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ICU是观察人性的地方?

二货  •  |  吐槽 | 共 2,061 阅读 | 共10263字 | 0 评论 | 分享

1

Dr.King.Schultz

见过能治,没钱治拉走的
见过能治,有钱治,找借口也得拉走的
见过不能治,没钱也要治的
见过不能治,有钱使劲治的

有的是孩子想治,老人不让,怕拖累孩子。
有的是老人想治,孩子怕被拖累,不给出钱。
有的是老人孩子都想治,有钱的出钱,没钱的贷款出钱,但是科技水平没发展到那一步,人财两空。
当然,还有孩子老人都不想看了,进来意思意思就回去等死了。
最可怕的,是孩子没钱,病治不好,为了所谓的人情,面子,被亲戚逼着给老人看病,一定要拖死到医院里。出钱的不拿主意,不出钱的七大姑八大姨指手画脚。

最最可怕的,人才两空的一般都不会善罢甘休。“好好一个人送医院来,钱也花了怎么人没了”是他们经常说的。

icu一般是病人的最后一步了,在现实结果之前,人不都爱暴露自己最真实的一面么。然而一般都是丑陋的那一面。

最后根据我的观察,农村里儿子靠得住,城市里闺女靠得住,但是久病床前能伺候的住的一般都是闺女。所以生男生女真的不一样,大家一定多生女孩啊!

独孤不败

我不敢说ICU是观察人性的地方,仅仅觉得,和医院其他部门一样,可以是观察世界观的地方吧。
仅凭我个人的世界观来看,我认为那种高龄昏迷,合并多脏器功能衰竭的,并没有太多救治的必要。
在我这样刻薄的冷眼中看来,很多时候所谓的子女想治,并不是他们非常看重父母的生命,而是他们坚持认为这样才是对的,或者,他们无法独自面对这个世界,需要有父母在世,作为心理的支撑。这样的子女,一旦医生提出有什么治疗方案,往往全力支持,迅速执行。比如买白蛋白,买医院里没有的更好的药品。
在患者长期(2年以上)卧床,完全失语,大小便失禁的情况下,这样的积极,我总是不太赞同的。
我觉得这用亲情无法完全解释,更多的是这样的子女的心智还没有足够成熟,拼命想有一点依靠吧。
我并不是说这样做是错的,人家花自己的钱,积极配合治疗,是很好的家属。
只是,我这么层次不高的人,总是悄悄打开上帝视角,觉得这样的子女,如此的选择,对于他们的人生,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老人总会远去,子女也已为人父母,生命会一直传承下去,我觉得理想的方式,是让父母拥有更多的相对健康的寿命,同时自己逐渐成长,进而让自己,以及后辈的生命,更加美好。
这样的上帝视角,似乎牵扯到了“人生意义”这样不合时宜的问题。

我2014年才考过执业医师,自己经手的死亡病例不算多,住过ICU的,也还比较少。

提到ICU,我首先想到的几例患者,都是不宜公开讨论的案例。

我遇到的很多患者家属,都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事实上,我一直主张,医患没有必要处心积虑地相互提防,将心比心,患者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想来医院闹事的,很多时候,是医生出于自我保护意识,披露的信息有瑕疵,患者家属有点质疑,医生又不能承认自己之前说错了(同样是出于自我保护),于是家属更加不信任医生,医生也更加防着家属,如此恶性循环。

我观察到的,更多的人性,是这样的悲剧一再重复。

说句题外话,前几天看到关于南方报业的问题,我关注的医学同行,比如 @杏林小草 提到了柴会群。我特地再次去了解了一下这几年的事情,发现柴记者近些年对医疗界的攻击确实更多了。
然而我想说,那个“创收”院长的事例,分明是事实。
可能是我视野狭小吧,正好处在了一个明面上讲讲敬业奉献,背地里从病人身上赚钱的黑心医院。
一直以来在医学圈子里,“投入不足”是最令大家痛心疾首的。一个医学毕业生,寒窗苦读这么多年,周末总是被各种实验各种课占满,毕业后却只有根本无法养家糊口的收入,大家当然理所应当为自己,为各位同仁鸣不平。

事实上换个角度想想,医保的投入,不也是投入吗?
然而医保投入了这么多,广大医务工作者,尤其是基层医院的员工,境况为什么仍旧如此之差呢?

这涉及到一个问题是:大锅饭不合理,以药养医不合理,那么,医生的收入,从哪里来才是合理的呢?

我想,至少在国内,这个大约是至今没有最优解的问题吧?

跑题已经很远了,先收住吧。

匿名用户

ICU见识的更多是人性的恶面……
举个栗子:心外科ICU,老爷子严重心肌缺血,心功能已经完全绷不住了,但是没什么严重症状,其实随时可能因为心衰过去,不过预后应该挺好(毕竟功能差到这地步了居然没啥大事)。这时候主任建议进行球囊反搏增加心肌供血,等症状稍缓解后进行搭桥手术。这个老人有几个孩子,2男2女,看打扮应该家境还不错。最大最小的都是女性,在进行术前谈话的时候,首先他们就为何要住ICU进行了长达1小时的质疑…不论怎么解释怎么拿检查报告讲解都认为自家老头只是有点胸闷,干嘛去住那么贵的ICU,肯定是医院想坑钱就是想坑钱就是想坑钱,最后主任怒了,tmdICU床位那么紧张,你不住后面大批手术病人等着住,要么自己签字放弃赶紧滚出来要么就老老实实的签字准备反搏。(主任霸气……)
主任一怒,这群人不说话了,说商量下等等再签,行,那就商量吧。然后我出门去拿快递,当然是脱了隔离衣的,听他们在病房门口的电梯里说(以下不为原话,但意思一样):老头子那么大年纪了,谁知道是不是医生骗钱想讹我们一笔,反正妈(谈话时不在)也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干脆放弃得了,说不定自己就好了,何必花几万块钱去救……当时我就心里想特么的以后我要有这么群孽子,我一定掐死这群丫的……

方起鹤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干ICU的医生,人性不一定就是人性恶面,相反ICU更多的是体现人性的光辉以及亲情的可贵。至于那些少部分的人渣,哪个病区不能看到?
ICU的特点是病重,花费高,死亡率高。特别是一天一万+的费用,对一些工薪阶层真是巨大的负担。对于年轻病人,很多家属都是卖房,四处借钱,搞得家徒四壁也尽一切能力救治。
有些实在借不到钱的,拉回去的,你能怪家属不尽心吗?无法想象家属经过多大的心理折磨,有个父亲甚至想不开要跳楼被人拉回来。
对于有些老年患者,大部分家属也是能治就治,偶尔有几个不孝子女,也是不足为提的。
我们不能因为1.2个个例,忽视了整体的人性。
很多人都喜欢看医生说人性的阴暗面,感叹人性的缺失,我这里也有一些人性阴暗面的故事,但比起我看到的大部分家属的表现,人性恶面,简直不值一提。

静心

是这样的。

我自己外婆,在ICU时,家里几个子女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纷纷表示只要能抢救过来,再多钱都OK。
当然,外婆在生命最后十来年受尽了各种病痛的折磨,虽最终敌不过病魔离开了我们,不过我想她是带着爱走的,没有遗憾,毕竟每次身边都儿孙成群的照顾她、陪伴她,心灵上是幸福的。

下面说我老公的奶奶。她前两年去世的,我们没见到最后一面,老公最后回去参加了葬礼。

据他说他大伯大伯妈喜气洋洋,高兴地说“这个老家伙终于走了”。
他妈,也就是我婆婆,也还心情不错,说终于可以不用因为这个老娘和妯娌们打架了。

其实这位奶奶身体还不错了,我刚结婚的时候她生活还能自理,住在婆婆隔壁,每到吃饭时间端个碗过来盛饭,婆婆给她盛了饭夹了菜,她又自己走回房间去吃,吃完了婆婆去收碗。中间如果打碎了碗,婆婆会骂她几句。

她的几个女儿以嫁得远为借口根本不管她,只出点生活费,但也不给多,因为总怕老娘藏钱给小孙子(也就是我老公,但他说印象中就小学的时候奶奶给过100的过年钱,之后再也没有了)。
大儿媳妇更是连钱都不愿意出,要让她照顾,那是想都别想。
就我婆婆这样能给她做饭吃的,就已经算是最好的了,不过这婆婆的婆婆却也总是给女儿们打电话,讨伐这个小儿媳妇(我婆婆)。逢年过节女儿们回来一趟,必少不了去找我婆婆干一架。

到最后进没进ICU我是不知道了,反正是在医院里去世的,住了几天院,人没了,大家都舒服了。

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课题,要嫁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先去看看这家人有没有生病住院的老人,老人过得咋样,这团队文化建设得如何啊。

珏瑶

认同。
有些是看清人心,有些也是情有可原。
如果一边是就算治也没有什么希望的父母,一边是子女上学急需学费,做为中间人会怎么选。
难,非常难。
ICU是个谁也不想去的地方。

婚前公公出事,已有孩子的弟弟表示放弃,因为公公婆婆是没有积蓄的,而当时弟弟自身还有欠款,我和老公支持治疗,他们没钱我们自己出,怕的就是老公会后悔,我们把自己攒的买房子的钱几乎都搭进去了,公公也没有救回来,婆婆一直埋怨我们,可我们不后悔,毕竟尽力了。原本可以付全款的房子,现在贷款还没还清,结婚时婚礼也几乎是我父母操办的。可是如果是现在,我也会有犹豫。毕竟自己吃苦可以,钱没了还能再挣,可我不忍心让孩子跟着吃苦,特别是孩子还小的时候,不会懂那么多,突然的变故有可能会让他自卑或恐慌。

有一个很神奇的事情。公公没救回来,我就跟着老公做为未过门的媳妇办丧事,送了他。之后他们兄弟给老家翻盖了房子,那里习俗是过周年,前三年都大办。就在办第一个周年的前一周,我突然梦到公公,他说他回不去家,路被挡住了。问了老公才知道他原本的卧室位置翻盖时改成了墙。第三年办周年之前,我做梦去山上玩,他就在山顶,告诉我,他想吃面条。老公说公公以前最爱吃面条,能一日三餐都吃面条。因为我是没有见过公公的,他也没有见过我,我们在外地,第一次回去就是公公出事,这些事情和生活习惯我是不知道的,老公也奇怪全家只有我这样。我说我是老大媳妇嘛。

美伢

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有个病人一入院的时候是三无病人,也就是说没有家属管没生活来源的这样的,治好了也找到家属(姐姐姐夫)了,可是就是不出院,家属电话再三确认:我们去接可以,但不能让我们交住院费!为了不赔本儿更多,我们只能同意!但是家属还是没来接!人和人之间一点信任都没有了么?

后续是姐姐姐夫在一个月黑风高的两三点钟把病人接回去了!也算是结局圆满!

BUT!

回去之后没几天这个老人再一次自杀了!

补充一下:这个病人是农村的条件不好,老年男性,无父无母无子,亲人就是姐姐和姐夫,第一次是自杀,因为老伴儿去世了,可能因为没有照顾他的了,生活没指望了!姐姐姐夫家也穷,也六七十岁了,可能没有能力管他吧!

匿名用户

举两个案例,并没有发生在icu,但病情都很重,所以也拿出来。目的并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批判别人,纯粹是为了说明医院是体现人性的地方。
BTW,如果不是吃饱了没事干,不要去考验人性

case1:一位50来岁的男性患者,乙肝,肝功能衰竭,保守治疗没什么效果,病情越来越差,和家属谈肝移植的事情,但因为肝源太少,很难等到,他20多岁的儿子就站出来说要捐肝,现在虽然活体肝移植已经相对成熟,但还是有一定风险,更何况儿子还没有结婚生子。所以他母亲就强烈反对:“我已经要失去丈夫了,我不能再冒失去儿子的风险。”

case2(同事转述):也是差不多年龄的爸爸,一样的疾病,也是需要肝移植。家里很有钱,是某地的土豪,家里好几套房子。但和他老婆谈话时,却遭到了拒绝。他儿子(未成年)跪在地上求他妈妈给他爸爸做手术,但他妈妈还是拒绝。

讲到这里,必须指出,并不是说治了就是好的,不治就不好。有些已经无能为力的,也没必要再去增加患者的痛苦。

Tony Frank

工程上,一个建设项目的发起和开始,需要论证“可行性”。
其实,治病也是如此,只不过,论及的对象是人,并且融合了情感在内。所以,在论证可行性的时候,做出一个没有可行性的决定是很为难的。
国家有钱,修个三峡工程,so easy.。
国家要是没钱,尼玛打个仗都发不出军饷啊。
诸如“人比钱重要”、“没钱了可以再挣,人没了就没了”,有某些语境下,这些话只是会说话情商高的人的说辞而已。真正到了从你的钱包里让你掏钱的时候,人的姿态就不会出现武松打虎那般酣畅淋漓无所畏惧了。
人重要,钱也很重要
没钱了可以再挣,你要知道不是人人都是比尔盖茨,马云之类的人,坐在那里呼吸都赚钱
宋思明说,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叫事儿。其实,对99%的人的整个人生来说,用钱基本就能解决所有事儿
缺钱,或者说资源的匮乏,是所有文艺作品的源泉
在现实世界中,人的身体,尤其当你躺在医院里的时候,你的生命,其实是有价格的。
举个医院里发生到例子。
1.男,职业农民,62岁,诊断胃癌,自己无钱,儿女的日子过得也不富裕,无奈没做手术,诊断完成后半年死亡。
2.男,职业离休干部,88岁,脑梗,无意识不能自理。因为是离休干部,躺在我院重症监护室半年多了。
一句话,生活是复杂的,别去评价别人的选择。
我的看法是,大部分进入ICU的病人,如果待个3到5天不见起色的话,按照ICU的收费,对于普通家庭,放弃没错。因为人命是有价格的,你有钱,你就活,你没钱,你就over。
话有点冷血,不过我觉得世道其实就是按照这个规律运行的 。

大胡子托托

真的在icu里面还算好的,每天就半小时探视时间,争分夺秒做做护理工作,擦个脸什么的,只要花钱和签字。
等icu出来,就看后遗症严不严重了。
12年过年时外公大面积脑梗,半个脑子都堵了,出院后基本就是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不可怕的,可怕的是你照顾的人脑子不清楚完全无法理喻,更可怕的是还有一点点活动能力的情况下花式作、花式捣乱。正好我妈12年1月退休,本来想50岁开始享受人生了,结果至今都在做护理工。当时在icu,人家说撑不过1个礼拜。后来进了康复医院,有经验的脑梗病人见得多的人都说撑不过2年,现在已经4年了。但是我妈本来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人现在也被外公折腾得高血压了。
我妈说,以后她老了要是生这种病,千万别救,躺着的站着的都受罪。

晴天有时下猪

没去过icu,但是,因为我妈生病了,在肿瘤科。一直有我陪麻麻去看病。在病房里也看到了人性丑陋的一面,简直让我瞠目结舌。
因为是恶性肿瘤,都需要做化疗。来医院的大都是病人及家属,病人是女患者,丈夫一直跟来照顾。因为患者年龄不大,也就三十五岁的样子,家有一个女儿,上小学,所以,他丈夫理所当然的来陪她看病。这是前提。。。
有一次去住院,正好分到同一个病房里。亲眼目睹了他丈夫的所作所为。(之前我听别的病友说过他的恶习)。本身打化疗都会有反应,会恶心呕吐无力。病房里每个患者只提供一张病床,她老公特别自私的躺在唯一的病床上,让他老婆坐着打针。有一次吃中午饭,因为饭菜不可口,还是其他原因,两人吵起来了,本来病人身体就不舒服,谦让着老婆一点又没什么,她老公就跟他大吵了一架,还说:你怎么不快死了的!!!!?他老婆说:我不能死,我死了让你好从新找女人呀,俺闺女就掉后妈手里了。我得好好活着。!!!而且,据我所知,本身打化疗就需要三天,第一天打化疗,其余两天打营养针。而他丈夫只给她打一天的化疗针加半天的营养针。然后就出院了。出院还不给他老婆打生白针,他老婆白细胞一直不太高。因为一针升白针就要一百多,心疼钱!而且化疗周期升白针要看白细胞情况来打,不是一针两针就完事儿的,他都不管老婆死活。简直就是非人类行为。
现在那个大姐情况怎么样不是很清楚,不过希望她好好的活着,为了女儿,也为了自己!!

匿名用户

生命终末期,你会看到人性最真实的一面。

nicu 一个满是新生命的地方

进来的孩子大多是早产,一生下来就送过来的。也有很重的先心,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这些小朋友来讲,父母尤其是父亲,还有爷爷奶奶,往往会很在乎小朋友的未来,不止是生存,会不会脑瘫,会不会不聪明,是不是考不上清华?

有的人没钱,卖房子也要救这个孩子,坚持要做明知预后不会太好的先心手术

有的人有钱,能治,却怕宝宝治好后不聪明,不完美,所以放弃治疗

有的人只负责xxoo,生下来孩子丢在病房,人就从此消失

有的人嫌弃孩子是女孩,不积极治疗,临终前也不愿意来看一眼,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你们医院全权处理,似乎即将死去的是阿猫阿狗,而不是自己的骨肉。

于是终于明白,生命的初始,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有父母的爱护。也终于明白,原来重男轻女从来都有。。

最让我感动的一个画面,孩子已经要不行了,叫父亲进来看一眼,父亲痛哭着跪下来,说,拜托你们再救救她。彼时我正在给宝宝胸外按压,边按着眼泪边往下掉。

最悲伤的一个画面,因为是女孩,父母放弃了一切治疗,孩子默默的躺下小床上,医务人员陪着她走向了生命的尽头,而她的父亲,从来没有进来看过他一眼。

未崖

非医务人员,五线小县城。
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
虽然不是icu但是基本上算是监护病房了

前年暑假的事情了,过去一年半了。
前年大概五月份的时候,我妈打电话给我,说外公身体不好了。具体月份记不清楚了……
后来过了几天,舅舅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提早回去,说外公身体不太好,当时在出租屋哭了。我记得当时梦里想的全是外公,大概6.11左右,大表姐发qq给我,发给我一张照片,基本上是全家人围着外公除了我妈不在,外公卧床,满头白发,所有人脸色严峻,希望我能早点回去。当时在跟同学一起做东西,真的是坚持不下去,一直痛哭,哭到最后已经不能好好的说话了。
调整了很久之后我打电话给我爸,因为爸妈早就离婚了,所以我爸就说他觉得不能提前回去,等放假了再回去。当时我很不同意,我爸当时也在我舅舅家,后来电话转给我舅舅,可能我舅舅因为我爸在旁边的原因没准确的说让我赶紧回去,但是那种矫揉造作能听出来。
我后来还是决定回去,但是当时身上生活费不够,跟我妈要买机票的钱,我妈没同意,我就跟朋友借了一千买了机票6.17号回去了。
当晚我妈去机场接我,上飞机之前我二姨打电话给我说我妈在医院照顾外公好多天了,不希望我让我妈去接我,因为太累了。我就打算做机场大巴回去,我妈最后还是去机场接我了。
从机场没有回家直接开到医院,行李直接放在车上,我就在医院呆了五天五夜,最远的出行也就到医院旁边吃碗鱼汤面。这五天和之后的事情有可能改变了我人生中的一些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肯定有改变。
五天里外公都是在挂水卧床,因为是脑梗加上肺部长期吸烟导致的慢行支气管炎,而且因为之前的照顾不周,背上生了褥疮(正是因为看到之前的回答里提到了褥疮,我才想写一下我的经历)。
记得刚到医院的时候外公神智很不清楚,不能说话,眼神很迷离,感觉认不出我。(后来经过多天挂水,情况有所好转,至少能说话)
第二天白天,我的几个姨娘姨夫,舅舅舅妈,我老幺公公(我外公最小的弟弟),我外婆,我七公公(我外公七弟),以及我妈跟我。他们来了就开始吵,说医院不好要拖回家,当时他们觉得我外公已经治不了了,风俗觉得人不能死在外面,至少要在家里。我七公公很反对,说能治(不要觉得反对是件多好的事情,后面会讲)
我妈也觉得不拖回去,她相信能治好。
我老公公就极力要拖回去说他们家没人是死在外面的,我的几个姨妈也要拖回去,因为没有钱治,每天得好几千,报销之后也得一千多。舅舅舅妈也要拖回去,其实当时我感觉的确舅舅舅妈是希望外公过世的,因为家里正在拆迁,如果一直治疗,万一过世不符风俗,那样家里房子只能搁在那,搁在那就没法得到安置费。
他们就在那边发生争吵,护士进来说这里是病房不要大声喧哗,最后事情不了了之,众人退散,我和我妈就开始继续照顾外公。
过了几天,我妈要求每个子女都得服侍,不然我妈扛不住那就喊护工然后费用平摊,我的姨妈们舅舅不同意就决定每天轮流来服侍,一家服侍一天一夜,第二天换岗。
二姨妈说自己家里要么带小孩要么单位不给假,没法服侍最后通过大姨妈来决定我帮二姨妈他们代为服侍,每天一百块钱。所有后来我都是连着两天在医院。
中间事情很多,挂水期间本来没什么状况,就是因为褥疮,我外公每两个小时得翻身,不然褥疮难好,所以我跟我妈轮流一人睡一会,我说的时候我妈跟值班护士一起翻身。我外公很胖,腿很细但是肚子大,整个人估计得一百三十多斤,有事候值班护士过于瘦弱,两个人都没法翻得,只能找人帮忙或者慢慢来。
有次挂水药水有所更改,我外公肠胃出现不良反应,不停拉稀。前半夜还好,是我在服侍,顺便让我妈睡会觉,后半夜就情况很不好,不停的拉稀。因为实在太困了虽然被我妈拉起来,但是主要还是靠我妈帮我外公擦拭换垫子。
然后还有就是,有一次我妈喂过药问我外公要不要回家,外公很清晰的说了一声不要回去,我妈就跟我二姨妈和小姨说,她们来了之后也问,都说外公说不要回去。
但是当大公公的儿子也就是大舅舅来的时候,所谓的问要不要回去的时候,我没听见我外公说什么甚至我感觉都没说话,大舅舅说要回要回,当时二姨妈我妈和我都不以为然。
二公公家的大儿子也就是二舅舅在医院食堂上班,得知外公住院之后每天帮忙送早饭午饭晚饭给我和我妈而且只要送了都不要钱,并且每天下班或者没事了都会来病房看看,我很感激他。
我外公住院的时候,我外婆的侄女婿因为小车祸在楼下骨科住院,所以我外婆的两个侄子,我也喊舅舅分别来过,虽然一个父母生的,但是我看来差距很大。
大的来的时候很匆忙,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病房陪护,看到我在,就看了看外公,然后给了我两百块说是不知道买什么就给点钱尽点心意。虽然不是多么重视,也有可能跟楼下亲戚住院的原因,碍于情面必须的来,但是心意还是有的。
小的来的时候一家三口都来了,然后寒暄几句,正好我准备跟值班护士给我外公翻身,然后那个舅妈就带着她女儿觉得可能我外公裸着身子不太好,这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当时是希望小的那个舅舅来帮帮忙,帮忙翻一下身,结果这货随便扯几句就赶紧跑了,毛都没有,我也不是指望他的钱,钱都给我外婆,只是那种感觉很让人恶心。我后来跟我姨妈们说过,这个人我记住了,我不会以怨报怨但是别指望我当你是亲戚了,因为他不配。
也就是一开始的五天之后我才回到家里,夏天才洗了澡好好的睡了一觉。
在后来的轮班,大概轮了三次也差不多有十来天的时间,在我服侍过之后他们把外公接回了家.
太晚了,下次再写吧。
因为外公住院以及最后过世改变了很多事情

金金

1 外婆走之前的半年,我没有出门做生意,几乎每天都会去陪她。直到有一天我看她情况越来越差,忍不住握着她的手哭了起来,跟个小孩一样说:舅婆,我别走,我太难过了。外婆说:人总是要走的,我这样活着也难受的。于是,我许了个心愿,她走的时候我就在附近,但千万别在我眼皮底下看着她断气。结果是,那天看她声音很低沉,我就去接我爸过来,爸刚下车,我的手刹线就断了,因为外婆走了的话用车会比较忙,马上去修……修的时候舅舅来电了……外公去世前,我走到他床前泪流满面,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也许下了那个心愿。那个清晨,还在床上,表妹的话来了……我跟家人说,不要急,外公已经走了。这两件事上,我感觉我的长辈与我有灵犀似得。他们健康的时候对我非常好,他们老的不行的时候我也是没闲着。外公洗澡洗脚剪头发我都行的,外婆呢我买去水果什么的,基本不会断档。现在最内疚的是,夏天非要邀请她住来我家空调房,结果害到她了……老年人热不起冷不起……可以肯定的是我在情感上面非常放不开,时至今日,想到他们,我还很难过。 2 我在河南某医院看到了一个胃出血孤寡病人没有亲戚愿意施救的场面。完全有救的,但是老人之前酗酒太厉害……以至于亲戚都放弃了。只看到老人的侄女在内疚中嚎啕大哭……其实还是钱重要。但是自己不要好也没办法。 3谴责小舅子,老丈人走前我说拿刮胡刀给爸刮个胡子吧!小舅子说:刮胡刀新买的……C!那是爹啊,对他又那么好!我是从老家赶出来匆忙没带刮胡刀才问他要!老丈人死于脑溢血,主因:抢救过一次后仍然抽烟不止。 4一外地修车工因为老婆搞传销跑路而喝农药再跳河。最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某部门的胃液检测报告迟迟没有……也许是他和他那些打工亲属被部门标记为了“社会底层”!所以没有交代。而他的亲属最后也没舍得花钱去打捞一下,甚至直接考虑找我到网上发表求助!怎么可能!我说你们先让我看到你们对亲人的爱,你们尽力了,我本人才会有表示……实际上我还是塞了点钱给他赶来处理后事的父亲,多不多都能暖暖活人的心。 有些时候人们是被金钱蒙蔽,有些时候有些家庭真的是不堪承重……有的人会把情感放大,有的人生来冷漠……医学社会心理学里应该都能查到。 我答非所问了吗?

匿名用户

给你讲个故事你别哭哈。能不能住进ICU,你就能看到人性之恶了。
那个时候我亲爱的姥姥,手术完住不进去ICU(知名三甲医院),因为没有给人家塞红包,我家人气愤的说,手术前不是已经塞过了 吗?人家说:那个红包只管手术的,但是手术给两个人塞了红包:一个是主刀医生,一个是麻醉科主任。于是我舅舅怒了(读书多了就容易犯这种错误),到院办去吵,最后有个中年妇女,把我舅舅领着找到那个科室主任,让老人从普通病房挪到ICU。
由于没送红包,我姥姥情况有些不好,就是 fan chang (那两个字不会写,抱歉),但是没人管,后来护士一量,体温过低,才35度,我妈妈去叫主治医师,人家说医生做手术去了,我舅舅又要吵,被我父母制止了。
后来我爸爸和我姨夫去找到科室主任,塞了个红包,才得以继续在ICU住下去,并且得到了妥善治疗。
后来吧,我姥姥需要吊蛋白,还要用一些药物,都是进口的,结果可是主任说XX药疗效甚好,是进口药,国内买不到,医院也没有,不过他认识个医药公司,能够提供这个药。我舅舅姨妈母亲大人,尽孝心切,就让人家联系,后来花一大笔钱(绝对够二线城市房子的首付)从主任的同学手里购买所谓进口药,结果疗效甚微,主任就冷冰冰的说:唉,没办法,老人年龄大了,自身回复能力有些差啊。 我只能呵呵。
顺便再说一句哈,在医院里你选择许多东西,都最好选主治医师推荐的,不是因为他权威,而是你得罪不起他。
我舅舅要去卫生局投诉,一开始根本进不去门(卫生局在ZF大院),我姨父有出入证,无奈就带他进去了。结果周五下午卫生局就没几个人,最后我舅舅碰一鼻子灰走了。
不要喷我,我只是讲个故事,然后评论关了。最后我看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白衣天使。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46312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