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伴侣了还要找炮友?与一位开放关系践行者的对话

二货  •  |  吐槽 | 共 974 阅读 | 共2465字 | 0 评论 | 分享

文 / 火车也饮酒

Owen是我去台湾念书前认识的第一个台湾男生。他是学校安排的陆生学伴,负责接机、帮忙提行李、找住宿、做向导、介绍教授们的八卦,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照顾我们这些陆生的饮食起居。他给我发的第一封邮件,措辞有礼又亲切,并且他有一个像是偶像剧男主角一样好听的中文名字,我想这大概就是一个温柔乖巧的男孩子吧。

到台湾之后,我第一眼看到的Owen长相清秀,笑起来还有一些腼腆。他随和又热心,有不明白的问题他都会超级认真的解答,甚至在期中考那周,他还给所有交换的学生都送了all-pass糖果。据说是系里的小传统,可是只有他那么上心罢了。误打误撞,我和Owen选中了同一节研究性别、性政治的课程,我慢慢发现他对于性和婚姻有一些很前卫,反传统的论述。

他自称自己是个双性恋者,曾经交往过男生和女生。并且是个开放性关系者,曾经拥有过一段多伴侣的关系,反对目前的单偶婚姻制度,发誓永远不婚。

如果我不认识Owen,仅凭以上几条,我大概会把他打入渣男的地牢永世不得翻身吧,又是一个想要三妻四妾满足私欲还要假装高尚的封建老爷。可是在我的印象里Owen是一个很懂得尊重和自主的男生。所以我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决定要和Owen来一次诚实的dirty talk。

1

我:我想要采访一下你,能否谈谈你的开放性关系经历。(假装是个严肃的记者)

Owen: 我曾经试过的一段关系,伴侣是一个女生,另外还有两个炮友,炮友各自再有两个性伴侣,也就是说有八个人。开放式关系最重要的一点是,愿意诚实的和伴侣沟通和协商,讨论出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根据不同的对象,有不同的规则。

我:在这种关系里,你会对伴侣产生占有欲吗?

Owen:一定会有占有欲啊!!

我:所以克制自己的占有欲,允许伴侣有其他关系,是为了自己也能找其他女生,而做出的某种妥协吗?

Owen: 不是这样的。正因为有占有欲,因此必须对这段关系十分、非常诚实。然后要看我和那个对象,约定的是哪种开放式关系。开放式关系里的每个人都有过因为占有欲而产生的不良反应。占有欲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占有欲不是一个无法处理的情绪,所有事情都必须静下心来谈,你必须跟每个对象有所约定。而要让对方有安全感,说起来容易,实际却很难呢。

1

我:说说你和你的伴侣是怎么约定的?

Owen: 第一点、炮友不能是我们两个生活圈子里的人。

第二点、和炮友不牵手不接吻,牵手和接吻只属于伴侣。

第三点、只有特定时间可以跟炮友见面,我一般是星期五和星期六。

第四点、不要跟伴侣讨论跟炮友相处的过程,她不想要知道细节,那我就不说。

我:伴侣不想知道细节是不是表示心里其实无法接受呢?

Owen: 我如果跟你说,开放式关系不是只有我高兴,你究竟信多少?只有隐忍的关系哪能称之为关系呢。我和她有互相聊过性幻想,她知道我无法满足她。

我:所以她也有自己的炮友?

Owen: 在这段关系里,她没有。不是每个人的性幻想都是要打炮的。

我:不好意思。

Owen: 她的性幻想很难。不过也限于当初我们所知太少,她喜欢“多位”霸道男生。我也必须说,这段开放式关系只有半年,有些事情,例如她的性,当初的我们也没有找到适切的解决方法。

我:你怎么保证,在这个男女不平等的大环境下,当你提出开放关系的时候,女生是完全平等自主的同意,而不是某种程度下,被压榨呢?

Owen: 我不能保证。但相处之间,绝对看的出来对方是怎么想的。她如果觉得是被压榨,我绝对可以感受到,那么我们就要静下来好好谈谈。

1

我:为什么你需要有炮友?

Owen: 你有想过性欲望吗?

我:和伴侣不可以吗?

Owen: 还是我先问你自不自慰好了?会太露骨吗?

我(…竟然被反问,可是要诚实):有自慰。

Owen: 你自慰的时候不幻想吗?

我:会。但是我是相对保守的。在交往男朋友之后,我连幻想都不怎么出轨。也有可能是我几乎没有接触过成人材料,想象力不够。

Owen: 性,除了肉体还有精神、快感与幻想兼具。例如说你喜欢被霸道点,但你男朋友就是像我这种温柔型的,他配合你的话,你爽他不爽,可是他很爱你啊,难道要因为床笫问题就分手吗? 当然不咯。

我:床笫问题不能互相沟通,讲出需求,彼此让对方满意吗?

Owen: 他只能演,而且你明知道他是在演,他不能投入当下的情境。

我:你对炮友是种什么感情?

Owen: 你一定认为炮友的相处比伴侣不重要。但只要是关系,都是很重要的。性是流动的,炮友也有一夜情还是维持一段时间的差别。一夜情就是调情,发生关系。固定炮友,会有喜欢的成分,互相疗愈,但不到互相成长。对我来说,伴侣的意义必须跟伴侣探讨,炮友的意义也必须和炮友探讨。谁会想一开始就被当成宣泄情欲的工具,又或是,只是想被满足喜欢的感觉呢?

我:你认为性和爱是分离的吗?

Owen: 要在一个人身上找到爱找到性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我认为,性和爱是分离的,但并非完全隔离。

我:开放性关系都是一个伴侣加多个炮友的关系吗?

Owen: 不会。开放性关系有多种形式。只是我上一段关系是这样。也可以是多个伴侣,而不只是炮友。像我同时喜欢可爱型和知性型两个很不同type的女生,我会想要尝试两个不同类型的伴侣。

我:婚姻制度下次再聊好了,做个总结吧

Owen:我反对婚姻制度,不是因为我想乱搞。

我:哈哈哈哈

Owen: 开放式关系,我觉得比起强调开放式,更要强调关系。因为你必须付出很多心血与精力去经营。开放式关系的动机不仅仅是欲望,而是这些对你重要的人,你想要跟他们一起“共荣”。

最后,Owen还紧张兮兮的说“说实话,我十分担心你们对性的理解程度。你不要害怕!我不是要干什么!只是觉得你知道的真的太少了!”然后我说我才没有害怕呢。他说:“哈哈,谢谢你相信我。讲这种事一般会被投以怪异的眼光。”

我想了解更多才能更全面的看待一件事吧。在一个习惯以性的道德阶层来判断一个人的社会主流里,Owen可能会被判断为性生活混乱,以至于道德败坏,被社会边缘。有时候,我们能不能收起冷漠和傲慢,多一点多元的宽容和理解呢。比起怀有许多秘密的婚姻,这样的坦诚相待难道不勇敢不可爱吗?

另外,在身体健康方面,Owen非常注意安全性行为,并且会定期进行身体检查。

分享到