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赌城出租车惊魂记

二货  •  |  吐槽 | 共 822 阅读 | 共2653字 | 0 评论 | 分享

1

相比以前,我现在打出租车的次数已经很少了,但在月初的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我在 Aria 酒店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因为我当时想尽快回到入住的酒店。我并未细想一个女人深更半夜,孤身一人坐在一个性情难以捉摸的陌生人车里的后果——事后想来,这绝对是个错误决定。

那一天,我提前离开了同事们,想早点回去休息,好为第二天的工作做准备。于是,我走进一辆脏兮兮的出租车,司机那晚不知道抽什么风,完全忽视我对乘车安全的需要。

司机最初只是闷声不响地开车,后来开始问我一些很平常的问题,比如说我是哪里人,来这里干什么。我告诉他,我是记者,来拉斯维加斯是报道 CES 大展的。接着,他又问我要在这里呆多久,我回答说呆到周六。他又问我是不是一个人来拉斯维加斯的。这个问题引起了我的警觉,我觉得此人可能很危险。

我马上告诉他,我是与同事们一起来的,并且强调他们就在宾馆等我呢,让他明白有人正时刻注意我的动向。听了这番话,他又重新谈到拉斯维加斯,我也打消了自己之前的疑虑。

不过,那个司机后来又开始问我是不是一个人,甚至问我现在是不是还单身。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苦苦寻找一个心仪的对象,尽管还没有找到,但我仍然告诉他,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

接着,司机又问我现在想不想一起出去找乐子。听到这里,我的心跳开始加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我突然发现,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拉斯维加斯的哪个地方,司机并未连接到一款应用上,而有了这款应用,一旦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可以轻松追踪到司机的信息。

我说,“不出去玩了,我有男朋友。”我心里想,如果我不愿意出去玩,生活中有没有男友,这些其实都无关紧要。但车上这个家伙根本不在意你想要什么。

他笑了笑,又开始问我问题。这次是个笑话。也许,他并不明白向乘客问问题,是一件多么不恰当的行为。

此时,我朝车窗外看了看,发现了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离我入住的宾馆很近了。但是,出租车却拐进了另外一个路口,与我之前记得的不一样。我问司机为什么要走那条路,他回答说距离更近。

接着,他继续没话找话跟我聊天,这一次,他说自己很喜欢足球,女朋友不欣赏他。我并未当场戳穿他这番话的用意——想约我出去——因为我也不想重提这个话题。我前面的屏幕上也没有任何应用,显示正确路线——若是使用 Uber 和 Lyft,就会有这种功能。所以,我马上打开手机上的谷歌地图进行查找。我发现车的行驶路线偏离了正确方向。

他究竟意欲何为?是他搞错了路线了吗?这些我都不清楚,但我知道自己有麻烦了。我告诉他行驶路线不对,并打开了逐项导航指令,让他不再要绕弯路。幸运的是,他这一次听进去了。

最终,出租车停在了 Marriott Residence Inn 前面,我到了目的地,向司机付了钱,然后试图打开车门自己走出去。但这时我才发现,这辆车需要由司机按一个按钮,乘客旁边的车门才能打开。我再次陷入了惊恐之中。

司机并没有按按钮,而是直接从车上下来,亲自为我打开车门。他问道,“你叫什么?”我随便说了一个名字,他说希望能再见到我,但我没有回答,只是赶快走开了,嘴里随便说了声谢谢。

我该不该举报这个人呢?我手机上没安装能提醒乘客的应用,但我可以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对吧?我想回去记住车牌号…但车牌号在哪儿呢?根本就找不到。

司机注意到了我的一举一动,一切都写在了他的脸上。他知道我在找什么,于是问我有什么问题吗。我在车后找不到他的车牌号。难道他有车牌号,只是因为我过于紧张而没有发现吗?反正车牌号并没有在车的尾部。

的确,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晚上假装成出租车司机,然后等待乘客上钩。你根本没有办法追踪到司机的身份,但你可以在打车应用平台上做到这一点。

我对他说,没什么问题,说完赶快往酒店走去。那时,我只是想远离那个人,越远越好。

是我反应过度吗?是我自己对这种状况作出自己的臆想吗?我既害怕又失望,想了许多孤身一人的男人不必想的事情。我竟然排着长队,随意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没有什么办法去轻松警告另一个单身女人,她也有可能在那天或是那个星期的晚上,上了那名男子的车。我根本没办法对司机不恰当的行为进行投诉。如果他那天晚上没有将我送回酒店,那么没有任何应用能进行投诉,也没有任何办法追踪他的行踪。他只是排在长长的出租车队伍中,没人会多想。

监管部门应该要注意类似于我这样的遭遇,出于公共安全的考虑,应该让 Uber 和 Lyft 而不是出租车来充分利用城市交通。这不是对司机公平不公平的事情。你可以利用科技手段追踪到打车应用的司机,对这些平台上服务不周的司机进行投诉。你在传统出租车上则做不到这一点。

出租车行业的游说者们一直强烈反对共乘这种打车模式,并且投入大量资金以确保国会通过有利于现有出租车服务的立法。

但是,这不是那种对出租者司机公平不公平的事情,而是一个安全问题。出租车行业反对打车应用的一个理由是,出租车司机的驾驶时间累计达到数千个小时,对他们服务的城市情况了如指掌。对于许多司机来说,确实是如此,但这并不适用于所有人,我上面提到的那个司机都不太清楚如何将我安全送回酒店。有关出租车司机故意绕路的例子不胜枚举。与打车应用不同的是,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司机都会逃脱处罚。

另外一个理由则是,出租车司机都经过了严格审核,拥有必要的牌照,按规定的价格收费,而 Lyft 和 Uber 取代这些司机,显然是不公平的。

虽然打车应用的出现让传统出租车司机面临很大的挑战,但出租车行业游说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势力范围。鉴于我的最新遭遇,乘客安全并不是他们优先考虑的事情。出租车行业必须要明白时代在变,人们之所以对打车应用情有独钟,是因为这种服务方式更好、更安全,可以让乘客受益。

拉斯维加斯的监管部门的确放宽了对打车应用的限制。从去年晚些时候开始,Lyft 和 Uber 都能在那里合法运营了 。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消息。

尽管如此,打车应用的服务仍然有很大的改善空间。在我身在拉斯维加斯的大部分时间里,使用 Lyft 和 Uber 都不像打出租那样便利。出租车更容易找到,到达目的地的速度也更快,但在经历了上面提到的那件事以后,我觉得使用 Lyft 和 Uber 是一个更安全的选择(而且似乎还可以将乘客更快地送达目的地)。我只是希望监管部门能从乘客的角度出发,设身处地为那些深更半夜孤身一人出现在拉斯维加斯或其他任何一座城市街头的女人着想。

来源:http://techcrunch.cn/2016/01/19/regulators-should-favor-lyft-and-uber-not-taxis-for-safety-reasons/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