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严刑逼供不能做到舍生取义的人是汉奸吗?

二货  •  |  吐槽 | 共 1,596 阅读 | 共5156字 | 0 评论 | 分享

以TG地下斗争为例,固然残酷,可也是讲究策略的,不会苛求党员一旦被捕就死扛到底,也允许他们寻求自我保护。一般如果不是情报线上的,或者职务不是非常机要,被捕后熬过头两天就可以开始撂,撂的内容也是事先准备好的,说小不说大,说远不说近,一点点地吐,尽可能拖时间。最后甚至可以签悔过书以换取保释 — 反正签的名儿也是假的。回去只要通得过组织审查,还是好同志。
能抗住严刑宁死不招的好汉是有的,但未必是多数,只是经过了文艺作品的加工和渲染,让人有了这么一种轰轰烈烈印象 — 胜利都是靠英雄誓死,失败都是因叛徒出卖。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斗争大业最终是依靠的是严密的组织和强大的执行力,许许多多细致的工作,不会过分倚重于个人的品行操守。

1

和平

能活着挺过严刑逼供的,是英雄。
能在严刑逼供之前或者严刑逼供过程中找到机会自杀的,是斗士。
在严刑逼供之下才招供的,是意志比较坚韧的普通人。
还没挺到严刑逼供就招供的,是普通人。
没有落入敌手,主动把机密告知敌人的,是叛徒。

周子楠

“小黄,你要知道,这不是针对你。”领导一脸严肃地对小黄说“上头说了,坏分子已经渗透进了组织的每一个角落,指标下来了,每个部门要交出两个右派。只有李金不是贫下中农,还差一个名额……”

“张主任,我知道,我全都知道,这不是为了某个人,而是为了集体。为了集体的荣耀,为了国家的指标,张主任你说,要我去抓谁来?”

“不是,小黄,我的意思是,这里只有你资历最浅,这种时候,国家需要一个人,集体需要一个人,这正是你的机会啊!”

“张主任,我知道啊,所以我问你要我抓谁?”

“小黄啊……”领导语重心长的说“娃是个好娃,就不要装了吧。”

小黄一下子哭了出来,“看门的李大爷不行吗?”

“李大爷三代贫下中农,他儿子还在当兵,你说呢?”

“那,刚转进来的小红呢?她爷爷可是黑五类啊!”

“小红?小红工作认真,我的上司老王正准备升她当秘书呢。昨天晚上还和小红彻夜促膝长谈了国家和集体”

“赵小二呢?赵小二呢?他才是右派投降主义啊!上次抓他进来,一板砖拍他脑袋上,他什么都招了啊!”

“小黄……”领导拍了拍他的肩膀“赵小二不是我们部门的。”

“可是,可是……”小黄哭得越来越凶了。

“小黄,你这样,像什么话呢?你这样,和出卖同志的汉奸,有什么区别呢?你想想革命烈士,想想用身体堵住枪子的同志,他当时,想过把同志拉过来堵枪口吗?想想革命英雄,在敌人的严刑逼供下,宁死不屈,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同胞的安全吗!小黄,今天,你主动成为右派指标,你就能保护同志们的安全,你就是英雄啊!小黄,你是想当汉奸,还是想当英雄呢?”

“可是,可是……张主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给你当外妾都行,我今晚就聆听王主任的革命教导都行,张主任,你可千万不能把我当作右派分子的指标啊!”

“别说了!上次王主任说你长得还不错的时候,你为了革命献身的精神去哪里了?上次我问你晚上要不要听我讲讲革命先辈的故事的时候,你怎么又有事了?现在倒好,遇到问题,你就退缩了?遇到困难,你就要当汉奸了?这还没给你严刑逼供呢,你怎么就软了呢?我看啊,你就是右倾投降主义。”

“张主任,这,难道真没办法了吗?”

“其实名单已经交上去了,我只是通知你过来,等人把你领走。小黄啊,开心点,起码你保护了同志们的安全,你没成为汉奸,你就是英雄。”

“张主任,我认了,我只想问,我走了,我妈能活命吗?”

“放心,国家是人民的,是老百姓的,是讲道理的。”

……

过了一个月,小黄已经被带走了,小黄他妈被群众们弄到板凳上“坐喷气式飞机”,张主任发言,带头删了小黄他妈一巴掌

“你TMD,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右倾投降分子,简直生了个汉奸!”

东翎

泻药!
其实严刑逼供固然是有,但宁死不招的真心就是少数。逼供手段经过几千年的洗礼精炼,压根就不是随便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所能扛得住的。除去那些没有经过系统训练,只知道往死里打的那种外,更多的严刑逼供是从精神和肉体两方面同时去摧残被审讯者的。即便脱离了战争年代,现代刑侦原则上已经不容许使用暴力来逼供,但整人的手段依旧能让大部分穷凶极恶之人屈服。
因此一般搞情报工作的,为了避免因为网络内个别被逮到的人受不了酷刑或者直接叛变所导致的大面积牵连甚至一锅端,最好的手段不是把每一个人都培养成不怕死、而且肉体精神高度强化足以应对任何酷刑的超人,而是尽量减少每一个个体所掌握的情报以及联系方式。这样一旦这个人被逮到了,一方面不会透露他接触范围以外的情报,另一方面只要切断跟这个人有直接联系的少数几个上下线就可以避免牵连。至于说这个人要扛多久的酷刑才招,就像其他回答里说的,能扛多久就多久,扛不下去招了也不会被责怪——因为这些基本都是在意料之内的!

淳熙

谢邀

你不需要舍生取义,对此,你也无需有心理负担。当然,像汪精卫那样的人才算是汉奸。平民成为汉奸的可能性非常低。

舍生取义,那是圣人的事儿。枪口之下,不要谈什么做圣人,能维持对同类的怜悯,已经很不容易。

如果你是平民,那么理论上来说,你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只要不当带路党,就不算汉奸。

如果你是军人,那么军队自然有军队的纪律,即使成为战俘,只要按照纪律行事,你依然是英雄。

如果你是官员,在面对入侵时,请坚守岗位,纵使城池失守,也请做出最大努力,做好交接工作,尽可能减少平民伤亡。“子归受荣,我留受辱”又何尝不是一种大义凛然。

引用巴顿将军的名言吧:没有哪个王八蛋可以通过为他的祖国战死来赢得一场战争。你得通过让别的猪头王八蛋为他的国家战死来赢得战争。

所以,别急着舍身。

匿名用户

我觉得过去的好多文学影视作品都太小看酷刑了。
动辄就严刑拷打结果结果共产党员仍然咬牙坚持,好像挺不过严刑拷打的知识意志不坚定的一小撮人。我觉得这大概是因为各种老作品里反动派的拷打水平太低了,拷打的常规武器是绑起来抽鞭子(就像SM),杀手锏就变成老虎凳辣椒水(其实就这些方法也是挺严酷管用的)。
但人民群众受这些作品熏陶,难免就和《甲方乙方》里胖厨师一样,觉得严刑拷打不过尔尔,我可是川菜厨子啊。既然自己可以轻松经受住严刑拷打,那么经受不住的人实在太不应该了,意志实在太不坚定,说不定本来就想叛变革命啊。
这可不就是汉奸么。
只是事实上严刑逼供之下少有不屈服的,让人多虐待几轮才说的,已经是佼佼者了。如果手里握有重大秘密,抱歉你想自尽也没那么容易了。你看看新中国这么多严刑拷打的,施刑者水平不见得多高且招了就得死,照样是都招供了。招了,实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也就算不上汉奸了。

董旭

如果你在抗日或者解放战争中被俘虏了,然后回到我党的怀抱下。会发生如下事情,在反右和清洗运动中,被下放劳改直到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如果侥幸没有人揭发或者有上级保你,你可以活到66年,然后被红卫兵抄家,被人举报,批斗,惨死。与其这样还不去当时宁死不屈,还能落个烈士。

匿名用户

匹夫无罪,怀璧有罪。
你都到严刑拷打的地步了,证明你知道的信息很重要,那你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去做那种事情呢? 我的定义就是,你要不就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你知道了很多重要的东西,你被打屈服了,出卖了组织,那你就是叛徒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如果真的知道自己被抓就叛变,就熬不住,那重要的信息就不知道为好,不做特务什么的,做个普通人把

小小许诺

不管经没经受得住严刑,最终招供给出了敌人需要的情报,都是可耻的汉奸。
虽然汉奸有大小之分,有主动被动的区别。

和我一样的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拥有普通人的体魄,拥有普通人的意志,被时代的洪流裹着前进。在残酷的刑具面前,我们的体魄和意志,不值一提。
我们是没有选择权的。由不得你不招供。
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尽量晚点说,尽量少点说,尽量慢慢说。

说了,就是可耻的。
不能因为不得不说就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能够弥补错误,那就拼了命去弥补。
如果不能弥补错误,那也要尽力去悔过。
骂你要听,打你要忍,枪毙要认。

30日 新更
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人了。
今天看到有人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有人骂我是大汉奸。
我一不出卖组织,二不坑害队友,清清白白,堂堂正正,既不是党员,也没有机密可守,谁能说我是汉奸?
倒是有不少给汉奸洗白的,好像经受不住刑出卖了同志就可以原谅一样。我直接说吧,不管你是因为家人朋友还是因为贪生怕死,你出卖了同志出卖了组织,你就是汉奸。
你在关键的时候,在大家都需要你挺住的时候,你放弃了,你投降了。你深深地辜负了你所背负的责任,辜负了大家的信任。

做出了汉奸的行为,就要承受汉奸的代价。如果受不住刑就可以不是汉奸了,那给每一个叛徒上刑一遍就都可以心安理得了。

匿名用户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敌人拿我家人当威胁的话我会秒供。没错,就是那么汉奸!

有人会说:就算供了也不一定放过我家人。但是,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会尽力去拯救家人。如果一开始就嘴硬,害了家人,我会永世不安。

在我心里,一个陌生人和一千万个陌生人的概念是一样的,他们是死是活对我没有意义。天大地大,家人最大。

我想,很多人都是这样吧。

江何

当然不是;扛不扛得过,有个度;但是这个度,谁也不好说。保命要紧,招就招了,能咋地?只要不是反过来当对方的枪来使就行了。

参考1949年,北平解放前夕的鲍克事件。
鲍是中共驻北平地下党的要员,陈云的老下级。于北平解放前夕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审讯。前期坚贞不屈,但在被打断了4根肋骨(记得看的资料原文是拿掉4根肋骨,但是拿掉4根肋骨人还能不能活我看不好说,这里取打断)后招供。刚招供,共军便攻克北平。鲍克直接作为叛徒由国民党的监狱转移到共产党的监狱。你说冤不冤?
鲍克定为叛徒后老上级陈云去看望他,并表示理解和惋惜。事后有人问陈云干嘛去看一个叛徒,陈云说:人家好歹是挺到断了4根肋骨才招的,现在的大学生别说4根肋骨,打断你1根肋骨你都受不了(在这里也可以看到为什么总会计师组织工作能做到杰出,做到树大根深啊)。
一个情报组织行不行,靠人很重要,但是不能光靠人。我就算你100个人里面只有1个叛徒,这1个叛徒也可以祸害掉其他99人不是?关键还是看组织能力,看团队作战。

匿名用户

一来在严刑拷打下泄露机密不算汉奸,汉奸是为了利益。二来多数人也得不到当汉奸的机会。

影视剧上的汉奸形象多数就是给敌军带路的小人,实际上这种人价值并不大,就是当了汉奸也不会造成很大破坏,在战争中或者和平年代,能带来破坏力的汉奸必须是掌握己方机密情报文件的人,比如战时掌握军队路线战略的军人或者是和平年代了解科研计划的科学家,这种人为了利益叛变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汉奸。

但当汉奸也并不容易,首先组织就不会把信任放在个人身上,会根据交给你的机密等级程度来考核你的思想是否忠诚,哪个组织都不会把重要的事情交给新来的愣头青,那是在作死,动辄考核十年八年是常有的事,而这距离掌握核心机密还远了去呢,不说考核一辈子也差不多了。

至于战争年代从事情报工作者,如果不是经受长期考验的革命战士,甚至就算是忠诚的革命战士也会从两个方面来保证安全,一是不会给你完整的情报,比如自己人接头是万万不会给照片的,传递书信也是使用密码,传递者根本看不懂即使交给敌方也不会造成危险;二来,组织收到的情报,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是不会完全相信的,会经过多方面确认。

另外,在一定程度上,组织会选择那些更愿意为国家献身的人来托付信任,这种意志坚定的战士会在危急关头献出生命。

当然谁也不愿意多流血多牺牲,更多的还是从策略的角度进行保密,就像当年造两弹一星的时候,某个科学家看着核弹引爆感叹国家真是崛起了,殊不知自己一直以来的工作正是两弹一星的一部分。

但无论如何,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任何组织国家都不可能不会出现叛变者,只能是尽可能的避免这种情况了。

匿名用户

在关键时刻没能挺住,当了汉奸,这没什么可耻的,因为人人都有可能如此,完全理解。

但是,不以此为耻,不意味着就要以此为荣。

就好比前好几年汶川地震时期的“范跑跑”:在那个时刻,丢下学生自己先跑了。这没什么可耻的,因为在那个场景下人人都有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范跑跑”的选择完全可以理解。但是,随后这个事情不断被曝光后,“范跑跑”的姿态大有以此为荣之势,这就走上歪路了。

匿名用户

我觉得一般人不大可能有机会被严刑逼供吧?
都是随大流当顺民,就算心里不服气也要为生计保持沉默。
如果敌人放一条生路,能不饿到,反而会松口气。
如果不幸遇到的敌人要搞三光,那么能躲就躲,躲不了只能拼命了。一般普通人是没什么审问价值的,估计转眼就被杀掉了。
还说敌占区,当顺民是没选择的选择。如果有能力可以选择当汉奸,在当时有些老百姓眼里还算有能耐的表现。。。最困难的选择是打游击。我想能打游击的就很了不起了,虽然有更值得敬佩的那种死也不说的。就算被严刑拷打吐出秘密,也比大部分人厉害了。!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96525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