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的奇葩病人都有哪些?

二货  •  |  二货 | 共 1,053 阅读 | 共8526字 | 0 评论 | 分享

当医生期间都有什么奇葩病人,身为医生又是怎可应对的。

3

匿名用户

这个必须怒答。昨晚,妇产科夜班。来了个急诊病人,血压85/45,HCG阳性,立即补液,有停经后阴道流血现象,腹痛明显!然后,准备查体,反跳痛非常明显,家属怒了,不让继续查体。后面建议阴道后穹隆穿刺,抽出的全是不凝血。隧建议立刻剖腹探查止血,病人家属居然说现在不痛了,血压也好了,准备出院了,我们要求手术是为了收钱!呵呵呵,那个时候凌晨两点啊,医生为了钱简直丧心病狂啊。然后一直振振有词,绝对没怀孕,你们能确定是宫外孕?如果不能确定为什么非要手术?。耐心解释,即使不是,这个也是休克血压,需要手术止血。终于签了字去手术室,麻醉叔叔准备给他贴心电图电级,居然不让脱衣服,说麻醉叔叔是男的!。导尿不让脱裤子,因为有男医生!←_←后面是我去贴的。当时器械护士夜班才来,偷偷问我,这个病人是不是未婚chu nv,所以比较害羞!(๑•̀ω•́๑)我才不会告诉护士姐姐,这个病人是宫外孕破裂出血呢!哼!(ฅ>ω

ps.谢谢各位前辈给的建议,我会继续努力做个好医生哒。么么哒!ლ(`∀´ლ)

我还是匿了吧,答主胆小,有部分人私信我,说我圣母婊,额,答主要备战雅思,不想撕逼。就酱紫把!

洪嘉君

实习的时候,碰到过一个小朋友,挺活跃的、略显聒噪、有表演人格。

他为啥住院呢?——周期性双下肢麻痹,说白了就是没办法走路了。虽然说是周期,其实规律并不明显。

神经科查体没啥不正常,不符合“下肢瘫”的表现。

不仅不符合,膝反射还略有亢进。

主任拿这个没办法,你说这娃吧,啥客观异常貌似都没有,但是事实是他“真的”不能走路啊。虽然不能走路,不过好像人倒没啥,没让我们觉得他有啥痛苦。

主任不得已,只好用上神经科大法器“三素一汤”处理。

就这么耗着,进进出出院的。

直到有一天,这小子突然被老师送来急诊。老师慌慌张张的,

“之前还好好的,也没见啥啥啊,一下子就瘫了”。

“你们在干啥?”

“下午语文课,组织临时默写,然后就听他说‘我不行了……’”

“瘫了?”

“瘫了!”

……

这下可提醒我们医生了,感情这小子不是什么“瘫痪”,而是基于自我暗示(害怕考试+表演人格)的癔症发作啊,瘫痪不过是转换症状的一种~~~~~

然后没有然后了,小朋友转精神病医院后续治疗。

2.
还有一件事情,那时候我上班有一些时间了。

呼吸科门诊。

一个咳嗽久治不愈的中年大叔,低热,还有盗汗,有一些黄浓痰。

去做个痰培养吧,别是结核了。

不一会儿大叔回来了。

“洪大夫,你要的痰!”

“……”

我勒个去。

平氚

这是个喜感的故事,一个张姓病人,五官端正,如果非要挑出一点不足的话,可能嘴有点大。她在手术结束之后被推到麻醉复苏室复苏的时候,麻醉师开始常规的呼唤:“张大嘴,深呼吸。来,张大嘴,深呼吸。。。。。。”就这么慢慢的,病人复苏后就被推回病房了。然后麻醉师就被投诉了,理由是麻醉师给她编外号,嘲笑她叫“张大嘴”。我想这时候麻醉师的内心一定是“卧槽,这也可以!你嘴大你有理!”此后麻醉科再复苏的时候都会喊“张开嘴”,而喊“张大嘴”的新人都会被告知这个麻醉师莫名其妙躺枪的故事。

张宇晗

八十多岁的老爷子,因为退病号服找不到管理员,带着尿管尿袋打我们护士。拉架的时候真想一把薅住尿管直接牵走。后来那位一米八二的护士姐姐,辞职了。

三十多的家属,术前签字,说了半个小时,家属语重心长:大夫,风险我们都懂,但是我们不承担。不承担。。。

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往自己尿道里面打了满满一管发泡胶。教授电切了四个小时才弄干净。

十三岁小男孩,往尿道里面塞小树枝的,结果树枝进到膀胱里面,出不来了。

十六岁小伙子,自己切包皮没切利索,半夜捂着,一裤子血的跑来求救。

人和人的想法,有时候真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匿名用户

讲一个自己上班5年,第一次遭遇投诉的故事。
门诊
50岁左右男性,主诉反复右足第一趾跖关节疼痛1月加重1周,否认外伤、风湿史。
外观看起来一切正常,关节无明显红肿、变形,第一趾跖关节有压痛,结合患者有20多年的吸烟饮酒史,初步考虑痛风,让他查个肾功最好拍个片子,然后高潮来了,此人演技飙升,说我刚才按他脚把他按疼了,要求医院承担责任,给他免费检查。
真是哔~了狗了。
我告诉他缴费去大厅投诉在医务科,这些我都管不了麻烦叫下一个。
后来医务科同事告诉我,他们是这么处理的。要求他写个材料,写好后给他们看一下,然后打110让派出所来处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补充一下,本人非五大三粗的骨科汉子,性别女,体重55kg,也没学过分筋错骨手之类绝学,不觉得一个普通触诊能把他按成几级伤残

尼玛

挂了一上午的水 都没事 剩最后2瓶手肿了。
再去给他扎针 完毕后交代注意事项(手不要乱动啊Blabla)
丫大吼大叫把我骂成孙子 我挂水你们都不来看看?(叔叔你知道弄一专业人士24h一对一服务要多少钱吗?)我挂水厕所都不能上啊?这点动作都不能做啊?(叔叔啊 有一根锋利的针在你的静脉里 你怕不怕怕不怕?你说啊!你说啊!进一两个小气泡倒吓尿了,这倒不怕,真是见鬼)
然后就算心里操翻他一万遍 但还只能笑着对他家属说最近心情不好是吧?压力比较大是吧?
( ̄Д ̄)ノ( ̄Д ̄)ノ( ̄Д ̄)ノ( ̄Д ̄)ノ( ̄Д ̄)ノ

凌晨1点问我值班医生在不在?问之,病人没什么不舒服,就是家属想和医生探讨一下病情。
(╯°□°)╯︵ ┻━┻

家属早上某一段时间不在,就言之凿凿我们有补液没给病人上,翻阅所有记录后告知几点几分由谁给患者上的补液,丫还笑着说我们不懂不知道呀。感情你觉得你不在我们就不会上治疗了吗?看来以后所有治疗都要再三对家属展示。这样见鬼的还不是一两个( ̄^ ̄)ゞ

谢黄瑞

某夜11点多,一老奶奶来看急诊内科,问诊答曰:大夫,我没什么不舒服,就是晚上走夜路害怕遇到坏人,住招待所太贵了,所以想在医院住一晚。
其实这也不算多奇葩,奇葩的是看门诊的副主任医生真把这老太收入院了(ฅ>ω值班医生都懵逼啦!"(ºДº*)
这你妹的主诉怎!么!写!
╰(‵□′)╯︵┻━┻
常规检查做!不!做!
医患沟通签!不!签!
我找张床给奶奶睡一晚还不行嘛!
酒店钱我出还不行嘛!

jeven F

女儿住院的时候,同屋一个小女孩由奶奶照顾。第一天量体温的时候,护士来记录。
护士:多少度?
小孩奶奶:不烧。
护士:那是多少度?
奶奶:说了不烧。
护士:要量一下温度告诉我。
奶奶:你就写30度吧。
护士无语啦!

护士立刻报告了护士长,然后小孩爷爷来送饭,奶奶用方言告状,我们听不懂,然后爷爷就去护士台吵架啦,说护士欺负奶奶。

后来小孩要埋针输液,奶奶死活不让扎啊,说:医生说了不能让孩子哭,不能扎。

那个护士真的好可怜啊。

yo do

妇产科的奇葩病人太多……
今早还来一个奇葩。
疤痕子宫,37+5周,昨夜已经见红,不规则腹痛,当时值班医生再三建议住院手术,产妇一脸横的,说“不给我做b超就让我住院了?”,好嘛,那就先做b超,做完以后说,“大宝在家没人带,我不也要回去收拾东西??!”,交代疤痕子宫破裂的风险和严重后果,坚决拒绝住院,医生没辙,签完字让走了。
今早住院来了,给她交代术中术后大人小孩的风险,面无表情,像欠她一样,医护人员又说起昨夜的事情,她马上板起脸,横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住不住是我的权利!”我们都无言,然后让她准备小孩的东西,尿不湿包被什么的,又一脸不屑的说“没带呢,等会让人送来”,我去,都快手术了,何况她昨夜就开始收拾了,这都是在干嘛?!
她当然不会知道,近期我市一个疤痕子宫破裂,胎儿死亡,产妇出血3000ml的事情。如果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说到底,还是对孕妇的宣教不够,孕妇自己也以为怀孕生小孩是小事情,不够重视,二胎放开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孕妇死亡的人数逐年在递增,疤痕子宫,高龄,心脏病,高血压等等都是高危因素,但是老百姓中知晓率还是太低。所以产前宣教,定期产检真的真的是非常有必要!!

April Yang

在性病门诊给老师打下手,给一个男患取尿道分泌物,就是拿一根小棉签往尿道里进去一点,蘸取分泌物做细菌培养。患者手扶生殖器,我站在他面前取,他面带猥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说:“学这皮肤科好哈!天天看这个(生殖器)哈!你自己喜欢学这个?特有意思哈!” 当时想给他一嘴巴。

匿名用户

本人医学狗还在实习中。
放射科:有个女的来做体检,一过来登记台脸色就很差…果然,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你们放射科没人在门口接待!”我们当时就傻了。科室不就有登记台吗?(去医院看病的都知道你看门诊是先要去分诊台登记个人信息再就诊,你去病房看病不也要去护士台询问?)
我们几个人保持沉默!
她继续说“没人告诉我应该先去做什么再去做什么!人家酒店银行都有人在门口接待的!”我们更加无语啦(´・ω・`)继续保持沉默!
她又说了一句“那有人来砍你们,你们都走不了啦!”无言以对( ̄⊿ ̄)
经验老到的护士阿姨只说了一句话“把你的检查单拿来我登记!”霸气侧漏!
做乳腺的姐姐当时也在场,后来聊起这件事她居然爆出脏话了,平时多么温柔娴淑的姐姐!原话是“她要是有乳腺检查,我特么夹扁她!”

说起来原来在此前两天有个人还说了“我们银行领导(估计是大堂经理)都站在门口的,你们的领导都躲在办公室!”

仅供同行开心一下!好怕被人肉,我还是匿了!你们开心就好!

颜静

我在见习的时候,有个病人拿着单子来照胸片,他问我老师:“医生,我昨年在西藏打工,然后就发现脸色发紫,我去好多医院都检查了,都说没什么事。可是我听说肝硬化脸会发紫,我是不是肝有问题啊!还有我在西藏有的时候呼吸会有点发紧,是不是我肺不好啊!而且我喝的酒,很快就排出来了,是不是我的肾不好啊!医生我是不是病的很严重啊!” 他说话跟打机枪似的,我的表情0(oo)0我老师-_-
老师说没什么大事,你呢!不要多想,要相信医生的话!
他走了后,老师问我他是什么病?
我说“憶症”

于是乎

有一天总值班,就是全院溜处理各种相关人员处理不了或者无暇处理的事情。

有个大爷,纯正天津本地人,办完出院手续刚出大门,又折回来说结算处没有给他退钱。而结算处清楚地把他剩余的押金啥的都退了。何况他手里根本没有结算相关票据了,就是说我们该收回来的都收回来了。

但是大爷就是不依不饶,破口大骂,整个大厅里非常热闹。

无论怎样讲道理调监控都没用,这大爷是逮谁骂谁。联系他家人却联系不通,无奈报了警。警察来了了解情况后,对我说,既然你负责这个事那就按他要求给他360元打发走算了。我擦这大爷算是个奇葩无赖,警察看来比大爷更奇葩…

如果真就认怂给他360,说明我们理亏,会让这个大爷有了继续无赖的理由,不给呢,弄得医院大厅气氛不和谐。警察维护治安的职责也就没完成。

后来住院处找到他老伴的电话,老太太风尘仆仆赶来了,私下里跟我们道歉,并给我360元让我给他老伴就算给他又退一次。

ordinary

有个病人刚开了出院,我们还没来得及执行拔除cvc(输液用的中心静脉置管)的医嘱,他就过来找我们让我们拔了,大家正忙,就告诉病人先回病房稍等几分钟,我们还得准备用物。结果都没五分钟他就过来了,说自己现在呼吸困难,我们一看,原来是他自己回去拿剪刀直接把管子剪断了,还好没贴着皮肤剪,外露的还有两三厘米。给我们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把管子先对折了,又做了一系列处理。平时见多了输液滴数都不敢动的病人和家属,头一次见这么胆大的。

匿名用户

上小夜,来了个喝醉酒后摔伤的小混混,一来就大吵大闹不配合,陪同前来的同伴也都是些说话口无遮拦的小年轻,从进科室到打上针一直都是骂骂咧咧的,虽然心里不爽但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也没跟他们计较,闷着头干活就行了,但郁闷的是他们竟然把我的手机充电器抢走了!!

我的手机放电脑旁边充电,他们问都不问一句直接拔掉就拿走了!!

气死了!!!!

然后十一点钟床头交班巡房,我看到那群短命鬼拿我的充电器再给他们的手机充电

然后我就说我要下班了,充电器我拿走了

然后他们里面有一个人说干吗拿走??我电都没充满!

我心里说没充满关我屌事!没理他拿着就走了

交班后因为还有一个护理纪录没写,于是坐在护士站写完再下班,这时候那群短命鬼里的一个走到护士站看着我,盯着我的工作牌说:“程某某你还骗我下班了,充电器呢?我手机还没充满”

我艹真是怒了,这是个什么奇葩鬼啊!!!

为什么我就得借手机充电器给你啊???

凭什么啊??凭你骂我凶我啊??

于是我没好气的说:“充电器不是医院公用的,是我私人的,我马上下班,你手机没电你自己想办法!”

然后他站在那看了我一会就走了

我觉得好无语啊→_→

碎觉ZzZz……

人字拖狂摸

儿科实习,小孩子看起来十分开朗,平时也会抱抱我,然后有一天一个实习护士给他操作,突然大叫,说护士把生理盐水滴到他眼里了,其实并没有滴进眼里(当时有几个个人在旁边)。然后就一个小孩子不依不饶闹了一个上午。其实,这个开朗的孩子是个抑郁症患者,虽然看起来很开朗。有一天,我和他聊天我问你有兄弟姐妹吗?他说,有个弟弟。我就逗他,你和你弟弟帅。我预想的小孩子一般会臭美说自己帅啊什么的。他说,我弟弟帅,我都吃很多激素了。(莫名心塞的要死)有一天夜里他叫肚子痛我和老师一起去看他,他伸出的胳膊,黄色的衣袖脏的已经看不出颜色,磨损的有好几个洞,床头柜连杯子都没有,喝水都用一次性碗。奇葩?其实他是早熟而已,当我们都憧憬未来时,在他的年龄,天真无邪,他却早就看破他的人生一锤定音,贫穷,病痛,他都知道,然后他还要配合别人,装作开朗。他唯一的发泄途径就是偶尔的无理取闹,被大家认为奇葩,谁知道他爸爸也许就在刚才和他面无表情的说,快回家,又花这么多钱了。看到他,我第一次相信“人各有命”这句话。

李南竹

说一个母上遇到的。。
母上是医生。。医院和科室安全起见不说了。。。。有一次患者是个老太太听不懂普通话且识字能力有限(和医生护士交流有一定障碍),有一儿一女,且儿子在乡下属于混混级的。。。此为背景。。。
然后。。。有一天母上全天在大学上课(教学医院医生即医学院教师)副院长直接打电话说给母上说她被投诉了。。wtf。。。人都不在医院投诉个粑粑。。。。说是那个老太太向其儿子告状说医生欺负她。。。是的。。。欺负。。欺负。。欺负。。(估计是医患交流过程中有些误会。。。。但她儿子就是不承认)。然后就随便指了宣传栏上的一个医生说就是XXX。。。儿子直接发短信给副院长扬言若事情不解决就要带百来号人来医院闹事。。。卧槽。。。。。。。。。这肿么解决。。。
分割线。。。。。。。。
当天晚上强烈要求母上向公安局报案。。。母上和同事讨论了下认为估计只是那个二货脑子不清楚乱BB,遂为报警,先向医院保卫处反应要求提前准备处置方案(保卫处的大哥个个退伍军人出身战斗力杠杠的。。)。。。第二天老太太直接要求出院。。。她女儿帮她办的出院手续。。。她儿子后来一直没露面。也没人来闹事。。。

医院为公立三甲教学医院。。母上所在科室在全省处于一流水平。但遇到这种事情。。还是挺无力的。。。。

千恋

从前,有个人人带着孩子来正畸,确定正畸计划后,我开始给他粘托槽,(这是很麻烦的一件事)粘完以后我告诉他回去尽量不要做啃苹果这样的动作,真想啃也过几天。
然后第二天就崩了4个托槽(ಥ_ಥ),对,啃苹果啃的,他说他想试试,然后我又给他粘。
过了几天以后,又过来了,托槽又崩了,他说他没有啃苹果,好吧,掉了就继续粘。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他的托槽陆续崩了几次,我都怀疑是不是粘结剂有问题。
他妈妈表示很不满,你是不是故意没有粘结好?我也很无奈。
直到有一天他一嘴血的来我才知道他托槽为什么总是掉:这孩子自从不啃苹果以后,就想着把这托槽给抠掉,因为初戴托槽有些不适,是很正常的,一般一星期就可以适应了,但是这孩子耐不住寂寞,某天上厕所对着镜子抠托槽,看到了剪刀,然后就在厕所里拿着剪刀对着镜子撬托槽。……知道有一天他不小心划到嘴了……
听完以后我就震惊了

匿名用户

说个我妈妈的。退三线的老护士,做导诊。某病人:护士xxx科怎么走。 我妈指了个路。
下午病人回来了: 你看我手机了吗? 我妈:没有。病人:我要调监控。
我妈虽然很无语,但是还是去找监控了。
然后wtf医院也是奇葩,好歹一个三甲,偏偏导诊台摄像头坏了。
病人:冷笑,呵呵,那手机也没多少钱。
我妈:我没拿你手机。
病人:这点事还跟监控室的人商量,也没有多少钱的东西。
我觉得我要是我妈绝对打得她满地找牙。然而她并没有,也是冷笑了一下。

深度小白

不邀强答,为一诊断为过敏性皮炎女患者作静脉输液,此为背景
进注射室时女猪脚依着男猪脚如迎风柳絮般飘进来,期间各种嘤嘤低泣,男猪脚各种温言安抚,目测为当今大学生,兰后,高 潮 来 了,高 潮 来 了,高 潮 来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老娘为女猪脚作静脉穿刺时,男猪脚站在老娘后面越过老娘头顶跟女猪脚来了个荡气回肠的法式热吻,隐约间还能清晰听见男女主那激情四射的三连响,
我说你俩当着广大群众的面秀恩爱咱拦不着,可是花式虐狗也得有个度啊,如此这般的活色生香画面,阿姨年纪大受不住啊,受不住,不住……

徐柏宸

1、一口一个师傅,师傅XX楼怎么走?师傅帮我看下我这个单子去哪做?师傅师傅帮我看下我儿子/我女儿/我家宝宝/我爸/我妈这是怎么了…被叫师傅多过被叫医生...
2、凌晨三点来个伤患颏部(下巴上面一点)贯穿伤(口内口外穿通),大概4厘米左右,出血挺多吓到护士一直问那是脂肪吗那是脂肪吗?我叹口气说那是骨头啊…瞬间伤患家属惊呼都说了很严重早点不来都说了通了早点不来你呀你呀一直数落,不得已把她赶出去,问及如何受伤,喝了点酒自己开车撞到花坛...问及几点受伤?10点多...为什么不早点来?人家要拖走我的车!我得把我的车要回来!开什么车这么着急?出租车-_-#为了出租车用脏毛巾堵着下巴四个多小时...
3、紧接上一个,一群(十几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冲进诊室:医生你快看看我兄弟,快呀,都不行了!全是血!赶紧去清创室发现手术床上确实都是血,因为头部小动脉破了一个,颧骨那里也有几个线形伤口,赶紧问怎么弄的?瞬间这些大老爷们支支吾吾了开始,这种场景其实都习惯了,马上强调我们不是警察,只是想评估他伤势情况决定治疗计划。然后三四个人一块开始说,什么撞到了桌角,啤酒瓶无故破裂崩到了伤者脸上,啤酒瓶无故碎裂伤者不小心摔了上去,总之有几张嘴就有几个故事版本...这里大家应该都想到可能是醉酒闹事了,所以不再多问常规开始问诊,后决定先清创缝合再去拍CT。把这些陪同人员赶出去真是费了护士妹妹老大力气,谁都要誓死陪着自己兄弟共进退!强调我们需要安静连拉带扯的被护士扯了出去,开始安静下来,偶然抬头发现清创室开了个小门缝十几双眼睛在盯着我们-_-#冬天穿衣服太厚躺着测不了血压,看着他一身血果断决定剪了衣服袖子直接测,瞬间他的一个兄弟冲了进来,喊着别剪别剪脱了就行嘛!上来就扯无菌区域的无菌单要扶起来兄弟脱衣服,被脑卒中基地的医生吼住,让他别动我们的无菌操作区,他委屈的收手安慰自己兄弟一会儿脱衣服给兄弟穿-_-#头部很不容易止血后开始缝颧面部,这时候豪气冲天的兄弟又冲了进来,问医生能不能不缝针能不能不留疤能不能不疼,我就想问能不能好好喝酒不打架能不能不喷我一身血!当然了嘴上还是说这个不可以不缝合,不然不可能愈合好会留下更大的伤痕的,总之就是边解释边示意已经开始翻白眼的护士妹妹再把他赶出去。伤者倒是一直比较安静,直到后面来补病例,送CT报告给我们看,确实穿上了一件比他大很多的棉袄-_-#像凯旋的战士一样被兄弟们簇拥着进来-_-#年关将近希望大家都可以平安快乐过年不要打架闹事!

匿名用户

脑梗后气管插管的一个老爷爷,已经没有自主咳嗽的能力,有一回估计是痰堵了,呼吸困难,抢救后好转,告知情况不稳定,建议转ICU。
病人家属不同意,说不就是一口痰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抢救,说得这么严重!你就是对我们有意见!我知道,你跟某某教授有意见,我们是他的病人所以你故意为难我们。闹了好久怎么解释都不听。
简直无力吐槽,这么虚弱的病人完全一口痰没出来就可能马上窒息死亡!我们对病人都一视同仁谁也不想为难你!

匿名用户

不是医务工作者的来答一个。
前段时间儿子支气管炎需要每天四瓶吊针。第一天在医院打的时候座椅对面是小两口带着他们穿开裆裤的儿子,后来小孩子睡着了就开始尿,他妈妈就托着他的小鸡鸡直接尿在我面前的地上了,输了几瓶液那尿量可以想象,还溅了一些在我的鞋上。最奇葩的是等小孩醒了以后两口子放着那一大滩尿不管,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吹!风!机!先是把儿子的裤子脱光拿去吹干,然后当爹的吹自己被尿湿的衣服,最后是小孩儿他妈吹自己被尿湿的裤子。大冬天的关着窗户,只有三排座椅的小输液室里那个味道就别提了。隔了两天再去输液时看到地上又一大滩,目光上移,嗯果然又是那一家人。

英子

奇葩天天有,去年特别多。我们科有个住院病人,胎停育,心情不好我非常能理解。晚上处置室加床,正好感应门坏了,不能锁了,人家把桌子顶到门上说怕东西丢了,你知道我当时的心理阴影么?你该是有多值钱?每天各种事找碴,最后小暴脾气的我发飙了。恩,果断被投诉了,人家认识院长直接打电话,我最觉得对不起的是又给领导找麻烦了~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31168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