没有办法,只好拍了拍他的背,给他顺顺气。这时,刚好有辆出租车,我急忙腾出一只手拦下,把还沉浸在悲伤里的狗剩扔进出租车,告诉师傅七拐八拐之后,终于荒凉的看不见房子和行人了。师傅还谦虚的说:兄弟,今天你们是我第一批客人,要不就当交个朋友,车费就算了就当我送你们吧。我心想这世界还是好人多嘛,激动的说:既然师傅你这么豪爽,你这个哥们儿我交了。以后我大哥二哥那群兄弟出来都给你拉!师傅脸色一白:你们到到到哪去?就到前面那个坟山那里去,到山脚下就可以了。顿时车速骤提,两分过十秒就到了我说的山脚下。等我和半醒半醉半迷离的狗剩下车后,车门还没关,出租车就留下尾气和后灯证明他来过。这时,一阵风总算让狗剩清醒点了,他抖了个大机灵,唆了下鼻涕说:你在里面待久了来这荒郊野外的坟山找聂小倩啊?我仰天长啸三声:剩儿啊,今天老子带你闷声发大财去,爱卿闭嘴什么也别问,跟随朕打江山去吧。说完,也不等他把鼻涕从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之间弹出去,就走。等我到那个地方后,麻溜的从包里拿出洛阳铲开搞,我都挖到东西了,正准备打开,狗剩就跟狗见了骨头一样,你他妈的,还藏宝了啊,这下他妈的不愁了,不愁了,不愁了,三步并作一步,一把扯下了那块红色的遮羞布。两眼一翻,顿时晕倒在地,你他妈的居然是 BB机,还是老版的!

Leo Lion

以前就有个男的,93年还是94年犯罪了被判了十多年,2006年出狱后几天又偷窃 一家小办公室的人出去了,一会回来发现被子烟酒被子茶叶都没了 而笔记本电脑,手机等贵重物品没丢 窗户玻璃也碎了,几天后那逗比又被抓住了,问他,竟然说在狱里呆了10年出来不知道手机电脑什么东西。

Koo Ya

曾经看过一个男子被误判坐牢10年的报道,以下是描述他出来后的情景:

出狱后与朋友格格不入
钟致远律师是曾爱云案第一次二审时,由法律援助中心介绍给曾爱云的律师。钟致远第一次看完卷宗就确认,曾爱云是无罪的。这一点他从没有动摇过。他曾数次写信给看守所里的曾爱云,让他坚定信念,要等到沉冤昭雪的那一天。
曾爱云终于还是等到了。
7月21日,法官当庭宣布曾爱云无罪。他终于脱下了那件穿着11年的黄色马甲,走出湘潭县看守所的大门。他重获了自由。
等在门口接他的家人,带他到服装店里挑衣服,要他把从看守所带出来的衣服都丢掉。曾爱云一口气试了十几套,“比做打火机还累”。他说这些时皱着眉,嘴角却止不住地笑。

【家里还给他买了智能型手机,可曾爱云完全不会用。他不知道什么是APP,不知道如何下载,也不会用微博、微信。他被抓前用的是蓝屏的诺基亚,对几乎没有按键的手机很不习惯。
曾爱云也不会网购,他更喜欢在实体店买东西。恢复自由后,在各地扎根的同学纷纷邀请曾爱云来玩。他到了广州、北京、长沙等很多地方,但却需要有人陪同,只因他不会在网上订火车票和机票、不会坐地铁,连手机上的电子地图也不会使用。作为土生土长的湖南人,即便到过多次的长沙,也已完全陌生,“找个小馆子吃饭都要走冤枉路,绕圈子”。
曾爱云说,不仅是现在的生活方式让自己不适应。当年一起学习玩耍的同学、朋友,也与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他的大学同学,多处于企业的管理岗位,年薪至少在三四十万元,有人甚至身家千万。他们都已成家立业,有些人孩子都要考大学了,而他却没有工作、没有组建家庭。和同学们聚会,他们谈论的话题,他也插不上嘴。】

孤独、无聊、迷茫、无助,是曾爱云重获自由后的生活写照。
他曾想再次回到学校完成硕士学业,母校湘潭大学也愿意给他提供这样的机会。但考虑到自己已38岁,且需要承担家庭负担,他最终选择了放弃。他也尝试过找一份工作。但因腰痛,他无法从事很重的体力劳动,专业知识也忘记了大半,找工作着实也成为了他的难题。

匿名用户

说说自己吧。08年父母因为经济罪进去,父亲14年,母亲6年,那年我初三。13年母亲出来,感觉也还行,毕竟里面每天都有10分钟电视可以看,每月都有一次探监,会获取不少信息。只是我花了几周时间教她手机以及各种app使用。对支付宝涉及钱的app比较抗拒,怕输入自己信息不安全 钱拿不回来。现在也学会支付宝转账,扫码付款。新的思路多引导就行。不过有一点永远改变不了,她对自己没有自信,想做些小生意就是迈不出第一步,工作由于有前科更是找不到。父亲现在新疆,预计19年出来吧,里面作弄了个不得减刑。插一句,里面很黑,和电视里差不太多。经商的这两年都小心再小心。

一山又一衫

看到这么多人写网上的,我写个生活中实际的!
去年接了店子,因为前老板与私人装修公司有纠纷,还欠人家10几万的工程款,私人装修公司就请了要账公司找前老板要钱,但找不到人,要账人就先打电话到店子里说来要账,不然就拆装修好的东西,我没大注意,因为见到类似要账或者混社会的人多了!
第二天早上到店子里去,看到大厅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大约50岁左右(可惜没有照片),我刚坐下收银员就介绍他是昨天打电话要账的人,我倒了杯水给他,再给了一只烟,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再看着他看他怎么说!
喝了口水,烟我给他点着了,他吐了烟圈:“我是今年才出来的,原来因为杀了人被判了无期徒刑,改造的比较好改判了18年,这在家没事朋友帮我介绍这个要账的事情,说事成之后给一半的酬劳,我这才过来做这个事情,希望兄弟可以帮我把这个事情做好...............”他Balabala讲了一通,等他说完后,我告诉他整个事情的原委,给出事件三个建议:第一我会把前老板的电话给他,他自己去找前老板!第二前老板也是欠钱才会把店子抵押给我们的,所以不需要找我们算账!第三如果有正当方式或方法我欢迎,但想用不正当方式来闹事我们也不怕!
说了我就直接起身走了,他一直呆到中午还没走的意思,期间一直在打电话,下午的时候我就直接喊我们朋友过来一起处理这个问题,结果一来谈了下,基本没什么嚣张劲儿了!
后来聊得开了,我就直接告诉他这是个坑,如果能走正当程序别人为什么不走呢?肯定是其中有问题,如果实能要回来别人就会直接请正规要账公司去要了,也不会请野路子,说穿了就是恶心恶心新的老板!
在聊天时候他也说因为坐了18年,出来时候用了接近半年才适应这个社会,学会用手机、电脑,还有一些其他的家庭用品,对环境和一些其他东西记忆能力衰减的很厉害,说到最后感觉和别人说话总是搭不上的感觉,最后我建议还是先找份正经工作上班!
看到最后走的时候发现甚至比普通老人还不如,也为他选择现在这个工作无语了!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78321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