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合法开来,司机们是“哈哈”还是“呵呵”?

二货  •  |  社会 | 共 1,384 阅读 | 共3452字 | 0 评论 | 分享

网约车的合法化让一些人欣喜。但共享经济app之下的司机、快递员、清洁工以及各类杂工均在听命差遣,但这种通过等待别人按下按钮来赚取自己 生活的方式,实际上是连派遣工的劳动条件都不如的放任式用工。合法的网约车可能伴随的就是劳动用工被“合法”地不合法化。先来听听英国的共享经济劳动者们 怎么说。

1

(图片来源:UBER)

多 亏了Uber、滴滴,以及各种外卖APP,弹指间便有私家车将您载至一尘不染的公寓,为您奉上您最爱的食物。因此Deliveroo(英国外卖app)今 年的预期营业收入为1.3亿英镑也就不足为奇了。每周光伦敦便有30000人下载Uber首次预约车辆,该公司目前市值为6250亿美金。

支 持者认为,该共享经济为那些选择这样工作的人群提供了独立性与灵活性,以使其工作适应其生活方式,或通过另一份工作补贴家用。优步的英国首席官Jo Bertram,指出:“新司机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因其工作自由灵活而与优步签订协议。”Deliveroo则表示其在英国下有超过3000多名外卖人 员,并且该数字呈每周增长。

事实或许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伴随着政府的限制,共享经济下工人的罢工与阶级斗争似乎也随着新应用程序的出现日益凸显。所以说在需求经济下工作是怎样的情形呢?为此我们采访了4人。

“我得将一个可丽饼送到一名员工的桌上”

汤姆, 24岁 ,伦敦Deliveroo

1

 “工作对我来说根本不灵活,也没有病假工资”一位送餐员如是说

当我一个朋友在Deliveroo工作时我还在一家酒吧工作,已经厌倦了每日工作至凌晨2点,并且喜欢骑行。我想有尽可能多的时间,但快递主要集中在中午3小时以及晚上3小时,因为这是Deliveroo最忙的时间段。

我们从一家阿根廷牛排店取货,有些时候会感觉很奇怪—— 比如,一些人一分钟的路程都懒得走,你却为他去餐厅取饭。有一次我得从一家餐厅取一份可丽饼并将其置放于伦敦金融城的桌子上。当时我想:我到底在干嘛?这就是晚期的资本主义。

一些客户会提醒你注意安全并为你在晚上骑车送货感到担忧,但大多数人什么都不会说。

我 一次性赚的最多的一次便是我在3小时的轮班制内送了11次货。Deliveroo每小时工资7欧元,单次送货1欧元,总价为32欧元。但这种情况比较少 见,一般情况下三个小时送货三次。客户是不会给小费的,因为并不存在现金交易 (通过在Deliveroo应用上刷卡完成支付 )。我的很多同事来自伦敦其他地区,所以他们在两个轮班期间并不能回家——也就是他们牺牲了一天的时间,但只拿到6个小时的工资。(Deliveroo则 表示其送货员是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工作,他们可以选择在其街坊附近工作。)

我们作为”独立承包人“受雇,但这仅仅是荒谬的法律繁文缛节,允许公司逃避责任。并且灵活度并不高。曾经有一项制度,我们可以交换轮班,但其声称该制度太乱。现在每周你得轮相同的班。

如 果你在自行车上摔倒,那你并没有病假工资,公司没有义务在其后给你安排任何工作。我是英国独立工人工会的 一员,隶属于伦敦快递应急基金。他们能在你受伤时给与帮助,因为你得公司不会这样做。(Deliveroo声称拥有自由度的送货员为自由职业者,并表示其 希望工作的时段。这意味着他们需自行负责保险,但公司则在与保险公司寻找一种新的保险承包方式。)

我想Deliveroo想打造这样一种形 象,我们是年轻的中产阶级,穿着时髦的衣服,赚点外快。但很多人员都是移民,并不是当地的工薪阶级,大多数人将其当成全职来做:因为我们需要钱。我们当中 有各个年龄阶段的人员,从18岁到50岁不等。(Deliveroo表示这并不是其团队的反映,其中85%的人员通过该应用软件赚取外快。)若在该区订单 量不足,则相应人员减少轮班。我不知道Deliveroo还能将其科技起步工具这一形象维持多久。

我为什么还在这?我想大哭一场,我还能做些什么,我没有任何资质。起码现在我有固定工作时间,并且我对该团体感兴趣。在Deliveroo工作的人员是有组织的,我们正尝试着挑战这一概念,我们是独立的,并争取工资上的独立。

“清洁工会从顾客的家里打电话说他们正在被呵斥 ”

Jo,Handy前客户服务人员。

1

“对于一些清洁工人,特别是妇女,她们的身体被掏空了。” 一位清洁工人说

我 在Handy(一项上门清洁APP)工作了大致一年。清洁工被划分为自雇人士以节省成本与客户。清洁工的好处便是可以选择时间与工作。但也有阻碍,一般情 况下客户并不了解清洁工的工作实质。Handy会做审查以及背景调查,若有人为自雇,则Handy并不能命其穿制服,但会给一件T恤,并表示希望他们穿 上,并为其注册成为一名自雇人员提供支持。

致力于客户服务Handy必须处理与顾客的关系。每位清洁工有三次机会迟到或者取消订单,在这之后就会被解雇。有时候,事情变得前途未卜——清洁工给客户的家里打电话说明了,但还会被呵斥或辱骂。如果情况是非常糟糕的,我们只能建议清洁工离开或报警。

对 于一些清洁工人——大多是妇女,她们工作得很好。她们有些是母亲,只是想要挣一点外快。甚至有一些来自欧洲东部的巨星清洁工,他们会在几个月内非常努力地 工作,每天工作10或12个小时。他们一个月要挣到2000英镑,然后回到自己的国家。有些顾客对工作真的很满意,而且每次都要同一个清洁工。

大部分的清洁工似乎是打工妹,她们的英语说得不多。她们大约每小时挣8.50英镑。如果她们是长期的工作,这是极好的,但许多人只是几个小时。如果在当地没有工作,在伦敦到处旅行可是昂贵的。

有一种非常糟糕的情况:丈夫当时对清洁工十分怪异,他盯着她看,并跟踪她,还试图触摸她。很显然,我们叫她不要回去,但他还是叫她。

“有了Uber,你便可自行做主。你应该邮件通知和等待回复” 

布拉德福德前Uber司机,Nadeem Iqbal,35岁

1

 “曾经有过最美的六个月——然后他们不再给奖励了。”一位Uber司机说

我为Uber工作了一年,但在两个月前就离开了。我之前做了10年的出租车司机,曾为一个私人企业工作。当私人用车兴起,我对于这感到很高兴,但我想尝试新的技术。它原来有很多缺陷。

曾 经有六个月来说是很好的,但后来我去度假,回来的时候费用已经从一英里1.30英镑和一分钟15便士下降到一英里1英镑和一分钟10便士,也有了更多的司 机。减去支出,大约是一英里30便士。本来我能挣到一周600镑,但当他们把价格几乎减半的时候,我就要做80个小时的工作来挣同样的钱。他们会说你是合 作伙伴,但有会要求你像个员工——你不能控制自己的工作条件。

我喜欢Uber的想法的原因之一是可以不用携带现金。如果你从事一个传统的基 础工作,你与客户出现一个系统安放问题,你喊出一个暗号让运营商知道你有麻烦了。然后你的运营商知道了你的位置他就会派其他司机去帮助你,或至少检查你是 否还活着。有了Uber你便可自行做主;你应该给他们发邮件并等待回复。

我是一个美国私人雇佣司机工会的代表,我们抗议了利兹和曼彻斯特等地方。大约400个司机都在约克郡留下了Uber,因为他们不被关心。我们正在建立一个司机合作社。

 “我的第一个客人染发时,用了我的白毛巾。”

日内瓦,Airbnb老板,Mike Broadbridge,25岁 

1

“有些人觉得那些是可以接受的文化冲突,但我不觉得。“一位Airbnb屋主如是说

当我开始我的生意的时候,我搬进了我父母的公寓,并开始在Airbnb上出租我自己的公寓。我想保留它,并且在Airbnb上的出租金也包含了租金。我6个月前通过一个朋友知道了Airbnb,他说自从使用了Airbnb之后再也不用住酒店,因为你得到一整个公寓,而不仅仅是一个房间。

一般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经验。我喜欢简单的交易,而非那些逗留和闲聊的人。我有一个源源不断的预订流——公寓是在机场,火车站和万国宫附近,所以联合国的员工经常来。我通过它已经遇到了一些很好的人。

当人们认为事情是可接受的文化冲突,但我并不认为。我有一个日本的顾客,他如你所想的很礼貌,但他直到周六的晚上的11点才告诉我他不来了,那天本是欧冠决赛之夜。我很不开心。

我有第一位客人不是最容易的。首先,她很早就想退房。这很好但因为她是我的第一个客人,我想亲自收集钥匙并试图交给她。她却不愿意这样做。后来,我发现当她染发时用的我的白毛巾——我所有的白色毛巾都被沾上了可怕的棕色污渍。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358043565730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