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匿名向老师检举了考试中作弊的人,这样做对吗?

二货  •  |  吐槽 | 共 1,982 阅读 | 共11517字 | 0 评论 | 分享

1

我为什么感觉自己很卑鄙。

匿名用户

初中的时候是英语课代表。有次老师不在,让我在讲台上一边答题一边监考。
失去了老师的威慑,全班大部分人都在明目张胆作弊,我看得清清楚楚。
于是,一怒之下就将此事上报,后来班主任狠狠教育了他们一顿。
由于当时没有刻意隐瞒,所以是我告发一事在坊间传开了。

那些作弊的人对我投来恶意的目光,说着各种难听的话,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唾弃。
我心想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们凭什么这么对我?于是整个人愈发愤怒,继而变得很冷漠,
一副与世界为敌的样子。有个同学事后跟我说,你那段时间的眼神好可怕。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对我表达了认可,包括有些作弊的人。这让我感到了正直的人的存在。
这件事持续没多久,大家怨气一过,就一切如初了。
体会到了人情冷暖的我,变得不再那么信任他人。

再后来我升上了重点,我们镇上的学校,升到重点高中的寥寥可数,那些作弊的人大部分去了职高。

我本以为重点高中是学习的净土,大家自觉自律。可是我错了,这里的作弊之风,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老师都拿他们没办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都是绝顶聪明的人,就算不作弊,成绩也能甩我几条街。
有了之前的教训,我在这个环境中沉默了。但是自己坚持不作弊,即使数学物理都考过可耻的20,30分,也绝不作弊。老师对我也非常信任,时常把作业答案直接给我,让我参考,不要给别人看。

之后大学,有些作弊的人能拿很高的分数,得了各种荣誉,拿奖学金。我不作弊也不是学霸,也就拿三等奖学金自我安慰。

我不知道不作弊的源动力在哪里,只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若是中途放弃,那之前的坚持就失去了意义。

Ronnie X

作弊是错,本应得到严惩。

揭发作弊这件事情需要很大的勇气,所以匿名的身份情有可原。但仍然鼓励实名举报的行为。

作弊这件事情的性质和与同桌上课讲话,偷看课外书,悄悄玩玩具或者游戏的性质都完全不同。后面这些可能是贪玩,偷懒,调皮,不够自律。而作弊同造假一样是最基本的对规则同公平的蔑视。

正是因为太多人只以结果论英雄,默许、纵容甚至鼓励作弊、造假和欺骗的行为,所以鄙国当今社会才有如此多恶疾。

王亞暉

对,而且值得鼓励。
我想说,在多数情况下,说实话是最正确的选择,一个人如果笨或者成绩不好没什么,只要能踏踏实实做事肯定不会太差。但是一个人如果又不诚实又没有正义感还他妈的怂那就是真的无可救药了。
另外我觉得中国的教育也没有不堪到拿作弊当做是反抗教育体制,我的经历是,中国的教育虽然谈不上很优秀,但只要自律,跟着老师一步一步的学校来总能学有所成。不要把自己的所有问题推给教育,毕竟更多人的在跟你接受一套体系的前提下,他们混的很好。
而且举报人作弊这个事情上,没有出发点是不是光荣的问题,本来作弊就是破坏平衡性的一种情况,举报作弊只是为了保持公平竞争的原则。如果这个都算不光荣,那好好学习也是不光荣的了。至于匿名这个更好理解了,在中国脑残丛生的学校来说,是一种应有的自我保护手段。从这个问题可以看出来,中国学生最大的问题不是学的东西不好,是根本不知道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

最后说让我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我在美国一门计算机课之后教授叫我过去问我知不知道班上其他中国学生互相抄程序作业。我是知道的,所以我实话实说我知道这个事情。教授问我为什么之前不告诉他,我说他们那个抄作业的水平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抄的了,不用举报就可以知道了。然后抄作业的每个中国学生这门课都直接fail了。可怕的是之后居然这帮家伙知道是我说的了(好像又是某个中国TA说的),然后甚至开始联系其他人排斥我,说我不爱国(首先这哪跟哪,然后我确实不爱国怎么着吧)。

莱恩

@青葭 答案下的评论,后来想着题主可能看不到,贴出来吧。

我读中学和大学时,都作弊过,不多,但确实有,无关紧要的科目或小考试,在桌脚上/不锈钢尺上用铅笔写两个公式什么的,小打小闹。拿手的科目,不用作弊;重要的考试,不敢作弊,因为我多少还知道1.作弊是错的;2.错误的行为你还是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3.承担不起后果的,千万别去干。

大学二外日语,没底,准备了一张小纸条,考试发卷子的时候,偷偷拿出来夹在卷子里,结果发现根本用不上,题不是都会,及格没问题。但监考老师相当机敏,果断把我揪了出来——怪谁呢?委屈吗?有用吗?怪自己,老实受罚吧!

那是我第一次作弊被抓,众目睽睽之下脸热如碳,那种羞愧感、后悔感久久萦绕,难以忘怀,所以我再也不作弊了。我在想,如果上中学时就有这样的经历,在作弊上栽过跟头,也许我不会在大学时还有这样的恶习。作弊时偷偷摸摸的行为,鬼鬼祟祟的心情其实都不好受,还要承担被抓的风险、恶果,与其这样,不如牺牲一点时间,多多备考,大多无关紧要的考试,要过关,也并不难的。

人总是在错误中不断成长,作弊这事是一桩,还有一桩工作上有关经济的,不合制度的与人方便,纠结了很久之后,我还是应允了。顺风顺水,没人发现,没人因此受害,甚至于公于私都有好处,但它终归就是见不得光。不管怎么自我说服,都没有办法压制住那种难过和挣扎,得不偿失。虽然起誓今后绝不再做这样违背自己三观的事情,但已经做过了,再无法以职业节操自得,深以为恨。

平常人总都有弱点和缺点,都不是白璧无瑕,可正常人是做不到厚颜无耻地把这一切都合理化的。
------------------------------------------------------------------------------------------------
因此,结合我的个人感受,我觉得:
1.他作弊是他错了,他应当承担被发现/举报的一切后果。
2.你的举报行为不管是什么目的,只要没有诬陷他,就没什么可指责的。
3.如果他是一个能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的人,那么你的举报行为真的很可能会帮助到他。
4.匿名是你的自由,也是自我保护的手段。

世界很复杂,也许作弊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可是请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可以很好地辨别、区分不同的作弊动机,衡量作弊危害,体谅/不体谅具体的作弊行为呢?哪些考试可以作弊,哪些不可以?什么时候该举报,什么时候不该举报?是不是还要制定一份《举报作弊行为准则》出来?

我觉得破坏规则的人应当承担破坏规则的后果:
1.有人提到小岗村破坏规则,你牛逼,你打破不合理规则,你引导建立一套新规则。
2.有人提到张艺谋超生,同样的,你牛逼,你付得起罚款,你摆得平组织,你担得下口水。
3.你作弊被抓被开除,你无所谓,你不在乎,你不痛不痒,你走你的路,你活得上好。
4.都不行,那你只有服从这个规则,受这个规则的制约,千万别抱怨什么一次作弊毁一生。

是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是这样。

匿名用户

我在某藤校念书,学校里有专门匿名检举考试作弊作业或论文抄袭等学术行为过失的系统我会说吗。。这事儿在美帝,至少在我校特别敏感,我当时知道这个系统存在的时候很惊讶,觉得“谁会去这么做啊”。

然后发生了件事儿。。

这学期做一门课的助教,学期开始时系里进行TA orientation,告诉我们“看到作弊的同学要直接tell him to leave the exam room”。

第一次midterm监考的时候,几个印度同学互相偷看甚至交流,我和另一个助教当时也没有做什么实际的措施,只是多加注意,于是他们收敛一点儿了。

第二次midterm前,教授把我找过去,告诉我第一次midterm后有人匿名向系里投诉,说有同学作弊,他希望这次考试期间监考要更严格,如果发现作弊“I have no problem in failing them”… 那几个印度同学故伎重演,我们把他们座位调开(感觉比起赶出考场,这已经足够善良了),后来改卷子的时候发现这几个同学成绩烂得跟什么一样……

默默觉得有种维护了正义的感觉,毕竟每一次和考试都会直接curve到最后的总成绩,所以总成绩反应的是每个人相对于整个班的水平,而作弊distort了某个人的位置,对别人来说很不公平。

----
一直在知乎潜水,上回正好看到这个问题有感而发就答了一下,没想到因为语言的问题引起了争论。我想,每个人的经历都会影响他的想法,我有我的偏见,他也会有他的偏见。所以我可以理解指责我的评论,同时也非常感谢留学生同学们的理解。

其实一开始打了挺多字,后来看了排名第一的回答,感觉在这里争论这个确实有点。。太歪楼了。。大家好好珍惜知乎这个平台吧

程序猎人

很早就看到了这个问题,因为有很多人给出了不错的答案一直没有回答。

但我忽然感到在这个问题上,即便有雷同的答案,也要多一个回答者,来让这个世界更加正确。

答案很简单:这么做很对!你帮助了自己、帮助了同学、帮助了学校、帮助了整个社会!
你完全没必要感到卑鄙,应该感到卑鄙的是那些作弊的人和对你白眼的人。

至于原因,很多人已经说过了,我也不赘述了。

我不是圣人,我承认,在学校时,我也偶尔作弊。
其实,我这人很单纯,最早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弊的。直到小学里有一次考试,老师说:请同学们把书包放在书桌中间,不要偷看别人的答案。
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人会这么做。后来知道了这种行为有一个专用词汇——作弊。
不知道多少人是像我这样被老师教会了作弊,但我的作弊启蒙教育,真的是小学老师。
虽然懂得了作弊,但我却并没有实施。因为我没有必要,凭自己的实力便可轻松获得满分的人,为什么要作弊呢?
直至初中,因为贪玩儿,成绩开始下滑,我宁可分数很低被家长、老师臭骂,也不会去作弊。
到了高中,老师有了各种惩罚手段,压迫得人要么拿高分,要么倒霉。我才真正地开始实施作弊行为。
这一行为一直延续到大学,由于大家都作弊了,也没有什么罪恶感。加之老师的默许和纵容,我也慢慢浸泡在这个污浊的泥潭中而不自知。
待到我开始学习第二个学位,计算机的时候,我发现这是我真正热爱的知识,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了学习当中,我又不再需要作弊了。但为了人际关系,我会协助他人作弊。
后来有机会去日本,又参加了工作,接触到了各国的不同人物。方才发现,很多人,其实是有一种应该叫做道德荣誉感的东西。
慢慢地,自己也有了自己的道德荣誉感。回想自己过去的斑斑劣迹,实在是为自己的行为所不齿。

或许有些人会对这种道德荣誉感嗤之以鼻。
这我也不恼他。毕竟每个人都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了。很多人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多,该作弊的人还是会作弊,该堕落的人还是会堕落。
之所以还要啰嗦这么多,只是希望能多唤醒哪怕一个人。也为了告诉世间,这里还有一个正直的人。

回到题目。开头说了,我本没打算回答。之所以改变了心意,是因为忽然想起自己那个“创造美好的世界,从我做起”的信念。
一张白纸变成黑纸,是一个个黑点不断累积而成的。反之一张黑纸变成白纸,也要有一个个白点去点缀其上。
我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为了告诉提问者,这里还有一个赞同他行为的人,还有一个愿意从自身做起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至少,有了我的回答,大家就可以知道这个国家变得比之前又好了十三亿分之一,比之前又多了十三亿分之一的希望。
如果每个人都去贡献自己那十三亿分之一的正义,就不会再有人像提问者这样做了正确的事却还充满困惑了。

估计,走在大街上,也敢大胆地去扶起摔倒的老太太了吧……

Schwarzer

先给出我的答案:对
----------------------------------

题主没给多少信息,我就按照我自己的经历来谈一谈了。

高复的时候,我班的班长每次月考都能凭借抄别人答案而拿到一个相当好的成绩,甚至于多次成为我班第一名,老师夸奖,关注,发“奖品”。但我们同学都知道他是抄出来的,为之不齿。
但是到高考呢?
很差劲,考了个班里的中等水平,高出一本线20多分,最后还是去了一个二本学校。
我们曾经劝过他,不要这样。他说,没事,不会的抄了就会了。
----------------------------------

从任何角度出发,不管被举报的是有人谈到的通过各种不正当手段获利的“学生会干部”,还是那个默默无闻只是为了混个毕业证的“老实孩子”,对于你来说,这都不能说你有错。

考试必然要求公平。每个人都要遵守“不作弊,不协助他人作弊”这个无需言传的约定。违反了这个约定,作弊者损人利己。从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或者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举报不失为一种减少损失的做法。而且,违反约定的人也应该受到惩罚:不是仅仅因为他的做法,更多的是因为他的想法。
----------------------------------

我不能说我没有作弊过,但我上高中之后从未主动抄袭。别人找我要答案的时候,碍于情面很难拒绝,但我心里很是痛恨。直到现在,即使我面对试卷一道题也不会做,我也不会抄袭别人。

为什么?

之前不好好学习,整天宁愿无聊地刷网页看微博玩游戏,也不肯看一点书,却还想拿到一个好成绩,“回报”父母老师?
心底不安啊!
我做不了的事情,我会承认能力不足。但这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不努力啊!

多大的付出,就该有多大的回报。
----------------------------------

虽然我没有主动举报过作弊者,但是我还是欣赏题主,有这个勇气。
或许你因为被举报者朋友而感到羞愧,或者是其它种种原因。
但请相信我,你的做法是正确的。

如果他是你的朋友,还希望你能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对待这件事。最好能跟他谈一下,如果不想让他知道是你举报,随意些,不要太正式。但很遗憾我这个帮不了你,我没经历过这种事情。
如果他不是你朋友,更不用放在心上。或许你帮助他醒悟,这倒是要感激你;或许他自甘堕落,又于你何妨,非一人之过也。

相信自己,你是对的。不要太多的把批评和辱骂放在心上

BigMoyan

我从小学到现在大四,没有在一场考试中作弊,但也没有举报过别人作弊。不作弊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即使大家都在作弊我也不会作。不举报是对自己的保护,在确认对自己不会造成实际影响的前提下,或许会举报。
我鼓励您匿名举报作弊者,不是鼓励您举报,而是鼓励您匿名举报,不但要匿名,而且要尽量小心。你知道你在做的事情没有错,我也知道,但是这世上不是所有正确的事情都能放在阳光下做。生存是你要考虑的第一序列的问题,而不是道德的满足感。如果环境不允许你将正确的事光明正大的做出来,那一定要先学会保护自己。
不要做错误的事,也不要为不够资格的正确付出过高的成本。

东林君

扩展一下,举例是没有尽头的。

在我实习的电视台门口每天都有许多上访者,他们举着伸冤的牌子,穿着褴褛的衣服,事迹都十分悲惨。没有人理睬他们。
但是当我们做出一些经济分析时,情况远比表面更悲惨。民告官的代价实在是高得惊人(原始材料可见于吴思《潜规则》:
每年那么多伸冤者,可能也就百分之一二能够突破村、乡、镇、市、省直至北京的围追堵截,「上达天听」,他们的成本是连生命都受到威胁。而对于官员来说,即便事迹被曝光,他们也可以过几年安安稳稳换个位置继续干,几乎完全不受影响。
更一般的情况是,中央派人下来查,地方给出几百万的「钦差费」打点,这笔钱还不是要出在羊身上。而且,由于处罚实在太轻,还不如不罚。因为官员原本掠夺公民合法产权时还带有一丝负罪感和不安,现在他们看到哪怕上访中央也不过是这样的「惩罚」,那腐败不仅更大规模,恐怕还要更公开。
哪怕千万分之一的概率下,上访者告赢了。收益呢?诚然,整个社会的公正、法制得到了维护,但这所有收益摊派在每个人身上的。对上访者来说,他们付出的是生命,得到的可能只是一亩三分地(哪怕全村受益匪浅)。

说回举报作弊这件事。
我说说我的经历吧,我初中时考试和一最好的哥们一考场,发现一作弊的,我们俩义愤填膺,决定考数学的时候他再作弊就举报他。
结果他下一场果然又来了,我还在想考完了说,结果我哥们举手就跟监考老师说了:那,坐我前面那个人作弊。
作弊的人懵了,没见过这么直接的,手机都还在两腿间夹着呢;老师也懵了,考场里很多人都听到了。
然后我们俩下课了就被人追着打,于是决定分开跑,人家把校门堵住了,我找到我老师顺路出去了,我哥们急中生智,居然把衣服反过来穿混过去了。

当然了,这不是个喜剧。后来人家还是要打我们,把我们的班级查出来了。最后不得已,我们只能请班里的一个「大哥」帮忙和解了——后来又因为这位大哥大纠缠而后患无穷。

看到了藤校那个回答,制度不一样,结果就是不一样啊。初中时我们检举别人不仅没有小红花,甚至老师都没有给作弊者严厉的惩罚啊(大学好一些了),初中老师都觉得你多事呐。
记得当时监考老师的反应是假装没听见,讪讪地走了,后来我们被追着打的时候保卫部都不管我们。
这和民告官有什么区别:对个人而言,赢了也是输。公地悲剧。
总之,在中国,民主是有限的,进步是局部的,维护正义还是得明哲保身。
一个好的制度应该使:
犯法的惩罚(代价)=犯法的收益*被查出的概率
左边太重可能导致罪行极端化,右边太重则可能使太多人逍遥法外。

最后,yolfim的观点我不能同意。我不认为匿名就是一种原罪。中国没有退出自由。

Vivian小水

回答楼主问题:检举是你的权利,但这样做对你不会有太多的好处。

回答关于作弊的问题:我觉得作弊对自己的坏处大于好处。为了那些日后都无关紧要的考试,从此人生有了污点。我说的不是被发现的结果,而是,你做了违反道德的事情,哪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也会知道,你从此的正直有了缺陷,值得吗?

我大学的时候,一进学校,就签一个“荣誉保证”,大概就是说,我用我的荣誉来发誓,我在学校里不会做任何违反学术公平和道德的事情。从此以后,所有的考试,都是自己安排,自己给自己考。老师会给你一个时间段,比如从某个周一到周六,这段时间里老师会把试卷放到图书馆里,你自己找个方便的时间,自己去图书馆里问管理员要试卷,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自己算时间,考完了自己交回去。注意,这是正正经经的闭卷考,但一切都是自己管自己。我们的图书馆有四层楼高,有时根本没有人在你身边,这时候监控自己的,唯有自己的道德和荣誉,因为我想着,如果我作弊了,我自己会耿耿于怀,而这种愧疚感给我带来的影响,比大学里某一次考试给我带来的影响大得多了。

我的物理是在附近的一个公立大学上的,有一次考试我迟到了,当时别的学生已经开始考了,老师说不能让我进场,因为交卷以后他要解释题目,我如果没完成的话就会听到。 我说那我在门外考好了。他还是说不行。我当时觉得很困惑,不过还是在门外白等了整个上午,等学生考完讲解完已经12点了,我就跟着老师到办公室去补考,在老师的眼皮下面20分钟考完,老师当场批改,满分。

后来我才自己明白原来他不让我自己在门外考试是因为怕我没人监考作弊。当时因为习惯了自己学校的考试,完全没意识到这点,也绝对不会去动这方面的脑筋。

我觉得,无论做了什么错事,你总有一天会脱离当初惩罚你的错的人。当初抓你作弊的老师会随着你毕业而不相来往,举报你的同学也会各奔东西。哪怕是你作奸犯科,也总能逃到深山老林里面。可是,你自己对自己做的错事的自责,道德的鞭打,荣耀感的失去,是无法逃避,24小时跟着你的。

虽然我现在已经毕业了,但我当初签的那份荣誉保证还是习惯性地遵守,不舍得破坏。无论做什么事情,哪怕没有人监视,都尽量做到正直,道德,公平。因此内心坦荡,无所畏惧。这份荣誉感和安定感对自己的意义,比起几次考试结果珍贵得多。

周林

一:村民李狗蛋夜里出来撒尿,发现有人翻墙进入邻居家偷东西,看身形是村口剃头的王师傅。于是李狗蛋第二天向县官报案,县官新官上任,闻言大怒,抓来村口王师傅重打80大板,王师傅招供说近年赋税太重家里揭不开锅,县官想树立威信,把王师傅发配到北部修长城。两年后,王师傅,35岁,卒。从此李狗蛋再也没能睡一个好觉。

二:村民李狗蛋夜里出来撒尿,发现有人翻墙进入邻居家偷东西,看身形是村口剃头的王师傅。于是李狗蛋第二天向县官报案,县官新官上任,闻言大怒,抓来村口王师傅重打80大板,王师傅招供说自己就是在村里盗窃十几起的江洋大盗,县官说终于抓住你小子了,这几个月村民们被偷的这么惨饭都吃不起,把王师傅发配到北部修长城。村民们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从此李狗蛋和小伙伴们再也没被偷过,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两年后,江洋大盗王师傅,35岁,卒。

三:有一天王小明在地铁上发现了一名小偷。由于王小明是一个瘦弱的宅男,他没能当时制止小偷。下车之后他发现小偷和他同一站下车,他就向站内的警察叔叔举报了小偷。警察叔叔经过跟踪观察,很快发现小偷再次下手,于是人赃并获。小偷对盗窃事实供认不讳,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警察叔叔了解到小偷家里的80老母和吃奶的孩子的情况,联系居委会予以援助,小偷这一年好好改造,出狱之后在建筑工地成为了一名工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四:有一天王小明在地铁上发现了一名小偷。由于王小明是一个瘦弱的宅男,他没能当时制止小偷。下车之后他发现小偷和他同一站下车,他就向站内的警察叔叔举报了小偷。警察叔叔经过跟踪观察,很快发现小偷再次下手,于是人赃并获。小偷对连续多起金额巨大情节严重祸国殃民的盗窃事实供认不讳,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小偷这五年好好捡皂,不对,改造,出狱之后在建筑工地成为了一名工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一(改):大学生李狗蛋参加考试,发现临坐的王师傅作弊。于是狗蛋第二天向老师举报,老师叫来王师傅问询,王师傅招供说这门政治课实在没什么用就没听课,老师想树立威信,把王师傅劝退了。王师傅只好去学洗剪吹。两年后,王师傅还在学校门口剃头。李狗蛋觉得自己毁掉了王师傅的人生。

二(改):大学生李狗蛋参加考试,发现临坐的王师傅作弊。于是狗蛋第二天向老师举报,老师叫来王师傅问询,王师傅招供说这门课按比例给分,自己想提高绩点。老师想树立威信,把王师傅劝退了。之前被王师傅挤下去差一名就得A结果得了B的的张三,差一名就得B结果得了C的李四,紧握着李狗蛋的手表示感谢。王师傅只好去学洗剪吹。两年后,王师傅还在学校门口剃头。

——————————————————————————————————————————
学校的惩罚制度完善程度和县衙差不了多少,举报从程序上是正义的,但是如果不能建立在一个完善的程序体系之下就称不上“正确”。正义的程序不论出发点,不管是满心内疚还是喜大普奔,不管是揭不开锅还是江洋大盗,都会予以适当的处理。就像三四两个例子中理想的法制环境,小偷被处以适当的刑罚,而且最终还是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的。
在学校里匿名举报会让人感觉到一种“卑鄙”就是因为学校的环境仍然未能摆脱“人治”(甚至说存在和四十年前的情况相似的可能),造成的结果也不能做到轻重合理。从这个角度上讲,举报同学确实有所失当。如果学校存在一个合理的渠道和适当的处置方式,这个问题的争议就会小很多,题主也不会如此自责。

林七

读书读到大学了 作弊这事儿就算没吃过肉也见过千万头猪呼啸而过

念初中的时候学生作弊成风,其中不乏我比较亲近的朋友,通过作弊从末位一路蹿到年级前二十,大家心里虽愤愤也只在私下聊起,她听说之后眼泪就要掉下来:我是靠自己的努力取得的!没有作弊!

初二的时候学校打乱学号安排考试座位,我身边是一个认识但不熟的女生,从我进入考场起便怂恿我协助作弊,考一场怂恿一次,怂恿一次我拒绝一次,后来她倒数了,逮着人就说我:这人不通人情,我怎么求她她都不听,把我害成这样子!贱人!最后这两个字大概是她之后几年对我的唯一认识。

高二学业水平考试,坐我后面的男生是当时同班同学,成绩倒数。学业水平考试虽简单,但是老师们也担负着保证全部人及格通过的压力,于是我的班主任找上我,隐隐有协助此男之意,我没答应也没说不。每堂考完试我就把选择题答案用大号字写在草稿纸上然后离开考场(可以提前交卷),以示“少年我仁至义尽你好自为之”。最后这位同学还是挂了两科,班主任不爽我好多天。

这些不是个例,现在的中学恐怕较之以前更加沦丧。

题主匿名举报的初衷是否正确我不得而知。我只说我观察到的是,参与作弊的人往往愧疚感羞耻感稀薄,反而喜欢和“志同道合”之人一起占据道德制高点,嘲笑不作弊的人傻逼,咒骂不配合的人有病,大家一起歌颂不劳而获的美妙,分享神乎其神的技巧。

这 才 叫 卑 鄙

在这儿,考试大概是普通人唯一的公平竞争的机会。

但有人愚蠢地打破游戏规则,有人愚蠢地效仿。

这 才 叫 卑 鄙

请不要把中华民族宽仁忍让的好品质用在这。

molly Ding

记得刚上高中一次数学考试 当时我周围坐的都是学霸 做了不一会学霸们就开始传答案 然后念答案 然后争论谁对谁错 我当时都崩溃了 我就恶狠狠地说这里是考试 能别这样么 他们也没听我的 我也就闷闷地继续做 最后他们个个100我不及格倒数第一 老师把我说了一顿
还有一次生物考试 我为此准备了一个月 他们还是疯狂地作弊 我还是闷闷地做 结果他们成绩优异 我还是勉强及格还被老师批了一顿
如果说我这样学习很实在没有骗自己 结果却是那些作弊的期末就是成绩优异老师喜欢 我这样的就是平平凡凡 老师最后还总结一句“平时就表现一般”
那又能怎么办呢 我苦恼过这个问题 最后的答案是我这么做最起码对得起自己 说得矫情或严重点 就是即使在这么急功近利的世界里你还能保持自己内心的信念和倔强

雨丝儿

我记忆中第一次对人性感到失望,就是在高中时候。那时候在重点班,大家全都是尖子生,老师也很信任我们,考试经常发完卷子就走了,并不监考。

当时的竞赛班作弊风气非常严重,大家仿佛都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在考场里喜笑颜开地传纸条甚至交换试卷,互相讨论答案的也有。

这个竞赛班里一共有来自4个班的化学尖子生,其中我们班主任一向强调为人诚实不能作弊,所以我们班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加入作弊大军,但周围其他班几乎所有人都在扔纸条、讨论答案,很难不受影响。于是我们班有个女生实在忍不下,走出去找老师,报告了作弊的情况(我至今觉得她非常非常勇敢,很多人不敢得罪同学,只是忍着不说)。老师非常生气,回到教室让所有作弊的人站起来,并要求他们反省写检查。

后来我朋友就背上了“打小报告”的骂名。更有甚者,那些作弊的人中间,有人指着她的鼻子说“你敢说你从来没做过弊?别装了,你跟我们都是一样的。”而她面对这些毫无来由的诬赖和指责,毫不畏惧,因为她就是从不作弊,毫不心虚,她聪明努力,考试凭本事。

后来这件事慢慢平息,作弊之风得到整顿。我至今觉得作弊就是欺骗、是不诚实。在学校里能作弊的人,将来就有可能虚报利润、欺骗合作伙伴,这是非常非常糟糕的行为。

因此我佩服每一个勇敢检举作弊行为的人,因为这是需要勇气和非常坚强的内心的,这样的人让我对社会道德律有信心

恬玮儿

我来说一下我的人生经历。

初中的时候,我的学校不算是很好的学校,班上也有一些和“社会青年”混的很开的同学。那段时间类似“古惑仔”之类的电影也非常流行,社会上和班里都有一些同学或多或少的参加了这样的帮派。

我初中的时候是那种比较柔弱的人,基本上对这些事情都是敬而远之。在同学里也不算特别突出,不是任何班干部,也没有什么老师特别喜欢的待遇。外面的人我也不接触。基本上就是默默学习。

我们放学大概在5-6点,基本上放学后还是有很多同学没走。有时候就在班级里打闹,有时候甚至也会有外校的社会青年来学校里。说实话,班上有些乌烟瘴气。

我们班有写周记的传统,每周大家都要写一篇作文在周记本里。班主任会在语文课上念一些和点评一些写的比较好的。

我有一次周记,在结尾的时候说了一下班级里放学后大家很闹,很不像学习的氛围这样的类似的话,不多,也没有说想举报谁的意思。

班主任估计也是在其他地方有所耳闻,看到这个周记之后,在班会上说,有同学在周记里给我反应班上的一些情况,我觉得大家要警惕。。。等等这样的一些训话。。。然后自然有一些同学就或明或暗的受到了批评。

之后,班会结束。

我们的班长、和大队长同学,还有几个在外面混混的同学。把老师交代下来的发的周记本一本本的翻开来看每个人的写的内容都看了一遍。

然后我整个初中的生活都痛苦无比,在当时简直是比死还痛苦。学生生涯里的这种集体孤立你,集体的欺负你,我不知道有没有在座的人能够体会。我想我是不会想要再次经历。

如果不是后来有一个契机我能够通过努力离开这个环境,我可能都撑不到初中毕业。

一个学生,在他的学习生涯里,很多人生观价值观正是形成的时候。作弊考的好,这件事情本来就不应该被提倡,我觉得如果有人要抄你作业,抄你的试卷,一定要举报,一定不能给他看!如果有人作弊,和老师报告简直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这个渠道的方法是不是可以有更好,对那些做错的人的教育方式应该要如何,才是斟酌的。

我觉得人一定要有正义感,这肯定是必须的,另外就是一定也要学会在某些环境中保护自己的能力。如果别人都没法保护你,那你为什么不能够自己学会保护自己。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12010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