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怂? 怂的人是怎样的?

二货  •  |  吐槽 | 共 1,266 阅读 | 共10224字 | 0 评论 | 分享

喜欢不敢争取,讨厌不敢反抗。

1

我的队友四条狗丶

怂不是懦弱,也不是退缩。
怂是一种绵软的进攻,一种恶毒的诅咒。
怂,是这世上所有恶性的帮凶。
所以怂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恶,最可怕的人。

刚才看了这么一个提问。
学校雾霾天让学生长跑真的是为学生的身体着想么? - 翟家弘的回答
对于学校让学生在雾霾天跑步这个举措,答主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最后争取到了自己应有的权益,思路清晰,行动力满分,可以作为当下学子参考的对象。
这个孩子的回答让人感觉爽,非常爽,说话直击要害。

然后底下的评论大多数是这样的

1 2 3 4 5

有更多更恶劣的评论我就不放了,大家也可以去原文看看我是不是断章取义故意节选。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我现在气的快炸了。

底下有人说你成绩好,有人说家境好,有人说北京好,还有人说还不是你妈好。

1

脏话我就不说了。

这些说法不外乎都是想给这孩子贴标签

因为你有特殊条件,具备我们不具备的有利因素,所以你可以这么潇洒。

换句话说,我怂不怪我。

人家孩子是得学习好,思明心直,既能独立思考,也能付诸行动,这样的人学习能次吗?

跟你一样,学习能好吗?
陨石全落坑里了。

行,不就是人家底子好吗?来,我给你讲个底子不好的。

我,考一二本,绩点贼低。
我,抄作业把别人名写上了。
我,大学将将毕业,万幸没拿肄业证。

这回都得觉得我傻逼了吧,不是什么高材生了吧。

然后我给你讲一故事。

我大二的时候,有一老师开一选修课,我就报了。
早起上课,正好赶上老师点名。

他说,迟到的算没到。

我扭头回宿舍把课退了睡觉了。

后来听说他算一个迟到的女生过了,满面笑容。

学期末,这老师带我们小学期。

他说,没报他选修课的人不能过小学期。

半个系的人没报。

炸了。

四处都是骂他的,然后我在群里说,我找院长。

有个关系很好的女生气冲冲地说,呵呵,没用。

然后我跟我舍友说我去找院长,他说嗯。

我就一个人敲开了副院长的的门。

你现在明白我能写错人名不是偶然了吧

当时里边是副院长和一个学姐,我说明来意,副院长笑着说怎么可能呢,打发我走。
学姐在旁边补刀说低年级学生瞎闹。

我没走,我就站着说:“院长,我要是想闹我就不来您办公室了,您听我说完。”
妈的这孩子是谁?怎么这么帅!

因为选修课挂小学期,因为要买剪指刀所以卖摩的。
其罗辑思维基本相同

后来院长明白确有此事,跟我说一定会妥善处理,问我叫什么。
姓名,院系,年纪,班级,手机号
我全留了

你以为我要写一个没留吗?

后来,老师迫于压力,让没上过课的学生考试,考过小学期就过。

没上过课你让我考试?

接着找副院长。

最后小学期过了,我记得一个姑娘兴高采烈的夸我牛逼。
这不叫牛逼。

全年级逼他下课才叫牛逼

后来分专业方向,我选择了这位老师的所带的方向。

他的学科期末大作业,我教了一份,他说弄丢了,我补交了一份。
后来那科是零分。

没送礼,没求过情,没去过办公室找他。
最后还是毕业了。

在小学期这件事上,怂的人在骂,不怂的人也在骂。
怂的人骂的更凶更狠,
然而有什么用的?

我妈是一个心情温顺的人,她从小教育我要与人为善,不要惹事。
可惜这话我只选择听一半。

去北京电影制片厂面试编剧的时候,二面过了,通知我拿着个人物品去宿舍报道。
等我报道的时候导演跟我说小伙子看你不错,做群演吧,扣我五百。
我说不行,我是来面试编剧的。
他说演艺圈水很深,上来做编剧不可能。
我说那为什么通知我过了?
导演掐了烟

你要不想做群演,那我们退给你三百。

我妈跟我说,儿子二百而已,就不要了呗。
我说,我傻是我傻,这孙子我不能当。

后来我就坐在导演办公室门口,门里是导演,门外是工作人员。
导演说你这样我很难办。
我问,你是不是不想退我五百。

二目相对,最后我拿走了我的五百“学费”

怂跟环境有关系,跟教育有关系,跟所有的一切都有关系。
但关键因素就是自己

跑步那个帖子,谁不知道学校错了?可是为什么都在酸答主?
小学期那件事,谁不知道老师错了,可是为什么都在群里嚷着杀他全家?

什么是怂,这就是怂。
把一切野心,梦想,豪情万丈用嘴皮子说出来。
我要做个爷们
这是我的梦想
我要娶你为妻

什么是怂人,这就是怂人。
眼睛盯着利益,一心盼着别人为自己摘取。

趋利避害,是万物的天性,终生皆如此。
但人跟畜生,多少还是得有点不同。
--------------------------------------------------------------------------------------------------------------------------------
感谢各位姑娘说爱我,虽然你们都没私信要微信吧。
感谢各位小伙子夸我,虽然你们都要微信想肛我吧。

不过我要说,我是说人不要怂,我可没说人就得送啊!!
遇到一百个人打你你就跑啊!原地不动是在蓄力放无双吗????

我敢刚不外乎是两点,一我占理,二我有应对策略。在现实生活中你要刚这两点都得有啊兄弟。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啊!韩信不是因为钻裤裆才牛逼的,本末不要倒置呀!也许韩信不钻裤裆更牛逼呢,推论不要想当然啊!

李嘉诚给绑匪赎金,这不叫怂哦。
当然他要是能杀入匪群化身小马哥突突死一帮悍匪,就更牛逼了。

人生很复杂,不断地完善自己,自然能刚得起来。
---------------------------------------------------------------------------------------------------------------------------------
真的很感谢大家,在光棍节的前一天留言说爱我。
你是男的我也感谢你,别肛我,么么。

王豖

怂不是怕!……

怕,是恐惧。每个人都会恐惧,遇到未知事物和强悍事物的恐惧感是一定存在在每个人心里的。

怂,是明明没什么可顾虑的,然而依然瞻前顾后,唯唯诺诺。

怂,是一种无意义的妥协,对自己的,对底线的,对人生的。

怂,是因为不想失去某些其实根本无需在意的东西而进行的毫无疑义的退缩和忍耐。


跟一直占自己便宜的同事不敢说清楚,背地里牙根痒表面依然谈笑风生,叫怂;

年轻时明明有很好的机会去实现自我,却选择甘于平淡,但是总又耿耿于怀,怨天尤人,叫怂;

看到插队的,电影放映时打电话的,不敢上去制止,只敢在盆友圈抱怨国民素质低下,叫怂;

盆友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不敢拒绝,委曲求全,心如刀割,然后到处抱怨依然说不出半个不字,叫怂;

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回家跟父母孩子另一半发泄情绪,却不敢当时反抗,叫怂;

明明被虐得惨兮兮的,就是离不开贱得不要不要的粘着对方,叫怂;

明明喜欢,在对方靠近时,却万般回避,想避免未发生之事可能带来的伤害,叫怂;

拿不起,放不下,
不敢爱,不敢恨,
剪不断,理还乱,
忘不掉,不敢想,
不拒绝,不承担,

……叫怂……

猫黍

我太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了,作为一个曾经怂到家的男人怒答之。

曾经沧海难为水,想起都是血泪史~

我先去角落哭一会儿~

哭毕,答之~

小时候我有一个发小,我几乎是被他欺负大的,从幼儿园到初中。

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屁颠屁颠的去做,如果我不听他的话,我就会觉得很恐惧,怕失去一个朋友。

怕失去发小的爱~

到了小学,我遇到了喜欢的姑娘,但是我只能暗恋,我都是偷偷的看她,默默的注视她的一举一动。

有一次听说她喜欢另外一个小男生,我的心都快碎了。记忆深刻的有两次,一次是她不小心踩滑了,差点快摔跤的时候扑向了我,但是我TMD怂的来都不敢接住她,而是把她推开了。

还有一次排练合唱,我本来站在男生队列,因为TMD太矮了,就被放到女生队列了,正好放在她旁边,结果我扭扭捏捏生怕挨着她。

因为我怕我冒犯到我的女神,怕我图谋不轨的一点小心思就失去了她。

怕失去她的爱~

初中的时候在宿舍被别人欺负,天天让我做这做那,拖地、扫地、洗衣服、洗袜子、打早餐等等,非常庆幸我没有变成马加爵,因为我脑袋还是非常清醒的。

我不敢冒犯他们,一个是怕被打。

其实最主要的是怕被打了被人知道,太丢脸。

怕失去周围人的爱~

当然还有很多怂的事情,都是因为我太恐惧了。

但是恐惧人的别后其实还是对怕失去爱。

说白了,人最深层的恐惧,都是源于对恐惧

为什么我那么恐惧,因为我心中没有爱。

我后来大学通过销售、泡妞、提高情商、增强为人处事能力、做生意、做自媒体等等,我慢慢的心中有了爱,当我开始学会自己爱自己的时候。

慢慢的我对恐惧不再恐惧。

现在我也能把我的爱分享给周围的人了,当然也包括正在看文章的你~

Alex waker

前方无高能,只有点点温情。

八九年前,大一的时候。思修课上,每个人都收到一张小纸条,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8位数字。

一个学号。

无论你以什么样的方式,都要找到这个学号的主人。

坦率的说,这是这所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显得刻板和无聊的工科大学里,为数不多的极具人文关怀的事情了。

坦率的说,在这所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工科大学里,在看到这张字条的一刻,我相信至少有95%以上的男生,会心底发出一声惊呼:卧槽,还有这样的好事儿?

坦率的说,虽然没有统计数据,但是我相信男同学对于这次活动的热情要远远超过女同学。

那一夜,每一个男同学,都失眠了。
那一夜,每一个男同学,都是猎人。

当然了,对于大部分人是一个悲伤的结果。
显而易见的,在一所男女比例如此失衡的学校里,面对这样的捕猎计划,通常出现的场景是,两个猎人撞上了。

他们擦好了枪,准备好了子弹,甚至一身行头都如此一丝不苟,他们带着年轻时最不缺的赤裸裸的渴望,眼睛里冒着鬼火一样的蓝光。

结果找到的,却是另外一个猎人。

狭路相逢,要么相爱,要么相杀。

断然没有第三个选项。

换做是我,我简直恨不得一枪崩了眼前这个荷尔蒙乱窜的混蛋。

而部分运气好的猎人,找到的是一个姑娘,然后两个人坐下来,喝一点东西,装模作样的谈一谈人生。

而极少一部分,运气好破表的猎人,找到的是一个清风明月般的姑娘。相信我,那一刻再怎么正直的坐怀不乱的猎人,也会秒变禽兽。

那天下午小河约会回来,没有控制好表情,被我们一干怒汉抓进宿舍,进行了灭绝人性的严刑逼供。

盘道下来,那个姑娘竟然是我的高中同学,他们不光这一次聊的愉快,还约了一起选一门选修课。

那姑娘叫小溪,长的水灵,家境也好,更重要的是,品性也好的一塌糊涂。小河作为一个性格内敛的沉默少年,难怪他那么失态。

那天晚上,我和小河促膝长谈。我和他讲,这一手好牌,你可别玩砸了。

小河反而很犹疑,“二哥,你说我行吗?”

我看着这个平日里少言寡语的男生,告诉他,“你并不是每一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小河和小溪的感情发展的很迅速,姑娘对小河很有好感,经常约小河一起去听讲座什么的,一个宿舍悲愤的大老爷们眼见木已成舟,已经开始想着怎么猛敲小河一顿好吃的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很怪,小河忽然再也不和我们提小溪了,我以为他们闹了别扭,正巧高中同学聚会,我打算旁敲侧击,问问她。

小溪从头至尾都不知道我和小河什么关系,见我问起,也没什么疑心,说挺喜欢一个男生,本来两个人挺好的,但是最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那个男生不怎么愿意和我联系了。

作为了天生的闲操心命,我回去再次和小河促膝长谈了一次。

小河说,二哥,高中的时候,我很喜欢一个姑娘,怎么说呢,她如果说让我替她去死,我想一想都会答应,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很蠢,但是我觉得我出身平门小户,只想着能把自己拥有的,都给她。但是,后来高考结束后,她便被家里送到国外读书去了。那个时候我发现,那是我改变不了的现实,她那样的女孩,有她属于她自己的未来,那里什么都会有,可是不会有我。

小河说,二哥,我和小溪相处的时间越久,这种感觉就越明显,像她那么好的姑娘,家境又那么好,怎么会和我在一起呢,总有一天,她会给我一个我没法改变的现实。我确实是个怂炮,你骂我吧。

那个时候的我,不像现在这样“稳重”、“成熟”、“得体”,一时间,我中二之血涌起,拽着小河,到小溪宿舍下面。给小溪打了个电话让她下楼。

小溪很快下来。正要开口问我怎么了,我一闪让出身后的小河,说人我给你带来了,你们聊吧。

小溪当时就蒙了。

她后来我说,之后有很长的时间,她眼中的我,都是自带出场特效的。

我转身对小河说,你想清楚,这手牌,你别玩砸了。

故事直接跳到结尾吧。

前几天小河给我打电话给我说,他和小溪快结婚了,他说,“二哥,我如果请你做证婚人,你说合适吗?”

隔着电话,我差点给他跪下。

故事讲完了。

小河怂不怂?

简直怂成狗了。

那年,我薅着小河的脖领子去找小溪的路上的那几分钟里,我有好几次都几乎忍不住停下来踹他几脚。

我不是觉得他怂,我是心疼他们俩的感情,我害怕他和小溪就这么错过去了。

小河跟我讲起他高中时喜欢的姑娘时,我点了一支烟递给他,他接过去猛吸了几口说,她那样的女孩,有她属于她自己的未来,那里什么都会有,可是不会有我。

后来我在写《飞驰往事》的时候,曾有一个这样的段落:

或许你也曾拥有这样的时刻,不去抱任何希望的爱一个人,从不指望会有可能,哪怕万分之一,她会属于你。

或许你也曾拥有这样的时刻,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挚爱,心底患得患失,甚至在她还没有属于你的时候,就开始担忧有一天会失去她。

无论你在人前如何光芒万丈。相信我,如果你运气足够好的话,都会遇见这么一个人。

无论你拥有什么,你都觉得什么都给不了她。

 

我的兄弟小河,他被往事伤害,被失败的感情裹足。而后当他遇到今生挚爱的时候,他不敢爱,他不敢前行,患得患失的像个傻逼。

 

小溪那么好的姑娘,就那么直愣愣站在他对面,不错神的注视着他,他们中间只有一步的距离。

 

他只要抬起头,就能看见小溪的眼睛和热泪。

他只要拉起她的手,就能抓起自己的未来和命运。

 

可是他却在犹疑,甚至还在小碎步的往后撤。

大风一直在吹,吹得人心就快凉了。

流云一直在飘,飘的爱情就快散了。

 

小河怂不怂,真他妈怂,怂的像条狗。

但是他是我的兄弟。他应该有一次重新拾起自己的机会。

 

我写过太多悲伤的故事了。

 

小河和小溪的爱情,必须是一万年。

 

以上。

z Cenia

有次几个我和老婆共同的朋友一起吃饭,饭后说起,说我老婆好牛逼,上次吃饭结账,服务员说148,老婆给了150,然后很霸气的说了句,“找10元!”。服务员楞了楞,默默回去拿来了10元。我笑,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就算牛逼了?然后他们说你牛逼你试试?
我说试试就试试~
于是我大喝一声,服务员!结账!
来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拿了账单过来,你好“一共194”
于是我抽出2张毛爷爷,递给服务员。
然后霸气的来了句:“找10块!”
……
……
……
服务员沉默!朋友沉默!老婆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我!
5秒后……
我不争气的说了句“行不?”
全场狂笑……
我羞得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
服务员笑嘻嘻的说,“好呀~”

ho Ec

恰巧之前回答过类似的问题,觉得放在这里很合适,顺手贴上来:

1.

我二伯,在五年前,是个老实人。

至少别人都认为他是老实人。

他从来不争什么名额,为人和善,有求必应,在办公室政治中由于不擅交际,经常最后会沦落斗争的牺牲品,受些夹板气,但也没见他满脸怒气。

我当时以为他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以为他大度,以为他以德抱怨。

现在再回想起来,我真是太天真了。

2.

事情本该就这样继续下去,我二伯本该老实地工作、老实地退休、老实地赋闲在家,做个不抛头露面、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小人物,做个老实人。

但他没有。

因为他逆袭了。

二伯是水利工程师,在他到达不惑之年的时候,公司改组,他阴差阳错地做了项目组的小头头,外加些隐形的灰色收入,挣的钱比之前翻了不止几番。

没几年工夫,他开的奥拓换成了奥迪,喝的路边啤酒换成了红酒,50平米小房子换成了150平米的高档小区。

他还是个老实人吗?

是。他照样与人和善,表面上和和气气,似乎跟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他开始了自己的报复。

既然是项目组的头头,他自然会负责每一位组员的薪资与奖金。于是他找来各种各样的借口,把凡是之前挤兑过自己、对自己出言不逊的所有人,都扣了奖金。

那些人敢怒,也敢言,但却无可奈何。因为还有几年就退休了,都是年近50的人,都以安稳为主,人脉都已扎在了公司,是不可能从新开始找工作的。

二伯这个老实人,用他手中迟来的杀威棒,把那些得罪过自己的人,挨个恶心了个遍。

3.

二伯在家中的地位,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爷爷有6个孩子,照顾他比较多的,一直都是我大伯。但自从二伯有了钱,他也经常回去看爷爷奶奶。孩子多陪陪父母,这本是件好事。

但到二伯这里,却完全变了味。

回家看父母是幌子,和那些兄弟们耀武扬威,才是实质。他对兄弟们威风凛凛、呼来喝去,如果有一点儿不合自己的心意,他就会出言不逊,美其名曰“替爹妈管教你们这教不孝的儿子”。

最有的意思的是,其他的兄弟们,还真就听了话。明明怨气满盈,却仍然逆来顺受,从来没有人敢和二伯当面顶撞,只能做些回到家里和自己老婆孩子撒气的破事儿。

因为二伯的这些兄弟,

个个都是老实人。

个个都是还未得势的老实人。

4.

什么是怂?

身居高位,有把其他人踏在脚下的能力,却仍然不张不狂、与人和善——这叫气度。

身处底层,经常受些夹板气,便索性逆来顺受,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谁也不得罪的老好人——这就叫怂。

这些人的心里,都隐藏着阴暗与戾气。如果一辈子不得势,他就会蛰伏一辈子。但若是翻了身,有了权力,你很快便会领教到,他到底会恶毒到什么程度。

就这样。

出丑主义奉行者

凌晨5点半,又一次被吵醒了。。。
我租的房子,商住两用公寓,中间类似写字楼的回字形走廊,半夜有人大声说话能清楚听到。
隔壁住着两男一女,常不关门,抽烟不提,每天半夜开始疯狂喊叫,开着门对着走廊疯狂的喊叫。。。疯狂的喊叫。。。疯狂的喊叫。。。一直到天亮!
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每天半夜不睡觉,通宵玩游戏,还开着门大声喊叫的。
这尼玛白天是在干嘛?
两男一女是什么配置?

连续十几天半夜被吵醒,女朋友无奈每天晚上带着入耳式耳塞睡觉。这回我又被吵醒了,挣扎的睡着,约莫半小时后再次被吵醒,这下彻底睡不着了,翻开手机,凌晨4点。
脑子里想这女的到底是有病还是玩游戏玩嗨了?要是有病那应该是精神上的问题了,哪有正常人每天半夜不睡觉大喊大叫跟疯了似得,但又想起之前看到过那女的独自推着自行车上楼,那么既然能独自出门,也不像是有精神问题。
起床贴着墙听她在喊什么。
“我操,我也挂机的啊,你再这样我也挂机的啊,我操!”

穿衣服。。。

(敲门时发现门依然开着)
“麻烦你们小点声好吗?”
“哦。”
“你们声音太大了,每天半夜都把我们吵醒。”
“有这么夸张吗?”
“有,而且你开着门喊,整层楼都能听见。”
“那你把门给我关上!”
“这是你家的门,你让我来给你关?”
“你给我把门关上!”女的说,其中一个男的对女的说:“这人是不是要打架?”
“你把门给我关上!”女的继续喊。
男的大声吼一句:“你给我把门关上!”
“你把门给我关上!”女的又来一句。
o(╯□╰)oo(╯□╰)oo(╯□╰)o
我都被这来回一句词的气势搞懵了。
“行,我给你关上。”

清静了。。
~~~~~~~~~~~~~~~~~~~~~~~~~~~~~~~~~
我想我是怂了的,不怂的做法应该是在男和女开始以鄙夷的态度回应我要求停止吵扰的时候冲进去暴打对方。。
但是,,
1、对方房间里有三个人,两男一女,真打起来,一个打三个,我多半要吃亏;
2、对方三人看着年纪还都比我这90年生人小,这年头独生子女多,有很多要面子不要命的二愣子,而他们的表现显示素质低下;
3、房间有厨房,说明肯定有刀;
4、就算很快打完了,这会儿凌晨4点,打完了回去也睡不成觉,第二天还得上班干活;
5、我带着女朋友住,我得顾着她,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公寓,多得是报复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最后一点,在外生活,少不了跟人有摩擦磕碰,谁都不是窝囊废,可真遇着事了,是闷头红眼往上冲,还是选择最安全稳妥的处理方式就看个人了。
人越理性,越不会轻易的选择前者。
不衡量实力,不分析得失,为逞一时威风而乱来的都是最自私最软弱的幼稚之徒。
自己爽了,身边其他人呢?自个战斗力100,敌人90,打赢了可得瑟了,可别忘了家里老婆战力只有60,父母只有50,小孩只有5,仇人只要想报仇,用上田忌赛马的策略,伤害你的亲人比直接对着你来效率高多了。
能不认怂吗?敢不认怂吗?

想起高中时学校发生的事:
高中住校生吃饭都要排队,有一个高二学生廖插队跟高一学生龚发生冲突,在食堂俩人打了一架,廖打输了,让龚等着晚上找他。我们那打架也通常采取群殴的方式,人都是在有后援的情况下容易忘记自己的个人实力。
龚有点怕了,晚自习第一节课直接没上,翻墙出去买了一把西瓜刀。
龚再回到教室刚好是第一节课下课休息,廖带着5个同学一行6人找到了龚,很快龚就被打翻在地,慌乱中,龚抽出西瓜刀,砍向所有人。
廖颈部大动脉出血,跑向医务室的过程中回头想再跟龚约第三轮架,不料动作太大挣开了大动脉的口子,最终送到医院之前就死了。廖带来的其他5个同学中伤的最轻的手掌被劈开,伤最重的肠子流了一地。
最终龚被判了16年。

这是在我高考结束之后那个暑假发生的事,而我当初高中三年,没有哪一年不在打架,有让人家认怂过,也有自己认怂的时候。但万幸从没碰上不要命的,也没人把自己逼到不要命的地步。结合前面砍死人的就是我的学弟,想想真是心有余悸。
从此厌恶暴力。
比起动用暴力造成的伤害,那点虚荣的快感是何其幼稚。

还有一次,地铁到终点站了很多人挤着上箱式电梯,有一个西装女先进去了,后面跟个花裙子女挨着她进,终点站下车的人很多,都在往里挤。。
西装女嘴里发出不爽的“啧啧”声,花裙子女当时就开骂:“你啧什么啧?就你最金贵,这么多人在往里挤,又不是我要挤你的?你啧个什么啧,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电梯到了门开,西装女出门瞬间嘀咕了句:“什么素质!”她没看见坐扶梯上来的更快的花裙子女的老公,一身黑衣的男子。
花裙女又来劲了:“我什么素质,你什么素质,妈逼......”
黑衣男伸手挽过花裙女,指着已经刷卡出站的西装女大喊:“傻逼,你给我站住。“
西装女不说话不回头继续走,接着上了出站口的扶梯,表情漠然。
黑衣男拉着花裙女快步从楼梯走下去,在扶梯末端等着西装女,等西装女到了跟前,又指着鼻子大声喝斥:“傻逼,你把你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西装女继续不说话,快步往回家的方向走。
黑衣男和花裙女一直跟在后面继续骂骂咧咧。。

想想吧,如果朋友你是穿西装的那个女生,面对在老婆面前一定要逞威风的黑衣男和仗着老公在不怕事大的花裙女,你又会如何做呢?
那个女生的确是认怂了,至少在路人看来是怂的,可怎能不怂呢?反击?那么接下来发生的很可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们围成一圈看她是怎么被欺负的,西装女(战力60)能打赢黑衣男(战力100+在老婆面前显示男人气概的附加20战力)+花裙女(战力60+仗着老公在的附加10战力)?
能不认怂吗?敢不认怂吗?

所以我的结论:认怂是在特定情况下的自我保护方式,是避免出现更大伤害的聪明妥协。

而什么情况下不应该认怂呢?我认为只有一种:就是如果认怂,会给自己以及身边人带来相比反击更大的伤害。

怂!认?或者不认?
以保护自己和身边人不受伤害为绝对原则。

贾斌

讲道理,不怂要有可以不怂的资本。
我初中喜欢一个妹子,喜欢到高三毕业,我用赞下来的钱买了一条钯金项链送给她作为毕业礼物。但是初中在我俩友谊最好的时候,老师叫我去谈话,谈什么大家都懂的。当时母亲住院,家里生计都成问题。年幼的我想了想,跟她说,我们以后少联系吧。这件事真是怂的刻骨铭心。
现在工作了,月薪1万,家里房子都没有。但由于能力平庸,不思进取,为了工作不敢违背领导,不敢得罪甲方,根本不敢想辞职之后的事,也是怂的自己都惭愧。
能理解其中差异嘛?
你可以为自己的不怂而骄傲,但话不要说绝,伤害到那一部分可怜人。

黄上皇

一次做兼职,上一已蹲了十几个人面包车,突感难受,不由之主的打开窗户。然而司机厉声说到:把窗户关了。我应声回道:太闷,不舒服。

不舒服就下去!!!

于是我低下了头,关上窗户,默默地蹲在车上~
我就只想赚个30块!!

TMD,我就是打不开车门好吧!!

张晋瑞

邀请我的人,我咒你蛋疼菊紧。

被人说怂的人往往是不承认自己怂的,别人眼里的你的怂是胆怯,软弱,自卑等等,你自己眼里的怂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保持低调,不愿意表露出来自己的想法,情绪罢了。

回想起高中时代,被大家推举成为怂人帮帮主的日子,也真的是呵呵了。

还记得有一次考的成绩好,上讲台介绍经验,我其实是很不好意思的,上去就低着头看着自己准备的要点一顿说,下面有个女生就轻轻的说了句:好怂啊。。。。开班会啊,那么安静,所有人都听到了。。。谁能体会我当时脸上有多少黑线。

我是个子高,驼背,所以那股子怂气。。。不是我刻意塑造的。。。谢谢。。。

怂气随着阅历,见识会慢慢退去,我要继续努力做一个SB(sunshine boy)。

Sherlock

我就是来讲两个段子的
高中同桌,一天自修课一哥们坐他位子上和我聊天,他回来发现作为被占,不满地大吼:“你走不走?不走。。。不走我就站在这了!”

高中室友,和我在打闹,闹着闹着突然一脸杀气:“你要是再敢打我!!”一瞬间唬住了我,我仿佛感受到了空气的凝固,让人类繁衍至今的应激反应在催使着我的本能做出逃跑还是战斗的决定,他缓缓地吐出了下半句:“我就跪下来叫你爸爸。”

大学有个调解员比赛,其中一个环节就是演员演生活中吵架的情景剧随后调解员分析如何调解。剧情大概是一对夫妻女方出轨被发现吧啦吧啦的,两个男人的争吵不断剧烈,甚至推推搡搡,突然一方大力地推倒了对方,倒地男子一声娇喘后怒目圆睁,瞪着对面,气氛极其紧张,双方仿佛下一秒就会撕裂对方,直到倒地男子悠悠道:“给老子找调解员来。”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33847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